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四十三章 虛虛實實   
  
第三百四十三章 虛虛實實

宇文禦痛得臉皮直抽,可是那神氣竟然還是在笑著的.

蘇云翎慢慢地轉動劍刃,每轉一下他渾身都痛得肌肉忍不住打顫.她精通醫術,每一下捅的都是身體最痛的所在.

而且斷刃上還有毒素,滲入肌肉中可以腐蝕,劇痛難以想象.可就是這樣,宇文禦竟然還滿不在乎的神情.

蘇云翎冷眼看著他的神氣,一聲不吭看他能堅持到什麼樣的程度鱟.

"美人兒,你的力氣怎麼這麼小?再來!再來!哈哈哈……"宇文禦哈哈大笑,笑著笑著咳嗽起來.

他的咳嗽中帶著血沫,看樣子毒已經侵入了他的肺腑中.

蘇云翎拔出劍刃,冷笑:"算了,你這種瘋子自有天來收.我不管你也不折磨你,你是活不到明天了!"

方才按著她的計算,保護宇文城的第二批侍衛應該在半個時辰中趕到,可是不知怎麼的,也許是第一批護衛死得太快沒有人通報消息,竟然第二批的護衛至今沒有一點動靜.

看樣子只要她不動手,不吭聲,今夜宇文禦就會死在這里.

"咳咳……你說得對.本王流年不利……咳咳……恐怕今夜就要交代在這里了."宇文禦吃吃地笑,眼中流露一絲絲極其複雜的神色.

蘇云翎對他一點同情都沒有.她找了一件完好的外衣披上,然後墊著腳尖准備離開這里.

也罷,她終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無法對一個垂死的人下手.

哪怕這個人是天下間最嗜血最冷酷的殺人魔頭.

"我知道你恨本王……咳咳……覺得本王就是個殺人魔頭……哈哈哈……不過這個世上……本來就是人吃人,人殺人……他們不死,本王怎麼能活……哈哈!罷了,本王這一輩子殺了這麼多的人……死了也夠本哈哈哈……"

他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蘇云翎猛地頓住腳步.

此時她的腦海中不知怎麼的響起了玄淵冰冷的聲音.

"有時候惡名天下的人反而不是惡人,而真正大奸大惡之人從不以惡面目示人."

她回頭,冷冷看著泛著青氣的宇文禦.

宇文禦對著她一直笑一直笑,明明都要死了,卻笑得這麼暢快.

蘇云翎心中天人交戰.終于,她慢慢走了回來.宇文禦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美人,舍不得本王死是嗎?"他邪肆的笑容格外刺眼.

蘇云翎面無表情地盯著他,冰雪似的眼中一點溫度都沒有:"宇文禦,你應該知道.此時此刻,只有我能救你."

宇文禦笑得更開心:"是!本王知道……咳咳……你是秦國第一雅樂女官,精通醫術."

他說完又噴了一口血出來.

那血烏黑,看樣子毒已經進入了他的髒器,再不救,大羅金仙都難以挽回了.

蘇云翎面色無波,淡淡道:"既然你知道我的來曆,那就明白我的本事.我能救你,也可以不救你.救你有違天地仁德,我要折壽的."

"咳咳……美人兒,你可不可以晚點再廢話.本王可是要死了."宇文禦依舊在笑,可是笑得已經越來越虛弱.

蘇云翎正色道:"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頭,不然的話,我救了你等于殺了千萬人.你不信佛不信因果,可是我信.你的殺孽將來是由我來背負,所以你覺得我要不要說清楚?"

"好,你說."宇文禦此時此刻笑容越發慘白.

蘇云翎看著他那一雙像是野狼一樣的眼睛,慢吞吞地從懷中掏出一個瓷瓶.還好她一直隨身帶著萬毒金丹,而也恰好這萬毒金丹沒有被侍女給她換衣服的時候丟了.

總而言之,宇文禦命不該絕.

"吃了."她把一顆丹藥遞到他的唇邊.

宇文禦一張口就著她的手吃了下去.

他的唇掃過她的掌心,像是一只受傷的野狼在舔舐她的手.蘇云翎渾身不適,急忙縮回了手.

宇文禦察覺到了她的瑟縮,故意一抬頭,舌頭在唇上一舔,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她看得臉色一紅,羞惱萬分.

"啪"地一聲,蘇云翎重重賞

了他一巴掌.

宇文禦被她打得跌在地上,痛得悶哼一聲.

"記住,從今日起,你的命就是我的!再對我不敬,我讓你死得很難看!"蘇云翎眸色冰冷,道.

宇文禦吃了萬毒金丹,果然瞬間有了點精神.他捂著臉盯著她,吃吃笑:"美人兒,這麼辣小心本王愛上你!"

"滾!"蘇云翎再也忍不住一腳踹向他.

宇文禦被她踹中肩頭,劇毒再加傷勢令他一下子昏了過去.

蘇云翎見他昏了,忍不住松了一大口氣.宇文禦就是一匹沒有馴化的野狼,還是一只變了態的嗜血野狼.只要他醒著,她都能感覺到那種擇人而噬的危險.

她一點都不懷疑.等到宇文禦解了毒,重新掌握局勢後,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抓起來,然後用世上最慘烈的刑具一點點折磨她,一直折磨道她生不如死.

所以,留下宇文禦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也是一件有傷天和的事.她一定要有個萬全之策才行.

蘇云翎想著,俯下身,一把拉起宇文禦的胳膊把昏迷中的他抬起來,然後慢慢地幾乎是磨蹭著走出了滿是尸首的屋子.

……

天漸漸亮了.

蘇云翎猛地醒來.

床上靜靜躺著一個男人.她走了過去,用手探了探他的體溫和脈搏.

男人很虛弱,唇色發白,額上冒著冷汗.犀利深邃的五官,哪怕是睡著的,薄唇也勾起一抹冷酷嗜血的弧度.

宇文禦.她還是把他給救了回來了.

昨晚她幾乎花了一整晚才把像是血人一樣的宇文禦清理乾淨.清理傷口花了她很多的時間.直到那個時候她才知道,宇文禦的忍耐功夫有多強悍.他的背後全部都是刺客用內力震散的木屑碎片.

她花了快一個時辰才將所有的木屑都挑乾淨,而他正面的傷勢更嚴重,劇毒腐蝕和侵入讓她的包紮很難.

幾乎是耗盡她所有的力氣才將他所有的傷口一一處理好.

一處理完,她就昏睡過去.一覺睡到了下午.

"真是野獸一樣的強悍身體.換做常人早就死了."她自言自語.

她摸了摸他的額頭,皺眉:"怎麼流這麼多的虛汗.難道是我的藥劑不對?太猛了?"

她說著,轉身拿了一塊帕子下意識地就為他擦拭額頭.

正在這時,腳邊"吱吱"傳來一聲熟悉的叫聲.她一喜,丟了帕子將雪兒抱上來:"雪兒!你來了!"

此時,床上的男人微微地睜開了眸子,在模糊的視線中,一位少女正抱著一頭雪貂逗弄著,笑著.

"好了!乖,出去玩兒."她逗弄完了雪兒,轉頭繼續為床上的男人擦汗.

擦著擦著,她猛地覺得不對頭.

"不對!我為什麼要伺候他?"她丟了帕子,皺起秀眉:"明明是殺人魔頭!"

她說完厭惡瞪了宇文禦一眼,轉身出去找東西吃了.

等她再回來的時候,床上的男人已經半靠在床邊,笑得一臉神氣.

蘇云翎看見他那奕奕有神的眼睛,還有他那白得像是野獸一樣的牙齒,就心頭發寒.

她似笑非笑:"宇城王,感覺如何?"

宇文禦深深看著她,嗓音沙啞:"美人兒,給本王倒一杯水,本王就告訴你感覺如何."

蘇云翎笑了笑,一轉手倒了一杯冷茶走到了他的床邊.

"給."她嘲諷地盯著他.

宇文禦舔了舔薄唇,斜著眼看她,示意她喂他喝水.蘇云翎看見他那挑.逗意味明顯的眼神,忽然想起昨夜他就著自己的手吃下萬毒金丹,頓時心底升起一股惡寒.

"愛喝不喝!"她一甩手,冷茶潑了他一臉.

宇文禦一愣,忽然哈哈大笑:"美人兒還是這麼有個性,本王會愛上你的!"

變.態!

蘇云翎冷冷坐回椅子上,譏諷道:"原來宇城王喜歡對你打罵呼喝的女人."

"正是!"宇文禦抹了臉上的茶水一把,笑得格外邪魅:"你不知道窯子里面有這麼個玩法的嗎?"

蘇云翎一聽,腦中一勾勒出這種畫面立刻一股惡寒.

她厭惡看著他,冷冷道:"宇城王現在覺得如何?"

宇文禦活動了下手臂,一雙深邃的眸中笑得陰沉沉:"本王覺得很好."

蘇云翎也笑了,眸光熠熠:"哦?真的沒有感到哪里不對?"

宇文禦的臉上漸漸冷了下來:"你給本王下了毒?"

蘇云翎只是笑:"沒下."

她說得云淡風輕,毋庸置疑.

可是她越是這樣,宇文禦臉色越是難看,不過很快他輕笑:"下了就下了.美人兒不是說了嗎?將來本王的命就是你的."

蘇云翎笑得很嫵媚:"小女真的沒有給宇城王下毒.不信王爺可以讓太醫來看看."

宇文禦笑得邪魅:"這是自然.美人兒說沒有就是沒有."

他說著一伸手握住了蘇云翎的手,深情款款地問:"美人兒的手指怎麼樣了?本王一想起昨夜這麼粗魯,實在是後悔至極."

蘇云翎不動聲色地抽回手指,嫣然一笑:"王爺忘了嗎?小女懂醫術.昨夜王爺從頭到腳的傷都是小女處理的.這份情,王爺可要記在心里."

宇文禦俊臉又是一沉,眼底的殺氣更濃了.

蘇云翎假裝沒看懂的樣子,轉身招呼了雪兒,對他笑道:"王爺既然醒來了,那小女就讓丫鬟了來伺候王爺了.王爺行宮中千嬌百媚的姬妾不來服侍,實在是太浪費了."

她說完抱著雪兒,腳步輕松地走出了屋子.

身後啪嗒一聲,宇文禦冷冷捏斷了床邊的一塊堅硬的楠木雕花,一雙深目中寒光泛起.

……

蘇云翎就這樣在宇文禦的行宮中住了下來.她回到了玄淵住的院子,一切照舊.玄淵見她回來不離也不問.

她也不與他多說什麼.說到底,他和她本就是不相干的陌生人.

他容她活著,就算是仁至義盡,而她沒被宇文禦給虐.殺了也是運氣.倒是這幾日雪兒一直黏在她身邊,像是失而複得的親人一樣,令人愛憐不已.

轉變的還有宇文禦的態度.

自從那一夜過後,他收斂了不少,前來見玄淵商議秘事的時候,再也不為難她.雖然時不時還會故意說一些話來惹她冷言冷語外,明顯能看出他對她的幾分忌憚.

這樣的變化倒是令玄淵心存疑惑.

"宇文禦是怎麼回事?"有一天,玄淵忽然問.

蘇云翎云淡風輕地道:"也沒什麼,惡人自有天來收.也許他囂張跋扈了二十幾年,終于遇上了克星."

玄淵忽然一笑,眸色深深看著她:"你趁機給他下毒了?聽說那一夜有刺客行刺宇城王.這城中還戒嚴了三日搜捕刺客同黨."

蘇云翎心中一縮.她一直在行宮中倒是沒想到宇文禦傷還沒好就去搜捕刺客同黨.

"抓到了刺客同黨了嗎?"她忍不住問.

她心中惴惴不安.以宇文禦這種嗜血成性的習慣,可是甯可錯殺三千不放一人的主.他若是找不到刺客同黨,一定會大開殺戒.

到時候血流成河,殺孽豈不是算在她的身上?

要不是她那莫名其妙的一念之仁,這個殺人魔頭早就死了!

想著蘇云翎俏臉冷如冰霜,十分難看.

玄淵淡淡看了她一眼:"同黨沒抓到.找到一些可疑的人,鞭笞三十,都統統放了."

"哦?"蘇云翎詫異.

玄淵似乎知道她的心思,冷冷道:"本座也正奇怪呢.讓宇文禦不殺人,簡直比天上下紅雨還奇怪.若是有空,定要好好看看他到底耍什麼花樣."

他說完拂袖轉身走了.

蘇云翎愣在原地,皺眉思索.宇文禦的變化,難道是因為她?

"蘇小姐……"有嬌滴滴的聲音打斷她.

蘇云翎看去,只見眼前站

著四位美貌的婢女.

她們恭敬地施禮:"王爺特命奴婢們前來請蘇小姐前去梅花院一敘."

蘇云翎挑眉,果然來了.

她整了整身上包裹得十分嚴實的衣衫,嫣然一笑:"好啊.王爺有請,小女簡直受寵若驚呢."

她說著帶著雪兒,翩然而去.

……

而此時一隊不太起眼的商隊,風塵仆仆地到了齊國的境內,齊云關.

"老爺,到了."一位臃腫微胖的管家摸樣的老人殷勤走了過來.

"恩."馬車中走下一位清瘦儒雅的男子.

他面容十分俊雅,如絕世的山水畫在由大家在宣紙上潑墨開來,濃淡得宜,典雅從容.

齊國地處南方,可是齊國中的男人也少見如他這般雅到了極致的男子.

他的氣質雍容,一舉一動貴氣沉穩,令人不由自主地想要膜拜親近.他的俊美不是唇紅齒白的青春逼人,也不是五官精致的天工雕琢,而是隨著歲月雕刻沉澱下來的韻味.

他的容貌似乎被歲月遺忘,看不出年紀大小,卻實實在在令人折服.

客棧的掌櫃看得有些呆愣,一眾吃飯喝茶的客商,男女老少也被這麼有氣質高華的人物所吸引,不約而同停下了筷子.

---題外話---恩,好像月票不少,有月票的親們幫忙投下.謝謝!

...

上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受罪(二)    下篇:第三百四十四章 虛虛實實(2)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