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40章 裝了就跑   
  
第40章 裝了就跑

花愷哪能讓他如願,手一收,說道:"干什麼?還想搶呀?這可不是給你一個人的,給你們拿去換了錢,分作兩份,一份所有村民平分,算是我給村里的借宿費,另一份,是為了那幾個死去的兄弟,給他們家里的一些補償."

如果不是覺得虧欠那幾個死去的村民,以他的性格都想直接暴揍這老頭一頓,還給他錢?

不理會矮老頭那一副死了爹娘的表情,轉過身對山羊胡子道:"你是保長?"

他對這老頭的態度也不算客氣,倒不是對他有什麼意見,而是逼已經裝出去了,索性就裝到底.

山羊胡子剛才一直在暗暗打量花愷,見他長得豐神如玉,膚白如凝脂,身上穿的衣服形式雖有些古怪,也沒有絲繡圖案,只有淡淡的青色,可穿在這人身上卻有種讓人說不出的氣度.

可他看得出,那用料卻是極上等的絲綢,輕薄如紗,流光暗藏,織造得又如此周密工整,必定是出自名匠之手,尤其是那根腰帶上一顆顆拇指大的寶石實在驚人,似乎是傳說中的水玉,這麼多個頭如此大,如此通透的水玉竟然就鑲在一根腰帶上.

能穿得起這種衣物的人,不是皇孫貴胄,也必定是個大大的貴人,又能隨手拿出這種琉璃珠,把個老頭嚇得夠愴.

見花愷有些氣勢凌人地發問,他也沒什麼不快,反而在心里篤定了自己的判斷,有些小心地回道:"是是,這位小郎君可有指教?"

他可不知道老頭的心里活動,要是知道,鐵定要無語.

這衣服只有一個輕薄是真的,至于什麼上等絲綢,這身衣服的面料壓根就是一種化工纖維,什麼周密工整,機器織出的布能不工整精細?什麼流光暗藏,根本就是因為這種纖維本身有反光性……

雖然他咬咬牙,也能穿得起手工真絲,但這衣服是他當初在網上隨便淘的,沒那麼講究.

至于假水晶……

可老頭的眼力也沒差錯,他這身網店淘來的行頭在這時代的確不凡.

現代流行的漢服大多都是怎麼回事?可不是漢時的服裝,而是漢文化民族服裝.

大多是綜合了史料記載,再加上憑空的想象設計出來的.

那些能留下史料記載的又是什麼?基本都是皇公貴胄階級的.

至于想象的部分,那是怎麼好看怎麼來,甚至都帶上點浪漫色彩,就跟仙俠影視劇里穿的那種似的,那叫仙氣.

貴氣和仙氣都有了,又哪能平凡的了.

再說,這衣服在這里是真的很值錢,因為不論是工藝還是用料,雖然在現代是不值一提,可擱這個時代來說,卻都是絕無僅有的東西,更加貴不可言.

雖說古代也有讓今人歎為觀止,拍馬不能及的手工織繡藝術,但那也絕不屬于尋常百姓能見得的.

至于水晶這東西,在古代多叫水玉,水精,意為"似水之玉","水之精華",也有叫千年冰,意為"千年之冰化為水精",更是難得的寶石,比玉都要珍貴,他腰帶上的雖是假的,可在這里也一樣絕無僅有,假也成真.

只能說,這是現代工業的偉大勝利……

"你說說,這顆珠子值多少錢?"

山羊胡子遲疑了好一會兒,才無奈道:"這,小郎君真是難為老朽了,這等寶物,世所難見,老朽不過山野之民,哪里見過這等寶貝?"

"那我就換個說法,可夠付我等幾人的借宿費用,還有幾位死去壯士的安葬之用?"

花愷再問,他其實也挺好奇這種在現代只配成為地攤貨的工業產物到底能值多少錢.

山羊胡子道:"小郎君說笑,莫說這些許,若是真如小郎君所說,那多錢財,至少足夠各家數年衣食無憂了."

"好,既然如此,這顆琉璃珠就你來保管吧,換了錢財,就按我剛才說的分,但凡出了點差錯,可別怪我不講情面."

這時候的花愷已經各路影帝附體,演技大爆發,威勢凌人,似乎自己真是某個閑得蛋疼,跑出來玩一出白龍魚服戲碼的大貴人.

嚇得山羊胡子老頭諾諾稱是,不敢有半點非議,小心翼翼地接過那顆"價值連城"的琉璃珠,干瘦的雙手微微顫抖,心中膽戰心驚.

不怕不行呀,這寶貝要在他手里在他手出了半點差錯,把他全家剁了論斤賣都賠不起其中萬一啊.

他眼中同時充滿了驚奇和迷醉.

驚的是,這琉璃珠怎的竟如此渾圓無暇,通透明淨,光滑得難染纖沉,醉的也是同樣的原因,這等寶貝他有生之年竟然有幸得見,還拿在了手中.

能隨手拿出這樣寶物的人,又該是何等樣人?這樣的寶物,怕是皇帝老爺家,也不多吧?

嘶!

想到這個問題,山羊胡子老頭陡然驚醒,這寶貝不能收,否則,平頂村必有災禍.

小心看了花愷一眼,山羊胡子並沒有急著說什麼,他不是矮個老頭那種無知之人,既然貴人這麼說了,他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拒絕,那時貴人便失了臉面,可不好辦,萬萬不能這麼做.

山羊胡子心里打著主意,語氣也不自覺流露了些道:"既然貴人如此說,那老朽遵命就是."

花愷不知道老頭這一瞬間就想了這麼多,只當自己裝逼成功,點了點頭又對那矮老頭說道:"你沒意見吧?"

矮老頭目光一直在盯著那顆珠子,恨不得就搶過來自己藏著,可他也算沒失了理智,知道不可能,這麼值錢的東西,哪怕是全村平分,可總共才多少人?分到手里也是筆不小的財富,見花愷這麼問,連連點頭道:"沒沒,沒有沒有,如此甚好,甚好!"

"那就好,張大叔,我們走吧,正好我有點事想和你商量."

張德順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眼那顆珠子,腳一頓,重重歎了口氣,只好隨著花愷離去.

花愷拉著張德順就走,這種裝完逼就跑的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把小蘿莉送回自家,花愷和張德順又回到屋里.

張德順依舊對剛才的事情耿耿于懷.

花愷笑道:"張大叔,你這是干嘛?因為那些人,還是因為那顆珠子?"

張德順有些氣急敗壞地道:"唉,花兄弟,你怎能如此輕予,你可知那琉璃珠有多珍貴?"

"一顆珠子而已,能有多珍貴?"

花愷毫不在意地說道,一個玻璃珠,頂多幾毛錢的事兒,就算知道在這里會很值錢,也難以讓他在意.

"哎呀……"

在張德順眼里,現在的花愷是個不折不扣的敗家玩意兒,他自己干著急了一陣,忽然又想通了什麼似的,滿臉微笑地看著花愷.

笑得花愷莫名其妙:"張大叔,你沒事吧?不會一顆珠子就把你給弄得失心瘋了吧?"

張德順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笑著:"花兄弟,你雖出手大方,但以我觀來,保長未必敢收下."

上篇:第39章 琉璃?    下篇:第41章 誰說要闖蕩江湖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