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7章 日月當空,照臨下土   
  
第77章 日月當空,照臨下土

在一旁似乎只專注杯中物,對所有充耳不聞的老呂同志,慢悠悠美嗞嗞地啜完一杯酒後,駱賓王才抬頭道出了兩個斬釘截鐵的字:"不能."

不是不願,是不能.

花愷明白了他的意思,點點頭,也沒了下文.

並不是他喜歡這種故作高深的打啞迷,而是有些話在這個時代並不適合說得太明白,他也相信這老頭明白了他的意思.

說明白些,其實就是在問:天下究竟是何人的天下?

看駱賓王一生的作品中,也算是個憂國憂民之人.

言下之意,你既然心憂家國天下,百姓安康,這天下是姓李還是姓武有那麼重要嗎?一家一姓,與億萬燈火,誰輕誰重?

當然,也不是說姓武的就比姓李的強,但至少以現在來說,若是那位姓武的在位,至少短時間內是出不了問題的,所以他才說百年太平.

不是花愷看不起李氏子弟,抬高那位武氏.

自有唐以來,除了那位李二陛下稱得上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其他的能稱一句守成之君就已經很不錯了.

剛剛駕崩那位高宗,在李二留下的那麼漂亮的一手牌,對于天下,也只勉強做到個無功無過.可對于李氏,就真罪過了,武氏的上位,實在與他脫不了關系.

而除此外,最矚目的要屬後來那位開創了所謂"開元盛世"的李隆基了.對于這位所謂的盛世明君,花愷是不以為然的,不過是前人栽樹,後人乘涼了.而且就連好好的一棵乘涼的大樹他都護不好,把個好端端的"盛世"給折騰黃了,給後人留下個破爛攤子.

再說當下,那位中宗李顯,他的生平就不用說了,花愷就沒見過幾個這麼窩囊的皇帝,只說他二次登基,在武則天死後,剛愎自用,重用妻女,就是韋氏與太平公主等人,讓兩個貪婪無度,野心勃勃的女人干預朝政,玩弄權勢,賣官鬻(yu四聲)爵,黨同伐異,把個朝堂是搞得烏煙瘴氣.

這個時候,那位開元明君倒是還有些明君氣象,弄死了這倆,自己上位,使大唐回到了正常的軌道上,只可惜這明君不大持久.

至于唐末那些就不論了,畢竟那種糜爛的局勢,就算李二再世,也未必能力挽狂瀾.

所以說,現在來說,如果真是要從天下的角度來選一個最合適的皇帝,這位武則天能上位,還真不是件壞事,不論後世對她的功過評論如何,至少她有手段,有魄力,有能力,也有那份治國平天下的心.

花愷的問題若是讓現世的人來答,那答案絕對是很清楚的.

可時代不同,觀念自然也不同,沒有誰對誰錯.從現世看古代,對于很多東西都會說是封建荼毒,迂腐不堪,可反過來看現世,就真的一切都是對的嗎?

沒准在別人眼里,那叫世風日下,離經叛道,目無綱常.

老頭的答案也讓他明白了,這是個有信仰的人.

所謂的信仰,並不只是對神佛,而是心中的一種堅持,一種不變的信念.

有著堅定信仰的人,不是可以輕易動搖的,這人連死都不怕,所以花愷也沒有繼續徒勞的行為.

對于他的信念,花愷無法評論,只能敬,而遠之.

駱賓王歎道:"花公子看來不是個普通商人,如此小小年紀,胸中怕已是自有經緯,老朽慚愧."

花愷笑了笑沒說話,一直等著聽故事的公孫盈按捺不住了:"你們到底在打什麼啞迷?怎麼不繼續說了,駱前輩,你還沒說呢,你有沒有看過那《推背圖》啊?"

"看過,看過."

駱賓王在公孫盈雀躍期待的神色中笑道:"那《推背圖》的原本老朽確實未曾得見,不過,曾在一人手中窺得幾分拓本罷了."

又看向花愷:"花公子既已猜到,老朽也就不必隱瞞了."

"那圖本上一共有三十六卦象,傳聞預言了自唐起至今後千余年,曆朝曆代三十六件興衰之事.老朽所見,乃是第三象.那卦象上,有一圖,一讖,一詩."

"圖上畫一婦人持刀.讖言:日月當空,照臨下土.撲朔迷離,不文亦武.詩曰:參遍空王色相空,一朝重入帝王宮.遺枝撥盡根猶在,喔喔晨雞孰是雄."

駱賓王說到這里,目中隱現憤恨.

公孫盈皺起纖秀雙眉:"這是什麼意思?駱……"

話到一半,被公孫幽揪住打斷,看到自家姐姐怒瞪的雙目,只好撅起嘴.

眾人之中,老呂依舊我行我素,如若不聞.

楊尹安手捋長須,目中清光微閃.張若虛嘴角略提,無所謂地輕笑.柳十員一手抓一塊肉喃喃自語:"這兩人真他娘的邪門."

那些長歌門弟子有的面面相覷,有的若有所思.

一婦人持刀,刀代表權柄與殺伐.

日月當空,合為一個"曌"字,照臨下土,意為君臨天下.

撲朔迷離,含雌雄莫辨之意,不文亦武,自然就是"武"字了.

再配上那首詩,意思再明白不過了,簡直是如若親眼得見再記錄下來一樣.

如果是存在現世,這東西說得再像一回事,也會有許多疑問,比如有可能是後人牽強附會,生搬硬套的曲解,甚至偽造,可在這個世界,這個時間,出現這麼個東西,就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現在的那位武後,雖然垂拱當政,可還遠沒有卦象上所說那麼誇張,更何況,這卦象是數十年前就已經出現.

花愷眼神微動.

他比在場任何人都清楚這卦象的准確性,心中更為震動,對那本傳說中的圖本更加感興趣.

對于圖本上面的預言,他沒什麼興趣,但是圖本本身,如果真的存在,那麼價值就大了,或許他可以從上面得到窺見的天機的法子,甚至是一絲命運大道.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他敢肯定,哪怕是在漫天仙佛的世界,這種東西也應該是至高的存在之一,不可能輕易接觸得到,可在這個還在武俠范疇的世界,竟然會有這種東西存在.

原本他還對于所謂的三年之坑沒什麼興趣,只是想著能削死那個宇文陰人就好,現在看來,不是不值得謀劃一番啊.

只可惜那兩人中的李淳風似乎已經不在人世,而袁天罡生死不明.照常理推斷,應該也是死了的,要是活到了現在,至少也有一百多歲,可這個世界根本不在常理中.

看著拿在手中的那顆精巧至極的九曲蟠龍珠,他率先打破了沉默:"那《推背圖》想來就是藏在'太宗遺寶’中了?"

駱賓王點了點頭:"不錯."

他並不意外,他早想到花愷已經猜到了,不過他既然已經當眾說了這麼多,就代表他並無意隱瞞.

花愷絲毫不遮掩自己的目的:"駱先生可知'太宗遺寶’在何處?"

上篇:第76章 萬千難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下篇:第78章 花前月下,劍氣琴音照肝膽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