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99章 白刃血紛紛(1)   
  
第99章 白刃血紛紛(1)

說實話,以他至今所見,此世的力量層次應該遠遠不及劍俠世界,但以他此時的能力,想要獨抗千軍,還有些勉強.

憑借他那驚世駭俗的輕功,要在萬軍之中,獨取上將首級不算太難,可要殺盡千軍,雖不是不可能做到,但他自己也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畢竟他可還沒有金剛不壞的能力,如果一心退走,他自信無人能擋,可在亂軍之中,他單人只劍,劍法再是高明也難保萬全,一但力竭,那更是要任人宰割了.

此時,他倒是有些後悔,沒有死皮賴臉地磨著他那兩位便宜師兄學藝.

無論是謝云流那根冰棍的太虛劍勢,還是李忘生那個受氣包北冥劍氣,其中都有一式無視敵人數量多寡的絕學.

前者有一式"萬劍歸宗",後者有一式"六合獨尊",俱是駕馭無邊劍氣禦敵的驚世絕學,一念之間,劍氣鋪天蓋地,縱橫如意,鋒銳無匹,一人或萬人,在這兩式絕學面前並不會有太大區別.

若是此刻他會其中任何一式,哪怕只是學得皮毛,也不懼這區區千余普通士卒了.

盡管如此,他現在依然要殺人.

否則他滿腔殺意無處宣泄,祁老人與村民相待之德無處報償,祁家村近百條人命血債無處交代.

花愷從山崖躍下,身在山谷空中,居高臨下,挽劍在手,目光如鷹隼一般,牢牢盯著軍陣之中騎著高頭大馬,一身披堅甲,頭戴毛皮帽盔的契丹大漢.

山道崎嶇,此軍騎馬之人不多,都是步卒,只有寥寥十余人騎在馬上.

且遼人之中,普通士兵百姓盡皆禿頂髡發,只有有些地位的人才能戴帽,軍陣之中頭戴帽盔之人也僅十余,

此人非但騎馬,而且無論頭上帽盔,身上堅甲戰袍飾物,都狀極名貴,哪怕不是軍中將首,也必是地位極高之人,在此軍中應該無出其右者.

所謂催其堅,奪其魁,以解其體.龍戰于野,其道窮也.

一句話:擒賊擒王.

只要殺了此人,軍中必亂,他才能混水摸魚,將代價壓至最小.

花愷憑虛禦風,飄飄蕩蕩中,捧劍在胸,左手劍指緩緩抹過劍身,劍身上熾白的精芒隨著劍指抹過,一寸一寸地亮起,直至三尺青鋒盡皆亮起,精芒耀目,越來越濃,越來越沉,竟變得如同一柄奪目之極的白玉之劍.

此時心中再無半分多余念頭,也不打算質問這些遼人.

唯殺而已.

"嗯?"

谷中正在疾行的軍列中,幾個看似頭領的軍將,包括那個頭戴帽盔的大漢,似是感受到了來自頭頂的滔天殺意,若有所覺般抬起頭,臉色微變.

雖然對于這個正從空中村落的人影有些難以理解,不知他如何做到,也不知道他要意欲何為,但久曆沙場早已養出他們野獸般的直覺,那人手中看似珍寶一般炫目已極的長劍上蘊含的殺機,哪怕相距尚遠,也讓他們感到切膚的刺痛.

"%$@#@!#@!"

"#﹟﹩$*々!"

幾聲不知所言的厲喝從他們口中陡然迸發,一眾士卒反應極速,軍陣中只是微微聳動,呼吸之間便有幾隊士卒彎弓搭箭,對准空中的不明人影.

嘣!嘣!嘣!……!

幾乎是同一時間,弓弦猛放,箭矢離弦,毫不遲疑.

面對密密麻麻射來的離弦利箭,花愷非但不驚不忙,嘴角反而勾起一絲冷笑:已經遲了.

玉劍,碎星勢!

一道白玉劍罡,只三指粗細,卻如經天長虹,攜帶著貫天徹地之勢,朝著那頭戴帽盔的契丹大漢電射而去.

射來箭群,正好在這道白玉長虹沿途之中,兩者還沒接觸,箭群便如朽木一般,紛紛斷折粉碎.

白玉劍罡摧枯拉朽一般粉碎箭群,去勢半點未緩,只是眨眼之間,已經至契丹大漢身前丈余.

"$*々!"

他身旁幾個大漢臉上雖驚駭未消,卻在厲喝一聲後,齊齊帶著決然之勢猛撲向帽盔大漢身前.

砰!砰!砰!……!

漫天血雨紛飛,擋在最前面的三個大漢直接被劍罡洞穿,甚至直接從創口處炸開,碎作幾段,慘烈已極.

劍罡去勢稍減,卻依然不停,將五六個大漢串成一串依然向著帽盔大漢射去.

砰!

帽盔大漢應聲落馬,被白玉劍罡帶起,重重砸落地面.

"$%@#&+"

"!@&………&"

如同花愷所料,此人一死,軍中果然大亂,無論軍官士卒,一陣紛亂聳動,從中軍之處,漸漸蔓延至前後全軍.

花愷身形猛然向下面亂軍中射去,落地之後,半點不停,腳下旋飛,身若游龍,在千軍之中若信步閑庭,卻偏偏如神出鬼沒般乍隱乍現,劍化白虹,于周身翻飛縱橫,劍光森寒,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一眾契丹精兵往往只看到劍光一閃,便見到身邊同袍或是喉間,或是胸口,或是眉心,周身要命之處被劍光帶出一道道血線,片刻之後,才慘叫著倒地.

盞茶之間,花愷身周已被屠殺一空,至少上百士卒已經死于他劍下.

"&%……$#@#!"

花愷不需要聽懂他們說的什麼,看這些人臉上驚恐之色,就知道自己已經將他們殺得膽寒.

但他胸中殺意未絕,手中劍依然不停.

又是一陣屠殺,那道寒光帶起的不僅僅是血,還有殘肢斷臂頭顱.

這並不是花愷殺得興起,下手更重,恰恰相反,他單人只劍,武功雖驚世駭俗,卻仍舊是肉體凡胎,氣力有限.

一千人哪怕是排除站著讓他殺也會累,惶論是戰場撕殺.

他施展劍法之時,無論手眼心意都處在高度集中的狀態,哪怕他此時氣力未絕,精神狀態卻已經開始下滑,對體內氣力和手中長劍的掌控已經不如之前.

他的修為終究還是差了些,若是換了冰棍或受氣包任何一人在此,那畫面就應該是真-無雙割草一般的輕松如意了.

千余契丹兵卒,死在他手中的已經近半,換作一般人,哪怕是軍隊,此時大概也被殺得崩潰而逃了,但此軍卻有些精銳異常,竟在他的一陣瘋狂屠殺之後,反被激起凶性,不再恐懼,反而漸漸恢複陣列,進退有據.

軍隊畢竟是軍隊,是真正為殺伐而生,一旦真正配合起來,便讓人無法忽視,哪怕是花愷,也頓覺壓力大增.

不過他也沒有半點罷手退去的意思,眼中,劍上,依舊霜寒隱現.

又是不知幾條人命,花愷身上終于帶傷,只是他一身染血,如血色修羅般,並無人發現這個他們眼中的惡魔已經帶傷,否則會更加瘋狂地攻擊.

"……%$#@#!"

"鐺鐺鐺!"

亂軍之中忽然有金鳴之聲響起,前赴後繼殺向花愷的契丹兵的攻勢竟然有些松動,緊隨而至的竟是他聽得懂的漢語……

上篇:第98章 千里殺人蹤(1)    下篇:第100章 劍歇血未干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