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七十二章 利息   
  
第三百七十二章 利息

蘇云翎低眉,問:"外祖父的意思是?"

"請辭."

蘇云翎心中狠狠一顫.

蕭悠之淡淡道:"你隨外祖父到了京城就向皇上請辭,說你要一路游學至南山跟元真師太參禪佛理.等學有所成再回宮.鰥"

蘇云翎沉默.

眼前燭光泛黃,一老一少坐在燈下,外面夜風簌簌,令她有種這個世上唯有和外祖父相依為命之感.

她想了一會,眼中酸澀,輕歎著伏在外祖父枯瘦的膝上.

"翎兒明白了."

蕭悠之長歎一聲:"外祖父沒有老糊塗.一切都是為了你好.你考上雅樂女官之後一直在皇上身邊.若外祖父沒猜錯,皇上對你恩寵有加,也想把你納為嬪妃.可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行獵之時,你被賊人擄去,皇上不顧國事追至齊國,甚至為了你和宇城王結怨.現在又帶著你來青陽城.這一切看在朝臣眼中你就是紅顏禍水.等到皇上回到京城,他們不會責怪皇上荒廢國事,只會把一切責怪你啊!"

"更何況,你別忘了還有龐妃和靜王.他們一直對蘇家虎視眈眈.這個機會來了,他們怎麼不會有所動作?"

蘇云翎怵然而驚.她幾乎忘了還有龐妃和君玉亭躲在暗處.龐妃之流勢大,他們不動作是因為自從君云瀾即位以來,沒有任何把柄可以讓他們抓在手中.可眼下,她這個大好的把柄就在眼前,他們不利用就是傻子.

"一切聽從外祖父的安排."她堅決道.

蕭悠之長籲一口氣,撫摸她的頭發,目光睿智:"翎兒,你是個聰明的女孩.只有活著才能圖以後.若是連命都沒有了就什麼也沒有了.你要永遠記得:以退為進,才是待在君王身邊的處世之道."

"是."蘇云翎心服口服.

……

夜深了,蘇云翎伺候了蕭悠之入睡就悄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如今蕭家二房被驅逐出山莊.山莊一下子變得荒涼不少.

她輾轉無法入睡,索性披衣起身,掌了一盞燭火往山莊深處走去.一路上夜風簌簌,夜鳥嘵嘵,說不出的陰森.

她慢慢走,慢慢看,一點都不害怕.她知道,也許過幾日回京之後,這里就等于荒廢掉了.曾經的幾百年蕭家山莊輝煌過,也終于要慢慢走向湮滅.蕭家先祖沉甸甸的期望還有那一只深埋在密室中的驚世秘密,從外祖父蕭悠之打開密室之門的那一刻就由她一個弱女子擔當了.

而她,以這殘魂之軀又能走多遠?

她輕輕歎了一口氣,目光看著那一輪清冷彎月,心中唏噓.

她想了想,往朗軒閣的方向走去,下意識的她想再看看那密室中的密室藏著的東西.那東西事關重大,明日之前一定要先拿走,至于其余的財寶讓君云晟悄悄地往她蘇家老宅搬去.

正當她快到朗軒閣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這大半夜不睡的是人還是鬼呢?"

蘇云翎猛地一驚,手中一抖,燭火掉在了地上打了個幾個滾就被露水滅了火光.她猛地回頭.

在月色下,一張陰冷俊美的面孔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月色銀輝灑下,在空無一人的後園中一位身穿玄色外披,滾金邊深紫重衣的男子正站著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宇文禦!竟然是他!

宇文禦笑:"原來不是人也不是鬼,是仙女呢!"

蘇云翎幾乎聽見自己牙齒發出泛酸的咔咔聲.她冷笑:"宇城王好興致.怎麼會到了秦國來做客?"

"秦國"兩字她故意咬了重音.

宇文禦只是笑,一邊笑一邊慢慢地向她走來.

蘇云翎不由步步後退.這似魔魅一樣的男人渾身上下都帶著血腥之氣,令人望而卻步.這種氣勢也不知道是殺了幾千幾萬人才練成的.

宇文禦走到她跟前,像是故意折磨她一樣,探手過來捏著她的一縷長發在鼻尖輕嗅:"好香好香."

蘇云翎冷冷打掉他的祿山之爪:"宇城王今夜來是來偷香竊玉,還是不甘心失敗,前來報複?若是偷香,找錯地方了.若是來報複,不好意思,皇上不在."

宇文城深深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熾熱的光芒令她暗暗心驚.

"本王若說是來看美人的,你信嗎?"他似笑非笑地道.

蘇云翎冷笑一聲不答.她才沒那麼天真相信宇文禦的話.不過她此時心中亦是焦急.君云瀾這兩日都在洪泉寺和住持談經論道,相對的,蕭家山莊的守衛就薄弱許多.沒想到宇文禦竟然膽敢追到了青陽城,還敢半夜前來.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蘇云翎怒問.

宇文禦看著月下她泛白的臉色,眸中掠過一絲複雜神色.他忽然笑:"解藥!"

蘇云翎啞然.

"解藥?不記得了嗎?美人!"宇文禦輕跳(佻)一勾眼,對著她拋了媚眼.

蘇云翎渾身惡寒,嫌惡地道:"沒有解藥!"

"嗯?"宇文禦一挑長眉,眼中流露危險神色.

蘇云翎連忙道:"你該不會相信我真的給你下了什麼毒藥吧?我沒有下毒,只是在嚇唬你而已!"

宇文禦定定看了她一會,這才似笑非笑道:"好!本王姑且相信你沒有下毒.不過……"

"不過什麼?"蘇云翎被他逼入牆角,渾身像是被螞蟻爬著十分難受.

這宇文禦看著就讓她瘆的慌.一想到他殺人如麻,手段殘忍,她就在心中暗自咒罵老天爺真是在他浪費了一副好皮囊.

宇文禦故意靠近,眼神閃爍著詭異的光.他故意壓低聲音:"不過就這麼算了嗎?"

"那你想怎麼樣?"蘇云翎直視他,冷笑:"想在這里殺了我?宇城王若是殺了我,恐怕也不能活著到了齊國."

宇文禦詭異一笑:"你在威脅本王?哎,本王最喜歡你這種堅貞不屈啊什麼的女人了.叫喚起來本王折磨起來更覺得有意思.叫吧!最好把君云瀾叫過來,看本王怎麼當著他的面折磨他的女人!"

聽他這麼一說,蘇云翎反而緊緊閉緊了嘴.

她冷冷道:"做夢!"

宇文禦眼瞳猛地一縮,一把狠狠捏住她細嫩的脖子.蘇云翎只覺得呼吸十分困難.她冷笑:"宇城王就這點能力?深更半夜偷偷來……來欺負女人?果然有長進!呵呵……"

她說一個字,宇文禦的手就多緊一分.到了最後,她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不過一雙大眼卻是帶著濃濃的譏諷盯著他.

宇文禦和她對視了良久,忽然露齒一笑:"好,果然合本王的胃口.你騙本王一次,本王也要拿回點本金和利息."

蘇云翎呼吸困難,臉已經漲成了紅色.她聽他這麼說,心中警鈴大作.眼前一花,忽然唇上落下一個溫熱的東西.

"唔!"她猛地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人.

"好香!"宇文禦在她幾乎不能呼吸的時候猛地放開了她.

空氣進入,蘇云翎忍不住劇烈地咳嗽起來.她惡狠狠地抹著嘴唇,怒道:"惡心之極!"

宇文禦哈哈一笑,深深看了她一眼:"這只是前期利息.以後我們還有的是機會慢慢算賬!"

他說完腳步一錯,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等他剛走,蘇云翎隱約聽見有侍衛的呼喝聲.

她在心中罵了一句,匆匆提起裙擺往閨閣方向快步走去.

這不要臉的宇文禦原來是虛張聲勢.他來壓根就是偷溜進來的,若是她剛才不是被他嚇住,大叫引來侍衛,這宇文禦的命今天也許就交代在這里了.

不過等她回到了閣中後,忽然覺得疑惑.這宇文禦當真只是來調系(戲)她的?他就這麼簡單地走了?

……

某處漆黑的所在,宇文禦慢慢走出來,目光閃爍不定.

在他身後,一道聲音傳來,帶著濃濃的嘲諷:"宇城王親自來犯險,到底查到了什麼?"

宇文禦頭也不回,似笑非笑:"本王查到了什麼,與玄淵先生無關吧?玄淵先生不是已經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嗎?"

在他背後一道高大的身影孑然立在冷冰冰的月下.

他冷笑:"那就期待宇城王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不送了."宇文禦笑得分外邪肆:"玄淵先生,莽山雖然不能給你,不過你也得到了君云瀾的

默許可以在莽山一帶做點自己所謂的大業了.看來這女人還真的是君云瀾的軟肋,為了她,他竟然肯讓步.哦,差點忘了說了,記得有好處要分本王一半才是."

玄淵冷冷看了他一眼,拂袖沒入了黑暗中.

上篇:第三百七十一章 是進是退?    下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離京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