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5章 天機難求,常懷敬畏心無礙   
  
第75章 天機難求,常懷敬畏心無礙

"'洞徹陰陽’袁天罡?這老小子有點邪門,老夫甯願和呂老道打上幾架,也不想見到這老小子."

會這麼說話的也只柳十員,以他無法無天的性子,竟會自己承認懼見一人,也是奇事.

老呂聞言眼一斜:"哦?是嗎,正好酒足飯飽,你我出去練練消消食何如?"

柳十員毅然扭頭:"快說!這袁天罡怎的?"

花愷暗自鄙視,不過也對這個袁天罡更好奇,這個名字哪怕是在現世也是鼎鼎大名,傳得神異之極.

駱賓王也不賣關子:"太宗身邊,有兩位精通數術之人,除去此人,還有一人名為李淳風,為當時太史令,號稱'天機算盡’,與袁天罡並稱一時,.此二人曾奉太宗陛下之命,演算我大唐國運,畫下一圖本……"

花愷忍不住脫口而出:"《推背圖》!?"

駱賓王驚訝道:"花公子何以得知?"

"哦,道聽途說,道聽途說……"

花愷知道自己失言,隨口敷衍道.

實在是這東西太有名了,現世之中都傳得神乎其神.之前花愷是一個字都不信的,現在更是不信.因為他知道現世宇宙或許根本就是個道法不存的世界,又有至高法則和諧大道鎮壓,一切牛鬼蛇神盡皆不存,不過是夢幻泡影,惶論這推算過去未來之法.

這其中至少沾了時間,命運兩條大道法則,他絕對不信一個凡人能有這種威能.

只不過此世是一個衍生世界,出現什麼都不奇怪,他就不敢妄斷了.

這《推背圖》若是真的存在,又真有傳說中那麼神,沒准會是件至寶.

因此花愷才有些失態.

駱賓王輕掃了一旁依然沉醉美酒之中,臉色微熏,恍如未聞的呂洞賓,若有所思.

這圖本據他所知,根本從未出世,當世知曉之人不過十指之數,又怎麼可能道聽途說.

不過他也沒有太多懷疑,只以為他是呂純陽口中聽來,畢竟這位純陽真人的年歲極高,誰也不知他究竟活了多久,知曉這世間多少隱秘.

花愷不知老呂無意中為他背了口鍋,見駱賓王不再追問,松了口氣,雖然沒什麼好怕的,但總是麻煩,能免去總是好的.

"國運怎能演算?這世間還真有人能算到過去未來不成?我卻不信."

心直口快的公孫盈說出了諸多人最好奇的一點,另坐兩桌的長歌門弟子早已經往這邊伸長脖子豎起耳朵.

這一次公孫幽沒有責怪她插言了,看她清冷不以為然的面色就知道,她也並不相信這種算命虛言,尤其將一國之運系于這虛無縹緲的術士之言,更令她反感.

"哈哈哈,命理之說,虛無縹緲,非老朽這般凡夫能說清.不過自上古以降,伏羲演八卦,文王作周易,無不暗合至理,總也有其玄妙所在."

花愷曬然一笑:"命數之事,是真是假又如何?難不成天機說我明日便死,我便悶頭等死麼?人力雖未必能勝天,人心卻無礙.就算真有天機,頂多不過讓人敬畏,人有敬畏之心,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能讓人行事時有個警醒,省得胡作非為,害人也害己."

"咦?花大戶,你不是個商人嗎?這學識不淺啊."

柳十員一副"原來你是文盲"的模樣看著他.

花愷面無表情:馬蛋,老貨,別以為小爺不知道你霸刀山莊是什麼貨色,你才是狗大戶!

連一向冷淡的冷面男楊尹安也多看了他兩眼,暗含贊賞.

老呂撫須微笑頷首,顯然對他這番話也很滿意,如果不是那醉熏熏一片酡紅的臉實在滑稽,倒是有幾分慈祥長輩的模樣.

"好一個人心無礙,常懷敬畏,就憑這句話,你這人就不是個俗流,我張若虛今日想與你交個朋友,你可願否?"

花愷聞聲看去,才想起這還有個一直抱著把琴不放的裝比男,嗯,對于一切能和他比帥比顏值的雄性,他一向都視之為裝比,何況這人一直在一旁自斟自飲,一言不發,似乎身邊一切都與他無關的樣子.

這人誰呀?怎麼小爺的話到了他嘴里變得好像很有逼格的樣子.

這說話也很狂啊.

嗯?不對,張若虛,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嘶~

他忽然想起了這個名字:"你是張若虛?'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張若虛?"

張若虛面上一喜:"正是在下,你也好詩文?"

"別人的詩未必,但張兄這篇大作,意境空明,雄奇,一掃六朝脂粉之氣,開一代之先河,盛唐氣象,實為承前啟後的奇文."

花愷這話並沒有半句虛假,他的確很喜歡張若虛的這首詩,而這首詩日後的地位也正如他所說,承前啟後,就連李杜這些人的詩作,也多受他影響.

"哈哈哈哈,說得好,想必花兄于詩文一道造詣不淺,你我可要好好親近."

張若虛為人疏狂,對于花愷這明顯極高的贊譽竟是照單全收,絲毫不扭捏.花愷對了他胃口,連稱呼都直接變成花兄了.

花愷暗抹了把汗,對于詩文,他的確了解得很多,但也僅僅是知道,能背誦就不錯,那都是曾經練書法時抄熟的,他連格律平仄都分不清,還談什麼造詣不淺?

不過張若虛的作派很對他胃口,這人不虛偽.

兩人正王八對綠豆,柳十員啐了一聲:"呸!拽什麼酸詩酸文,你們兩個小子臉皮恁也厚,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互相吹捧,牛都吹上天了,平白壞了老夫興致,去去去,要吹一旁吹去,莫擾老夫吃酒!"

公孫盈也鄙視地掃了兩人一眼:"就是就是,你們要吹上一邊吹去,別妨礙我聽故事,駱先生,你繼續說啊,那《推背圖》後來如何?真能算出大唐國運不成?這圖本與這顆金球又有什麼關系?"

花愷在心中暗道:你個老文盲,比臉皮厚還有誰能和你這老貨比?

不過因為之前犯賤**,對公孫盈這姑娘有些心虛,干咳了兩聲,和張若虛雙雙沉默.

上篇:第74章 太宗遺寶,蟠龍九曲奪天工    下篇:第76章 萬千難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