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73章 酒前一問,千金一跪師亦父   
  
第73章 酒前一問,千金一跪師亦父

不多時,張德順就捧著兩個木盒回來,連話都沒機會說,就只感手上一空,就看到木盒都到了老呂手上.

這位純陽真人見了好酒,連形象也不顧了,手上拂塵往背後衣襟一插,將盒子抱在懷中,迫不及待地打開.

"嘶~"

酒美不美尚不知道,但是那盒子中的兩只酒瓶就先讓看了的人都心下暗驚,就是柳十員這位霸刀山莊莊主也不由倒吸了口涼氣:"花小子,難怪你口氣這麼大,敢說用錢砸死一位神策禁軍統領,你小子還真他娘地有錢啊."

花愷現在發現,自己從現世帶來的東西中,也就這些認為不值錢的玻璃制品才是最值錢的,是知道他帶那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干嘛,推一車玻璃過來就行了,還白花這麼多錢買了那麼點金銀.

兩只酒瓶都是透明無暇的玻璃,上有騰龍祥云等浮刻,對這時代的人來說還是非常有沖擊性的.

"這真的是酒?好漂亮啊."

原本對酒不怎麼感興趣的公孫盈都看著兩瓶酒一臉迷醉.

一瓶酒液色澤透明無暇如同白玉,一瓶酒液色澤紅棕帶著金黃,都是晶瑩剔透,酒液晃動間,透過玻璃的折射,波光洵洵,美不勝收.

論包裝手段,現世之中真的是能玩出花來,也就是早已見得多,否則花愷也得贊一聲.

酒本身的賣相也不差,尤其相比于這里的酒來說.

此世雖然多有神奇之處,武學之高簡直如若天人,但是生產力水平和曆史中差別並不大,釀酒技術雖然已經很不錯,但是比起經過千多年的發展,又經曆工業大爆炸的現世來說,還是遠遠不能及的.

從許多詩中都可以看到,古時的酒都是什麼樣.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蘭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

先不說味道如何,賣相肯定是不怎麼樣的,詩句固然寫得極美,可用人話來說就是:渾濁的色澤,綠色螞蟻一般的浮沫,暗黃粘稠的酒液.

常人能喝到最好的酒,也都不過是色澤略微白淨,酒液卻渾濁.

因此,這樣通透晶瑩,純淨無暇的液體在他們看來真不像是酒.

其實這兩瓶酒在現世中也一樣算得上好酒,也就是攜帶不便,花愷只能帶幾瓶過來,也是打著能賣錢的主意.

花愷笑道:"這是白玉漿,這是鎏金釀."

楊尹安已經忍不住湊了過來,看著兩瓶酒口中歎道:"好名,好酒,真是酒如其名,白玉流漿,酒若鎏金."

什麼白玉漿,鎏金釀的,其實就是茅台和威士忌,一瓶酒就花了他好幾千呢.

柳十員目不轉睛地盯著兩瓶酒,嚷道:"別賣弄了,快快打開,讓老夫品嘗品嘗!"

"吧嗒!"

老呂突然關上盒子,臉上突然變得酡紅,撫須道:"老道酒興已盡,這酒就先不喝了,待老道緩緩,下次再與諸位把酒言歡."

如果不是他雙手緊緊抱著盒子不放,喉頭不住地滾動,別人還真就信了這話.

"嘿,你這呂老道,恁也無恥,誰不知你呂岩千杯不醉?當著老夫面用內力逼出個紅臉,你當我瞎還是當我傻?想獨吞是吧?別以為老夫怕你,我告訴你,你要不把酒交出來,老夫說不得要與你稱稱斤兩!"

敢這麼跟老呂耍渾的,也就只有柳十員這老貨,一把擼起袖子,大有一言不合就開干的架勢.

也幸好在這屋中,就沒有幾個一般人,就是長歌門那些年輕弟子,也都是見多識廣,奇人異士見過不少,否則這世人敬仰的純陽真人,和威名震天下的霸刀山莊之主,就要一世英名盡喪.

只是花愷突然懷疑起來,這麼個不要臉的人真要拜他為師?

心好累呀……

自覺丟不起這人,花愷也懶得去和這個老無賴糾纏,直接叫張德順又拿出一瓶茅……呸,白玉漿,直接打開了拿進來.

堂堂國酒,真不是吹出來的,瓶口一開,那醇香馥郁,是滾滾溢出,哪怕是不愛酒的人,也會為這酒香迷醉.一瞬之間,就已經是滿室生香,將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了過來.

酒香都能使人醉.

同時,宅中僅有的幾個下人在廳中擺出了幾桌酒席.

這並不是臨時起意,而是花愷早有准備.

斟滿一杯,舉起正色道:"今日諸位光臨,雖是不請自來,不過也正應了緣分兩字,不如共飲一杯,也順便為小子作個見證."

他說得直接,也並不避諱什麼,話雖有些不客氣,卻反讓眾人感覺到他的釋然與誠意,知道這是個爽快磊落之人.

原本對就是他們不對在先,尤其是駱賓王,不管有意無意,面對花愷時還是心中有愧,所以至今一直一言不發.

柳十員嚷道:"小子,你有話快說,說完了好讓老夫嘗嘗你這絕世佳釀,親娘咧,這酒香真是能把人饞死了."

他雖言語放蕩不羈,可實際是有分寸之人,知道花愷有話要說,這是為他捧哏呢.

花愷笑著看了他一眼,轉向呂洞賓.

"真人,"

他沒叫師父,直接口稱真人.

"您雖要收我為徒,可我也有一句話想問,若是惹您心中不快見怪,您大可反悔,也是我無禮在先,怪不得旁人."

旁人都是一驚,看向他的眼神大多都是看傻子一般,也有些被美顏迷惑的花癡暗暗為他焦急.

張德順更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生怕這個自家強賴上的公子真觸怒了純陽真人,恨不得摁著他的頭磕下去.

卻也有人面色如常,如楊尹安的淡漠依舊,柳十員的滿臉笑呵呵,公孫大娘的清冷,公孫二娘的滿不在乎.

一直坐在角落中一言不發,抱著長琴的俊秀青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又垂下雙目,靜默不語.

呂洞賓才從那酒上抬頭望來,眼中神光湛然,手撫長須,饒有意趣道:"小子大膽,你且說來,怪與不怪,聽過再言."

花愷面色如常:"您當真要收我為徒?"

別人還以為他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要問,或者還有什麼曲折離奇的故事,以至于已經神話一般的純陽仙人要收他做徒弟,都有往外推的意思,都伸長了脖子等著下文,卻沒想到問出的話沒頭沒腦,簡直毫無意義.

呂洞賓也不知是怎麼想,只是微微一笑道:"自然當真."

花愷卻像得到了極為珍貴的東西一樣,臉上綻放出一種如釋重負的笑容,人看起來都豁然了許多.

他神色如常,動作卻透著莊重,屈膝跪地,雙手捧起一杯酒.

"請師父喝酒."

上篇:第72章 百竅皆通,玲瓏之體驚世資?    下篇:第74章 太宗遺寶,蟠龍九曲奪天工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