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81章 玄冥神掌   
  
第181章 玄冥神掌

落雁峰東麓,本有華山派所建的一些殿宇,被花愷占了來,改建成了現在的純陽別宮,蜿蜒的石梯一直從山腳下,延伸到山腰,就是純陽別宮所在,有前後兩處殿宇.

此時山上來了不少江湖中人,都只是在前殿便被一個小胡子中年給攔下.

而後殿自建成以來,除了俞岱岩為治傷,暫居此處,今日還是第一次迎來外人.

當花愷與張三豐來到時,就見俞岱岩已經坐在殿中,還有一男一女,男的正是他見過的張翠山,女的是一個秀美少婦,還有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

那小孩臉色蒼白,略帶烏青之色,趴在那少婦懷中,病厭厭的.

不用問他也能猜到這是誰.

少婦只能是殷素素,這小屁孩子就是傳說中的命運之子,張無忌了.

花愷記得在原本的倚天屠龍記中,殷素素說過一句話:越是好看的女子越會騙人.

這個殷素素若不是在張翠山面前掩了本性,可是能把俞岱岩騙殘,把謝遜騙瞎,死前還坑了空聞一把的狠角色,也難怪她會說這句話,這長相,真是和她的心計成正比啊.

他不經間地看了俞岱岩一眼,他故意將俞三接來華山治傷,就是拖延他與殷素素見面,沒想到還是見著了,此時卻見他神色如常,也不知道有沒有發現這是害他殘廢的"禍水".

莫名走神間,張翠山夫婦見了他,臉上都是一喜,張翠山急急站起,一上來就拜:"求花公子救我家無忌一命!"

花愷眼皮一翻,也不理會他,直接略過他,走向還是個小屁孩子的張無忌,邊走還邊嘖聲道:"行了,別來這套,我來都來了,還用你求?張真人怎麼還有你這麼迂的弟子?嘖."

張三豐手撫長須,神色如常,並不以為意.

張翠山臉色一滯,尷尬不已,只能無奈苦笑,俞岱岩眼角微微一抽,又見自己親師弟模樣,笑道:"五弟,花公子奇人異行,性子爽直,不喜這些客套的."

花愷來到張無忌面前,這未來的張大教主還嫩得很啊,虎頭虎腦的,藏在殷素素的懷里,怯生生地看著他.

花愷刻意板著臉,冷笑一聲:"小子,我很可怕嗎?"

小屁孩子一顫,水汪汪的大眼求救似地看向殷素素.

殷素素拍拍他道:"無忌,別怕,這位是花……前輩."

她猶疑了下,花愷雖然面相年輕,比他兒子都大不了多少歲,但聽聞一身武功卻是驚天動地,比她爹都厲害,她一時都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直接用了個萬金油稱呼.

小張大教主才怯怯地看了看他,磨磨蹭蹭地搖了搖頭.

"扭扭捏捏的,不像個爺們兒!"

花愷冷笑一聲,伸出手揪住張大教主肥嫩嫩的臉,又揪又晃了幾下,暗爽不已.

當著人爹娘長輩老祖宗的面欺負別人小正太,揪爽了,揪得人淚眼汪汪,花愷才清了清聲音道:"他傷哪了?給我看看."

殷素素也顧不及用眼神殺死這個把自己兒子當球捏的惡人,趕緊掀開張教主的衣服,露出背上一個綠色的掌印.

花愷眉頭一皺:"玄冥神掌?"

幾人聞言微微一喜,既然能一眼認出這是玄冥神掌,應該就有希望才對.

張三豐道:"小友果然見多識廣,老道只道數十年前百損道人一死,這玄冥神掌就已失傳,卻不想竟還有人精通此掌,唉,也是老道疏忽."

"張真人沒有擒下此人?"

花愷是真的很好奇,以他所了解的張老道,實在是超過這個世界的武學水平太多了,這玄冥二老真的這麼厲害,能從張三豐手中逃脫?

張翠山恨道:"當日那人以無忌性命要挾,又施詭計,暗下辣手,師父要護無忌性命,也顧不得去追擊."

殷素素此時滿臉緊張道:"花公子,無忌怎麼樣?"

之前他們已經想盡辦法,連他們認為神仙一般張三豐都束手無策,只能以自己還有六俠的精純內力輪流為他續命.

她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可是能在短短時間內治好俞岱岩殘廢的"神醫",否則他們也不會尋上門來,若是這樣的"神醫"都沒有辦法,那她真的要絕望了.

但花愷顯然只是個冒牌神醫,他握住小張教主的手,注入一絲真氣查看了一下他體內的情況,就知道這種傷勢玉液符是沒用的.

玉夜符雖然能活死人肉白骨,但他的水平不到家啊,他掌握的玉液符,只能依靠其中蘊含的強大生機,愈合"外傷",對于疾病,毒素之類根本沒辦法,要是遇到某些生物毒素,病菌之類的,沒准還會強化毒素,病菌,死得更快.

而這玄冥神掌的寒毒,嚴格來說是一種奇特的真氣,潛伏在人體經脈穴竅中,與人自身的血氣,內氣糾纏,無異于一體,沒准這玉液符一下,龐大的生機還變成了這寒毒的補藥.

不過,他也並不是沒有辦法治這傷,只是……

花愷心里忽然冒出些想法,略一盤算,搖了搖頭.

眾人一見他搖頭,俱是一驚,殷素素更是絕望,身子一軟,差點就坐倒.

"小友,當真救不得了?"

張三豐一驚,當日他是見過花愷神奇手段的.

花愷也不瞞他,直接跟他說了自己那日方法的缺陷,見他面現哀色,笑道:"我說你們干什麼?我又沒說不能治."

"啊?!"

花愷見他們的神色,尤其是殷素素,大悲大喜之下,都快哭了,良心發現,撇了撇嘴干脆地說道:"有兩個辦法."

張翠山急道:"什麼辦法?"

"第一,這世間有一門功夫,名叫九陽神功,只要讓他修煉此功,寒毒自解."

此言一出,幾人不喜反悲.

張三豐歎道:"老道也曾想過,只是這九陽神功原本只有一人懂得,就是當年老道的恩師,覺遠大師."

"只是當年覺遠師父圓寂前,誦念經文,老道當時懵懂,只得了其中一部分,峨嵋祖師,與少林無色禪師當時各得一部,要想治好無忌的寒毒,非得三派九陽功合一不可,只是……"

花愷冷笑接過話道:"只是峨嵋與少林敝帚自珍,甯願坐視一個孩童活活受盡寒毒之痛死去,也不肯放下門戶之見."

張三豐,張翠山都面現苦色,殷素素更是眼中閃過怨毒之色,如他所說,他們早已經去求過兩派九陽功,張三豐甚至放下姿態苦苦哀求,又以武當絕學相換,也是無功而返,對于張無忌這個小屁孩的死活,只有漠視.

"那就只有第二個辦法了……"

上篇:180章 太極十三勢    下篇:第182章 兩個條件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