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四十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二)   
  
第三百四十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二)

秦國,南山.

會獵已經有十五天了.除了剛開始的歡樂和沸騰,剩下的七八日一日比一日沉重.追查敵國內奸和奸細一事已經有了結果.

神機營在離南山三百里外發現一隊偽裝成商隊的西戎人,經過搜查,他們身上帶著一封藏得極其隱秘的密信.而等神機營正要抓捕這一隊商人,遇到了極其激烈的反抗.

神機營不得不將他們追擊剿殺,而密信則快馬加鞭地呈到了皇帝面前鱟.

從奸細被發現到告破西戎人的密謀之事,用了七八日,而這事的告破卻沒有令秦國營地恢複歡樂氣氛,反而這兩日禦帳中的氣氛越發低沉窒息.

來來往往的將士們一日日臉色凝重,因為他們都無一例外沒有完成皇帝下達的旨意.

那總是默默伴隨在皇帝身邊,秦國第一位雅樂女官蘇家二小姐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禦帳中,蘇玉書,蘇玉煥臉色發白看著地上找到的外衣.

"翎兒,翎兒……我的翎兒……"蘇玉書唇微微顫抖,抓著外衣,眼神空茫.

"大哥!"蘇玉煥急忙扶住他,向默默坐在上首的君云瀾請求道:"皇上,草民的大哥精神還未完全恢複,皇上可否容他下去休息?"

君云瀾揮了揮手,陳公公親自前來扶著蘇玉書下去.

在座的氣氛越發沉重.

有一位將軍跪地道:"啟稟皇上,末將往南一路尋找,並沒有發現有蘇女官的行蹤.而且要是繼續往南只能進入齊國境內,而那是齊國宇城王的封地!這茲事體大,為了不引起誤會,末將不敢擅自前行尋找……末將……無能!"

君云瀾眸光沉了沉,看向君云晟.這衣服便是君云晟找到的.

君云晟俊臉冷肅,分析道:"皇上,臣弟以為,蘇女官只是被擄走了,性命無憂."

君云瀾面色沉靜,沉聲道:"朕明白.他抓翎兒並不會傷她,不然的話,現在找到的只會是一具尸體而不是外衣."

蘇玉煥忍不住問道:"皇上,到底是誰抓走了蘇女官?"

君云瀾目光沉沉,良久他淡淡道:"一個故人."

他說完抬起頭來,一揮手:"傳朕的旨意,今夜設宴款待成王,明日禦駕回京!"

眾人一愣.

君云晟忍不住問:"皇上,蘇女官的下落要怎麼辦?難道置之不理?"

君云瀾深深看著他,語氣嚴厲:"老三,國事和家事,孰輕孰重,你應該心里要明白!朕不可能為了一個人棄了秦國大局不顧!"

君云晟臉色頓時鐵青,冷著俊臉一語不發.

君云瀾回頭看向蘇玉煥,溫聲道:"蘇愛卿是我朝元老,身子不好,朕會派人護送回京."

蘇玉煥無奈,只能跪地謝恩.

帳中的眾人心頭更加沉重了.

……

蘇云翎睡了一覺,起來神清氣爽.她帶著雪兒在行宮中的花園到處溜達.這行宮的奢華程度已經超過了她對宮殿的認知.

滿眼的雕梁畫棟,金玉器皿,寶石珍珠……看得人眼花繚亂.她心中腹誹,若是有人隨便進來偷個東西拿出去賣都足以讓自己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當然,前提是有人敢這麼做.在宇城王的地頭上偷東西,除非吃了雄心豹子膽了.

她在花園四處逛,滿眼所見,花兒姹紫嫣紅,每一種都是名品珍品.她還看見了不少極其珍稀的藥株.

"雪兒,你說這人得多有錢才這麼浪費!"蘇云翎一邊看一邊嘖嘖道.

雪兒在草叢中跳來跳去,玩得很開心.

蘇云翎走了一會,在一處水池旁歇息.水池波光瀲灩,池中有一眼泉水汩汩冒著清泉,而水池上浮著一株株如翡翠一般的水蓮.因為還沒到水蓮盛開的時節,都只有葉子而已.而一旁的山石造型則十分奇特,古樸典雅.

她仔細看了下,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只見自己身下的石頭無意中露出的切口竟然是一整塊的白玉石!而這樣的石頭,這個池子邊有許多.

她無語看著眼前原本應該是普通的池子卻是用白玉石堆

砌而成,這種豪富程度,已經不能用富可敵國來形容了.

"呀,這有個美人呢!"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哈,果然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呢!"另一道女聲也隨即傳來.

蘇云翎看去.只見一片錦繡堆朝著這里走來.

她起身皺眉看著這些人.這些曼妙的少女一個個面容美麗,身上穿著薄如蟬翼的貴重鮫紗.

鮫紗透明,里面隱約露出春光,令人遐想萬分.她們一個個容貌美麗,嬌嫩得像是花園中一朵朵鮮花.

她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于是在一旁立著看著.雪兒看見有人來,立刻躥到了蘇云翎的肩頭,警惕地看著她們.

"呀,還有一只貂兒,太可愛了!讓我摸摸!"一個紫紗少女十分歡喜,就要上前摸雪兒.

蘇云翎立刻退後一步:"你們別動它.它會咬人."

那紫紗少女聽了,立刻傲氣哼了一聲:"咬人?它是你的貂兒,你讓它不咬人不就行了嗎?"

"就是,紫兒妹妹想要看你的貂兒,是給你面子."另一位橙紗少女不屑道.

"真小氣."

"就是!"

她們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她們眼中帶著不屑.也難怪她們會這種態度.蘇云翎今天穿的是粗布麻裙,那件醒目的女官衣服因為破損早就在半路上換掉了.

在她們眼里,蘇云翎雖然長相不俗,但是看穿著一定不是什麼貴客,頂多算是進行宮中當丫鬟的下人罷了.

蘇云翎皺眉.雪兒雖然是貂兒,可是靈性十足會懂人言.這些少女明顯就是把它當做玩寵,萬一碰到了傷到了又是幾條人命.

"幾位小姐若是要玩貓兒狗兒,悉聽尊便.不過雪兒可不是玩的.告辭!"蘇云翎說完轉身就走.

"站住!"那紫紗少女見蘇云翎一點都不給面子,惱火道:"你是哪來的野丫頭?你可知道這里是哪里?"

"就是!太囂張了!"

"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認眼色的野丫頭!"

那群少女們紛紛鄙夷斥責.蘇云翎懶得理會她們,帶著雪兒就要走.

"來人!把她抓起來!"紫紗少女氣得連連喚人.

很快幾個帶刀侍衛匆匆趕來,擋住了蘇云翎的去路.

蘇云翎皺眉看著她們:"幾位小姐想要做什麼?我能來這里就是這里的客人.雪兒不能借你們就是不能借.難不成你們還想要用強?"

那紫紗少女走到她面前,瞪著她,得意道:"我們還需要用強嗎?我想要什麼,只要一開口,王爺都會給我!誰稀罕你身上的小畜.生!"

蘇云翎聽她說"王爺"就知道了她們的身份.原來這些美豔的少女都是宇城王的姬妾.

她微微一笑:"哦.既然不稀罕我的雪兒更好.紫兒小姐你想要什麼去找你家王爺伸手要就是,何必非要來為難我?"

紫兒哼了一聲,傲然道:"誰讓你不識抬舉?你不把這只小畜.生給我看,我偏要看!"

她說著就伸手朝著雪兒抓來.

蘇云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打了回去,冷冷道:"你不要命的話盡管伸手!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不許碰雪兒!"

"我偏要碰!你能拿我怎麼樣?!"紫兒惱羞成怒,一把推開蘇云翎的手,就要去抓雪兒.

蘇云翎措不及防被她一推跌在了地上.雪兒受驚,躍到了地上,一轉身就要撲人.她急忙一把抓住雪兒.

"哼!"紫兒見她跌倒,心頭的惡氣出了些許.她冷笑:"下賤的人不識抬舉!我定要讓王爺狠狠懲治你!"

"哦?!是誰這麼大的口氣能差遣本王?"一道慵懶的聲音傳來.

方才還竊竊私語的少女們頓時一下子噤聲看向聲音的來處.剛才還囂張的紫紗少女一聽,臉色一白,急忙轉身.

蘇云翎看去,也是一愣.

只見在花園的回廊處,由眾人簇擁著一位年約二十五六的年輕男子.他頭戴金冠,一頭墨發隨意挽著一個發髻,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笑意.

p>

他穿著一件金色外衣,衣服上用金絲銀線還有各色絲線繡著珍禽異獸,老遠看去,他身上金光閃閃,那一身花哨至極的衣服簡直就像是眼前晃過的一道金光.

他懶洋洋走來,掃了眾人一眼,最後把目光定在了地上的蘇云翎身上.

蘇云翎抬頭看去,頓時心頭一凜.

她終于親眼看見了這個地方的主人!

宇城王!傳言中殺人不眨眼的嗜血魔頭--宇文禦!

眼前的男人很年輕,看樣子不過是二十多歲,頂多不超過三十歲.令她驚訝的不僅僅是他的年輕,還有他的外貌.

宇文禦很年輕,還很英俊!

他面色白皙,五官冷峻銳利,一點都不像南國男子特有的淡雅清秀的樣貌.他的五官很深邃,精致.一雙深褐色的眸子精光四射,眼中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他唇色殷紅,配著這麼深的五官,令人覺得他不過是一個唇紅齒白的英俊男人,只有細看才能看到他眼底藏著令人難以察覺的的冷酷,還有勾起薄唇時,不明顯的嗜血意味.

蘇云翎和他對視了一會,心中暗凜,悄悄避開了他晶亮的眼神.

"王爺!"紫兒急忙上前施禮.她嬌滴滴地道:"王爺,奴婢是紫兒."

宇文禦卻是看也不看她.他一雙眼中射出興趣,看著蘇云翎,嘖嘖道:"果然是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兒啊!"

蘇云翎從地上起身,不亢不卑地道:"見過宇城王."

宇文禦打量了她渾身上下,再看她手中的雪貂,眸子一眯,若有所思:"你是玄淵先生的什麼人?"

蘇云翎心中驚訝.她沒想到宇文禦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雖然猜的不夠准確,不過已經十分不容易了.

她決心將錯就錯,道:"小女是玄淵先生的婢女."

宇文禦眼中的興趣更濃了:"哦?真可惜啊這麼個標致的大美人竟然只是個婢女……嘖嘖……"

他一邊說,一邊肆無忌憚地打量她.

蘇云翎從未這麼被一個陌生男子用這麼肆意和無禮的目光打量過.他的目光充滿了野性,像是用目光一件件將她身上穿的衣服給脫下來,欣賞品鑒.

她心中湧起厭惡,冷聲道:"宇城王若是去見我家主上的,煩請移步.若不是的話,小女告辭了."

"呵呵……還這麼有個性.本王喜歡!哈哈……"宇文禦見她惱羞成怒,一愣之下不由哈哈大笑.

他笑得張狂,一雙深眸像是獸一樣盯著蘇云翎,眼中勢在必得的意味十分明顯.

蘇云翎臉色漸冷.她很不喜歡這樣的目光.

一旁的紫紗少女見宇文禦從頭到尾連看自己一眼都沒有,頓覺得十分委屈.

她軟軟依上前,嬌聲道:"王爺,紫兒剛才被人欺負了."

她不顧眾目睽睽,整個人都幾乎要貼在宇文禦身上.飽滿的胸前春光若隱若現.蘇云翎眼中掠過厭惡,那群姬妾們卻一個個眼露嫉妒.

宇文禦好像這個時候才看見她的存在.他捏了紫兒胸部一把,似笑非笑:"哦?她怎麼欺負你了?"

紫兒見他心情不錯,膽子更大了.她嬌嗲道:"這個丫頭不讓紫兒看她的貂兒.不過是一只畜.生罷了.她竟然還推了紫兒一把.王爺,您要為紫兒做主啊!"

她說著還擠出兩滴眼淚,越發顯得楚楚動人了.

宇文禦聽完,點了點頭,看向蘇云翎:"她說的可是真的?"

蘇云翎冷著臉:"這貂兒是玄淵先生的玩寵,會咬人.我不讓她摸是救她的命!"

"胡說!不過是一只畜.生!你就是以下犯上,目中無人!"紫兒罵道.

宇文禦哈哈一笑:"原來這等小事.簡單."

他說完,摸著紫兒的手忽然猛地一動.眾人只聽見"咔嚓"一聲,剛才還嬌滴滴的紫兒頓時軟軟跌在了地上.而她的頭呈一個怪異的角度.

蘇云翎倒吸一口冷氣.一旁的姬妾們紛紛驚叫,膽小的不由嚇得哭了起來.

剛剛還正常的氣氛一下子變得有種恐怖的窒息.p

宇文禦環視了一圈,笑笑道:"還有誰想摸這只貂兒?本王說了,玄淵先生是本王的貴客,都沒聽明白嗎?"

底下眾人戰戰兢兢,無人敢吭聲.剛才嚇得哭泣的姬妾也趕緊捂住嘴.

他說完朝蘇云翎露齒一笑:"這位姑娘,本王把冒犯你的人處置了.滿意嗎?"

蘇云翎見他殺人于談笑間,忍不住想要作嘔.她硬生生忍了下來:"宇城王,玄淵先生等你很久了.我家主上不喜歡等人."

她說完立刻轉身離開.多待一刻都覺得難受.

宇城王一笑,慢悠悠地跟上.

……

南山會獵結束了,禦駕啟程回京.

禦輦中,君云瀾看著一本本奏折,有人在外面低低地道:"小女伺候皇上筆墨."

君云瀾看得專心未回答.

過了一會,簾子一撩,閃身進來一道嬌俏的倩影.

君云瀾依舊在看折子,過了一會,鼻尖傳來一道幽香.他抬起頭來,手邊案幾上已經放著一杯清茶,

他若有所思看著眼前垂頭的人兒,淡淡問道:"今日是到你伺候筆墨的嗎?"

她抬起頭來,一張清冷又美麗的臉呈現在眼前.

是趙玉瑤.

她眼中含著水光:"皇上恕罪,今日不是小女伺候皇上筆墨."

君云瀾淡淡轉回目光放在折子上:"既然不是,退下吧."

"皇上!"趙玉瑤膝行了幾步,跪在他腳邊,低聲懇求道:"皇上,小女請求皇上憐惜."

君云瀾目光沉沉看著她:"你是趙家大小姐,才名遠播.不需要這樣低聲下氣."

趙玉瑤臉色頓時難堪之極.她咬牙,像是下定決心似的道:"皇上!您要娶齊國玉香公主了是嗎?"

君云瀾臉色依舊陳靜,目光深沉:"這事是國事."

"既然皇上願意娶齊國的玉香公主,那皇上也可以納妃!小女不求能位列嬪妃,只求能伺候在皇上身邊!皇上……"她眼中淚水滾落,淒涼無比.

君云瀾不語.

"皇上!您不願意接受小女,是不是因為小女的母親!"趙玉瑤淒然道:"小女知道母親她太過分了!皇上放心,小女與母親全然不同!小女會誓死效忠皇上的!"

君云瀾深深看著她:"朕不接受你,不是因為你的母親.你以後不必再說了."

"皇上!"趙玉瑤絕望了.

正在這時,禦輦外有人沉聲道:"皇上,准備好了!"

君云瀾立起身:"朕一會就好."

他說完直接入了禦輦帳後開始更衣.趙玉瑤預感到了什麼,緊張問:"皇上,您要去哪里?"

不多時,君云瀾已經穿戴完畢.他走到她面前,居高臨下看著她,輕聲道:"趙小姐,朕最後一次告訴你,以後不要在朕面前說這些話."

他看著她的淚眼,目光很清淡,幾乎看不到任何表情:"朕是皇帝,不是你想要的那種男人.朕對萬民寬厚仁慈,不代表朕可以容忍一而再地觸怒朕的事發生.你明白嗎?"

他的聲音很輕柔,可是聽在趙玉瑤的耳中卻如雷霆轟鳴.

她臉色一白:"皇上的意思是……"

"朕的意思是,不會娶你也不會納你為妃嬪,甚至朕都不會碰你.你母親也是如此."君云瀾憐憫看著她:"你母親想錯了朕,你也想錯了朕.朕之所以不降罪與你母親和你,是因為你們都是趙家人!明白了嗎?"

趙玉瑤猛地跌坐在地上:"為什麼……"

君云瀾已經失去了和她說話的興趣,走出了禦輦,在外面早就有一匹馬等候.

他翻身上馬.

趙玉瑤忽然不死心地喊道:"那誰?有誰可以當皇上的女人!?"

君云瀾頭也不回對身邊的侍衛道:"走吧!"

---題外話---宇文禦不是男配.宇文禦不是男配.宇文禦不是男配.宇文禦不是男配.

...

上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一)    下篇:第三百四十一章 受罪(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