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10章 千里殺人蹤(3)   
  
第110章 千里殺人蹤(3)

花愷對這些兵痞流氓一樣的宋兵沒什麼好感,本不想理會,不過半身甲撲上來就磕頭,還磕得滿臉血,加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倒讓他一頭霧水.

眉頭一皺:"好好說話!我沒那麼多功夫看你當磕頭蟲."

半身甲急忙抹了一把臉,鼻涕眼淚和血都混在了一起,要多狼狽有多狼狽,看得花愷胃液都有些翻湧了一下.

不過接下來半身甲的話就讓他怒氣一陣陣的上湧.

"混蛋!"

花愷直接跳下馬,一腳將半身甲踹得在地上滾了幾下.

"住手!你干什麼!"

潰兵中有一人也是身披鐵甲,在一眾潰兵尤為醒目,顯然是其中頭領一級人物.

看見花愷一腳踢翻半身甲,這人跳出來用手中樸刀指著花愷怒喝.

他四周還有十幾個獨臂軍卒,見了這一幕紛紛臉色驚恐,也顧不上這人是自家都頭,當下就有幾個撲了上來將他死死拉住,其中一個還死死捂住他的嘴,完全不給他再說話的機會.

"唔!唔!"

這人驚怒不已,想掙脫開,但這些獨臂軍卒全然不理會,他們一條斷臂的傷可還沒好,那天的恐懼和斷臂上的疼痛都在提醒著他們,不想死,就別惹毛眼前這個殺星.

花愷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是指著滾在地上的半身甲怒喝道:"剛才我還以為你們是潰兵,沒想到還高看了你們,你們只是一群不戰而逃的垃圾,上回罵你們目無家國,心無百姓,真是一點都沒有罵錯."

幾個獨臂軍卒連滾帶爬地趴到半身甲面前,對花愷求道:"小爺饒命!我等平日雖貪些錢財,做過惡事,也不敢說自己不怕死,但絕不敢在此時貪生啊!"

半身甲推開幾名手下士卒,又頂著張糊臉爬到花愷跟前:"少俠罵得對,我不是個東西,但我這些手下都是我強帶著跑的,不關他們的事,還請少俠救他們一命,救安靖堡眾兄弟一命,我願就此以死謝罪!"

說罷,竟是直接拔出一人腰刀就要往脖子上一抹.

"鐺!"

一縷勁風從花愷指間彈出,長刀脫手飛出,掉落地上.

"我可沒答應你,怎麼?要以死相逼嗎?"

半身甲臉上一急,不知所措.

花愷翻身上馬,就在半身甲絕望地以為他要走時,卻看到他只是騎著馬緩緩穿過一眾軍卒,走出幾步便停了下來.

"啊!你們干什麼?想造反嗎!"

這時那個倒黴都頭總算從幾個軍卒中掙脫了出來,氣急敗壞地吼道.

"還有你!陳彪,你瘋了!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你求他干什麼?"

半身甲陳彪臉色大變,連滾帶爬跑了過去:"都頭!別說了!你就信我一回,這位少俠是唯一能救出兄弟們的人,你千萬不能冒犯了."

都頭啐了一口:"呸!一個乳臭未干的黃毛小子,還是個小白臉,他有什麼本事?陳彪,你是不是斷了一臂失心瘋了!"

陳彪氣急:"哎呀!不是……"

花愷並沒有理會後面的爭吵,只是騎在馬上靜靜地看著遠處.

不過他們也很快想被扼住脖頸的鴨子,說不出話來了.

一陣馬蹄聲滾滾,數十騎人馬出現在眾人視野中,一眼看去,約有二三十之數.

雖然兩邊人數相差並不大,但所有宋軍士卒臉上都露出了絕望的神色,只有那十幾個獨臂軍卒雖然絕望,卻還隱隱有一絲期盼地望向前面那一人一騎.

以他們之前經曆過的一幕來看,如果這人肯出手,那他們或許還有救.

雖然他們當時的十數步卒遠遠不能和眼前這數十契丹精騎相提並論,但當初看他出手也一樣是游刃有余,根本沒像盡了全力的樣子,哪怕全力施為下,敵不過這數十契丹精騎,但有他帶領,他們也一樣還有數十兄弟在,想殺出條血路應該不是不可能才對.

契丹騎兵眨眼就已臨近,帶著呼喝和狂笑.

看見一人一馬攔在逃跑宋兵之前的花愷,根本沒有詢問的意思,當下就有幾個契丹騎士張弓搭箭,向他射來幾道勁矢.

幾支箭矢並不能讓花愷神色稍動,右手在腰間一抹,長劍化出一朵劍花,叮叮幾聲,輕描淡寫般就將箭矢刺落.

對面契丹騎兵微微一驚,當中一個看似是頭領,面上只是一滯,便用契丹話怒罵了幾句,抬手一揮,所有騎士都張起勁弓.

花愷眉頭一皺,本來他因為誤殺了許多遼兵,此時再次見到遼人,並不想再下殺手,卻沒想這些遼人如此凶悍,一照面便是不死不休.

雖然因為之前的誤殺存了幾分愧疚,但他可不是挨打不還手的人,更何況區區幾分愧疚罷了,還不足以讓他對想殺自己的人留手.

人直接就從馬背上翻落,幾個閃動間便殺入了契丹騎士中.

騎士群中亮起一道道霜寒劍光,鮮血伴隨著一聲聲慘叫飆射.

另一面的宋兵臉上漸漸升起驚恐之色,夾雜著之前還沒消散的絕望,怪異之極,尤其是那位都頭,此時已經暗暗悔恨自己剛才的嘴賤.

二三十個契丹騎兵根本用不了多少時間就能解決,長劍一揮,甩落幾滴劍上沾染的血,回到馬背上.

陳彪最先從這場幾乎是單方面的屠殺中反應過來,又撲通一下趴到了花愷跟前:"謝少俠救命之恩!"

花愷眉頭一皺:"你這人還真是丟軍人的臉,動不動就下跪,宋軍的膝蓋都這麼軟麼?"

陳彪好像沒聽到一般,再次做起了磕頭蟲:"小的的確不配少俠相救,但安靖堡的兄弟不一樣,他們都是為保護浴血死戰不退的勇士,求少俠救求他們!"

"陳彪!你求他作甚?就算他有點本事,也不過能殺幾個游兵散勇,安靖堡可有數百精銳遼軍,他去了又能干什麼?"

陳彪額頭冒汗:"都頭別再說了!少俠,都頭並非有意冒犯少俠,他只是……"

"好了,我沒興趣知道一個逃兵的想法."

那都頭臉上怒氣一閃,花愷一個淡淡的眼光掃過:"別用你那低劣的激將法,小心弄巧成拙,還枉丟了性命."

說罷也不管他那難看的臉色:"你,還能騎馬的話就上馬帶路,若是沒有膽子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管這閑事."

陳彪一愣,隨即大喜:"謝少俠!"

說罷連滾帶爬地上了一匹契丹騎士留下的戰馬,他只剩一只手臂,連上馬都費了不小的勁.

花愷淡淡地掃了一眼,心里倒是對這個家伙有了些許改觀,原本以為他貪婪又怕死,一無是處,現在看來,貪婪怕死不錯,倒也不是一無是處,起碼這同袍之義還有點.

陳彪上馬後,對著其他宋兵揮手道:"兄弟們,上馬!我們回去救人!"

看著一個個往馬上爬的宋兵,花愷拍了拍額頭:"我說,你們想干什麼?都下來!"

陳彪一愣:"少俠……"

"行了,別廢話,這些戰馬可是我的戰利品,你們都給我看好了,還有那些契丹人身上的兵甲,全給我收集起來,和戰馬一起,給我送到安靖堡去."

開玩笑,這麼多東西花愷可舍不得浪費,等找個機會就收進空間里,也算一筆收獲.

陳彪:"……"

上篇:第109章 千里殺人蹤(2)    下篇:第111章 千里殺人蹤(4)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