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00章 劍歇血未干   
  
第100章 劍歇血未干

並非有意料之外的救兵.

花愷雖有些強弩之末的趨勢,也還沒到需要救兵的地步.

"這位俠士,還請暫且罷手!"

這人漢話說得很生澀.

周圍的遼軍有金鳴聲後也在漸漸退去,神色充斥著凶狠,痛恨,還有恐懼,卻依然手持長槍利刃將花愷圍在中央,虎視眈眈.

若非軍令不可違,他們是絕不願放過這個殺害了自家這麼多同袍的惡魔.

花愷劍鋒斜指,血從劍身上流過,點點滴落,雙眼微瞌,並不去在意遼軍的行舉.

他停下也不是因為那一聲呼喊,只是因為他自己也需要時間,既然他們自己將這機會拱手送上,他也樂得暫時罷手,趁機恢複.

圍成一圈的遼兵一陣湧動,往兩邊一分,露出一個缺口,一人在幾個遼兵的攙扶下從分出的缺口走了出來.

這人身披堅甲,頭戴裹皮帽盔,竟是花愷最先要殺的目標.

在一眾精銳部下的重重拼死阻擋下,花愷那一劍竟然沒有殺死此人.

不過看此人胸前護甲碎裂,口吐鮮血,臉色萎靡已極,連站立都已難,需要人攙扶,受創也不輕.

"!%@|$"

這人來到軍前,直面花愷,強撐著重傷開口說了一段契丹語.

旁邊一人上前一步,用複雜的神色,蹩腳的漢語說道:"這是我家統帥耶律諧理,乃我大遼北院大王麾下大將,問俠士有何仇何怨?為何無故濫殺我軍士卒?"

花愷暗自調息,本不欲理會,聽到"濫殺"兩字還是壓不住一股怒氣:"濫殺?祁家村近百條性命被你們屠殺一空,他們又有何辜?"

那耶律諧理聽了部下的翻譯後,萎靡無神的兩眼頓時圓睜,一種不可置信和極度悲憤交織其中.

連連咳出幾口血才悲憤道:"!……@!&……&!@!#"

那名部下臉色也變得悲憤不已,用壓抑著忿忿的聲音翻譯:"我家統帥日夜兼程,昨日方從南京趕至寰州,一日疾行方至此地!如何能屠殺什麼祁家村之民?"

花愷雙目一睜,精光暴漲.

盯著那耶律諧理看了兩眼,冷哼一聲,從懷里掏出那枚血跡未干的箭鏃,甩手扔了過去,落在那人身前地上.

"這是不是你們用的箭?"

一名遼兵撿起箭鏃奉到耶律諧理身前.

耶律諧理有些艱難地拿起,看了幾眼,抬頭又用契丹語說了一句話.

部下翻譯道:"確實是我大遼所制."

"哼!"

花愷殺機又起.

見他面色不善,那名部下雖心下悲憤,卻也深深知道眼前之人,簡直已是鬼神一流的可怕人物,不想再讓士兵枉送性命,慌亂與忿恨摻雜一起道:

"我家統帥如此急趕,便是因為宋國突然起兵來伐,遮掩了行止,兵分四路犯我邊靖,數日之間,以迅雷之勢連下我數州之地,我家統帥便是奉命抄此捷徑赴援,日夜兼程,不敢有半點懈怠,又如何還有時力去屠殺一小小村莊?"

花愷眉頭一皺,他看不出這人有說謊的跡象,但不論是村民尸體上的創口,一路上的痕跡,還有這枚箭鏃,全都指向這支軍隊.

若說有人故意栽贓陷害,不說這時間上的問題,就說這動機就不成立,難不成還有人能預見自己這麼個人,故意將他引來與這支軍隊撕殺不成?

這根本不可能.

那耶律諧理雖不知自己部下和對方說了什麼,可卻能看出花愷臉上不信之意,心下一轉便已猜到.

抬手攔下意欲繼續辯解的部下,又說了一通契丹語,同時舉起自己手中的箭鏃.

"統帥問你可知這支箭鏃上的印記為何意?"

花愷不答,只是向耶律諧理看去.

耶律諧理一番解釋由那名部下再次翻譯出來.

"我大遼有精銳之軍名斡魯朵,也就是你們漢人所說的皇帝駕前禁衛之軍,從來不離禦駕左近,便是大行之後,此軍也要全軍上下整族陪遷陵前."

"此印記為我契丹文字,在漢話中有遺留之意,曾是我大遼孝成皇帝禦前斡魯朵獨有番號,四年之前,孝成皇帝薨逝,就已陪遷乾陵,世代守衛皇陵之側,再不能離開半步.此番號也早已廢棄不用,一應刀兵箭矢之物也已無存,又如何能出來再用此箭殺人?"

花愷見他說得煞有介事,有條有理有據,這種事情應該也不難察明,想來不會是假,也察覺不出他有欺騙的的跡象,心中也漸生疑慮.

只是他帶著滔天殺意追來,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相信,若不是殺了這麼多人,殺意稍泄,又身心俱疲之下,他連聽都不會聽.

目光微閃,指著那名充當翻譯的遼兵道:"你,拿刀攻我."

那遼兵一愣:"什,什麼?"

花愷不耐:"來!"

那遼兵有些無措,耶律諧理看得疑惑,向他問了幾句,那遼兵無措地將花愷的話轉達後,耶律諧理看了面無表情的花愷一眼,便向那遼兵點頭,示意他照做.

那遼兵知曉眼前之人的可怕,說劍法如神,沒有半點恭維誇大之意,單人只劍便能殺得千軍膽寒,自己無半分損傷,所謂劍中之神不過如此,只是若讓他來說,這人根本是劍中之魔.

若是隨軍撕殺,死了他也無怨無懼,可讓他單獨去攻擊他,那簡直是白白送死,太也不值.

只是統帥之命他也不能不遵,便咬緊牙關,帶著慘烈的決然舉刀向花愷砍去.

面對向他砍來的慘烈刀勢,花愷像是毫無所覺一般,直到刀鋒貼近他脖間寸許,那遼兵眼中都升起了一種意外的狂喜,以為就要將這大魔頭給斬于刀下時,"叮"一聲輕響,大魔頭手中的長劍卻不知何時已經擋在刀鋒之前,他只覺如同擊在堅壁之上,再難撼動半分.

強烈的落差,不甘之下,心中羞惱和凶性並起,竟暫時忘卻了對大魔頭的恐懼,盡展刀勢,如暴風驟雨般向對方連連斬下,凶狠之極.

一時間,叮叮之聲不絕于耳,那遼兵每一刀都是斬向花愷周身要害,可無一例外,都是在即將觸及之時,都被他信手揮劍,輕飄飄地擋在寸許之外,就像擋住一只蒼蠅,毫不費力.

數十刀後,那遼兵終于絕望,當啷一聲,棄刀落地,倒退幾步,喘著粗氣,一臉失魂落魄之色,不說他,便是周圍遼軍與那耶律諧理,盡皆面如土色.

花愷唇角帶笑,卻已經泛起冰冷之意:"事實俱在,這箭是你親口承認為你遼國之物,那殺害祁家村民之人所用武功路數,也與此人刀法一般無二,想來是你遼國軍中武藝,鐵證如山,你又如何解釋?"

上篇:第99章 白刃血紛紛(1)    下篇:第101章 劫血生疑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