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11章 千里殺人蹤(4)   
  
第111章 千里殺人蹤(4)

"可是……"

陳彪本想說只憑兩個人,他自己還是個半殘,又怎麼從數百精銳契丹軍中救人,可一想起剛才這殺星砍瓜切菜一般殺掉數十契丹騎兵,就頓時住了嘴.

沒准幾百個人還真不夠他殺的,而且堡中還有三百余宋軍弟兄,有這個殺星一路砍進去,內外夾擊之下,未嘗不能救出人來.

只是這殺星如此能為,怎還是個貪財之人?

花愷不知道自己明明是不浪費一針一線的美德,被人當成了貪婪,就算知道他也不在乎,誰讓他弄出了個什麼諸天寶鑒忽悠人,哪怕是垃圾,至少也能拿來糊弄糊弄人.

積少成多,天長日久,他能省下許多源力,更何況兵甲就算了,馬匹這種東西可是生靈,他就算源力再多也沒法弄出來,只能慢慢收集.

沒有跟這些潰兵多廢話,照這陳彪所說,宋軍的形勢已經不妙,戰局可稱糜爛,再晚些,楊家諸將八成要窮途末路了.

……

安靖堡外,花愷再一次渾身浴血,騎在浮云馬上,看著身前所剩不多的百余殘兵.

"你們可有再戰之力?"

百余殘兵雖說剛經曆一番撕殺,實際上幾乎是一邊倒的屠殺,身體雖乏,精神卻亢奮之極,聞言幾乎是齊聲喊道:"有!"

"我現在要去救援楊將軍,你們可有膽子隨我一道?"

一次並肩作戰,花愷意識到戰場撕殺,單人之劍總是不妥,亢而難久,才有了這番話.

"願隨公子殺敵!救出楊將軍!"

百俠殘兵奮聲大喊,他們現在已經對這個雖長得如公子哥一樣,實際卻是個蓋世的殺神,有了比他自己都強百倍的信心,似乎有他在,就能戰無不勝一樣.

這種暴棚的信心就來自于數刻之前的一場屠殺.

之前安靖堡的形勢,實已搖搖欲墜.

這個堡寨雖然平時為兩國共有,但在宋起意北伐時,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清理了堡中遼人,拿下了這堡寨,以為來往驛哨之所,駐紮了數百步卒.

本來大好的形勢,因為北伐中路大軍的潰敗,導致幾路大軍雪崩一般接連敗退.

日前西路楊業部突起大軍攻伐寰州,雖然戰局慘烈,卻仍維持了個不勝不敗之局,直至同後東路曹彬部再次被蕭後擊潰,退守歧溝關,耶律休哥分兵來圍,形勢再次急轉直下.

沿途城池,堡寨盡失,遼軍四處追殺潰逃宋兵,還有本在南遷歸途中,被亂軍沖散流離的四州百姓.

安靖堡便是其中之一.

當花愷趕到時,堡中只余不到二百之數的宋軍,堡外聚集了許多流散至此的四州百姓,卻被遼軍屠殺取樂.

盛怒之下,花愷已經絲毫不將之前的濫殺放在心中,出手間毫不留情.

堡中剩余宋兵本已是強弩之末,眼見遼軍在堡外屠殺平民取樂,本已有心出城拼死拉幾個墊背,卻沒想到竟然神兵天降.

真的是神兵,竟然有人能憑借一人一劍,就殺得數百精銳遼軍丟盔棄甲.

精神大振之下,近二百宋軍直接殺出堡寨,內外夾擊,有人分擔壓力之下,花愷殺人殺得更是輕松.

從沒見過這樣的狠人,眾人對他自然是信心十足.

從這些殘兵口中,花愷得知了戰況,楊業被耶律斜軫與回兵的耶律休哥里合擊,大敗虧輸,撤至陳家谷.

也幸得楊業早有部署,預先在陳家谷設下防線,埋伏,利用谷口易守難攻的地形才暫緩敗勢.

久守無援,又敵眾我寡,楊業部還攜帶著四州百姓,顧忌重重,絕撐不了多久.

"事先聲明,此次一戰,九死一生,萬軍之中,我護不住你們任何一人,如此,可還要去?"

"要去!"

"我等性命本就為公子所救,願為公子效死!"

"楊將軍為我大宋無敵之將,斷不能讓契丹狗害了去!"

"好,全都上馬!陳彪!你刀都拿不穩,就別去了,留在此地將遼人的戰馬刀兵都給我收好了."

說罷當先帶著百余殘兵呼嘯而去.

陳彪:"……"

他是很想吼一句"老子殘廢都是誰害的!",可惜他不敢……

……

陳家谷,地處朔州城南,地勢險峻,兩面皆是高山絕峰,飛鳥難越,只有中間一條谷道直通雁門山,內寬外窄,入口處就如瓶口一般,還有一條河道流經此處.

只要把住此地,當真是易守難攻,因此楊業才選了此地作為退路.

只是此時面對耶律斜軫與耶律休哥兩路大軍近二十萬精銳,哪怕他仍有四萬精兵,又仗地勢之利,也難以抵擋.

他本可退入朔州城死守不出,可卻為護送四州百姓先入谷中撤回雁門,只能于棄城不入,在陳家谷谷口死戰不退.

谷口兩邊,是兩面垂直甚至向下傾斜的峭壁,中間一條河流貫穿,穿過"瓶口",視線便突然開朗,四野盡是金色沙礫平原,極為廣闊.

若是平時,此處倒是一個探幽尋勝的絕美所在.

但在此時,卻是被宋遼兩軍兵卒塞滿,殺聲震天,天地似乎都已晦黯,山風呼嘯如悲嚎,林鳥驚飛,走獸奔逃,金色的沙灘已經被染成血色,那清澈的河流幾已成了血河.

兩崖四野,盡皆是死尸倒伏,殘肢斷首遍地,慘烈之極.

"父帥!"

一個白袍銀甲小將,不,現在已經變成了血袍血甲,一槍摜出,如龍出海,洞穿一個契丹兵的咽喉,順勢橫掃,長槍掃出一個巨大的扇形圓弧,抽倒一片敵軍,打出一個缺口,抹了一把被血模糊的視線,從缺口處且戰且進,向著一遠處一個六七旬老將所在位置殺去.

那老將年紀雖大,手上一把金刀卻使得驚人,須發皆張,人如狂獅怒目,渾身浴血,刀綻金光,周遭敵軍觸之非死即殘,威猛之極.

正是楊業.

只是敵人實在太多,如山如海一般,前撲後繼,殺之不盡.

那銀甲小將終于殺至老將身旁.

"爹!您沒事吧?"

楊業砍翻一個遼兵,虎目怒瞪:"援軍怎還未至?"

"爹!您真以為那潘美還會派援軍來嗎?他這分明是要置你于死地啊!我們突圍吧!否則等遼軍斷去谷道,就將徹底包圍陳家谷,斷絕我等後路,四萬大軍必要盡歿于此!"

楊業面現悲意,卻對此不置一詞,只邊殺邊道:"七郎何在?"

"七弟與大哥已向南突圍,可也只怕是無處救援,突圍吧爹!"

"我等身後還有數萬百姓未曾撤入雁門關,如何能退?且為父本北漢降將,深受太宗皇帝知遇之恩,不得不報,何惜一死,只可惜了你等兄弟還有這數萬同袍.殺!"

老將說罷,再不多言,一聲厲吼,便殺入亂軍中,連身邊親軍都已遠離也難全然無懼.

這一殺,就殺得天錯地暗,不知幾時.

"鐺鐺鐺!"

幾聲金鳴,前方遼軍竟散開了一部分,遠處峭壁邊上搭起了一個高台,高台上有兩位衣甲與其余遼軍全然不同的將領,其中之一大聲喊道:

"哈哈哈哈,楊無敵,枉你有無敵之名,卻落得如此淒涼下場,真是可悲,可歎.本王敬你是一代名將,給你個機會,降我大遼,本王必奏請陛下與太後,給你封賞,必不讓你屈居本王之下,如何?何必枉送了自家性命,還要你幾個兒子陪葬!"

聲音遠遠傳來,竟清晰無比.

"哼!"

楊業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理會.

"你可是想著那潘美還會派遣援軍至此?哈哈哈哈,可悲啊可悲,想來你那兩個兒子已經被爾等'援軍’萬箭射死了!"

銀甲小將厲喝:"你說什麼!"

楊業卻只是面無表情,一撫染血長髯:"沙場爭戰,何懼生死?死便死了,耶律休哥,休要多言,今日你我唯死戰爾?"

"你怕是還不信,那你睜開眼睛看看,你不怕死,你這些兒郎們可懼死乎?"

那遼人向周遭指了一圈,原來不知何時,四萬大軍已經折損過半,剩余殘軍已被遼軍層層包圍,退守在楊業四周.

楊業眼中閃過一絲悲涼,口中卻狂笑:"哈哈哈哈!……"

面色陡然一厲,須發張揚大喝道:"六郎!你可懼一死?"

銀甲小將怒目圓睜:"死便死,有何懼之?"

"父帥!我等願隨父帥死戰!"

四個平銀甲小將眉目間有些相似的軍將,也齊齊站了出來,雖衣甲碎裂,滿身血汙,甚至盔帽發髻都已散落,狼狽之極,但自有一股凜然難犯之威.

"哈哈哈哈!好!不枉為父平日教導,今日你我父子並肩死戰,來日泉下再敘父子之情."

環首四顧臉帶笑意卻目中隱含悲涼:"眾兒郎,卻是本將無能,連累了爾等……"

"我等願隨將軍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

"死戰不退"

……

萬余殘軍齊喊,聲震云天,聲勢竟似絲毫不弱于數倍于己,將他們層層包圍的遼軍.

高台上的人臉色難看,也知道自己多說無益,反倒會越發激起對方同仇之心,舉手一揮,就有進擊鼓聲響起.

一時間,兩軍如同兩道血肉之牆重重撞在一起,一個接一個的殘尸像是秋收的莊稼般倒下,萬余殘軍,竟能與數倍于己的精銳遼軍一時膠著.

兩軍懼是悍不畏死地搏殺,卻在這刀兵交響,喊殺震天的死亡沙場之聲中,忽然傳出了一個淡如清風的聲音,明明聲音不大,也平淡之極,偏偏能壓下這漫山遍野的殺伐之聲,清清楚楚地傳入所有人耳中,如同有人在耳邊輕語一般.

"觀兵而知將,楊家將果然名不虛傳,無敵將軍無愧無敵之名……"

上篇:第110章 千里殺人蹤(3)    下篇:第112章 千里殺人蹤(5)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