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02章 此世有神劍   
  
第102章 此世有神劍

花愷對于他的說法也沒有太多懷疑.

此世天下曆經唐末軍閥割據,五代十國戰火不絕,禍亂已久,哪怕到了現在,也是戰火未絕.

宋遼兩國積怨多年,遼國無時不想南下侵宋,宋國更是無時無刻不想著北伐,奪回幽云十六州之地.

趙光義便是在數年前攻滅北漢後,奪取了太原之地,得到了進取幽云之基,便順勢發起第一次北伐之戰.

此世,他也是在這次北伐中,身中流矢,留下重創,以至于幾年後舊創複發身亡.

這麼多年的爭戰,兩國間不可能沒有相互滲透,一些軍中武藝流傳至敵國也不是不可能.

那些尸首上的創口他也查看過,雖然在他眼中算不得什麼高手,但他本身是個例外中的例外.

這的確是凌厲非常的刀法,經驗也極為老到,眼前這個遼兵的刀法雖也算高明,卻還遠達不到那個地步.

就連他自己如果不是開了掛,也休想在短短時間內達到這樣的程度.

所以,這話也並非沒有可信之處.

花愷雙眉上揚,側目看著遼兵:"白馬青牛,捧日天武?你仔細說說."

遼兵不敢違逆:"是.白馬宮騎與青牛衛與斡魯朵一樣,都是禦前禁衛,只不過斡魯朵是皇帝親軍,向來不離皇帝左近,白馬青牛卻不同,前者戌衛皇帝金帳,後者戌衛皇後宮帳,絕不會輕離."

"宋國的捧日與天武二軍,也是宋帝禁軍,但聽說此二軍雖是禦前禁衛,但宋人皇帝常會給出巡的親信大臣,或是征戰在外的監軍大將派遣兩軍中的精銳護衛左右,所以……"

"行了,"

花愷打斷他:"我就問一點,無論是白馬青牛,還是捧日天武,都是只有皇帝才能調動?"

遼兵縮了縮脖子道:"不,不錯."

"那箭鏃你又怎麼解釋?"

遼兵想了一下道:"七年前,宋帝起兵來犯,孝成皇帝曾親率十萬大軍于南京(注1)高梁河一帶迎擊,打得宋軍大敗潰逃,就連宋帝也身負箭創,乘騎牛車奔逃……"

說到這里,遼兵昂著頭,滿面紅光,顯然驕傲得很.

"哼."

花愷冷哼一聲打斷他的意淫,對于這片大地上的異族,除了以後的那個野豬皮王朝外,他並沒有什麼偏見,反正最後都是同一個國家,在他的時代,華夏國在毛熊國的語言里還讀作"契丹"呢.

但畢竟在後世,還是以宋為華夏正統,感情上總有些偏坦,看不得他在自己面前得意.

遼兵打了個冷顫,終于想起自己的處境,戰戰兢兢地說道:"孝成皇帝的斡魯朵只在這一戰中與宋人有過交鋒,怕是在這一戰里被宋人繳獲了些軍器也未可知……"

花愷不置可否:"你還有什麼發現嗎?"

"沒沒沒,沒……"遼兵以為大魔頭不滿意,要發難了,話都說不直.

"好,你走吧."

"是是,啊?什,什麼?"

遼兵難以置信地抬起頭.

花愷轉身離開,邊走邊道:"告訴耶律諧理,事情還沒完,我會查出真相的,若是讓我知道有一絲一毫的隱瞞欺騙……哼!"

"是是是,一定帶到!"

遼兵如逢大赦,轉身就跑,生怕大魔頭改變主意.

花愷也不再理會他,徑直走進祁老人的屋里,看著躺著的祁二遲疑了會兒,才彈出一縷指風,解開了他的穴道.

祁二悶哼了幾下,眼皮才掙紮著睜開.

明顯呆滯了一會兒,他才想去了之前看到的惡夢一幕,從榻上跳起,撞倒了桌椅闖出門外.

看到了被花愷只來得及草草安置的兩具尸首,跪在地上,喉嚨里發出奇怪的抽咽聲.

花愷沒再插手,這一關他總要自己經曆,總不能一直點暈他.

自己回到屋中,在榻上盤坐起來,自顧調息.

別看他如天神下凡,砍瓜切菜一般屠殺那支遼軍近半之數,這對他來說也並不容易,體內真氣幾近枯竭,若是真繼續殺下去,恐怕他得動用符篆這個底牌才行.

再次睜開眼,日頭已經開始西落,花愷走了出去,祁二依然如同雕像一般跪在尸首旁.

搖搖頭走到他旁邊:"如果你不想村民們的尸體久曝,就起來和我一起安葬了他們."

祁二臉頰微微抽動,卻沒有反應.

花愷心中微怒:"還是說你不想找到殺手,為他們報仇,讓他們無辜枉死,永世不得瞑目?"

祁二身子一顫,眼中算是有了些許色彩,不過也僅此而已.

花愷生平最看不上扭扭捏捏,婆婆媽媽的人,哪怕理解他此時的心情,也沒有那個耐心安慰他.

所以,他探出手直接抓著祁二的脖子,將他提起來走到一邊蓄水的大缸前,直接將他的腦袋按進水中.

一開始祁二還任他折騰沒有絲毫反應,但時間一長,求生的本能就讓他掙紮起來.

以花愷的功力當然不可能讓他掙起來,不過他也不是真要溺死他,時不時放放水讓他抬起頭喘口氣,又繼續按進去.

佛也有火,何況人,祁二是老實人沒錯,但來回十幾次,也終于有了脾氣了,嘴里怒吼著,掙紮更激烈了起來.

花愷臉上露出笑意,正打算再按幾次就放開,這時,身後傳來一聲清朗暴喝.

"畜生!竟敢如此屠戮無辜,納命來!"

聲音才從遠遠傳來,花愷就感覺到腦後一道鋒芒襲來,只是勁風及膚就生疼生疼的.

好快的劍.

花愷微微詫異,之前一人一劍就能令千軍膽寒,他還對此世的武功有了輕視之心,沒想到這就碰了如此劍法,出乎他意料的高明.

他心中雖閃過不閃念頭,其實不過是電光火石間,隨手將祁二扔二幾丈外,整個人失去重力般直直向前傾斜,那道鋒芒貼著他的頭皮而過,竟削落了他一絲頭發.

"嗆啷!"

腰間軟劍同時化作白虹落在手中,反手一劍削出,來人只覺一道生平僅見的劍氣鋒芒射來,大驚之下,急急轍劍向後彈飛,落于數丈外,臉上震驚之色未消.

一劍逼退來人,花愷像不倒翁一樣彈回站直,看向那人,這一看,也微微吃驚.

此人二十上下年歲,身穿寶藍色勁裝,腰間系一雪白腰帶,頭上也是白綢系發,雖作武生打扮,卻有幾分儒雅之氣,眉眼間卻又是英氣逼人,花愷看了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劍眉星目.

相貌英俊,卻不失陽剛,氣度儒雅,卻不失英氣,氣宇軒昂,隱有一股凜然正氣.

長相並不是引他吃驚的的原因,而是這人的年紀,還有他手中那柄長劍.

這把劍的劍刃比尋常之劍略寬,約有三指寬,劍身隱泛赤金之色,上面的紋路古樸之極,最重要的,是靠近吞口處,有兩個銘文.

得益于梁爽的養父,他對古文字略有研究,他看得清楚,這兩個銘文分明是春秋金文:巨闕!

……

……

注1:遼國南京,就是燕京.

上篇:第101章 劫血生疑云    下篇:第103章 此世有神劍(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