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四十一章 受罪(一)   
  
第三百四十一章 受罪(一)

趙玉瑤淚眼朦朧,看著君云瀾帶著一隊人低調地離開了禦輦行駛的隊伍.最新章節strong>

馬蹄揚起煙塵漫漫,一路向南而去……

……

"咕嚕咕嚕紡"

蘇云翎從瞌睡中醒來,然後無聊看著早就沸騰的茶鼎正在汩汩地冒著氣泡.

她隨意撈了一下也不管火候是不是對的,就隨便盛了起來端進了閣子中.

閣中香氣撲鼻,是上好的沉水香,還有擺著各色的瓜果和鮮花.也不知道這些不合時令的瓜果是從哪里來的.

不過她對這些都麻木了.在這個神奇又奢華的行宮中,一切不合常理的似乎都能做成.包括眼前這間據說是用千年楠木搭成的閣子.

蘇云翎走了進去.玄淵和宇城王正面對面下著一盤棋.

玄淵依舊是半面銀色面具示人,而宇文禦則換了一件輕便的素色袍子.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光看他的背影,還以為是哪里來的彬彬有禮的青年文士.

"哎,本王輸了!"宇文禦忽然懶洋洋地說道,說完,他丟了手中的棋子,懶洋洋靠在金絲軟墊上.

蘇云翎正好上前奉茶.她先捧了一杯給玄淵,然後忍者厭惡捧了一杯給宇文禦.

"小美人煮的茶一定是很香."宇文禦笑著接過.

他才剛喝了一口,臉色一青,猛地吐了出來.

"什麼玩意!"他怒道.

玄淵冷冷看了他一眼,慢慢抿下.蘇云翎看見他竟然把一整杯"加料"的茶給喝完,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宇文禦急忙命人拿水來漱口.等漱口完這才似笑非笑地的看向她.

蘇云翎佯裝沒看見,淡淡謝罪道:"奴婢不會煮茶,還望王爺恕罪."

宇文禦呵呵干笑兩聲,眼神如針刺.玄淵冷冷道:"方才說的,王爺多多考慮."

宇文禦笑了笑,露出一口像是獸一樣整齊雪白的牙齒:"玄淵先生說的有點過了.你要借兵,本王也不是不可借.不過……"

蘇云翎聽到"借兵"兩個字,耳朵不由豎了起來.她悄悄捏緊了手掌,背後已經冒起了冷汗.

玄淵看了他一眼:"不過什麼?"

"不過玄淵先生,你給的條件太小氣了.聽著像是在做無本的賣賣啊."宇文禦懶洋洋道.

蘇云翎沒有聽見他們前面說了什麼,但是光聽這個就覺得這茲事體大,太過匪夷所思.玄淵要借兵做什麼?他想要攻打哪里?

而深沉又神秘的玄淵和宇文禦這種殘暴的人渣合謀起來又會形成什麼樣你的破壞力……她忽然不敢想了.

玄淵冷笑:"宇文禦,本座不是在求你.你要明白這一點."

宇文禦哈哈一笑:"那當然.玄淵先生是什麼樣的人物,何必來求本王呢!借兵也行,只是玄淵先生給的酬勞少了一點."

"你還要什麼?"玄淵冷冷問,口氣十分不善.

他眼中已經泛起了冰冷的殺意.蘇云翎見過這種眼神,上次看見這個眼神的時候,兩個活生生的人化成了兩堆中了劇毒的腐肉.

以玄淵的氣勢散發出來的殺氣,足以令她這樣沒有武功的普通人渾身寒顫.可是宇文禦卻靠在軟墊上一動不動,笑意依舊.

那種玩世不恭的笑容無法無天,肆無忌憚的慵懶交融,竟然有種壞到了骨子的邪惡魅力.

他笑得很陰沉:"玄淵先生,本王要出的可是好幾萬條的人命.再不值錢也有點用處吧.而你空口許諾,又能值多少錢?"

玄淵冷笑:"那你的意思是不合作了?"

"不是不合作.不過玄淵先生要先給本王一個誠意."宇文禦笑道.

"什麼誠意?"玄淵問.

宇文禦深眸一掃,忽然定在了蘇云翎身上.他朝著她露齒一笑,一雙眼中眸光熠熠,閃爍著掠奪的野性:"就她了!本王喜歡這個不知死活的美人.玄淵先生把她送本王可好?"

蘇云翎聽得毛骨悚然.

她一雙冰雪似的眸子幾乎要噴出怒火.

玄淵冷冷道:"你

tang想要她?"

宇文禦笑眯眯:"是啊!玄淵先生給不給?"

蘇云翎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她緊張看著玄淵.她不知道玄淵會不會答應.正如她不知道他為什麼把她帶走,一直帶到這里的目的.

難道是拿她當籌碼?和宇文禦這種好色又殘暴的人渣敗類交換條件?

"不行."玄淵冷冷一口回絕.

蘇云翎終于在心中長長舒了一口氣.

沒想到宇文禦卻又撇嘴道:"不給?那借本王幾日可好?"

什麼?!

蘇云翎身上的血猛地一下子湧到了腦門.

借他幾日?

他把她當做什麼?玩物?!還是物件?

"無恥!"她破口罵道,一揚手手邊的熱茶一下子兜頭潑了過去.

"唰"的一聲,宇文禦面前擋了一柄扇子,打落了滾燙的茶水.

"好辣的小妞!本王發現越來越喜歡了!"他笑得十分開懷,只是眼底的寒意令人膽寒.

蘇云翎氣極反笑:"就怕宇城王無福消受!"

她說著暗中捏了一枚金針,若是有機會她一定毫不留情地下針,斷了這披著人皮的野獸的祖孫根!

"沒趣!"宇文禦自言自語,"真是不好玩."

玄淵不置可否,冷淡道:"你可以走了.今日的話好好考慮一下."

宇文禦笑著站起身:"那就不打擾玄淵先生休息了."

他說完要走.才走了幾步,宇文禦忽然回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蘇云翎:"這個丫鬟怎麼不送送本王呢?玄淵先生,你太寵下人了."

蘇云翎陰著臉看向玄淵.而後者早就閉目養神了.

她不得不冷冷起身:"奴婢恭送宇城王殿下."

宇文禦挑眉看了她一眼,帶著慵懶的笑意走了出去.

蘇云翎在前面領路,身後的人始終不緊不慢地跟隨.終于到了回廊盡頭,她停住腳步,冷淡道:"宇城王殿下,慢走."

宇文禦走到她身邊,忽然湊近,輕佻一笑:"好美的人兒,只可惜總是繃著這一張臉可真的是一點都不好玩."

蘇云翎被他靠近,看著他那只手忍不住一陣陣犯惡心.

若說君玉亭只是給她一種難以言說的恨意,那宇文禦就是給人一種像是沾上什麼惡心東西一樣,害怕,厭惡,憤怒……等等糅合在一起的難受.

她冷淡道:"王爺過獎了."

"哎,美人,為什麼不跟本王呢?"宇文禦看著她的清冷的臉,慢悠悠道:"是覺得本王不夠有魅力呢?還是覺得君云瀾比本王好呢?"

蘇云翎一愣,幾乎是不假思索往後疾退.

幾乎是同一時刻,宇文禦總是笑眯眯的臉上頓時變得猙獰冷酷.他的手指如跗骨之俎,朝著她猛地抓來.

"雪兒!"蘇云翎幾乎是本能叫出.

藏在身上的雪兒如一道閃電撲向宇文禦.宇文禦冷笑一聲,一掌拍向半空中的雪兒.

"吱--"一聲慘叫,雪兒被他打落在地,滾了好幾滾.

"雪兒!"蘇云翎大驚失色.她沒想到宇文禦竟然反應這麼快,而且更沒想到的是宇文禦竟然敢對她動手!

難道他一口一個"玄淵先生",也敢動他的人?

蘇云翎在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掠過無數個念頭.沒等她想完,宇文禦的手已經抓了過來.她一咬牙,狠狠朝著他的脖子拍去.

手中金光一閃,一枚金針猛地刺入了他的肩頭.

宇文禦沒想到她還能反抗,肩頭一麻,抓的勢頭就緩了一緩.蘇云翎趁此機會急忙掙脫他的鉗制,拼命往回跑.

"玄--"她還沒叫出聲,一只手掌迅猛無比地捂住了她的嘴.

蘇云翎大急之下狠狠咬上了他的手掌.一股甜腥的血氣彌漫.她聽得耳邊惡魔一樣的聲音傳來:"美人,你咬得本王好舒服!"---題外話---還有五千字,又要踩點更新

,親們明天看.

...

上篇:第三百四十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二)    下篇:第三百四十二章 受罪(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