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萬界社區第15章 "捉鬼"   
  
第15章 "捉鬼"

花愷兩排牙齒有點抑制不住的開始咯咯的打架,他從小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怕黑,怕那些東西……

不對不對,冷靜,冷靜……

花愷感覺背後不停冒著寒氣,老覺得背後有東西,不得不僵硬地轉動著脖子,不住地回頭看背後,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稍微安點心.

既然都和《天書》寫的一樣,那說明是真的,這個世界就沒有鬼,這只不過是人死後殘留的精神罷了,沒什麼好怕的,對!不怕……

花愷不斷地在心里自我安慰著.

舉著玉符,走在一具具尸體邊上,玉符上閃爍的毫光在告訴著他,附近真的有著亡者魂靈.

花愷盡力不去看那慘白的腳丫,可眼角還是老禁不住地瞥過去,越怕越看,越看越怕.

忽然,玉符毫光大盛,上面的朱紅法篆竟然從玉上浮出,懸在玉符上.

花愷心中頓時一揪,如臨大敵般看向周圍.

"吸--"

深深地吸了口氣,將玉符捧在眼前,手掐靈訣,口中誦念起晦澀的天音:

"天地無極,天心正法!"

"動以營身,靜以鎮形!"

"現!"

"嗡~!"

朱紅法篆紅光大盛,竟然能發出金鐵鍾鳴之聲,徹底從玉上脫離開來,懸立在空中,嗖的一下向一個方向印去.

"咯咯咯……"

花愷的兩排牙齒打得更凶了,因為朱紅法篆印在一具尸體上方,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窒息,顯出了一個人影.

那是一張慘白慘白,還泛著烏青的臉,一道道皺紋清晰可見,讓人更覺陰森,身上穿的白色病號服,花愷知道,這必然是他死時的穿著.

雙眼呆滯無神,靜靜地飄在半空中看著底下蒙著白布的尸體,那應該是他生前的肉身.

不知是法篆驚動了"它",還是感受到了花愷的目光,僵硬地轉動著虛無的脖子,陰冷的雙眼看向花愷.

"咯咯咯咯咯……!"

明明知道這東西並沒有什麼可怕的,可花愷就跟應激過敏似的,身心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大,大爺,對,對不起了,反正……你已經死了,生前記憶也沒了,塵歸塵,土歸土,我不收你,七天後你還是得魂飛魄散,徹底消失,還不如跟了我,還能再活一世,運氣好興許還能混個神仙當一當,也算對得起你了……"

花愷原本還說得磕絆,可說著說著心里不自禁地有點沉重.

說完,他手中靈訣開始變化:"……動以營身,靜以鎮形."

"收!"

印在亡魂身上的朱紅法篆再次亮起,隨著花愷的敕令拖著亡魂化作一道紅光,徑直沒入他手中的玉符.

花愷趁熱打鐵,如法炮制,只可惜搜遍停尸房,也只收了三個,加上最先一個,只收了四個亡魂,還缺一個.

這醫院並沒有他想象中一下子就會那麼多死人,就算有,也是過了七日大限,早已魂飛魄散,哪還等得到他來收.

雖然沒有完全達到目的,但花愷對這地方可不會有半點留戀,腳底抹油,以飛一般的速度竄了出去.

"呼--"

呼吸著正常的空氣,花愷感覺自己活了過來,深感捉鬼大師這類職業真的和自己畫風極度不搭.

"完事兒了?"

在拐角見到了美女醫生,見他出來,臉上一喜.

花愷打了個ok的手勢:"謝了,露卿."

美女醫生兩手抱胸,下巴微仰,臉上似嗔似喜:"好說!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就好."

花愷臉色微微一僵,只能以干笑回應.

離開了那個陰森的樓層,花愷笑著:"什麼時候能下班,請你吃宵夜呀?"

美女醫生俏臉一喜,隨即又耷拉下來:"不行呀,今晚我可能得忙通宵了."

花愷正想發問,傳來一陣吵吵嚷嚷的動靜.

"王醫生!王醫生在哪?!"一個護士一陣火急火燎地跑著,邊跑還邊大怕喊.

美女醫生秀眉微蹙,她知道在醫院出現這麼一幕,一般都是有很危急的病患,急忙大聲回應:"在這兒呢!"

護士循聲看來:"王醫生,快點!馬上有個重傷病人需要急救!"

話音沒落,通道那頭幾個白大褂推著張急救床急吼吼地往這邊趕,後面追著幾個人,其中還有穿著警服的.

花愷遠遠瞥了一眼,看清了床上的人,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他的胸口上有個血洞,泛著一大片腥紅血跡,哪怕做了救急措施,也還在不斷地暈開擴散,這短短的工夫,似乎創口又裂了開來,血跟泉似地湧出.

美女醫生早已經顧不上花愷,邁開大長腿跑了過去,以極其豪邁的動作一下飛躥起來,直接騎在急救床上,雙手死死按著他的胸口和幾處動脈,一邊急聲指揮著其他人立刻准備手術.

花愷急忙閃身讓過,在擦身而過時,不經意看了一眼傷者.

奇特的是,受了這麼重的傷,中年男並沒有失去意識,也沒有像一般傷患一樣呻吟叫喊,而兩眼圓睜,雙手抓在床沿上,額頭,手臂都是青筋猙獰,卻一聲不吭.

反而是追著跑的幾人面色悲戚,眼睛泛紅.

花愷看著急救床被推入走廊盡頭的手術室,急救燈亮起,眼中若有所思.

遠遠地站著,看著手術室,門外幾人,兩個穿警服中的一個二十出頭的男的,正攤在地上哭得像個孩子,抱著腦袋還想往地上撞,被另一人給拉住,幾個人亂成了一片.

零零碎碎地聽了一會兒,花愷大概聽了點頭緒,這些人,警服還是便衣,包括正在手術的那個,都是警察,手術的那個被人在心口捅了一刀.

花愷這段時間每天都勤練三寶符,雖然功夫還淺,但精氣神都得到了不小的鍛煉,精神敏感程度早就不可同日而語,剛剛又切身體會了一把亡魂,對于亡魂的感覺記得很清楚.

想起剛才和那個中刀警察擦身而過的感覺,從口袋掏出新出爐的玉符,手掐靈訣,玉符開始發出微微毫光,朱紅法篆亮起.

抬眼往手術室看了眼,心中暗道:果然.

上篇:第14章 喜歡在這種地方亂搞    下篇:第16章 耍流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