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180章 太極十三勢   
  
180章 太極十三勢

張三豐說罷,看向花愷腰間:"還請小友借劍一用."

花愷不知他用意,但還是抽出長劍,遞了過去.

"好劍,好劍."

張三豐接過劍,贊了兩聲,往前走了幾步,虛握劍柄,輕輕一震,軟帶一般的白虹劍被抖得筆直.

一劍輕輕遞出,如舉云絮,輕飄飄,蕩悠悠,大袖飄搖間,就在原地舞起了劍,一舉一動,不疾不徐.

花愷卻感覺得到一道道無形的勁氣繚繞在張三豐周身,隨著他的動作,范圍越來越大.

他越舞越慢,劍也似越舞越重,到了最後,張三豐手中的劍,就變得如托山巒,每一劍都沉重緩慢無比,周身勁氣已經籠罩方圓十丈,卻不再蔓延,而是越積越厚,越來越凝實,如同一個無形的大球,被他手中的長劍牽引著,緩緩轉動.

劍漸收,氣漸消.

張三豐腳下步法劃出一道弧,長劍牽引,倒持手中,長籲一口氣.

緩緩走向花愷,卻不與他說話,只是看著他撫須微笑,贊賞似地點點頭.

而花愷此時,已經沉浸在在張三豐剛才的劍意之中,雙目緊緊注視著他剛才舞劍的地方.

那里的地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十丈方圓的太極圖形,深刻山石之上,卻痕跡渾圓,毫斧鑿之象,倒像是原本就存在似的.

簡簡單單的一個太極圖,卻給人玄妙無窮之感,常人多看一眼,怕是都會頭暈目眩.

良久,他才抬起頭,正正經經地向張三豐躬身一禮:"多謝真人指點."

這話說得沒頭沒腦,但二人卻各自清楚.

花愷當日打得興起,漸漸感到在與人交手的壓力之中,他的心思越加清明,一身所學越來越圓轉如意,對于往日的種種疑問,不解,還有許多連意識都未曾意識到的問題,都一一呈現心中.

所以他越打越興奮,越打越需要壓力,一改往日作風,張狂恣意之極,一連挑動二十四位絕頂高手.

這些高手不是白菜,不是小說里干巴巴的文字,而是實打實的高手,二十四人聯手下,哪怕是他也難說穩勝.

在莫大的壓力下,他的劍法越來越趨于完善,最後如醍醐灌頂一般,那一套他基于三才劍法所創出的人劍,最先有了打破桎梏,跳出樊籬之感.

所以他擊退二十四位高手,匆匆離去,就是為了抓住那一線靈光.

後來轉戰江湖,四處挑戰高手,也是為了將這一線靈光消化,收集秘籍,不過是順帶罷了.

一連擊敗一百六十八位高手,才漸漸創出了那七式劍法.

先前的"人劍"與其說是他所創,不如說是他將以前所學的武功拼接在了一起,骨架是三才劍法,底子是純陽功與純陽劍身法,,最多加上了一些自己的理解.

而這七式劍法才是真正由他自己創出的劍法,才是真正的"人劍".

只不過在創出七式劍法後,總有一種感覺,似乎這七式劍法還有破綻,但苦思半月,他卻依然找不出來.

直到今日張三豐找來,他才想到要請教張老道.

而張老道的修為果真已達不可思議之境,一見之下,便知道他這劍法的問題所在.

並不是有什麼破綻,而是這劍法有未盡之意,換句話說,劍法還不完整,這七式後面,還應該有招式,才能完滿.

"你這劍法雖得《易》理奧妙,窮極變化,雖只七劍,卻能化百千萬劍,只是到底未能圓融如意,六爻之變,不出兩儀三才,你這七劍已得其中奧妙,卻還是少了些許真意,更無太極圓融,無始無終之意,我觀你這劍法,其後應還有兩式,一者為納劍中真意之式,一者為融彙八劍之式,待你創出這兩劍,你這劍法才能分造化,納乾坤,才能萬化于一心,經天緯地而無往不順,真正應了變化萬端,無窮無盡之意."

張三豐也沒有避讓他這一禮,撫須笑道,讓原本就因為地上那個太極圖若有所悟的花愷,更是醍醐灌頂一般.

這老道的境界果然深不可測.

當日他說要挑戰這老道,最後卻因為打得興起,脫離了計劃,自己也意外地先行離開,雖然是因心急悟劍,何嘗不是因為他在與二十四個高手激斗的過程中,越來越明了自己遠不是他對手的原因.

這老道真的已經達到了他所想的那個境界.

只不過他的實際修為似乎並沒有那麼強,雖然花愷摸不清他的底,但他卻見過同為大宗師的楊尹安,柳十員,安如歸等人.

張老道的氣息雖然深不可測,卻遠遠不及這幾人的如淵似獄,舉手投足間均蘊含著莫大威能.

如果說是這世界的武功太弱,那也不對,張老道的武道修養,實在不比那個世界的弱.

僅僅是眼前這一幅太極圖,花愷就能感受到,哪怕不如老呂同志,卻也不弱于楊,柳等人.

花愷略微出神,張三豐最後道:"老道這'太極十三勢’雖與你所學大不相同,但也略闡太極八卦之理,其中口訣關竅,老道稍後再口述于小友,或可給你些啟發,但這劍中真意,卻是需要你自行參悟了."

太極十三勢?這便是張三豐開武學之先河的太極拳劍的根本所在?

花愷不禁道:"張真人,這麼一門曠古爍今的絕學,您就這麼傳了我?"

張三豐笑道:"哈哈哈哈,怎麼適才小友讓老道觀劍,還說得那般豁達,如今怎麼就如此作態?"

花愷一時啞然,他是心有底氣,若將自己放在相同的位置,未必肯隨意外傳自己的心血絕學,只能在心中贊了一句,如此胸襟,不愧是大宗師.

這武學一道,也不是一時半刻的事,花愷既已經明了問題所在,也就先放下劍法的事,才想起張三豐突然造訪,自己還不知道原因,便開口問道:

"對了,張真人此次光臨,可是為了探望俞三俠?"

當日他離開武當山匆忙,事後想起俞岱岩的傷還沒痊愈.

說起來,他對這位俞三俠還真是佩服得緊.

那天治療他的方式非常簡單粗暴,就是將他的全身骨骼再次捏碎,再用玉液符使之愈合,其中的殘暴恐怖,花愷自己想想都不寒而栗,這位俞三俠竟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只是這種傷終究是太過嚴重,他的玉液符也做不到一次痊愈,只能在日後連續使用,才能痊愈.

花愷在之後,便派人去武當,將俞岱岩接了過來.

其中倒還有別的用意,就是支開俞岱岩,讓他暫時見不到張翠山的媳婦殷素素.

說他的殘廢雖然不是這個前魔教妖女下的手,卻是因為當年中了她的毒針才昏迷,在送往武當的路上,才遭了金剛門阿三的毒手,說到底,她才是罪魁禍首,也是本來的命運中,張翠山心懷愧疚,起了死志,當眾自刎的原由.

別人都以為他當日所說的三件壽禮,最後一件是替武當接下謝遜,屠龍刀這個梁子,其實支開俞岱岩,讓張老道免去這痛失愛徒的慘劇才是他要送的壽禮.

再說他話才問出,張三豐臉上一向是不縈于心的淡然之色,此時卻是皺起雙眉,眼中暗含憂慮,說出一番話來.

花愷神情古怪,沒想到原來的命運被他攪得面目全非,那個命運之子竟然還是回到原本的軌道上.

于是他和張三豐連忙下了峰頂,往別宮趕去.

這山巔之上,卻自此留下了兩門絕世武學,崖壁上的劍法遺刻,山石上的太極圖,卻不知在日後還會掀起何等風云.

上篇:第179章 七式劍法    下篇:第181章 玄冥神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