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31章 恨   
  
第31章 恨

哪怕是與棕熊對峙時,他都沒有過這種感覺.

因為那是野獸,面對野獸,發生什麼都很正常,他只會有恐懼.

但現在卻是人,活生生的人,就這麼一刀砍翻,他清楚地看得到那個哀嚎的人身上,那道還在噴湧著鮮血的猙獰刀口,還有山賊臉上那快意的歡笑.

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殘酷,也是第一次,意識到這樣的殘酷.

不僅僅是生命的脆弱,更是人心的惡毒.

人情冷暖,人心險惡,他不是沒有過體會,卻從來沒有過這樣直觀,殘忍,血淋淋的體會.

"焦四!"

倒地的壯漢讓其他人目眦欲裂.

"兒郎們!抄家伙!跟他們拼了!"

一直有些卑躬屈膝,委屈求全的中年漢子,本來透著儒雅的臉上,青筋都突了出來,布滿猙獰.

剩下的五個年輕漢子齊唰唰地從牛車上抽出一根木槍,木槍很簡陋,槍頭只是一根磨得尖利的細鐵棒.

很顯然,他們並不是沒有准備,或許,是因為早就知道這一路上可能會有凶險.或許,是因為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處處太平.

"既然你們找死,老子成全你!兄弟們,殺!"

那惡漢見一群待宰的小羔羊竟然敢反抗,頓時大怒,很干脆地下令山賊們舉起屠刀.

"汪汪!"

"啊!"

白慫突然間的咆哮,和緊接著的一聲慘叫,驚醒了陷入呆滯的花愷.

陡然抬起頭,發現白慫正撕咬著一個山賊的手腕,慘叫聲正是這個山賊發出.

原來兩邊撕殺一起,花愷這個手無寸鐵,呆呆站在原地不動,一副嚇傻了的模樣,擺明了一顆白送的人頭,這個山賊直接揮起刀就砍了過來.

若不是白慫及時撲起,恐怕他已經人頭落地.

饒是如此,明白了前後的花愷,頓時冷汗淋漓.

白慫一口咬住山賊手腕,就死死咬住不放,龐大的身軀直接將山賊撲倒在地,狂甩著頭地撕咬著,凶猛的本性展露無疑.

但是山賊也不是一個善茬,雖然不是什麼高手,卻是見過血的狠人,劇痛沒有讓他崩潰,反而激起他的凶性,徒手和白慫斗了起來.

白慫畢竟只是一條狗,如果是面對現世中那些已經被和平和繁華泡軟了的人,哪怕是四五個成年人它都能鎮得住,可眼前的山賊不說身經百戰,卻是打家劫舍,剪徑劫道,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個人的血,是貨真價實的山賊.

可不是電視劇里只會拿把破鐵片圍著主角們甩來甩去,然後就主角一腳撩空氣里就能踹飛幾十個的傻缺,哪里有這麼好對付.

一時間一人一狗就僵持了起來.

花愷無措間匆匆掃了一眼,發現中年人一伙竟然不是毫無還手之力,一杆木槍耍得竟然有些章法.

八個山賊,除了惡漢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站著沒有動手,還有和白慫撕斗的一個,那中年漢子此時正摟著三個女娃躲在車後,剩下六個山賊對五個壯漢,竟然擋僵持不下.

"嗷嗚~"

白慫突然一聲嗚咽,讓花愷陡然一驚,原來是山賊撿起了被咬時掉地上的刀,一刀砍向白慫,雖然被它閃身躲過,卻在它右肩上劃了道猙獰的口子.

花愷頓時一急,伸手在小腿上拔出那把匕首,刀尖對准那山賊,在刀柄上輕輕一按.

"嗤!"

一絲輕微的破空聲劃過,那山賊悶哼一聲,竟然應聲而倒.

花愷急忙跑了過去,抱過白慫查看它的傷勢.

"嗯?"

倒下一個山賊引起惡漢的注意,目光向這邊投了過來,看到倒地的山賊,再掃了一眼僵持的戰況,最後落在和中年人抱成團的張月蘭和倆小女娃,眼中閃過一絲凶兆和不耐,.

直接握刀在手,腳下猛地一踏,撲了出去,竟然勢若猛虎下山,透著凜凜的凶威,帶起陣陣惡風.

這一刻,也真正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沿途幾次砍殺,就是兩個壯漢慘叫著翻滾著倒地.

那中年見狀,兩眼通紅,青筋暴突,驀然看了花愷一眼,拉著三個女娃就過來.

"這位小郎,你快逃吧,帶著她們離開,我們為你斷後,月蘭不能落入他手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求你了!"

花愷愣愣地任由他將三個女娃塞到他手里,推了一把,像是想把他們推離這個血腥的地獄,然後袍袖一揚,不知從哪里抽出一把長劍,回過頭,睜圓著布滿血絲的雙目對他說了一句:"求你帶她們走!否則我死不瞑目!"

長劍一振,就殺向那惡漢.

這看著斯斯文文的大叔竟也是個高手.

仗著一把長劍,和惡漢一把大刀斗在一起,接連砍翻幾個人的惡漢一時間竟被他擋住.

花愷這才反應過來,下意識地拉著三個女娃就想走,卻發現手上一緊,回頭一看,張月蘭拉住了他,原本嚇得花容盡失的她,此刻竟然一臉平靜.

雙眸看著他,那是山泉一般的純淨清澈,也是山泉一般的平靜,純淨得讓他羞愧,平靜得讓他不安.

"野人,你快走吧,不要枉送了性命,幫我帶上小霏和小鵑.還有……"

張月蘭笑得很純淨:"謝謝你的糖,就是弄掉了,好可惜哩."

她轉過身,跑向斗在一起的惡漢和中年.

短短幾瞬,兔起鶻落間,那中年已經落入下風,岌岌可危,眼看撐不了多久.

"住手!我跟你走,你放伯伯他們走!"

張月蘭那如同山澗流水般清亮的聲音在場中響起.

"當當!"

中年陡然奮起幾劍,將惡漢逼退兩步,他趁機飛退,擋在張月蘭身前,原本還算秀氣儒雅的雙眼竟瞪得如銅鈴般大吼:"月蘭!你胡說什麼!"

"哈哈哈哈!果然是個小可人兒,過來吧,小娘子,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當壓寨夫人,爺爺保證,一定放你伯伯走!"

惡漢得意地狂笑著.

"不許去!"

中年聲色俱厲地怒喝.

張月蘭只是環視了周圍一眼,睜著雙眸靜靜地看著中年,清澈純淨的山泉中,平添了濃濃的哀傷,還有哀求.

場中五個年輕漢子,除了其中一個還勉強站得起來,其余四個,有三個躺在血泊中一動不動,生死不知,還有一個倒是能動,卻是喉頭被割了開來,人已經意識不清,臉色脹得通紅,青筋突張,捂著喉頭在一下下地抽搐,鮮血從縫隙中溢出,也不知還能不能活.

中年喉頭一動,卻說不出話來,看看滿地的慘狀,看著張月蘭那雙眼,他滿腔怒火和堅持半點也不剩,重重地偏過頭,轉過身去,再不看她.

張月蘭一步步走向惡漢,終于,惡漢一把拉過,將她攥在手里,狂聲大笑,旋即面色一沉,向還剩下的四個山賊手一揮:"殺光他們!"

"不要!"

惡漢的出爾反爾,讓張月蘭那兩汪山泉再也不平靜,漣漪激蕩,在臉上化作兩道清流.

中年長劍一蕩,剛想出手,卻見惡漢手中長刀一揚:"老狗,你能打是吧?給老子自斷一臂,否則我殺了她!"

他竟一直是在戲耍,明明早已經勝券在握,否則中年何必束手求全,但他卻是偏偏要用這種方式來逼迫.

"你!竟然出爾反爾,算什麼好漢!"

中年怒不可遏.

"哈哈哈哈,那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好漢."

刀光一閃,長刀穿透張月蘭嬌小的身軀.

這一刻,在花愷眼中像是時間都快要停滯,張月蘭嬌小的身軀在緩緩落下,噴湧而出的鮮血在空中飛灑著,像是血色的櫻花.

血,染紅了那純淨的山泉.

震驚,憤怒,驚慌,恐懼,悲傷,難以置信……

種種情緒瞬間暴發,摻雜在一起,把他的腦子攪成漿糊一般,他只能下意識地將兩個小娃摟在懷里,捂住了她們的眼睛,便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不--!"

中年悲憤欲狂,手中長劍一振,挾帶著他滿腔的悲憤,化作利箭,刺向惡漢.

也徹徹底底驚醒了陷入混亂無措中的花愷.

------

------

說真的,推精英怪推得很辛苦的,給幾張推薦票補補血咯……

上篇:第30章 冷    下篇:第32章 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