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8章 天資絕世如我   
  
第48章 天資絕世如我

花愷聞言點點頭,他又接著道:"我本出生于山南道,自幼家中貧寒,還有個兄弟,便是月蘭父親,父母早逝,只有我們兄弟相依為命……"

"後來,我本想通過科舉一躍龍門,哪知實在是資質愚鈍,年過三十,依然只是個落第舉子.而我那兄弟卻從小好勇斗狠,我沉迷科舉,竟不知他何時加入了一個江湖幫會,直到一天他渾身帶血,抱著月蘭出現在我面前,他傷勢過重,來不及說幾句話便去了.後來,我害怕再招惹了江湖是非,便帶著她遠走他鄉,躲在平頂村,一躲,就是十多年……"

難怪花愷感覺他不是一般人,原來還曾是個讀書人,而且還參過加科舉.這年頭,"讀書人"三個字含金量可不一般,而且唐時的科舉,也是曆代最為嚴格的,敢參加也能參加的舉子,絕對不是以後那些讀了幾本書就能稱秀才的大路貨.

燭光與月光交織,映照在張德順臉上,顯得略為低沉清淒,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想還是問道:"那大叔,你沒有想過報仇嗎?"

張德順面露自嘲搖頭道:"報甚仇?江湖厮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自他踏上這條路,便該有這等覺悟,難道只許你殺人,不許人殺你?"

這話說得雖沒錯,但終歸有些薄情,花愷覺得,張德順應該不是這樣的人,他下面的話也印證了這點.

"這些年,我棄文從武,苦修家中所傳劍法,暗中查訪他的死因,想為他報仇.才知道,他僅僅只是奉了那個江湖幫會之令,去追殺一個江湖人,雖將那人殺了,他自己也重傷而死,這又叫我如何報仇?"

呃,這應該是別人應該來找他報仇了.

花愷忍不住在心里吐了個槽.

"我那幾手粗淺劍法本是家中所傳的一本秘籍,可我原本不過一介書生,只憑一本秘籍,自然將劍法練得烏七八糟,後來被一位路過的江湖俠士所見,那人便怒氣沖沖地罵了一句狗屁不通,又說難以忍受我如此糟蹋劍法,指點了我幾日,便飄然離去."

花愷對這種類似武俠小說中情節有感興趣,聞言追問道:"張叔知道那人是誰嗎?"

哪知張德順搖了搖頭道:"那位大俠的確是劍法通神,當初我曾想拜他為師,只不過……您也知道,得了這位大俠指點,練了十幾年,我這劍法依然一塌糊塗,連個山賊都打不過,是我太過愚鈍,難入他眼啊.是以,他只指點我幾日便離去了,連名號都未曾留下."

"原來是這樣,真可惜……"

"能得幾日指點,已是德順大幸了,沒什麼可惜的."

張德順只以為花愷是因為他沒能拜那人為師而可惜,可其實是因為花愷沒聽到自己想象中的爆料.

老張的身世經曆倒也算得上令人唏噓,可是初涉江湖,花愷未免有了過多的遐想,比如說老張身懷驚天之秘,什麼絕世秘籍呀,什麼驚天寶藏呀,又或者有著什麼驚人身世,什麼大門派叛徒呀棄徒呀,又或者身負血海深仇之類,以至于不得不隱姓埋名,縮起尾巴過活.

可事實證明他想多了,別說有沒有那些曲折離奇,光怪陸離,就算有,也不沒那麼巧就讓他碰上.

看著他還有點沉浸在過去的哀傷里,花愷大咧咧地拍了拍張大叔的肩膀:"張叔呀,事情既然已經過去了,就不必想那麼多了,大好的男兒,沒什麼過不去的坎.如果有機會,以後你會知道這天地究竟有多寬廣,心胸太小,可容不下這天地."

花愷話中若有所指.

老張不知他真意,只當是一些安慰之言,點點頭:"過了這許多年了,我也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如今就只期盼著月蘭這孩子將來可以平平安安過自己的日子."

說到這個,花愷也有點沉重,畢竟那幾個村民的死,張月蘭的昏迷不醒,都是他的一個心病,是讓他回想起那個不堪的自己的愧疚.

"張叔,放心吧,一切都會好的."

現在,他也只能這麼說.

不喜歡這種婆婆媽媽,悲悲戚戚氛圍的他,直接轉換了話題:"張叔,你的家傳劍法,能不能教教我?"

練了這麼久那本破書,僅僅兩招拳法都練不好,還有一招根本連門都看不見,花愷是絕不相信"天資絕世如我",會是因為腦子問題才學不會,肯定是因為這拳經太破,不適合他,只適合焦大那種傻大個兒.

還是劍法好,又帥,比較符合他這絕世風姿的畫風,肯定能練好.

嗯,沒錯,是這樣的.

花愷一本正經地抱著這個信念,很虔誠地向張大叔請求.

"公子要學,自然沒有問題,只是……"

聽到有戲,花愷眼一亮:"難道有其他規矩麼?要拜師嗎?,我可以的!"

張大叔連忙搖搖手:"哎,那倒不是,說是家傳劍法,其實不過是先父不知從來何處偶然得來,並不值得自珍,只是這劍法一道,不比您之前練的兩招拳法容易,而且,這門劍法雖不甚精深,卻也是門內家劍法,可比那兩式外家拳法要難得多,您……"

他的中心意思,其實就一句話:你這門外漢,一點基礎都沒有,爬都沒學會就想跑?你咋不上天呢?

顯然他是個很體諒老板的下屬,沒好意思直說出來.

"事在人為嘛."

花愷當然聽得出他的意思,只是他不肯死心,厚著臉皮強撐.

張德順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與公子說說我這門劍法吧,這劍法乃是先父偶然得來,名喚'三才劍法’,取天,地,人三才之義,共有九招,每招又有九式,合共九九八十一式,雖然在江湖之中並不算什麼,卻也有自幾分精妙,當年若不是得人指點,我也無法練就,不過……"

"公子若真要學,那便得從頭學起,劍法一道,可不僅僅是練一把劍,手,眼,身,步,缺一不可,練至精深處,勁,氣,心,意更要相合,這也是當初那位前輩指點我時所教授的七字訣,天下劍法,大抵不離這八字,乃是劍法之基.其實不止劍法,諸如拳掌刀槍,天下武功,莫不如是,所謂練武不練功,到頭一場空.這八字要訣便是'功’,只能苦練,半點取不得巧."

"我資質愚鈍,練了十幾年,唯有手眼身步四字尚可入門,這心意氣三字,也僅僅是'氣’摸到了些門檻……"

說到這里他面上微露悔恨:"若是我在這個'氣’字上有所成就,當初面對那個劫道惡賊也未必不是對手,實在有愧前輩的指點,公子,僅僅是這'手眼身步’四字,恐怕沒有個數年苦練也是無法入門的,這劍法若想學成,這四字又缺一不可,您可想好了?"

花愷本來一副入迷期盼的模樣聽著,聽了這話,不禁有些冷水當頭的感覺,看這意思,要沒個幾年,他連劍都不配摸.但他也不是個意志薄弱,輕易放棄的人,還沒開始就放棄更不可能,很快便堅決地點了點頭……

上篇:第47章 可不是探你底    下篇:第49章 劍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