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84章 入我門來   
  
第184章 入我門來

殷素素瞪著一雙大眼,不可思議地驚呼.

其他人也是震驚莫名.

張翠山道:"花公子,這明教是邪教,魔教,素素怎能……怎能……"

"邪教?魔教?嘿."

花愷只是自顧自道:"明教中人行事乖張詭秘,那是因為他們人人喊打.朝堂要對他們趕盡殺絕,江湖中人視他們如蛇蠍妖魔.為了自保,行事如何能不密?自然也不會跟人講什麼君子之風,凡事以達到目的為准則."

"江湖中人我便不說了,朝廷為何要對他們趕盡殺絕?不就是因為明教教中,多有以驅除韃虜,光複漢人河山為志向之人,如今天下烽煙漸起,起義之軍,多與明教淵源極深,甚至就是明教中人,元廷自然恨不能生啖其肉."

"可笑的是,江湖中人為了一把屠龍刀,殺得人頭滾滾,血流成河,卻對這天下被奴役屠殺的百姓不屑一顧,對華夏衣冠斷絕,無一人在意,偏偏是那些所謂的魔教教眾為此而奮不顧身,嘿嘿!"

這一番話,讓俞岱岩和張翠山都是心中震動不已,這一聲冷笑,讓他們莫名地自覺無顏.

只因如今江湖中人,不提大奸大惡之人,哪怕名門正派,也是個個獨善其身,各人自掃門前雪,至于天下如何,頂多就是仰天長歎一聲,做做姿態罷了,又有哪門哪派想過去以卵擊石?

倒是有不少江湖武林中人,每日說著,期盼著驅除韃虜,還我河山,但是,真的就只是"說著","期盼著",真正去做的人有幾個?萬中無一.

他們武當派也並不例外.

至于平日里的行俠仗義?與他所說的家國天下而言,有些可笑.

這番話,著實是在打他們正道大派的臉了.

只是幾人都不是尋常之人,不會就因他的幾句話而動怒,自身的認知與堅持,也不是別人三兩句話就能動搖的.

"照花公子說來,這明教不僅不是魔教,教中之人也不是妖邪之輩,反倒都是為國為民的大英雄了?"

俞岱岩回過神來反問道,他倒並不是存心要與花愷爭論,而是他殘臥病床之前,也是常年行走江湖,親眼所見,魔教中人倒行逆施之事,不在少數.

但花愷的話卻讓他不解.

他的質問花愷並不意外,魔教之名,根深蒂固,江湖正道恨之入骨,否則後來武當也不會應約上光明頂剿滅明教.

別人又怎麼可能因為自己三言兩語就改變了?

這些話,也就是他說,若換了別人說這話,恐怕就要激怒這兩位七俠中人,以為他是魔教中人,要來妖言惑眾人.

他只笑道:"當然,明教被稱為魔教,也並非冤枉."

"張真人可識得陽頂天此人?"

張三豐略微詫異:"不想小友竟還知道此人?老道只知道此人乃是明教教主,只是不曾得見,聽聞他早已失蹤多年."

"不錯,陽頂天此人實是天縱之才,一身武功登峰造極,明教在他手中,好生興旺.只是自從他失蹤,明教群龍無首,教中之人各自為政,誰也不服誰,教原本就是一群桀驁不馴,行事乖張之人,又是良莠不齊,這一失了束縛,免不了出些不肖之徒."

花愷看著幾人道:"花某並非有意冒犯武當,也不是花某看不起中原武林.若是此人還在,如今江湖六大派便是全綁在一起,也敵不過明教,他們又何須東躲西/藏?"

"花公子此言未免過了吧?明教再厲害,又如何能與六大派相提並論?"

張翠山疑聲道.

"你不信?"

張翠山也沒有因為自己要求人醫治自家兒子,就昧著心去迎合,直接搖搖頭.

花愷也不以為意,笑道:"好,那我便與你論論.明教自教主之下,有左右光明使者,紫白金青四大護教法王,五散人,以及金,木,水,火,土五行旗,天,地,風,雷四門,有教眾無數,遍及僧道俗貴賤,包涵三教九流,這些且不說,只論武功,其中的四大法王你知道都是誰麼?"

張翠山搖搖頭道不知.

其他人也豎耳傾聽,明教曆來神秘,雖然江湖之中無人不知魔教之名,但對其教內情況,也只有少數人知道,哪怕是張三豐活了百年,也並不全然了解.

"別的先不說,只說其中的"金",便是金毛獅王謝遜,他的武功如何,你最清楚不過,我且問你,這天下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謝大哥竟是明教護教法王?"張翠山意外道,他與謝遜在荒島多年,雖然聽他說起許多往事,卻並沒有說過明教之事.而謝遜行走江湖,雖有金毛獅王名號,旁人卻只道是因為他毛發金黃所得.

他搖搖頭:"謝大哥修為深厚,這江湖中除了廖廖數人,怕是沒幾個對手了."

花愷笑笑,又看向急素素:"張夫人,你父親白眉鷹王武功如何?"

"我爹……"

殷素素剛想說"自然少有敵手",但心念一動,便明了道:"難道我爹就是紫白金青中的'白’?"

她雖然知道自己父親出自明教,但對明教同樣不是很了解,連她父親是四大法王之一都不甚了了.

"不錯,四大法王以白眉鷹王武功最高,獅王次之,其余兩們雖稍有不如,卻也各有所長,不差多少.他們武功如何,你們都清楚,除此外,左右光明使,武功尚在其上,還有五散人,也不稍弱多少.旗下五行旗掌旗使,非但武功不弱,更精擅沙場軍陣,遠非武林中的烏合之眾可比."

"論單打獨斗,江湖中已經少有人能敵,若是陽頂天不死,也只有張真人能穩勝于他;論群起而攻,江湖中人更是拍馬難及,你倒說說,江湖門派拿什麼來與明教斗?"

張翠山張口結舌,他很清楚,如謝遜這般的武功,已經是驚世駭俗,如此武功之人,明教竟還有這般多?若真如花愷所說,江湖中人,還真的就是烏合之眾.

俞岱岩歎道:"想不到,明教竟如此厲害."

至于他怎麼知道這麼多隱秘,幾人雖好奇,卻都沒有追問,他這種似乎無所不知的模樣,當初在武當山上便已經見識過了.

花愷輕輕一笑,沒再繼續這個話題,看向殷素素:"明教是一條蛟龍,沒了束縛,就可能會是一條禍害天下的惡蛟,相反,若是有一個人能束縛它,將它導向正軌,假以時日,它就是一條能改天換日的真龍!"

說到這里,廳中之人,除了小張教主有些懵懵懂懂,其余四人都已經聽明白了花愷的意思,他擺明了是要推翻元廷,心存光複漢人河山之意.

簡單地說,就是要造反!

明白了這點,其余人只是驚疑不定,也佩服不已.

張三豐卻是想到了更多.

他知道這個少年之能,論武功,當世除他之外,實已無人能及;論智慧,更是他平生僅見;論性情,雖然不是什麼惡人,還有幾分正氣,但行事似乎有些肆無忌憚.

這樣的天生之人,張三豐並不懷疑他有沒有能力,只是擔心他一但行差踏錯,那將是天下的災難.

張三豐撫須道:"想不到小友還有如此雄心大志."

花愷搖頭笑道:"錯了,雄心大志談不上,只不過心有不平罷了.說來也是慚愧,說了這麼多,其實這些事我可不會親自去做,我如今心中只有武道,就算不平,也不會分心他顧."

"好一個心有不平."

張三豐目光一亮,他並不懷疑這句話,而這句話,也讓他放下了擔憂.

張,俞二人對視一眼,半張著嘴,心中腹誹:合著你剛才這麼多慷慨激昂,全是在說廢話了?

花愷這時卻對殷素素道:"殷姑娘,事情我已經說明白了,這件事,我不會親自去做,只會讓我的傳人去做,張無忌若真成了我的弟子,那將來去做這些事的,便會是他,明教,也是我要為他准備的助力,你自己想想清楚吧,到底要不要讓他入我門牆."

"這……"

殷素素有些混亂,看著自己的兒子,出神道:"就算我答應,這明教教主我又如何能做?連我爹都不能讓那些人傑心服,我區區一個小女子何德何能?"

花愷笑道:"這就不是你要考慮的了……"

上篇:第183章 明教教主!    下篇:第185章 七截劍陣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