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七十四章 浴佛節之變(一)   
  
第三百七十四章 浴佛節之變(一)

一路上蘇云翎的馬車也不歇息向東南方向而去.跟她左右的是小烏鴉.這一次,小烏鴉死活要跟著,口口聲聲說二小姐沒有人伺候太令人心疼.

無奈,蘇云翎只能讓她跟隨.可這一路上,最興奮話最多的就是她.興奮得像是這次出京的不是蘇云翎,而是她.

蘇云翎無奈又好笑地看著小烏鴉一路大驚小怪,連連搖頭旎.

小烏鴉興奮不減:"二小姐,你這次真的要去跟大師參禪嗎?那寺廟好不好玩?……鞅"

蘇云翎點了她的腦袋:"你啊!寺廟哪能好玩.每天就是吃齋念經,恐怕你的小屁股要坐破了!"

小烏鴉捂著腦門,咯咯笑道:"唉,不過奴婢大字不識一個,念經的話,只能小姐去念了.讓佛主保佑小姐找個如意郎君!"

蘇云翎臉上的笑容一滯,小烏鴉見了知道自己說錯話,急忙噤聲.

蘇云翎見小丫鬟戰戰兢兢的臉色,心中暗自搖了搖頭,回頭看向長長的官道,心中長長歎了一口氣.

……

京城,西邊日落余暉將一座恢弘奢華的宮殿照得猶如九天的金殿.可是此時,宮殿中一處偌大的殿堂中只有兩位身穿華服的人.

坐在高位的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統領後宮半壁的龐太貴妃,而她座下則是一身玄金色錦袍的靜王君玉亭.

兩人的面上此時都有些陰沉.

龐太貴妃看著座下面色未動的兒子,終于忍不住開口:"皇兒,這幾日的朝堂上動靜你可知道?"

君玉亭冷冷一捏手中的茶盞,手背上青筋猛地暴出.他陰冷道:"母妃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嗎?為何還要問我?"

龐太貴妃眼底掠過一抹煩躁.她忍不住從華貴的鳳座上走下來,在殿中來回踱步.

"可是風浪再大,那一位依舊穩坐龍座.我們這一次似乎並沒有效果."她沉沉道.

君玉亭冷笑:"君云瀾是什麼人?區區一點言官的為難就能把他給扳倒了,母妃還真的是天真又無邪!"

龐太貴妃被自己的兒子冷嘲熱諷,心中雖然極其不悅但是因為一向十分依賴慣了,竟尋不到什麼言語去反駁.

"那現在怎麼辦?蕭悠之那老不死的在朝中遍地都是門生,若是他站穩腳跟,要查當年蘇家一案……"龐太貴妃的杏眼中泛出一絲絲的不安.

"砰"一聲巨響,君玉亭臉色一沉,手中茶盞猛地按在案上.龐太貴妃被這聲響嚇得胸口一震,不由驚詫看向他.

"母妃夠了!"他陰沉沉看著她,像是在看隔世仇人:"若母妃有空天天擔心這個擔心那個,何不想方設法往君云瀾身邊塞人?如今這後宮東西依舊是兩半,一點進展都沒有!再這樣下去,等他坐穩江山,我們第一就是被除去的對象!"

龐太貴妃聽了立刻惱道:"你當母妃什麼都沒有做嗎?可是塞進去的眼線一個個都被拔出了!"她說著咬牙:"那個君云瀾軟硬不吃,油鹽不進,身邊除了那個賤人給他留下的舊人什麼都不用!"

母子兩人對視一眼,各懷心思在一旁怒氣沖沖.

隨著一日日君云瀾登基日久,他們的情勢越來越不妙.君云瀾的手段簡直是無聲無息,防不勝防.那一次山谷中追殺他,反而被他尋絲覓跡一個個毀掉他們的布置.如今想起來君云瀾反應這麼迅疾,那山谷的刺殺就像是一場由他故意露出的一個破綻,引蛇入甕.

不管是不是,這一招狠厲的手段已讓他們噤若寒蟬,更不用說朝堂上暗自的人事替換和那手中日漸被削弱的兵權.你

這就是帝王術吧!君玉亭眸光越發陰沉可怕.這三個字印入腦海竟生生地疼.

可恨!那個老皇帝竟然欺騙了他這麼久!快到了死那一天才突然將遠在京城外的君云瀾召回來,還給了密詔!

難道那十幾年的父慈子孝都是作假?!老不死的東西!

"咔嚓"一聲,君玉亭手中的茶盞碎成無數片.茶水四流,帶出一縷縷的血絲.一旁的龐太貴妃看見驚得連連叫喚.

"皇兒不要動怒!你放心,母妃一定會加緊派人在君云瀾跟前安插眼線.……你放心,屬于你的,絕對不會被那姓陳賤人的兒子給奪走的!"她連連安慰,說著的時候還趕緊為他清理傷口.

那茶盞的碎瓷片因為力道深深嵌入他的手中,看得龐太貴妃心疼不已.可君玉亭仿佛沒有察覺,他薄唇邊勾起冷笑.

忽然他一把拉住龐太貴妃的手腕:"我的母妃大人,君云瀾這麼囂張跋扈,母妃可是忘了一個落網之魚."

龐太貴妃心中一驚:"誰?"

"還有誰?我的好哥哥.君云晟!"君玉亭的臉色分外陰鹜.

龐太貴妃震驚:"怎麼可能?那個瘸子頂多是君云瀾惡心我們娘倆的傀儡.他怎麼可能?"

君玉亭冷冷放開龐太貴妃的手腕,譏諷:"傀儡?!母妃大人,你覺得君云瀾是那種沒有什麼事就故意讓我們倒胃口的無知小兒嗎?我發現自從君云瀾登基以後,我的'好大哥’--君云晟行蹤一下子就神秘許多了.他不但時常不在京城,而且經常一走就是大半月,然後風塵仆仆地回京.前些日子西邊傳來消息,一大批鍛造良好的鐵器偷運出西邊,換來了一大批優良的戰馬.呵呵……這事您說,會不會和你說的無用的'瘸子’三哥有關系呢?"

龐太貴妃越聽越是心驚.她失聲道:"你的意思是?君云瀾不但給了他親王之名,還重重用他?"

"除了這個解釋外,我想不出別的."君玉亭的俊臉上烏云密布,"他還真的敢啊……"

他冷笑連連.那個"他"不知說得到底是是君云瀾用人不疑的膽量,還是說的是君云晟幫皇帝不幫"自己人"的愚忠.

龐太貴妃臉色也沉了下來,銀牙咬得咯咯作響:"呵呵,這個逆子!一出生本宮就不喜歡他,後來摔傷了腿更是脾氣古怪.現在倒好了,給那個姓陳的賤人養了幾年,竟然養成了一只白眼狼,不知道誰才是他的親娘了!"

她說著還忍不住咒罵,言語刻毒,簡直令人懷疑君云晟到底是不是她生養的.

君玉亭不耐煩地道:"夠了!母妃大人要好好想想怎麼教訓一下他,不要讓他幫著君云瀾跟我們作對,不然的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眼中掠過一抹決然:"那就休怪我不念親兄弟的情誼了!"

龐太貴妃一驚,急忙道:"皇兒你放心,那云晟不會亂來的."

"哦?"君玉亭不信.

"你放心,他不敢亂來,有一個人還在我的手上."龐太貴妃十分有把握道.

君玉亭面色並未改變.他冷冷看了自己母親一眼:"如此就好.君云瀾那邊的眼線母妃還是要多多努力.還有警告我的'好大哥’不要與我們為敵.就這兩件事應該不難吧."

"不難,不難."龐太貴妃低聲下氣地應.

君玉亭吩咐完,冷冷起身拂袖便走.

龐太貴妃忽然想起了什麼,急忙追了去問:"你去哪兒?"

君玉亭看著殘陽如血,薄唇勾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他輕笑:"我要去對付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我以前一直以為不過是嘍啰蝦米,沒想到一年多不注意,竟然成了一尾大魚,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興風作浪!"

他說完,沒入了夜幕漸漸降臨的天地中……

一行車馬到了下一個州縣.蘇云翎挑了個乾淨的客棧住下.她這次名義上是去南山的尋元真師太學習參禪和佛理,實則這一路上她另有別的安排.

客棧很乾淨,店家掌櫃見她衣著華貴,還特地找了個手腳凌厲的丫鬟伺候.蘇云翎滿意,賞了不少銀子.

小烏鴉可不高興了:"二小姐可是嫌棄奴婢不會伺候?"

蘇云翎看了她一眼,忽然眼角掠過一道可疑的灰影.她佯裝沒看見,似笑非笑道:"有人伺候你還不好?非要巴巴去做苦工?"

小烏鴉也只是說說,立刻笑道:"小烏鴉是希望好好伺候二小姐嘛."

蘇云翎故意提了音量,道:"這一路啊,我們就游山玩水的,小烏鴉你也別太累著了.哦,對了聽說這鎮子今天有浴佛節,要熱鬧一整天到半夜呢.咱們晚上去玩一玩怎麼樣?"

---題外話---前兩天是卡住了.卡文.

雙十一當當都有買書優惠活動,親們喜歡冰冰的書,可以去搜看看.想要親筆簽名書,可以找微店昕之寵.那是冰冰的一個讀者開的,冰的簽名書寄在她那邊.願意購買的,可以去找她.

上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離京    下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浴佛節之變(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