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4章 太宗遺寶,蟠龍九曲奪天工   
  
第74章 太宗遺寶,蟠龍九曲奪天工

在場之人,並沒有幾個能理解這幾句近似啞迷的對話.

師父兩字,如師亦如父.

這不應該是一個輕浮的稱呼,而是重如泰山.

什麼恩師,師尊,都少了一些意味.前者恩雖重,卻疏遠了幾分,後者更不過是穿鑿附會,高高在上,全無情意.

對花愷來說,不管師還是父,都是一樣,尤為敏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接受.

出于功利心,他可以虛與委蛇,但是對于這樣的稱呼,如果可以,他還是期盼能多幾分真,少幾分假,所以他這麼問,不是為了得到什麼承諾,僅僅只是給自己一個交代,一個敞開心胸的儀式.

不管如何,呂洞賓笑眯眯接過那杯酒後,廳中諸人都開口恭賀,一個簡單直接的拜師儀式就算完成了.

接下來自然是吃吃喝喝.

"花小子,你這不止酒好,菜也好,都不是凡品啊."

席間,柳十員已經沉醉在美酒佳肴之中,其他人對他的話也深以為然.

"看來你小子還真是家底不薄,以後不能叫你花小子了,叫你花大戶吧."

"……"

抱著酒杯,小口小口貪婪又吝嗇地沉醉著的老呂,聞言斜了他一眼:"有吃有喝還堵不住你嘴?"

那長髯老者此時起身道:"花公子,老朽駱賓王,此次藏身于貴宅,雖是逼不得已,卻也拖累了你,致公子于險境,實是有愧于心,在此借這酒向花公子賠罪了,花公子若想問罪,老朽一身擔之,絕不推諉."

花愷有些意外,以這老頭的身份,說是文人領袖,士林魁首雖然還當不得,可也是名高望重,官至禦史,也極為清貴,對他這麼一個無名小子竟也能放下身段.

他可不認為會因為自己這個純陽真人弟子的身份,能在對方那里有多少份量,這老頭可是連武則天的賬都敢不買的牛人.

花愷笑了笑,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我要說一點不在意,就虛偽了,不過,這事我師父已經說過了,駱先生也付出了代價,這是就揭此過吧,您的東西是交給我師父保管的,再有什麼事,您找他就好,與我再不相干."

"哼!"

老呂瞪了他一眼,對于他這種直接甩鍋到自己頭上的行為很不爽,逆徒啊逆徒.

駱賓王笑道:"哈哈,花公子果是妙人,不過,花公子有一點可說錯了."

"什麼?"

駱賓王從懷中掏出一物:"令師有言在先,此事你是事主,若是你依舊心有怨憤,呂真人也不會自作主張為你處置.而老夫雖無呂真人這般能為,卻也不甘為人擺弄,不過,畢竟心中有愧,既然花公子如此說了,這東西,老夫也交得心甘情願."

將手中的盒子遞向呂洞賓:"恭喜真人得一佳徒."

他一身風骨不愧盛名,哪怕是面對名滿天下的純陽真人也並沒有彎下腰來,也正是到了此時,他才心甘情願交出那件東西.

花愷看了一眼老呂,老呂接過盒子隨手扔在桌上,對于他兩人的對話只是不屑地撇了撇嘴,抱著酒瓶和杯子,再次沉醉于美酒.

他感覺自己那一跪,拜得不冤.

轉頭笑道:"駱先生,說實話,我很好奇,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問."

"花公子是想問,這盒子里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吧?"

柳十員百忙中也從一堆酒菜中抬起油膩的臉:"駱老頭,老夫也好奇那是個什麼玩意兒?竟然把那個安老烏龜和姓衛的鐵腦袋都一起引來了."

"此物已交由令師保管,花公子若想知道,還是請示令師為好."

看向老呂,老呂只是不耐煩地揮揮手,花愷便直接拿起盒子打開.

入眼是一團晃眼的金光.

那是一顆拳頭大的球,精金鑄就,通體鏤空,金光閃閃,似乎是一條金龍蟠成,鱗爪俱足,龍頭在鏤空之中隱現.

其中匠心,匠藝都是登峰造極,簡直是巧奪天工.

光是這點,這顆球就是一件稀世珍寶,可要說這東西能引得那位武則天為此勢在必得,不惜大動干戈,還不可能.

花愷目含驚歎,論工業技術,此世自然是不拍馬不及現世,可論手工技藝,卻又是反過來了.

"這東西怕是另有隱秘吧?"

駱賓王笑道:"此物名曰'九曲蟠龍珠’,花公子若是有興趣,老朽便將此物來曆訴說一番."

當著諸多人之面,他也是坦蕩,並無意隱瞞.

原本他將此物交出,也不純是為作賠罪,而是知道這東西留在他手中已經不安全,只要一日不交出去,就一日不得安甯,這天下,也只有兩人可以護得住,一是武曌,二就是呂純陽.

東西到了這二人其一之手,也不需再憂慮,再者這物事經此一鬧,怕是外界也早有風聞,瞞也瞞不住了.

花愷一樂,他這人好奇心強,未必是對這東西感興趣,但是挖掘秘密卻是喜聞樂見的,殷勤地給駱賓王滿了一杯:"先生請說."

駱賓王慢慢啜了一口:"這話說來也長,老朽便長話短說.此蟠龍珠本為太宗遺寶……"

一旁因為美食而安靜了許久的公孫盈此時已經吃得肚兒滾圓,已經有點坐不住,見有故事聽,早已豎耳相待,此時才剛說一句,就被她打斷:"可是那位曾為秦王的太宗陛下?"

公孫幽微瞪了她一眼,責怪她唐突,公孫盈撅起嘴,心里不快,見到向這邊望來的花愷,便狠狠瞪了過去,卻見那個姓花長得也像花的小子向她眨了眨眼睛,頓時一滯.

也就是她不知道"放電"這兩個字,否則背後雙劍恐怕得直接砍過去.

花愷對這姑娘放了個電就後悔了,看見漂亮小姐姐就想**,未必真有什麼心思,單純就是賤的.

別說他真沒有什麼壞心,就算有也不敢對這姑娘使啊.

這桌上幾乎都是些老奸巨滑的人,哪看不到這幾個小兒女的小動作,都是暗自發笑,也沒說破,駱賓王也不見怪,對公孫盈微微一笑頷首道:"正是那位太宗陛下……"

又話鋒忽轉:"諸位可曾聽聞袁天罡之名?"

上篇:第73章 酒前一問,千金一跪師亦父    下篇:第75章 天機難求,常懷敬畏心無礙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