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97章 人間此恨絕   
  
第97章 人間此恨絕

,最快更新萬界社區最新章節!

這章為感謝"喝酒的熊貓"打賞加更

……

……

這祁家村,也只他有這本事進得山林,打來獵物.

"正好,我也要出去走走,順道送你一程."

花愷說著,牽來浮云.

祁老二慌忙搖手:"不用不用,俺自己去就好,很近的,不敢麻煩小公子."

"上來吧你!"

花愷才懶得跟他爭辯,直接跨上浮云,伸手一撈,直接將他拉到身後,祁老二哪里能抵抗得了他的大力,驚呼一聲,就發現自己坐到了馬上.

"駕!"

一夾馬背,浮云在小豆丁的一臉羨慕和口水中,嘚嘚嘚甩開四蹄疾馳而出.

跑了二十余里,才到了祁老才嘴里"很近"的山林,放下他後,花愷轉向東南方向.

那里有離這里最近的集市,就是祁老人曾說過的安靖堡.

雖是在遼境,其實是宋遼兩國的一個默契所在.

兩國雖連年爭戰,這邊境之地去有一個互市,就是安靖堡,兩國都有駐兵于此地.

這次跑了近百里地,才到了這個一樣"很近"的安靖堡.

這里說是互市,卻不是花愷想象中的那種人來人往的繁華市場,反而透著一種緊張氣氛,往來也只有一些穿著簡樸甚至破爛的邊民,攜帶著各種物資,與人交換糧食粟米,生活器物等.

這里最多的不是商人,邊民,而是兩國軍兵.

花愷牽著浮云走在其中,極為紮眼.

平民還好,只是好奇地看看罷了,那些軍兵可就有些不友好了.

不管是宋兵還是遼兵,看著他的目光都帶著審視,還有覬覦.

不地是看他騎的馬頗為名貴,身上穿著也不似凡俗,一時摸不清,不敢動手,否則花愷毫不懷疑他們會一擁而上,把自己給搶了.

花愷看得出這些軍兵都沒有什麼武功,頂多是些普通的軍中武藝罷了,看來這個世界並不像上一個那樣變態.

他藝高人膽大,也沒什麼好怕的,大喇喇地牽著馬走在道上,悠閑地左看右看.

他對這里的東西沒什麼興趣,只不過是想購買些物資,送給祁家村罷了.

錢是送不出了,他也只能想到用這種方式稍微報答下他們而已.

逛了一會兒,花愷心中有底,從一個比較有實力的商人手中,用幾顆玻璃珠子換來了一車糧食,和一頭駑馬.

這次他學了乖,沒帶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只帶了不少玻璃珠,和一些金銀.

那個商人自以為占了大便宜,高興得合不攏嘴.

實際上他也的確賺了,這時候雖然也有不少琉璃器物,可依然是貴重物品,等同珠寶珍物,價值極高,花愷所給的玻璃珠論質量不知道甩這時代的多少條街.

花愷也不算坑他,各取所需罷了.

騎著浮云,牽著駑馬,拉著糧食,花愷就離開了安靖堡.

才走沒多遠,也就出了堡後一里多路,果然還是出事了.

一伙十余穿著戰襖,肩上披著紅巾,手握長槍的軍兵攔在前路,前面一人竟披著半身鐵甲,顯然地位不同,是這伙人的首領.

花愷慢悠悠地停下,嘴角一扯道:"有事?"

"你這小子膽了還挺大,看來是個小學究,書讀多了把腦子讀壞了吧,看不出爺們想干什麼?"

說話的是半身鐵甲旁邊的一個軍卒.

花愷驚喜似地點點頭:"最近是讀了不少書,你怎麼知道的?"

一眾軍卒哄笑,那半身鐵甲抬了抬手,冷笑了一聲:"行了,別裝瘋賣傻了,實話告訴你,把那匹馬留下,還有身上的財物,我們放你離開,這車糧食也讓你帶走."

不是他不想留下這車物資,而是他們這雖然亂,可也有規矩,壞了規矩,以後沒人敢再來安靖堡不說,他還得受上官問罪,劃不來.

這小子身上的財物就不一樣,搶了也就搶了,不像糧食難以隱藏,不好處理,至于這匹馬,一看就是匹非同凡響的寶馬,他自己是保不住的,但拿去做人情,保不准能升上一級.

花愷慢悠悠笑道:"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宋軍吧?"

那人冷笑了聲並不答話.

他也不在意,又道:"我看著不像宋人?"

那人淡聲道:"像."

"你們連宋人也搶?"

半身鐵甲失聲一笑,身後眾軍卒也一陣哄笑.

"原來如此."

花愷慢吞吞地下馬,向前走了幾步.手搭在腰間,緩緩抽出他那把軟劍.

見此一眾軍卒笑得更歡,顯然在他們眼中,花愷這種行為是垂死掙紮,以卵擊石,難不成他一個小白臉一樣的書呆子,還能打得過他們這些爭戰過沙場,見過血的老兵不成?何況他只有一人,他們有十幾個.

那半身鐵甲倒是沒笑,花愷手中那把軟劍讓他心中有不祥的預感,但也僅此而已,能使軟劍,想來是有幾手功夫的,但同樣的,他也並不認為對方一個人,能應付自己這邊十幾個沙場老兵.

臉上只是微微一滯便恢複了冷漠,雖然心中不將對方看在眼里,但多次沙場撕殺,讓他習慣了謹慎,也習慣了出手即不留手,在戰場上留手,那是找死.

獅子搏兔,亦盡全力.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為免陰溝翻船,他直接抽出腰間樸刀,高高舉起,又猛然揮落:"殺!"

花愷不得不承認,這幫兵痞雖然不是東西,但的確是身經沙場的老兵,行進間頗有章法,長槍如林,秩序井然,殺意襲人.

十余長槍如林般向他紮來,將他上下四方盡皆封鎖,寒光逼人的槍頭離身已不及一尺,一眾軍卒眼看就要一槍斃敵,臉上的獰笑清晰可見.

花愷本來還帶著輕笑的臉色見此,陡然變冷.

腳下連踏,身影如鬼魅般,在一眾軍卒中難容一人的縫隙間接連閃爍,劍如電閃,方寸之間縱橫來去.

只是幾個眨眼工夫,半身鐵甲和一眾軍卒就發現花愷從槍林籠罩中脫了身去,站在數丈外,劍尖斜指,臉上冷笑,眼中含著一種戲弄之色.

震驚之余,也對他的神色有些奇怪.

"啊!"

"啊!"

"我的手!"

一連串慘叫乍然響起,絡繹不絕.

半身鐵甲目光落到那群軍卒身上,臉上頓時慘白,看不到一絲血色.

地上落了十幾條血淋淋的斷臂,十幾個軍卒此時全都捂著肩上斷口慘叫不停.

這種劍法在半身鐵甲眼中簡直如神似鬼,竟然快到幾個眨眼間,就同時斷掉了十幾個軍卒的一只手臂,還讓人一時感覺不出來.

他到底是什麼人?不,他還是人嗎?

半身鐵甲恐懼了,哪怕他身經沙場,自以為早已生死看淡,也讓這如神似鬼般的劍法嚇壞了,拿著樸刀的手都禁不住地微微顫抖起來.

花愷轉臉看向半身鐵甲:"所謂軍人,守土衛民,殺敵護國.既然你們心中沒有半分念及百姓,就是沒了家國信念,沒了底線,就已經不配做軍人.看在你們也曾上陣殺敵的份上,我也不要爾等性命,斷爾等一肢,以未懲戒.想來宋軍不至于還要留一干殘廢當兵."

跑!

這是半身鐵甲此時心中唯一的念頭.

花愷冷冷一曬,長劍橫起,腳踏三才,身形幾個閃爍間,就已出現在半身鐵甲身前丈余,一甩長劍,一滴血從劍鋒上甩落,一聲輕鳴,軟劍已經回到他腰間.

緩緩走回,騎上浮云,馬蹄嘚嘚,車輪轔轔,走過已經捂著斷口跪落地上的半身鐵甲,看也不看地離去.

花愷發現,自己本質沒准還就是個冷血動物,除了在劍俠世界第一次見血時的不堪之後,殺人也殺得理所應當,毫無顧忌,現在斷人肢體也斷得面不改色,毫無負擔.

搖了搖頭,這對他來說只是個小插曲,並沒放在心上.

抬頭看了看天色,太陽已經西落,這一天又過得差不多了,基本都耗在了路上,雙腿一夾,催促浮云加快了速度.

總算趕在太陽落入地平線前趕了回來,山坳口的祁家村已經遠遠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嗯?"

花愷眼神一凝,事情有些不對,太安靜了.

以他昨日所見,這會兒應該已經能看到村中升起的炊煙,聽得到雞犬鳴吠,可是現在,什麼都有,一片死寂.

兩匹馬漸行漸近,越靠近花愷心中的不安就越重.

忽然抽動了下鼻翼,血腥味?

"不好!駕!"

花愷直接扔下駑馬和糧車,猛夾馬腹,向著祁家村電射而出……

"籲--!"

"咴聿聿~"

缰繩猛緊,浮云前蹄高高揚起,仰天長嘶.

花愷坐在馬上,呆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遍地的尸體,遍地的殘肢,從村口穿過整個村莊那條彎彎曲曲的泥石小路,已經變成了一條血色的泥濘道路.

用血和肉和就的泥濘道路.

花愷飄身下馬,一步一步,艱難地踏上這條路,留下一個一個血色的足印.

橫七豎八的尸體,許多都是無頭尸,他們的頭顱遠遠地落在另一個地方,死,也難得全尸……

男,女,老,幼,一個不缺.

不少都是他昨日見過的,其中好幾個不過十幾歲的小姑娘他記得清楚,昨日還滿臉嬌俏,用肆無忌憚的眼神看他,此時卻已經變成了幾具冰冷的尸體,衣衫不整,裸露著肌膚,青澀的臉上尤帶痛苦,不難想象她們生前遭受過什麼樣的折磨.

還有兩個幾歲的小娃子和幾名老婦,昨日,正是這幾名老婦牽著兩個小娃子,特意拿來自己的魚干肉脯,讓祁老人好招待他,都變成了幼小的,老邁的尸體……

祁老人,小豆丁!

花愷陡然快如鬼魅,幾個呼吸間就來到祁老人的屋前,雙眼陡然暴突,血絲猙獰密布.

屋前牆壁,一個小小的身子被一支鐵箭穩穩地釘在上面,底下趴著一具老人的尸體.

"啊啊啊啊--!"

花愷仰天怒嚎,一股幾欲將這人間焚毀的哀恨無處發泄……

上篇:第96章 落日照孤村    下篇:第98章 千里殺人蹤(1)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