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7章 救命的稻草   
  
第17章 救命的稻草

他留在這里,是因為看上了警察的亡魂.

和他之前收的四條亡魂不一樣,警察的亡魂應該是因為某種原因,真靈未泯.

所謂"真靈",是靈魂中承載著一個人核心意志的部分,是靈魂的核心,也是一個人最根本的印記.如果世界有輪迴,人死後進入輪迴的,也只是真靈.

真靈之外,還有三魂與七魄.

這個世界沒有輪迴,人死了就是死了,真靈也隨之煙消云散,留下三魂七魄,還能遵循著生前的本能,一直到七天之後就會徹底消散.

現世之中有"頭七","回魂夜"的說法,在花愷想來,大概也與這七天之數脫不了關系.因為魂魄在消散之前有感,遵行著本能,在徹底消失前要回到自己生前最掛念的地方,或是去尋自己最掛念的人.

換句話說,這個警察的確是死了,但他的意識沒有消散,肉身還存留著一些跡象,所以醫院方面依然認為他還活著.

警察的情況是很罕見的.

真靈泯滅,和真靈未泯,這兩者養出的鬼身,區別就像是前者是無靈無識的傀儡,而後者卻仍舊是真正的智慧生靈,只不過是變成了陰靈之體.

這種機會是很難得的.

在現世這種沒有輪迴的世界,死後真靈仍舊不滅的,首先是偶然性太強,機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其次這人必定是個精神極強大的人,這種人生前一般都不會是個凡人.

花愷怎麼能不動心,蘊養鬼身所用的亡魂,當然是質量越高越好.

只不過,英雄,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值得敬佩,值得尊重的,在如今這個時代,尤其難得.花愷不想褻瀆英靈,他想給自己找一個理由.

花愷離開了醫院,現在警察在別人眼中還是活著的,就算他想做什麼也不容易,還是等他"死"了再說.

花愷估計他這口氣再強也吊不住多久,只要在七天之內,他的真靈也消散不了這麼快,也不急于一時.

事實上,這口氣堅持得比他想象的要短得多.

……

第二天下午,在做完每天例常的畫符練習後,花愷上網隨意看了下自己之前散布的"謠言".

這件事他也只在最初的一個月做了些引導,之後並沒有再多做理會.但不得不說,網上的無聊人士真的不少,就這麼荒唐的"謠言",在花愷放手讓它自發醞釀的情況下,去翻看了並加入討論的人竟然還不少,各個論壇上加起來,竟然也有上千個回帖.

連作為始作俑者的他,都覺得無語,這幫東西天天正事不乾淨會上網干這些無聊的事.

這些現在對他來說其實還沒有太大意義,.

倒是等煉出五鬼後,就該開始添一把火了.

這幾個月對社區空間的研究,他發現空間並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僅僅是權限中那個【輔助智能】他都沒挖掘出真正的作用來.

當初他想創造"NPC",但得到了一個"目前權限無法衍化生命"的回應,就認為這空間現在只能當一個建房子游戲玩.

但是他現在發現【輔助智能】的信息處理能力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麼簡單,就像是計算機,通過二進制編碼處理各種信息,通過種種設備轉化處理,表現出種種圖像,聲音,文字組成的世界.

他模仿計算機的運行方式,通過智能的強大信息處理功能和空間本身的能力,可以制造出各種虛幻的"NPC",而且以輔助智能的超強計算能力和空間的神奇,根本不是現在的科技水平可以比擬的,這些"NPC"可以動,可以說話,擁有極高的AI,看起來已經與真人無異.

不僅是"NPC",建築,場景,道具之類都可以用這個方式制造,這種方式源力的消耗比制造真貨少得多.

兩者的差別,對花愷來說,只是正常途徑制造出來的東西可以使用【虛實置換】的權限具現到現實中,而後者僅僅只是存在于空間中的虛擬存在,無法具現.

目前來說,這並不成問題.哪怕只是虛擬的,也足夠他在上面做文章了.

花愷手搭在桌上,手指無意識地劃著圈圈,腦子里飛快地轉動著.

被捅警察的的事件給了他很大的觸動,讓他意識到也許不應該只想著依靠自己的力量,畢竟個人的力量真的太渺小,意外無處不在.

現實不是小說,沒有人是主角,沒有人擁有"大決心術",隨便下下決心要做個這做那個,或者大喊一句老子要逆天屠天,就真的無所不能了,也沒有人擁有不死光環,不停地作死卻怎麼都死不了.

如果有人這麼想,那必定是活不過三集的腦殘悲催.

如果有人這麼想還能不死,那就肯定是有作者爸爸給他開掛狂套光環……

……

到了晚上,花愷又去了趟醫院.

在醫院中等了沒多久,他看到了意料之內,也是意料之外的一幕,醫院已經對警察家屬發出了死亡通知,病房外一片悲戚,警察妻子已經軟倒在地上,沒有哭嚎,只是雙眼早已沒有了焦距,靜靜癱坐在地,讓人感到無盡的悲傷,觸之不忍.

唉……

花愷心中暗歎.等了許久,病房外的人陸陸續續離開,或是禮數盡到而離去,又或是去安排後事,只有那警察妻子依然不肯離去,留下了一男一女兩個刑警在一旁陪伴.

"你……"

"想不想見他最後一面?"

女人本來心像是被掏空一樣,整個人如同一具空殼,身邊兩個丈夫的同事不住安慰自己,她也充耳難聞.

但這一個突如其來的平淡中帶著絲溫和的聲音,像是撕裂黑暗的一縷光,無助絕望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雖然這個聲音說的話沒頭也沒尾,但她很自然地就知道話里的意思,因為這是她內心最希望的事情,除此之外,她已經沒有別的念頭.

就算這個念頭很荒誕,但她早已經沒有了正常的邏輯,只是本能地想抓住這根稻草.

眼中的焦距漸漸回複,強烈的期望似乎能在她眼中爆發出耀眼的光.

"你是誰?"

留下來的兩個人中的女警腳步一挪,不著痕跡地擋在女人身前,略帶警惕地質問.

"能給她希望的人."

花愷只是掃了她一眼,又看向坐在地上,用充滿希冀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女人.

女警眉頭深皺,警惕更深:"不要故弄玄虛,說清楚,你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

看似纖細的兩手和雙腿都已經緊繃,熟悉她性格的男警一看她這架勢,急急忙忙地把她拖到一邊:"你急什麼,人家還什麼都沒干呢……"

"你想不想,再見他一面?"

上篇:第16章 耍流氓    下篇:第18章 最後的"鬼"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