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4章 破書   
  
第34章 破書

小人兒手上還捧著一個木托,上面有個小碗,雖說是個小碗,對這小人兒來說還是略大了些,高高地捧在胸前,嗒嗒嗒地跑了進來,有些吃力地把木托放到榻旁的小案子上.

然後挪動著小身子,跪坐在榻旁,木榻雖矮,可她這小人一跪坐下來,幾乎只能與榻板齊平,小手搭在木板床沿,小腦袋從兩只小手中間冒了出來,眨巴著一雙有小星星的大眼珠子,小臉興奮得紅撲撲的,還帶著嬰兒肥的臉頰圓嘟嘟的,真能把人萌酥了.

"小果凍?"

花愷下意識的把給人取的外號叫了出來,這不正是倆小蘿莉中那個略清瘦的焦琪霏.

小東西習慣性地咬著根小手指:"小哥哥,什麼是果凍呀?"

花愷尷尬了,正不知道怎麼和這個小可愛解釋,門外傳來了個清朗的聲音:"小琪霏,你在做什麼?可不要把藥給打翻了."

屋中多了一個,是那個中年,看見花愷,愣了一愣,隨即眼中帶著一絲複雜的神色道:"你醒了."

花愷不知道說什麼,他知道中年這樣的神色是為什麼.

"對不起,如果我能早點……"

中年歎了口氣:"勿須如此,世事無常,誰能盡知?若非恩人,我這條老命,還有焦大與月蘭這三個女娃,又哪能免得這一死?"

花愷一愣,隨即反應過來:"你說什麼?張月蘭沒死?!"

……

張月蘭真的沒死.

交談之下,花愷才知道自己已經躺了兩天.

那天救起中年後,他因失血過多,又窒息過久,暈了過去,被帶回了這里,一個叫平頂村的小村子.

六個年輕村民,死了五個,只剩下一個叫焦大的.

至于張月蘭,他的那張玉液符終于還是把她救活了,確切地說,她當時根本還沒死,一張玉液符將她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

只不過……

中年攙扶著花愷來到另一間木屋,一張木榻前,張月蘭正靜靜地躺在那里,臉龐安甯,純淨,就像是在安睡.

她的確是在沉睡,只是這一睡,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人雖然沒有死,卻無法清醒過來,成了個活死人.

在現世,這叫植物人.

這種情況,就算在現世也一樣是束手無策.

什麼時候醒來,還能不能醒來,全看天意.

花愷有著道門符術,玉液符本有逆轉陰陽的威能,更別說人還沒死了,但他的道行太淺薄,還做不到無不可醫的程度.

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人沒死,總有希望,這個世界找不到治好她的方法,那就到別的世界找,甚至于給他時間,等他的能力足夠,就算是死人,也不是沒有可能把人從輪迴中拉回來.

花愷覺得這是自己欠她的,不止是張月蘭,還有那幾個死去的村民.

無關道德良知,只是他求的一個問心無愧.

是的,他現在的內心只有羞愧,如果劫禍剛發生時他不是那麼沒用,能從容應對,和村民們一起禦敵,也話事情就是另一個結果.

回到初時醒來的那間屋里.

木榻上,花愷用著很不習慣的姿勢,與中年人對面而坐,說道:"一直不知先生尊姓大名,不知如何稱呼?"

"山野村夫,不敢當恩人先生之稱,鄙人姓張,張德順,恩人叫我老張便是了."

他說出了一個有點俗氣的名字.

花愷從來不喜歡這些虛的,話說清就行,沒必要在無謂的問題上糾纏.

搖搖頭道:"我們怎麼也算是同生死,共患難過的交情,就不需要這麼客氣了吧,我叫你一聲張大叔,你也叫我名字好了."

但他小看了中年,也就是張德順的固執,或者說,是這個時代人的固執.

張順德擺擺手道:"誒,使不得,恩人便是恩人,禮數不可廢,恩人若實在不願,我依舊稱您一聲郎君便是."

"郎君"這稱呼在這里,就跟現代叫"先生","帥哥"之類,花愷也不想過多糾纏這種事情,雖然他一直覺得這"小郎君"的稱呼怪怪的,但入鄉隨俗,何況這里還不止是異鄉,還是異時空.

張德順這時,從懷里掏出一本破舊的線裝書來:"小郎君,這是從那賊首身上搜出來的物事,你拿著吧."

又一本破書?

花愷疑惑地接過一看,書的紙張看起來有點奇怪,皮質,不知是什麼動物的皮,裁剪的方方正正,上面的字體古舊,他倒是看得懂,上面寫的也不是什麼書名,而是某人的記錄:

"偶得江湖流傳《拳經》殘頁,遂整理成此冊.得觀先賢所遺武學,盡得化繁為簡,返樸歸真之妙,唯憾只余"回風掃葉","橫掃千軍","猛虎下山"三式,先賢遺澤難複,甚憾.--辛已年,風華散人"

看到"猛虎下山"這幾個字,花愷不禁聯想起惡漢後來那突然如同天神附體般的威勢,漫天黃沙之中,有如實質的氣勁隱約就是一頭下山猛虎的形象,難不成就是這里面的武學?

這算什麼?打boss掉秘籍?

"這……"

"小郎君不必介懷,你殺了那賊厮,又救了我等,自然該你所有.再說,這書冊上所載武學,也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武學,實際上這幾式功夫,江湖上多有流傳,只是這書冊上的更全,更精妙些,江湖上流傳那些,原本也無人能追尋其源流,沒想到,竟能從這賊首身上得到答案."

張德順略為感歎地說道.

花愷也不多說,因為他的確想要,哪怕這東西在老張嘴里只是個地攤貨,可畢竟是貨真價實的武功呀.

看了那惡漢最後爆發的那種威勢,他對于這個世界的武學早就是垂涎三尺.

相比于道術,他還是對武功比較感興趣.

學得一身武功,一人一劍,一壺酒,縱橫江湖,快意恩仇.這可是他從小的幻想,雖然現在長大了,可情懷依舊啊.

更何況,收集武學,是他在這個世界的主要目標之一.

"還有小郎君你的行囊和兵器,我已經讓焦大拿回來了."

張德順指了指靠在牆邊的大號旅行包,還有放在案幾上的匕首.

花愷目光從書上抬眼,看了一眼,微微松了口氣,看了一眼張德順,遲疑了一下道:"張大叔,你跟月蘭姑娘是……"

張德順歎了口氣:"月蘭是我侄女,這孩子命苦,從小就沒爹沒娘,現在又……"

花愷眼皮低垂:"張大叔,你放心,我會讓她醒過來的."

張德順看了他一眼:"我相信,要說這天底下,有誰能喚醒一個活死人,除了仙蹤難覓的孫仙人,我想也只有小郎君你了."

------------

------------

ps:雖說現在的更新說這些挺不要臉的,但誰叫牛的皮厚呢……而且單機玩得好崩潰呀,求推薦票票,求收藏,老爺們給打點激素吧t-t

上篇:第33章 蘇醒    下篇:第35章 用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