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四十六章 虛虛實實(4)   
  
第三百四十六章 虛虛實實(4)

"咔嚓"又是一道閃電閃過,正好劈在了路邊的大樹上.最新章節strong>

電火噼啪一聲巨響,整株樹立刻被劈成了兩半,一半轟然倒在了路上,攔住了去路.虧得車夫禦馬技術嫻熟,十匹馬兒同時停下,馬車只是晃了晃而已.

"啊!"那伺候宇文禦的美人看見這一幕,嚇得驚叫一聲.

事出突然,但是有驚無險.可因她的驚叫反而令人嚇了一跳.在馬車中的宇文禦和蘇云翎兩人都愣了下屋.

宇文禦回過神來,眸色一沉,一只手一伸,狠狠捏著美人細嫩的脖子將她拎了起來.

嬌滴滴的美人的驚呼被瞬間掐住,一張粉臉漲得通紅通紅.一雙水眸中都是驚恐.

宇文禦眼中都是殺氣,額上青筋暴起,手咯咯作響.他渾身的戾氣張揚開來,俊顏越發如魔鬼一樣,猙獰可怕,又有種別樣的的魅惑.

眼看著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就要變成一具尸體.蘇云翎忍不住開口:"住手!"

宇文禦似乎沒聽見,手中的力道更緊了.他手中的美人開始無力地掙紮.

蘇云翎心中歎了一口氣,為何武功高強的男人總是喜歡捏女人脖子呢?女人又不是雞鴨,也不是伸著脖子就可以壓制的.

她淡淡道:"你不殺她,我給你一瓶丹藥."

宇文禦終于動了動.他手松了松,頭也不回地冷笑:"解藥?你終于承認你給本王下毒了嗎?"

"錯!錯!錯!這可是好東西!"蘇云翎在懷中掏摸了一會,丟給他一個瓷瓶:"我看你時不時動怒殺人,應該是肝火上升很快,易怒暴躁,此丹藥可以為你清心順氣,明目清障,延年益壽!"

她說得一本正經,水眸熠熠,滿臉誠摯,不由得人不信.

她說這話的時候一眨不眨地盯著宇文禦.對于這種狂妄又偏執的人,千萬不可以企圖以威脅控制來和他較勁.八零電子書strong>越是較勁越是糟糕.

宇文禦臉色變了幾變,手終于放開,那美人咚的一聲跌在了車廂上,花容失色,拼命咳嗽.

"滾!"宇文禦橫眉呵斥.

那美人嚇得當真滾下了馬車.

"殿下,得等一會.屬下們正在清理道路."侍衛稟報.

宇文禦哼了一聲,算是知道了.他狐疑看了她一眼,拿著瓷瓶研究起來,一打開果然藥香撲鼻.他似乎沒有見過這種丹藥,好奇一顆顆拿出來賞玩了一會,想了想這才貼身收起.

蘇云翎忍不住道:"一日一丸,可讓你少造殺孽.阿彌陀佛!"

宇文禦冷冷看了她:"沒想到你卻是信佛的.那一番今世來世的鬼話,不過是欺世人的.也就無知婦孺相信."

蘇云翎正色道:"錯了.信佛不過是因為不舍.不舍得這個世間的一切,期盼有來世再續.難道你對這個世間沒有任何留戀?"

宇文禦深眸一眯,凶狠的目光盯著她看了一會,這才冷冷道:"沒有!"

他似乎失去了說話的興致,坐在一旁不耐煩等著侍衛處理半路突然橫倒的大樹.

車廂中的氣氛頓時沉悶不已.

蘇云翎忽然開口:"那十幾個人你為何不殺?"

宇文禦莫名了一會,終于想起了什麼,冷冷道:"殺人殺膩了!"

蘇云翎看了他一眼,兩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宇文禦見久久未好,煩躁地在車廂中走來走去.蘇云翎見他額角青筋暴跳,面色不善.她心中暗驚,看來宇文禦此人不知是小時候受了什麼刺激,還是心理與常人有異,偏執狂妄,又有點癲狂.所以他時常以殺人傾瀉情緒.

方才他因為自己一語轉移注意力而沒有殺人,也不知道這個時候會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想著,蘇云翎悄悄的悄悄的把自己的身子縮了縮.

宇文禦走了一會,忽然一側頭陰沉沉盯著她,不知在想什麼.他的目光很不善,陰晴變幻不定.

蘇云翎面上鎮定,心中卻是大大一跳.這個宇文禦不知又要發什麼瘋.

"殿下!有急報!"侍衛的聲音猛地傳了過來.

宇文禦冷著臉:"進來!"p

tang>

他的目光轉移了,蘇云翎才大大松了一口氣.被他盯著簡直就像是一柄帶血的刀在脖子上架著,呼吸都覺得不暢.

侍衛在宇文禦耳邊說了幾句.宇文禦的臉色變了幾變.

侍衛退下.忽然他盯著蘇云翎,冷笑一聲,怪聲怪氣地道:"你想不想見你尊貴的皇帝陛下最後一眼?"

蘇云翎心頭一跳,強自鎮定:"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不懂?"宇文禦猛地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譏諷笑道:"這就是沖冠一怒為紅顏的結果.天堂有路他不去,地獄無門他自來.一國之君為了你來到了本王的地盤,你猜會是什麼後果?"

蘇云翎抿緊唇,面色青白,一語不發.

宇文禦獰笑:"結果便是本王還沒出手,八方云動,那尊貴的秦皇陛下就成了甕中之鱉了."

蘇云翎再也忍不住,怒道:"你胡說!"

"胡說?你不信?"宇文禦似乎要誠心讓她難受,故意笑道:"你不信,本王讓你看看!"

"滾!"蘇云翎怒道一把推開他.

她的手快,宇文禦的手更快.他一把抓起她,腳尖一點,整個人"飛"了出去.

蘇云翎被他抓住了脈門,根本連動都無法動彈.她心中驚怒不已,想要罵出口,夜風一下子灌入了口中,連呼吸都困難.

宇文禦武功很高,帶著她一人騰云駕霧一般地朝著黑暗中的某個方向掠去……

……

夜,沉沉.偶爾有一兩聲犬吠聲傳來,卻也像是沒了力氣似的.

大大的窗下靜靜坐著一襲清影.

他就著燭光看著書冊,身上披著一件藏青色長衫,墨色長發隨意披散在肩頭.燭光側影中,他的容色如潑墨山水一般,清清淡淡卻雋永冷峻.

"皇上,時辰不早了."陳公公悄悄上前提醒.

他抬起頭來,問道:"有沒有消息?"

陳公公低聲道:"消息是一直有的.不過……怕傷了蘇女官."

君云瀾放下書冊,慢慢走出了屋子,外面看不見一點明月星子,只有狂風呼嘯撕扯著烏云,在烏云間隙不停有如銀蛇一樣的閃電在游走.隱隱的,時不時能聽見不遠處閃電劈中某處的響聲.

月黑風高,不吉,不祥.

他站在廊下,屋中的燭光將他的側影剪成了一幅畫.

"皇上,早點歇息吧."陳公公再勸.

"朕睡不著."他淡淡道,目光清淡得可以映出暗藍天際上的濃云翻卷.

"梓潼已經去了.如今若是朕還保不住她,又算是怎樣的皇帝呢?"他淡淡道,"百年後百姓們都會笑話朕,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

陳公公低頭不敢接話.

天上烏云更濃了.一主一仆靜靜站在廊下,似乎等著風也似乎等著雨.

黑暗中,數不清的雙眼睛悄悄看著那一方靜悄悄的庭院.黑暗是最好的掩飾,也是最好的障眼法.

月黑風高,是殺人夜!

……

蘇云翎被按在一座高高的閣樓上.她心中又驚又急,身上冷汗熱汗紛紛流出.她不知道宇文禦把她帶到哪里.但是看著自己身側周遭,應該是什麼佛經閣.

佛閣有七層,浮屠七層的意思.

而閣樓上還有一層是鍾樓.鍾樓四面透風,只有當中一個半人大小的銅鍾.

鍾樓對下的正南方,正是一方小庭院.

難道……君云瀾就在里面?!她心中驚道.

"好好看著!"耳邊傳來宇文禦冷笑的聲音,冷得滲入骨髓:"今夜有精彩的好戲上演了!"

"滾!--"蘇云翎又驚又怒,一把推開他,"你無恥!"

"本王無恥?"宇文禦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

上篇:第三百四十五章 虛虛實實(3)    下篇:第三百四十7章 虛虛實實(5)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