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221章 知己負紅顏   
  
第221章 知己負紅顏

少女本就殺性過人,桀驁魔性,此時又正悲痛欲狂,見狀便是不管不顧,反手一掌劈來.

只是對面這人又豈是易與?她又神思不屬,氣力將竭,更是難奈他何.

花愷這一抓,用的是少林龍爪手中的捕風式,一爪抓去,待得少女一掌劈來,又瞬時化為捉影式.

以他此時的功力,造詣,這龍爪手使出來,較之倚天少林的僧人不知勝出凡幾,罡風籠罩,形如龍爪,指尖勁力吞吐,一爪抓下,卻似罩住了全身,讓人避無可避.

少女只覺眼一花,手掌便落入了他爪中.

五根手指如精鋼鑄就,牢牢箍住她手腕,難動分毫.

掙紮無果,少女另一掌又再次劈下,未到半途,又被花愷擒拿住.

白衫拂動,她毫不顧忌自己雙手脈門都已落入人手,一道腿影彈起,從面側踢向花愷.

花愷直接拿住她手腕向後一扭,將她扭得背向自己.

"你再不依不饒,我可要不客氣了."

少女掙紮了幾下無果,冷笑道:"不客氣又待怎的?有本事殺了我,姑奶奶但凡皺一皺眉,就不配叫玉羅刹!"

花愷嘴角抽了抽,在她身後道:"你叫練霓裳?"

"哼."

聽他叫出自己名字,練霓裳也不以為意,她玉羅刹之名,能令江湖震怖,天下間知道這名字的,如過江之鯽,多不勝數.

果然.

看她神情,花愷心中暗道一聲.

他沒有猜錯,眼前之人果然是他所想的那個魔女.

只是,誰能告訴他,練霓裳,古三通,這兩個名字是怎麼能跑到一起的?是誰跑錯片場了?

稍稍走神,便被練霓裳的掙紮喚醒過來.

這小妮子竟然在脈門被拿,全身酸軟,使不上力之時,還在強運功力.

這樣的行為無異于自殘,是要硬拼著雙手殘廢,脫出他的擒拿.

這性子真是又臭又硬!

若是換了一個人,哪怕同樣是美人,依花愷的性子,怕也是要直接打暈,"棄尸"荒野,再懶得去理會.

只是昨夜那青絲寸寸化霜,傾世紅顏化作老婦的情景,曆曆在目,讓他不自禁地心生憐愛,對她的幾番"放肆"也不以為意.

不過他也不是好惹的,同樣也是怕她再這麼下去,除了自殘,毫無意義.

雙手一緊,將她拖過來,貼近自己懷中,俯首附到她耳邊,帶著笑意輕聲道:"殺了你豈不可惜?你若再不安分點,小爺有的是手段整治你."

為了加強"威懾力",還俯身在她肩頸處輕輕一嗅:"吸~果然很香."

先不說少女是什麼反應,他自己倒是先中了招,被這股幽香給引得心中一蕩.

感受到溫熱地氣息在她耳邊,頸間吞吐,聽著他不懷好意的笑語,天不怕地不怕的練霓裳忽然有些畏懼了.

她不怕殺人,也不怕被人殺,但身為女子,終究還是有害怕的東西.

"無恥之徒!"

兩人現下的動作太過于親密,她心中惱怒,揚著脖子,口氣依舊強硬,不肯服輸地罵了一句,但卻停下了掙紮,安分下來不敢再動.

想到自己連番遭遇,如今又落于人手,不由悲從中來,一時心如死灰,雙眼一閉:"你殺了我吧."

以她的性子,能憑一女兒身,孤身一劍,來去江湖風雨,豪邁遠勝男子,哪怕大悲大痛,也斷不會有懦弱輕生之念.

只是如今技不如人,與其受辱,還不如就此了斷.

"我為什麼要殺你?"

花愷失笑,又歎道:"練姑娘,你又何必如此?你是女中豪傑,又何以效小兒女之態,為區區情愛所困,作踐自己?"

"我放開你,你可不要再發瘋了,這些花草樹木何辜,要受你摧殘?"

說著便松開了雙手,往後退了幾步.

練霓裳重獲自由,雙手下意識一動,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放了下來.

此刻她已經明白,眼前之人,一身武功實是高深莫測,眾然是她全盛時也難討得好去.

況且如今想來,這人也並無惡意,反倒是對她悲憤難平之下,狂亂發泄之舉處處忍讓.

她恩怨分明,此時既已想通前因後事,雖惱他先前輕薄,卻也不再計較.

一番發泄,她氣力早竭,現在悲郁稍泄,腳下一軟,跌坐在一側大石上,捧起一綹白發,垂首默默無語.

花愷本就起了憐意,如今知曉她的身份,便大概猜出了她之前的經曆.

若無意外,更知道她今後的命運,心中的憐意更多了幾分.

振了振袍衫,他也坐到了旁邊不遠的一塊大石上,只是悠悠地看著四周幽靜的美景,一言不發.

一個垂首自憐,一個意態悠閑,就在這幽谷山澗旁靜坐起來.

遠處狐狸蹲在一棵樹下,看見這一幕,翻了個白眼,繼續它招蜂惹蝶的行為.

也不知過了多久,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想找人傾訴,練霓裳忽然出聲:"我為他獨上武當,甘願受他師門羞辱,只為能與他從此相守……"

"他師門要拿我這邪魔妖女立威,我不怪他不幫我,那是的他師叔師兄弟,可他為何竟使暗器算我?"

"秋夜靜,獨自對殘燈,啼笑非非誰識我,坐行夢夢盡緣群,何所慰消沉."

"風卷雨,雨複卷儂心,心似欲隨風雨去,茫茫大海任浮沉,無愛亦無憎."(注1)

"哈哈,好一何所慰消沉,好一個無愛亦無憎,你若真如此思我念我,又為何傷我負我?"

"哈,既如此,你我便從此恩斷義絕,永不相見罷……"

她自顧自地說著,說得斷斷續續,前言不搭後語,花愷卻能聽出其中的哀怨悲苦.

或許是對于這個名字太熟,覺得這種哀怨實在是不配她,花愷也實在是見不得她做這種小兒女態.

不由搖頭歎息:"風雷意氣崢嶸.輕拂了寒霜嫵媚生.歎佳人絕代,白頭未老;百年一諾,不負心盟.短鋤栽花,長詩佐酒,詩劍年年總憶卿.天山上,看龍蛇筆走,墨潑南溟……(注2)"

語聲輕淡,卻隱隱透出憐惜之情,將練霓裳從出神中喚醒.

這詞中所述,豈非是對她的寫照?

孤劍入江湖,意氣崢嶸.佳人絕代,紅顏白發.

雖有些詞句不甚了了,但分明是對她了解甚深.

練霓裳不由抬首問道:"你究竟是誰?"

……

……

注1:出自《白發魔女傳》正文小令.

注2:出自《白發魔女傳》卷首詞.

上篇:第220章 青絲換白發(2/16)    下篇:第222章 相話平生事(3/16)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