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五十二章 如夢似幻(四)   
  
第三百五十二章 如夢似幻(四)

蘇云翎聞言頓時錯愕非常.

她沒想到這端莊賢惠,睿智又沉穩的周三娘竟然會提出這個非常冒失的問題.

"三娘,你僭越了."她淡淡道,面上的笑意也冷淡了下來鲺.

她的面容本就清麗明媚,十分令人願意親近.可這一冷下來竟隱隱有了鳳儀天下的厲色,令人不寒而栗囡.

周三娘將她的神色收入眼中,微微一怔,沒想到蘇云翎這麼年紀輕輕卻有這麼的氣勢.不過她只是一愣神後卻不退縮.

她的目光十分堅定:"蘇女官,奴家知道自己說的是僭越之詞,但是這件事關乎兩國的大局,就算是死罪,三娘也要說!!"

她說著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襯著最後一句鏗鏘有力.

蘇云翎定定看了她一會,搖頭歎了一口氣:"三娘,何必呢?這件事連我都無法左右,你今日所說之事恐怕只會惹禍上身."

周三娘沉聲道:"蘇女官知道為何三娘拼死也要的緣由嗎?"

蘇云翎擺手:"不必了.今日就當我沒有聽見你所說的,你也就當今日什麼都沒說過.若是你不願意,我也不會再見你.不必多說了.我累了,要去歇息了."

她說完轉身走了.獨留周三娘一人呆呆立在園子中.

……

她回到了房中,只覺得心口憋悶得慌.侍女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個個以為她不過是累了,于是伺候她更衣梳洗躺床上歇息.

蘇云翎躺在了床上,心中卻久久不能平靜.

周三娘為何如此"冒失"?她在心中細細思量.

姓周,又是身在晉州城.還深得君云瀾的信任.那不必猜也知道了周三娘的夫家就是晉州城中最有名的一位將軍,人稱小周郎的周將軍.

周將軍在對齊國的一次大戰中以身殉國,只遺留下一對孤兒寡母,這邊是周三娘和如今的周小朗將.

周家忠烈.周三娘又是從年紀輕輕就開始支撐整個周家,又是當父又是當母地撫養孩子,若是沒有一點堅毅固執早就支撐不下去了.再者因受丈夫小周郎戰死之痛,自然是對齊國深惡痛絕.

兩國和親之事,周三娘肯定心中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看見.因為在她的心中,齊國不是友好的鄰國,而是敵國!

唉……蘇云翎側了身,心中又歎了氣.若是她親人在與敵國對陣中戰死,那這一輩子恐怕死了都無法釋懷,更何況還要尊敵國的公主為國母.

可是這事她怎麼能向皇帝開口?且不說事關國事,就是她有心想要反對也沒有資格.她根本不是他的什麼人……現在,將來又會是怎麼樣都不知道……

一滴淚悄悄從眼角滴落……她想著,不知不覺竟睡了過去.

這一覺睡得很不安穩.不知是因為周三娘的言語沖撞還是因為心中有事,反反複複只做著噩夢,無法醒來.

她緊皺著眉頭,屢屢想要讓自己醒來卻似乎身心都陷在了一望無際的流沙中,才剛拔腳就又陷落,周而複始,十分艱辛.

"翎兒?"有人在喚她.

她一抬頭,卻見是自己的母親影影憧憧地在眼前.她大喜過望,想要追去.

"娘!!"她撲向母親,卻被腳下的流沙又陷住了.

她著急:"母親!母親!"

"翎兒……唉……"母親的面容隱隱約約,似乎被什麼遮擋.

"娘,等等我!"她急得滿頭大汗,不住地向前走.

此時眼前刮起了漫天的風沙,她母親的臉終于淹沒在了黃沙中.

"不!娘……等等我!我是翎兒!……娘……"她喊得喉嚨嘶啞,卻不見母親的回音.

從未有過的惶急在心中彌漫,她忍不住哭了起來.

"翎兒!"一聲斷喝讓她徹底從夢魘中驚醒了過來.

她猛地坐起,氣喘籲籲:"娘……"

眼前昏暗一片,一雙溫暖寬大的手不容分說握住了她涼浸浸的素手.她惶然回頭對上了一雙深沉明亮的眸子.

"皇上?"她喃喃道,不知所以.

君云瀾看著她煞白煞白的小臉,眼中掠過一抹淡淡的憐惜.

"你做噩夢了."他淡淡道.

他說著一揮手,奇跡一般,四面八方都亮起了燭光.

蘇云翎才剛從夢中醒來,懵懂不知自己身在何處.她只覺得溫暖的燭火在眼前依次點亮,驅散了無邊無際的黑暗,那夢中的傷心,絕望和驚恐都統統隨著黑暗而漸漸離她遠去.

她長籲一口氣,虛弱地靠在了他的肩頭.

君云瀾摟著她,對房中的宮人淡淡道:"端一碗安神定驚的湯藥,再拿一點小米粥來."

有宮女輕聲應了,然後整理房間的宮人又魚貫退了出去.

蘇云翎靠在他寬厚的肩頭一點都不想動,更是一句話也不想說.

一只手輕撫她的額頭,探了探,問:"做了噩夢了?"

"恩."她回答,慢慢閉上了眼.

"做了什麼夢?"他問,拿了一塊散著清香的帕子為她擦拭虛汗.

蘇云翎搖了搖頭,不想說.此時她心中還是悶悶的,四肢無力,腦中只有噩夢殘留的驚懼.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人下了詛咒一樣,無能為力,更是無法自拔.

君云瀾見她臉色難看,也不多問,只是靜靜摟著她.

不一會兒,宮女端來安神定驚的湯藥.他順手接過,拿了銀勺就要就著喂她吃藥.蘇云翎精通藥理,一聞立刻皺眉,別過頭嫌棄至極:"不吃!"

一旁端藥的宮女還未離開,正垂手立在兩旁,一聽這話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君云瀾笑了.他笑得很好看,往日高高在上冷峻的容色像是冰封的山河忽然間春風遍地,柔情如水.

蘇云嶺經常看見他笑,卻沒見過他笑得這麼溫柔.她的臉悄悄紅了.不過,她卻依舊皺眉:"我真的不吃這個藥."

"為何不吃?"君云瀾帶著笑意,慢條斯理地用銀勺攪動著黑漆漆的湯藥.

蘇云翎想要解釋,卻是一閃神被他眉眼間的悠然自得給看得閃了神.眼前的男人生得真是好看.

一身朱紅色繡富貴蝙蝠紋的常服穿在身上,十分妥帖.這是個尋常富貴人家最喜歡穿的喜慶顏色,式樣也是最普通的,偏偏他穿在身上卻是不一樣的風采.

單論這底色.若是旁人穿著,定會被這色奪去了風采,而他穿著不多不少,正正好的襯出五官的明晰俊朗,膚色的白皙玉潤.連平日容色中如山水墨畫般的清冷也被這豔色襯出了幾分風.流.

而這還不是最令她看得閃神的原因,而是他那眉眼的正氣和沉穩,仿若天下盡在他股掌之中的從容.

有他在,一切鬼魅魍魎似乎都要自動自覺地退散.

她看著,方才還因為噩夢而砰砰亂跳的心沉寂了下來.

君云瀾見她不出聲,抬起頭一挑長眉,眸色如琉璃,帶著晶亮的笑意.

"不喜歡吃藥,難怪你身子這麼弱."他道.

蘇云翎回過神來,臉色閃過尷尬:"就算吃藥,也不要吃這種藥."

"這種藥怎麼了?"君云瀾勺了一湯匙,碰了碰唇間,嘗了嘗味道.他看著她,眼中帶著不贊同:"匆忙間能有這麼一帖藥你還嫌棄?"

蘇云翎惱了:"這是給小兒吃的藥!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不吃!"

她說完臉都紅了.這藥是安神定驚的藥沒錯,但是卻是坊間用來給小孩定驚用的祛驚散.那濃濃的熟悉的藥味,她一聞就知道.

她想著又惱又氣.這開方子的不知道是哪個隨禦駕的太醫,竟然拿這藥來笑話她嗎?不然怎麼會給她這一副小兒用的藥?多少安神定驚的藥湯不端來?

偏偏是……

哪怕是一勺珍珠粉也行啊!她欲哭無淚.她本來就在君云瀾的眼中就是長不大的小丫頭了,現在……現在他還要拿著這喂孩子的藥湯來喂她?

這……這……簡直是……豈有此理!她氣得臉都漲紅了,可偏偏這些道理只能在心中翻來滾去,半個字都不好意思說出了口.

"真不吃?"君云瀾慢慢問道,一點火氣都沒有.

一旁的宮女眼珠子已經如金

魚的眼睛一樣,鼓鼓的了.這一場從頭看到尾,簡直是大開了眼界.

"不吃.我沒事."蘇云翎暗自瞪了他一眼.她心中憤然想,若不是隨行太醫故意,就是他私下授意的.

君云瀾一抬眼,正好看見她氣惱的眼神.他微微一笑,忽然欺進,將她整個人籠在自己的懷中.

他摟著她,在耳邊輕聲道:"乖,吃完藥,朕許你一個好處."

---題外話---搬家搬了一個月,我也是醉了.今天才算是勉強全部搬完.最後的家具終于到了,結果還少東少西的,書桌的面板短了要重新換一個,墊子少了一個布套.吐血.不管了.忙活了一個月,得慢慢補給各位親們了.這一章多寫了近300百字免費,想來想去只能以這樣方式慢慢補給大家了.以前說補更,現在繼續說補更很不現實,還是每一章盡量多寫一兩百字,螞蟻搬家似地湊給大家吧.也算是一步步開始履行之前的諾言.300字,馬克

上篇:第三百五十一章 如夢似幻(三)    下篇:第三百五十三章 如夢似幻(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