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01章 劫血生疑云   
  
第101章 劫血生疑云

若說箭鏃還能仿制,這武功卻騙不了人.

在常人眼中,一刀砍下,不管是人是物,留下的刀痕都是一個樣,只有深淺長短之別,可在高手眼中,卻能見微知著,看出許多東西.

不僅僅是武功路數,甚至用刀之人的身高體形,手臂長短,氣力大小等等.

聽上去匪夷所思,若不是花愷自己也能做到,也難以相信.

這就跟現世中的破案手段,憑借一根毛發,一點皮屑,一點骨血就能找出犯人,且巨細無遺,這等手段在古人眼中何嘗不是神仙之能?

當然,遼人的武功也並非其他人學不得,僅憑這兩點,就要認定人是這隊遼軍所屠還有些牽強,可加上之前的種種痕跡,花愷不信世上會有這麼多巧合.

哪怕他此時也起了一絲疑心,卻仍然不願罷手,若這些遼再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他已經打著甯可殺錯,也絕不願放過半絲可能.

耶律諧理本來打算繼續辯解,可他一看這個一人獨面他平日自詡的精兵強軍也能殺人如割草的強人眼中神情,就意識到了不妥.

身為契丹貴族,這種眼神他並不陌生,有些時候,在上位者眼里,人命真的賤如螻蟻,殺便殺了.

和往日不同的是,現在他是下位者,眼前的強人,是能掌控他們生死的上位者.

但有一句疏漏,他剩下的這半條命和數百殘軍,怕是都活不了了.

"#@$……&%#!#"

原先充當翻譯的遼兵被花愷打擊得到現在才回過氣來,很複雜地看著花愷:

"我家統帥說,只要你放了我們,他能助你找到真凶,這支箭鏃來自孝成皇帝的斡魯朵,乃是大匠用上等鑌鐵所制,有這等技藝的大匠哪怕是我大遼與宋國也不多見,幾乎全為宮中禦用,這上等鑌鐵更非常人所能有,這凶手來曆也定然非凡,以我家統帥的身份地位,必能相助俠士一二."

說實話,無緣無故讓人劈頭蓋臉一頓亂殺,千余士卒被一人殺得只剩七百余,自己卻還要巴巴地去求饒,上趕著求著去幫凶手做事,耶律諧理心中悲憤無比,卻不敢在面上表露出一絲半點.

他雖是契丹貴族,可契丹人的天下是一刀一槍殺出來的,族內盡皆敢戰之士,他半生征戰無數,本不是惜命之人,卻不想自己死得如此不明不白,毫無價值,同樣不想自己麾下的契丹勇士遭此大難.

"$@$#%……&"

"我家統帥知俠士不會輕信,願派座下一親衛隨同俠士去那祁家村探查一番,若是不能找出線索,受隨俠士宰割,但若僥幸尋得蛛絲馬跡,還請俠士賜一活命之機."

花愷雙眉微蹙,只是微微思慮便道:"好."

耶律諧理得到回複大喜,與那遼兵吩咐了幾句,那遼兵臉色微苦,叫來士卒牽出兩區戰馬,沖花愷道:"這位俠士,便由某隨您走這一番,請俠士上馬."

花愷不予理會,身形乍然一閃出現在那遼兵身旁,直接抓起他肩膀,騰身而起,如沖天云鶴,在高空之中扭腰折身,轉眼不見蹤影,這四周陡峭山壁對他來說似乎不存在一般.

眾人頭頂只回蕩著他滿帶殺意的話語:"別想耍花樣,否則你便是躲進遼國皇帝金帳之中,我也必取你首級."

耶律諧理麾下並非只一人懂得漢話,已有部下惴惴向他解釋,加上花愷離去時為了威懾刻意展現的駭人身法,如此神出鬼沒,雄關峻嶺怕也難阻.

嚇得他本就因重傷而蒼白的臉色更白了幾分,心中本還打著的些許算計頓無蹤影.

挾著臉色同樣蒼白的遼兵,來到先前河灘,騎上仍在河邊悠閑吃草的浮云向著祁家村一路飛馳.

到得祁家村時,夜幕早已經退去,金烏高照.

村中依舊尸首遍地,開始隱隱發出臭味.

被他帶來的遼兵看到這一幕,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觸,不說戰場上的慘烈勝過眼前百倍,便是平時他們所殺的人也比這里多不知凡幾.

雖說眼前一切的確與他們無關,可他平時所做過的更殘忍的屠殺都有的是,他們大遼國可是有所謂"打草谷"的習俗,這北宋,西夏,回鶻諸國的邊境平民也不知屠殺了多少,區區一個小小村莊不到百條他國賤民性命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這種不屑他可不敢表露出來,生怕被大魔頭發現,自己可就要死無全尸了.

松開遼兵:"給你半個時辰,若是沒有個交代,你知道後果."

說完自顧前行,回到祁老人屋中.

看到被他點了穴道的祁二兀自安然躺在床榻上,心中稍稍松了口氣.

在屋中找出了兩把鐵鍬,緩緩走出門外,來到村旁一片小樹林中,開始挖掘出一個個土坑.

以他的內力,挖些土本不廢什麼力,但他此時挖得卻格外艱難.

因為要埋葬的這些人的血債未償,恩德未報,他心念難平.

實際上到了現在,他已經有八成相信自己找錯了報仇對象,先前爆怒之時沒有多想,現在仔細一想,倒不是沒有疑點.

首先就是動機,祁家村不過是一個普通邊民村落,有什麼理由要大動干戈屠盡全村?

若僅是為奸銀擄掠,也沒有必要殺得這麼乾淨,更沒有必要在殺人之後處理得這麼徹底,幾乎不留下半點痕跡.

再者既然要處理乾淨,為什麼又要獨獨留下一只箭矢?他不信以這些人如此乾淨利落的手腳會大意到留下這麼一個東西.

還有,假設若是真不是遼人所為,為什麼偏偏就這麼巧,村莊被屠不久,這支遼軍就恰好出現在不遠?

此時一一捋順,怕是他真殺錯了人.

他心中倒是沒有什麼殺害無辜的後悔,那些人都是虎狼之士,哪怕不是屠村凶手,手上沾的無辜人血恐怕不比這里少.

心中想著,手下不停,挖出幾個大土坑後,那遼兵恰好找了過來.

花愷扔下鐵鍬,面色恢複冰冷.

遼兵不敢怠慢,低眉順眼道:"俠士,某細查了一番,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些邊民確是死于我大遼軍中刀法……"

花愷冰寒的目光落到他身上,讓這個契丹大漢冷不丁打了個寒顫,急忙道:"但是,會使這刀法的並不止是我契丹勇士,宋人與我契丹多年交戰,兩國彼此知之甚深,宋軍中也是有會使這刀法的……"

花愷只是冷冷道:"這便是你的交代?"

遼兵心一揪:"不不不,這殺人者刀法凌厲之極,便是我契丹勇士中能有這等造詣的,也唯有兩個地方有這種人,一者是我大遼的白馬宮騎和青牛衛中勇士……"

"還有一者,便是北邊宋國皇宮中的捧日與天武二軍.若說屠殺這村莊的凶手,應不會離了這二者之一……"

"只是前者向來只在我大遼皇帝陛下與皇後娘娘宮帳守衛,從不擅離……"

說到這里,小心翼翼地看著面無表情的花愷,其意不言自明……

上篇:第100章 劍歇血未干    下篇:第102章 此世有神劍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