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8章 最後的"鬼"   
  
第18章 最後的"鬼"

花愷沒理他們,對著女人重複了一遍.

女人有些無措地連連點頭,大悲大喜,讓她一時間連說話都不會.

女警有些慍怒,一個是因為自己的話被無視,另一個是她覺得花愷的話太過莫名其妙,人已經死了,還問家屬想想不想見面,這算什麼?拿死去的人開玩笑?還是對活著的人有什麼企圖,卻拿一個逝去的人做借口?

"這位先生!請你不要拿死者來開玩笑!"

"幫我!請你幫我!救救他,求求你!"

女人爬了起來,總算能開口,但是聲音嘶啞怪異.

女警有些不可思議:"婉姐,你求他什麼?你不會真相信這種鬼話吧?"

花愷修長的雙眉微皺,他可不想浪費時間和人瞎掰扯.

無奈地歎口氣:"行了,這位警官大人,隨便懷疑別人的好意可也不是什麼美德,我可是有身份證的人.再說了,我可什麼都還沒做呢,你可不要見人就當罪犯."

"你……!"女警被噎了下,卻無處反駁,不過,女人有時候是不會跟你講道理的:"我現在懷疑你圖謀不詭!我警告你,別打什麼鬼主意,否則,哼!明明長得一副人模樣,非喜歡打些狗心思!"

花愷眼角一抽,為毛都喜歡拿老子長相說事兒?老子長得帥還有罪了?再說不要隨便侮辱狗,狗的心思很單純的好不好?嗯?好像哪里不對勁的樣子……

他不願把時間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直接對女人道:"這位……大嫂,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就給我幾分鍾……"

又轉向兩個警察:"當然,你們要怕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歡迎你們作陪."

雖然女警很想阻攔,但是女人才是能作主的人,哪怕在人看來非常荒唐的事情,她也根本沒有半點懷疑,或者說,無論懷疑和相信,她都沒有.

病房中.

警察的尸體依舊留在那間icu重症監護病房中,有太守的關注,這點方便還是有的.

花愷看了一眼,對女人說道:"我只能讓你和他見最後一面,見過這一面,你們依舊是死別,你還要見嗎?"

女人惶急地連連點頭,她現在只想看到自己的丈夫能活過來再看她一眼,再喚她一聲.

花愷心里暗歎:"希望你不會後悔."

說著掏出玉符,又刻意對一旁的兩個警察說了一句廢話:"也希望一會兒不論發生什麼,你們兩個能保密."

心里卻在想:希望你們的嘴夠長.

女警倒是一點沒把他的話聽進去,只是咬牙切齒地緊盯著他:我倒要看你一會兒怎麼騙!

只是接下來的一幕直接打碎了她二十多年建立起來的世界觀.

她眼中的騙子口中念著奇怪晦澀的音節,明明聽不懂,他的聲音也很低,卻讓人清晰地感覺到一絲絲的凜凜宏大的威嚴.

"這,這怎麼可能……"

玉符毫光大盛,朱紅法篆懸空,這超自然的一幕讓花愷之外的三人都難掩震驚.

女警是滿臉不可置信,瞬間懷疑起人生來.

女人是驚喜參半,因為花愷表現得越神奇就代表著她的希望越可能實現.

至于另一個男警,竟然是兩眼放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和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手捧玉符法篆的花愷,在光芒映照下,真有點現在流行的所謂仙俠大劇中,小鮮肉+5毛特效的味道.

不得不說,這效果在電視上看想笑,但在現實中出現還真有沖擊力.

"現!"

一聲敕令後,仙俠劇立馬就變成了恐怖電影.

"啊!"

"我的天……!"

一個漂浮的鬼影,身穿警服,慘白透著青黑的臉色,如同褪了色的老舊黑白照片,胸口上還插著把短匕,黑紅的鮮血把那身警服幾染紅了大半邊.

不止是三個人受了驚嚇,花愷自己心里都發毛,只不過為了保持自己的高人形象,臉上卻是不動聲色地硬撐著裝淡定.

一直顯得很強勢的女警已經癱了,小男警嘴巴大張,不知是嚇傻了還是驚傻了.

女人受陰氣影響,臉色有些發白,可臉上的喜色卻遮掩不住,如果不是被陰氣所累,估計早已撲過去.

陰陽有別,亡魂身上的陰氣對生人的影響是實打實的,就算是親爹娘的亡魂,看了也會讓人害怕,那是陰氣直接施加在心靈上的影響,可不會因為熟悉就不怕了,所謂鬼氣森森,就這個意思.

警察亡魂確實是真靈未泯,還有著生前意識和記憶,此刻也是一臉懵.

他在中刀後昏迷,再醒來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自己,身邊人來人往,他不斷呼喊,可沒有任何人聽見,更沒人能看到他,于是他意識到自己應該是死了,但是他不甘心……

充滿了執念和怨念的英雄警察,在堅持了一輩子的信念和怨念間不停斗爭,處于隨時化身厲鬼的邊緣,卻始終被堅守的信念死死克制住,始終得以保持清醒.

直到現在,情況讓他有點懵.

女人終于是戰勝了陰氣施加給她的恐懼,尖叫了一聲向警察亡魂撲去,只是撲了個空.

而警察發現自己的妻子竟然還能看到死後的自己,也同樣激動,眼看就要上演一幕人鬼情未了的戲碼.

"你們只有半個小時時間,好好把握."

花愷受不了這種哀哀怨怨,你濃我濃的戲,留下一句話就走出了病房,兩個警察自然也不好賴著,跟了出去.

"你到底是什麼人?"

女警臉上帶著蒼白,語氣複雜地問道.

花愷掃了她一眼,嘴角一勾:"一個喜歡玩游戲的人."

女警一臉莫名其妙,倒是旁邊的小男警很興奮:"大哥,你也喜歡玩游戲?我也是呀,你玩什麼游戲?農藥還是擼擼?我很厲害的!我帶你裝逼呀?你一定是那種世外高人吧?我知道了!這個世界真的有里世界對不對?你教我法術怎麼樣?!"

花愷:"……"

有中二病的也能當警察?體檢能過關嗎?還是說當警察的人腦回路都這麼清奇?跟你很熟嗎?再說,哥一個嘴強王者要裝比用得著你帶?

……

此時,醫院外不遠的一處報刊亭邊上,一個精瘦的的漢子拿著剛買來的臨時卡裝進自己手機.

"人已經死了,你可以放心了,不過我勸你們以後還是少折騰,別再生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免得弄出昨天那樣的妖蛾子,我爛命一條無所謂,但你們一家子可都高貴得很呀."

"哼."電話那頭似乎是一個女性的聲音,只是冷冷哼了一個字便掛斷了電話.

"嗤!真特麼是越會咬人的狗越不會叫."精瘦男子冷笑一聲,拆下臨時卡,轉眼就淹沒在街道上來往不息的人流中.

……

半個多小時後.

"天地無極,天心正法!"

"動以營身,靜以鎮形!"

"收!"

警察的亡魂與朱紅法篆一起化作一道光沒入玉符,花愷收起玉符,來到門外.

看向精神有些恍惚的陳婉,這是那位警察老婆的名字,在兩人訣別後,抱著對警察的那份敬意,花愷給了他一個承諾,在兩人的交談中自然對他們有了了解.

"陳女士,這是我聯系方式,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就打給我吧,不用有壓力,這是我和你丈夫的交易."

花愷遞給她一張名片,這還是以前工作室還在時用的,看著她依舊恍惚的樣子,眉頭微皺,輕歎道:"好好生活吧,運氣好的話,也許有一天,你能和你丈夫再次相見."

陳婉猛地抬起頭,但花愷已經轉過身,她欲言又止,最後也只是看著他的背影慢慢離去,只是雙眼中卻增添了些許平日的光彩.

上篇:第17章 救命的稻草    下篇:第19章 玉液化生,身如龍虎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