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58章 執拗   
  
第58章 執拗

花愷還沒說話,身後同樣被押住的張德順怒道:"強闖民宅,難道還不是有違禮法!"

"本將皇命在身,追捕朝廷欽犯逆賊,一切皆可便宜行事,百無禁忌,有何不可?"

"欽犯與我家公子何干?"

一甲士厲聲喝道:"還敢狡辯!我們早已查明,逆賊就藏于此處,你們窩藏逆賊逃犯,按律當誅!"

張德順一噎:"這……我們何時窩藏逃犯?"

花愷心里咯噔一下,看對方的作派不像有假,而且說白了,自己也還沒有資格讓這些人大動干戈,擺出這麼大陣勢來陷害,那只能是這座宅院里,真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若真是涉及到謀反叛逆的事情,那自己這小身板沾上了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沒人會在意他是不是冤枉.

怎麼辦?

"咚,咚咚……"

正當此時,外頭街上隱隱傳來鼓聲,那是街鼓,召示著時間已入夜.

花愷眼神一凝,管不了那麼多了,先把眼前這一關過了再說.對方口中的逆賊逃犯能讓他們如此興師動眾,肯定不是什麼易與之輩,未必會這麼輕易就范,說不准會有什麼意外.

真能拖到意外發生,那麼他未必沒有生機.

"將軍既是有皇命在身,看來無論我們說什麼也躲不過了.不過將軍位高權重,既然金口已開,想必不會食言,如若在下真能說出一二來,也不敢請將軍縱放,只願將軍能高抬貴手,給在下幾人有洗清冤屈的機會,如若將軍需要,在下等人願意配合,將那逆賊擒拿."

"嘿嘿,不愧是商賈,倒是識時務,"

將軍皮笑肉不笑:"好,若說得有理,本將答應你."

花愷心下冷笑,恐怕有理也會讓你說成沒理,觀此人作派,就不是個善茬,對他的話,花愷是半點不信的.

況且跟一個武人說禮法,恐怕是對牛彈琴.

花愷心念電閃,追循著剛才因為街鼓敲響,大腦中那一條靈光一閃的"記憶",組織著語言,不求能說服他,只求能拖延時間,甚至讓他心存顧忌.

"將軍,自古以降,聖人就有私入民宅,非奸即盜的訓示.而我大唐更是以禮為本,太宗陛下都曾有言'失禮之禁,著在刑書’,堪稱古之君子,將軍一無明告,二無明證,就強闖我家宅,更大肆搜捕乃至破壞,陷我于罪,就是無禮.論法,曆朝曆代,無不明文規定不可私入民宅,漢律就有'官吏夜間禁入民宅’之法,而今《唐律》中更有明文于此,'諸夜入人家,殺之勿論’,適才更鼓已響,時已入夜,將軍此行,難道不是不法?"

"聖人之言將軍或許不在意,可太宗陛下之言,大唐之律法,將軍總不能置之不顧吧?"

那將軍眼中陰冷不散,雙眉微皺,頭偏向側旁一甲士,露出探詢之色.

那甲士低聲道:"將軍,似乎是有此律."

將軍眉頭皺得更深,若是別的,任其天花亂墜,他也能讓有理變無理,可聖人,太宗之言,前者倒罷了,他嗤之以鼻,後者他就不敢不理會了,兼之法有明文若是真,傳了出去,沒人理會也就罷了,若是有人抓住不放,就是天大麻煩.

"哼,算你走運!"

將軍揮揮手,扣住他們的幾個軍兵頓時松開.

花愷揉了揉被扭得生疼的手臂,暗暗松了口氣.

《唐律》中是有這麼一條"夜入人家"的律令沒錯,可卻是被他先以漢時律法混淆視聽,讓他先入為主認為這條律令針對了官吏,又掐頭去尾地說了出來,聽起來差不多,其實意思已經差了十萬八千里,雖然別人抓不,也就是想欺他不明律法,沒想到還真讓他賭對了,由此可見,這些人是真正的軍隊,而不是真正的執法部門.

"小子,別高興得太早,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將軍陰冷一笑,輕輕一拳,搗出一團肉眼難見的拳罡,似緩實急,正正印在花愷胸口.

花愷頓時如遭雷殛,陡然猛顫,像是全身骨骼都沒了一般,再無力支撐身軀,軟軟下滑,雙膝觸地,跪坐在地上,嘴角緩緩溢出一道鮮血.

"公子!"

"公子!"

張德順,焦大同時驚叫,想撲過來,卻被周圍的軍兵攔住.

花愷胸中劇痛,悶哼了一聲,顫抖著地抬起手攔阻住想掙紮的兩人.

他心里感覺其實有些古怪.

修習過三寶符,他對自身體內非常敏感.以那道拳罡的威力,他受的傷應該不止如此,就是不死也應該殘廢.

但他已經感覺到拳罡及身時,就化作凶厲的勁氣在身體中肆虐,可真正要摧傷他的髒腑,卻似乎被什麼東西護住,讓這些要命的勁氣一觸即散.

他現在雖然看似受傷極重,其實內里完全沒事,不過是被勁氣震動,氣血翻湧,吐了口淤血,筋骨酸軟,難以站立罷了.

雖然滿心古怪,在面上卻沒有動半點聲色.

抬眼看向收回拳頭的將軍,氣血受震,他一時還有些無力,嘴角有些艱難的勾起,虛弱地譏諷道:"原來……神,神策軍中,盡是如此言而無信的小人,難怪在天策府被裁轍了近百年的今天,依然只能活在天策陰影之下.堂堂神策,鎮壓西北的英雄之軍,竟成了閹宦手中的屠刀,只能做些走狗飛鷹之事,真是可悲……"

事實上花愷知道,自己被打了這一拳反而會安全,這個陰鷙男被自己這個他眼中的螻蟻當面頂撞,心中沒有氣是不可能,這一拳沒有將自己當場殺了,就是已經出了那口氣,暫時來說反倒不會對他怎麼樣.

但花愷就像一個外表華麗,內里裹著的卻是一枚炮仗,一點就爆.偏執,骨頭硬,脾氣一上來什麼都不會再顧忌.

再加上那古怪的感覺,讓他心中隱隱有些猜測.

帶著九分真怒,一分僥幸,花愷直接開口譏諷起來.

他口中的神策軍,在曆史上,本是李二時建立的戊守西北的邊軍,安史之亂時才被玄宗召回馳援腹地,後進駐京師,成為禁軍,一直到唐時中晚期,都是大唐的中流柢柱.

上篇:第57章 惡客    下篇:第59章 八方齊聚花滿庭(1)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