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6章 血,刀   
  
第46章 血,刀

連同另一邊相斗的軍騎和六衛,都被無處不在的劍光劍氣迫得不得不停下,躲得遠遠的,舟上老者被六衛護著躲至遠處.

顯然這些四溢的劍氣也並非無害,若是不做躲避,他們十有八九會被無處不在的劍氣割得粉身碎骨.

而處于這劍光劍氣風暴的中心,面對著鋪天蓋地的劍光劍氣,金盔將不複冷厲從容之色,臉色乍然一變,掠過一絲難以置信,一絲驚佩,一絲歎服.

卻唯獨,沒有一絲應有的懼怕.

"來得好!哈哈哈哈!"

金盔將仰頭狂笑,置身漫天劍氣之中,面臨直刺而來的長劍與水劍視若無睹,只直視那從天而降,人琴合一的"天劍".

不止如此,大手一撕,竟將身上的甲胄大氅一把撕下,露出精壯如同古銅澆鑄的上身.

絲絲劍氣如雨線纏繞,在他身上割開一道道猙獰血口.

"痛快!痛快!哈哈哈哈哈!"

不斷添加的血痕非但沒有讓金盔將痛苦畏懼,反而笑聲愈狂,暢聲呼快.

血痕愈多,他周身的血色霧氣也愈濃,短短一瞬間,他身上我就多了上百道傷痕,渾身如同血人一般,但金盔將依然狂笑如故,周身血霧已經繚繞周身十余丈.

"啊啊啊啊!"

金盔將陡然張口長嘯,如金鐵相交,聲裂云天,精赤的上身金光隱現像是披上了一件金甲,漫天劍氣落在他身上,只能發出叮叮刺耳聲,再難傷他分毫.

渾身血霧開始隱泛銀白精芒,長刀一揚,雙手舉過頭頂,裹挾著周身銀紅交纏的血霧,隱隱形成一把血色光刀,刀刃上銀白如玉的精芒吞吐,鋒銳無匹,與頭頂上的"天劍"交相輝映.

說來話長,實際上不過短短眨眼之間.

金盔將神色如狂,如舉山岳般揮動血刀,迎著"天劍"寸寸斬下,似緩實疾.

將軍百戰穿金甲,黃金錯刀白玉芒!

刀劍相交,沒有預想中的驚天動地,早已躲遠的眾人,似乎只感到了一絲微風撫面,就看到青年在空中抱琴翻飛,薄于湖邊不遠,金盔將也貼著湖面倒飛,沿途滑出一道白色水牆.

兩人都在岸上,隔湖相望.

眾人只聽到一陣沙沙作響,緊接著越來越多,越來越響,四周望去,均倒吸了口涼氣.

湖周圍,本是一片楊柳林,郁郁蔥蔥,如傘如蓋,此時,像是被巨大的刀刃,割草一般平平削去了一頭,被削斷的半截樹干正在嘩嘩落地.

而那個高度,正好是適才刀劍相交之處.

如有人能從高空下望,便能發現以適才兩人位置為圓心,周圍一里的楊柳林憑空出現了的一個圓形缺口.

少頃,金盔將打破了寂靜:"哼!今日我戰你不下,暫且放這罪人一馬.不過,本將敬你這一身武功,給你個忠告,速速置身事外吧,聖後已調動神策軍,將這東都圍成鐵桶,無論如何他都逃不出去,追殺之人只會越來越多,你又能擋得幾下?"

他現在的模樣極其狼狽,渾身是血,披頭散發,依舊虎虎生威,屹立如山.

青年豎起長琴,按琴而立,風流依舊,聞言也只是淡淡一笑:"將軍美意,張若虛心領,只是一諾在先,不得不為."

"你叫張若虛?本將記住了.哼,我們走!"

金盔將冷哼一聲,不再多言,大手一揮,帶著十余騎士上馬飛奔而去,真個是來去如風.

老者與六個護衛這才圍攏在青年身邊.

"若虛,無事吧?"

"嗯哼!"

老者剛剛發問,便見青年悶哼一聲,丹唇溢出一縷鮮血,原本如常的面色迅速變得慘白,軟軟倒地.

"若虛!"

老者幾人扶住青年,連著呼喊了幾聲,青年也沒有反應,顯然已經昏迷.

"駱公,現下該如何是好?"

見狀,其中一個護衛面現擔憂道.

老者看了看面色慘白,嘴角溢血的青年,慨然一歎:"你們帶著若虛速速離去吧,武氏是不會放過老夫的,不能為了我這老朽之軀,枉送了你等性命."

"駱公!"

"不行!"

六護衛都是異口同聲,都不肯棄他而去.

一人決然道:"駱公,我等奉將軍之令,若是沒有將您安然護送至揚州,也是一死,如駱公堅持如此,那我等倒不如自刎于此,還能全個忠義名聲."

說完,手中長劍回掠,搭在自己脖間,其余幾人也是有樣學樣.

"住手!"老者急聲道:"依你們便是!"

六人這才放下手中劍.

老者跺腳連歎:"哎,怎至于此,怎至于此!"

"駱公,您還是先想個章程吧,張公子受傷怕是不輕."

老頭只能無奈道:"先回老夫居所再說吧."

幾人只好抬著青年跟在老者身後.

……

又過了三天,看著依舊昏迷不醒的的青年,老者面露憂色.

護衛勸道:"駱公,張公子內力精深,這點傷不礙事的,再過些時日,等楊門主趕到,一切就好辦了."

老者閉目撫須,沉吟了一會兒,睜目道:"神策軍已動,我等在這東都怕是無一處可安身,此處怕是不能久留,既是要等,便先回老夫舊宅吧."

"什麼?"

"那豈非自尋死路?"

老者撫著長須,自得一笑:"習焉不察,反其道而行之.況且,老夫那宅院中可是別有洞天.徐兄弟,我那家宅可是已兌出,可知那人是何身份?"

"徐兄弟"回道:"昨日牙行已傳來消息,業已兌出,似乎是一個剛剛外來的小富商購了去,無甚特別之處."

"商人?我等怕是要做一番不請自入的惡客,向這位富商借住些時日了."

……

洛陽,城南,履道坊.

一座幽靜的宅院剛剛換上一塊新額匾:花宅.

宅院中,某個無甚特別之處的小富商,正在嘿嘿哈哈地打著拳法套路.

相比于另一處那如同仙人舞劍,神將弄刀的一戰,小富商這邊頂多算是小螃蟹揮拳……

小富商花愷終究還是忍不住"豪宅"的誘惑,將這房子--嗯,估且就叫房子吧--買了下來……

上篇:第45章 琴,劍    下篇:第47章 可不是探你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