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三十八章 夜襲(二)   
  
第三百三十八章 夜襲(二)

雪兒在她身邊蹭著,十分粘人.

蘇云翎眼角的余光看過,果然看見幾道寒光閃過.她冷冷一笑,故意把雪兒托在手中逗著它玩兒.

過了一會,寒光漸漸消失.

四周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鱟.

蘇云翎一笑,把雪兒藏在了袖中,安心睡了過去.

帳篷中,玉香公主面色冷然.

"公主……"女官悄悄在帳外道:"那個姓蘇的有那只厲害的貂兒,十分棘手."

"都是一群飯桶!"玉香咬牙冷然道:"竟然怕了一個弱女子!"

女官猶猶豫豫:"可是公主你不是說只是利用她,如今要是殺了她,萬一秦皇陛下怪罪起來……"

玉香公主目光沉沉:"此一時,彼一時.你沒看見那個叫做什麼子玉在一旁.若是她告狀嘴碎,本公主在君大哥面前該怎麼自處?!"

她冷冷道:"所以,蘇云翎必要除去!"

"是!"女官一凜,應了一聲悄然而去.

蘇云翎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忽然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她悄悄睜開眼看了下,便一把拉了拉睡得昏昏沉沉的子玉.

"蘇姐姐,怎麼了?"子玉揉著眼睛問.

蘇云翎比劃了兩下,子玉一下子清醒過來.蘇云翎悄悄拉著她退到了樹干後,然後一把拽起子玉貓著腰來到拴馬的地方.

"快上去!"蘇云翎催促.

子玉急忙上了馬.兩人解開缰繩,跳上馬.蘇云翎上馬之前不忘將其余的馬兒缰繩都解開,然後在一匹匹馬臀上狠狠抽了幾鞭.

馬兒吃痛,立刻長嘶一聲四散跑了.

"她們要逃!"

"快來人!"

營地四周響起了呼喝聲.蘇云翎和子玉辨認下方向立刻疾馳而去.

身後火光憧憧,頓時追趕的呼喝聲,咒罵聲此起彼伏.兩人不管不顧在林中策馬疾馳.這深山老林中小路幾乎沒有,兩人已經盡量挑平坦的路,但是卻也無法跑快.

不過她們逃得艱難,追兵追得也十分辛苦,更何況他們還要費很大一番功夫去找失散的馬匹.

營地四周都是呼喝聲.玉香公主臉色烏黑,怒視著一個個如無頭蒼蠅一樣亂躥的手下.

她咬牙切齒:"蘇云翎!"

……

蘇云翎帶著子玉跑了很久才堪堪跑到了樹林邊緣.兩人都是嬌弱少女,一天一夜幾乎不怎麼休息奔馳下來也累得氣喘籲籲.

蘇云翎指著草原的一個方向,喘息道:"只要我們往東跑大約一百里就能看見咱們的營地了.只要到了營地中,我們就無事了."

子玉點頭:"多虧了蘇姐姐,不然的話我們都出不來了."

蘇云翎搖頭道:"是我連累了你."

子玉連忙道:"是我連累了姐姐."

蘇云翎失笑:"好了,我們趕緊走吧.晚了追兵追上就麻煩了."

話音剛落,背後已亮起了火光.蘇云翎一看心中暗自叫糟糕.她沒想到玉香公主的人馬這麼快就追來.

說到底還是訓練有素的侍衛,怎麼樣都比她們動作還快點.緊趕慢趕竟然這個時候就追上了.

"姐姐,怎麼辦?"子玉焦急問道.

蘇云翎腦中千萬個念頭飛快閃過.對于玉香公主臨時起意要殺人滅口,她心中也有意料到,只是她漏算了子玉.

她若一個人躲過追兵的機會會更大,現在兩人在一起,目標太大,而且兩人都不擅騎馬,被人追上是肯定的.

她想完當機立斷:"子玉,你趕緊回營地."

"那姐姐你呢!"子玉焦急問.

蘇云翎一甩手,馬鞭狠狠抽向子玉身下的馬兒:"我沒事!我引開他們!"

子玉身下的馬兒吃痛,長嘶一聲奔了出去.身後傳來侍衛的呼喝聲:"她們在那兒!"

"追上!快點!"

蘇云翎立刻

調轉馬頭朝著火光處沖去.她跑得很巧妙,騎馬的身影被那些侍衛看見,卻又隱隱約約.果然那些侍衛很快被吸引過去,一個個縱馬追了過去.

眼前枝葉縱橫交錯,她幾乎已是把平生所學的那一點騎術超水准發揮了.她不敢輕易向草原跑去.因為她知道騎術不精的自己,跑向草原幾乎是等于自投羅網.

玉香公主帶來的侍衛們很快就能把她從草原上堵住去路.到時候也是死路一條.

她現在就只是寄期望子玉能趕緊到了秦國營地,找來救兵.而她能做的就是在密密麻麻的樹林中盡量拖延時間.

她騎著馬在林中左沖右突,精通陣法可以令她在複雜的山林中算出最便捷的道路來.就憑著這一點她拉著身後一堆的侍衛在山林中整整拖延了一個時辰.

天色依舊很暗,黎明好像永遠都不會降臨似的.

蘇云翎終于體力不支.

她本身子就比普通人孱弱,能堅持到現在已超出了她能力范圍.

忽然身下一震,隨即馬兒痛嘶一聲.蘇云翎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她急忙下馬一看,原來是馬蹄陷入了樹根間隙中.

她檢查了下,馬腳沒有斷,但是再繼續走下去恐怕有點吃力了.

她擦著汗,喘息看著跟了自己一路的馬兒:"好吧.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咱們就此別過吧."

她說著幫馬兒拔出馬蹄,拍了拍它讓它慢慢離開.等馬兒走遠了,她才轉頭向另一個方向吃力走去.

"呵呵……"一道笑聲從她身邊響起.

蘇云翎猛地一驚,踉蹌退後幾步,警惕看著四周.

"是誰?!"她喝道.

可是回答她的卻是林中寒冷的風.

她屏息凝神等著,可是等了許久都不見有人影出現.

難不成是她累慘了,所以產生了幻聽?蘇云翎摸了摸自己的脈搏,脈搏跳得很快,卻不像是脫力的樣子.

她環視了一圈,咬牙繼續向前走去.終于她走不動了,挑了個地方干脆坐著等.

不知過了多久,身後追兵的追來了.火光將她團團圍住.蘇云翎靠在山石靜靜地笑.

玉香公主臉色陰沉地在侍衛簇擁下上前.

她似笑非笑地問道:"蘇女官大半夜的跑什麼呢?害的我們生怕蘇女官出了什麼意外,不得不追來."

蘇云翎笑:"抱歉了,小女忽然想到四處散散,沒想到越走越遠,倒是累得公主擔心了."

玉香公主看了她一人,忽然問道:"那小姑娘呢?"

蘇云翎裝傻:"哪個小姑娘?"

玉香公主的臉色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顯得十分猙獰.她似笑非笑:"就是那個穿著男裝的小女娃呢?"

蘇云翎"哦"了一聲,笑咪咪道:"她啊,回去了.世家千金小姐不應該在野外過夜,她若不回去,皇上會責怪呢."

玉香公主聽了臉色越發陰沉.

這蘇云翎說的都是一番鬼話!把她當猴耍著呢!

"蘇女官,走吧,天都快亮了.你散步該'散’完了吧?"玉香公主冷笑道.

蘇云翎眼見他們要走近,忽然"哎呦"一聲向後靠去.侍衛們正伺機要撲上來,聽到這一聲嚇了一大跳.

蘇云翎拍了怕手,笑:"不好意思,我後面是山崖,方才差點要跌下去了."

玉香公主一聽,拿來火把一照,果然看見蘇云翎背後黑黝黝的.她心中大喜,面上卻不動聲色.

"蘇女官,你小心一點,趕緊過來."

蘇云翎搖頭:"不成了,我的腳崴了,走不了.公主你過來扶我一下."

玉香公主一聽臉色越發鐵青.她堂堂一國的公主怎麼可能過去扶一個小小的女官.

玉香公主一側頭,冷冷命令:"過去兩人扶蘇女官過來!千萬小心!"

她在最後四個字故意加重了語氣.侍衛心領神會,兩人走上前.

正當他們靠近的時候,腳下猛地一落空,等他們醒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直墜

了懸崖之下.

"啊!--"

淒厲的呼喊劃破天際.令玉香公主他們嚇得一個激靈.

"你!--"玉香公主怒視著蘇云翎,而後者則好好坐在山石上,笑靨如花.

"你這個妖女!你……"她幾乎不知要怎麼形容.直到此時她才發現蘇云翎的跟前也有一處深溝裂縫.

而她方才故意以叫聲提醒眾人她背後是山崖,令他們沒有看見她的前面也是一道深不見底的深溝.

這女人……所有人的心中泛起了一股寒氣.

單人獨騎地引開追兵,然後以馬的印記先誤導他們追往另一個方向,最後再以逸待勞,守在這里引他們上當.

這女人的心思竟然比海底還深.

而且從今天下午開始,好像他們二十幾號人都被她耍得團團轉,可她除了體力不支外,壓根沒有一點損傷.

"蘇云翎!你好惡毒的心!"玉香公主再也忍不住撕下偽裝,怒罵.

蘇云翎依舊嫣笑靨如花:"公主何出此言?我方才提醒了你們,我背後是山崖,誰知道你們沒有看見前面也有一條深溝呢?"

玉香公主怒極反笑:"好!好一個牙尖嘴利!蘇云翎,你過來!你若不過來也是個死!"

"死?"蘇云翎笑得輕松:"我這不好好活著嗎?原來公主是想讓我死呢?"

"不然呢?你以為你還能活著看見明天的太陽嗎?"玉香公主冷笑反諷.

蘇云翎吃吃一笑,眸光晶亮:"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活著,為什麼要死呢?再說,我死了,玉香公主怎麼向你的君大哥交代呢?公主別忘了,子玉現在恐怕已經到了秦國的營地中了."

"我若死了,公主怎麼解釋呢?"

玉香公主心中一沉.她竟忘了還跑了一個.她看著意態閑暇的蘇云翎,恨得心都要擰起來了.

這女人太過聰明.從一開始她就看破了自己的伎倆.一路周.旋至今她處處占著上風,哪怕這個時候她都有種耐她不了的錯覺.

想著,玉香公主忽然呵呵笑了兩聲:"怎麼向君大哥解釋,這個就不勞蘇女官費心了.皇上自然會相信我,而不會相信一個被嚇壞的小丫頭的片面之語."

"呵呵……"蘇云翎也笑了,"那個可不是什麼小丫頭哦.她可是秦國七王爺的遺孤,雅羽郡主."

玉香公主聽了咬牙,冷笑:"郡主又怎麼樣?蘇云翎,你到底過不過來?"

蘇云翎咯咯一笑,慢條斯理道:"我不!"

玉香公主氣得連連冷笑,面色一沉,喝道:"給本公主射!射死這個牙尖嘴利的賤人!"

"公主!萬萬不可!"身邊的女官們趕緊勸誡:"萬一被秦皇陛下發現了怎麼辦?"

玉香公主冷笑:"這又有什麼難辦的?射死了,再放幾條餓狗下山崖,保證吃得骨頭都不剩一根!"

四面的侍衛和女官們聽了一個個渾身打起了寒顫.

蘇云翎面上還是笑著的,心中卻已怒極.她沒想到這玉香公主人美心毒,不但膽大妄為,還視人命為草芥.

"給本公主射死她!"玉香公主喝道.

侍衛們立刻搭弓引箭,紛紛對准蘇云翎.蘇云翎猛地一吹口哨,一道白影如閃電躥了出去.

眾位侍衛早就領教過了雪兒的威力,一個個立刻抽出長劍要去砍.可是雪兒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往往一擊不中就會被它咬傷.

這一次雪兒凶性大發,專門找要害地方下口,不到片刻侍衛們哀嚎聲遍地,紛紛在地上打滾.

在混亂中,玉香公主見雪兒無法阻止,一咬牙,奪過身邊侍衛的弓箭對准了蘇云翎.

"去死吧!"她冷笑一聲,箭飛快射出.

蘇云翎臉色一變.她此時身處的地方根本不適合躲避.一陣透骨劇痛傳來,她痛呼一聲滾下山石就要往山崖摔去.

難道就這麼死了?她腦中的念頭閃過,像是過了一輩子那麼長.

她還沒報仇,還沒有來得及好好看一看那雙靜水流深似的眼中到底藏著的是情深,還是別的……

不可以就這樣死去.她不知哪來的勇氣,手中寒光出鞘,狠狠刺入了石縫中,阻止了滾落的趨勢.

"賤人竟然不死!"玉香公主冷哼一聲,繼續搭弓引箭,這一支,她對准了蘇云翎的手臂.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眼前白影一晃,一道寒光帶著山崩地裂似的氣勢狠狠劈下.

"啊!"玉香公主尖叫一聲,手中的弓箭被這寒光劈成了兩半.

那道白影閃過,侍衛們的哀嚎都堵在了口中.玉香公主看去,嚇得渾身冒起了寒氣.那道白影太快,出手不留任何活口.

地上原本哀嚎滾動的侍衛們頃刻間死了十之八.九.

山崖處,一切安靜下來.

"哐當"一聲,玉香公主手中斷成兩截的弓箭落地.她呆呆看著眼前一地的尸體,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道白影背對著她,緩緩走到了蘇云翎跟前.

蘇云翎痛得滿臉冷汗.她一抬頭,看了他一眼,吃力地笑:"你來了啊?"

此時雪兒歡快吱吱叫了兩聲,迅速跳上白衣人的肩頭,吱吱叫個不停,似乎在說著方才發生了什麼事.

"你太笨了.活該如此."白衣人冷冷淡淡地道:"你不會把他們引到此處,掛個布片在此處,他們心急知道你死了沒有,定會一窩蜂地向前查看,到時候他們腳踩空,自然死一大片."

"說不定那個女人還是死頭一個.剩下的,你再讓雪兒解決,保證死得干乾淨淨.你也不必受傷."

玉香公主聽了不由打了個寒顫.若是蘇云翎果真這麼做了,那說不定他們真的會上當掉入山崖.而以自己的性子恐怕會第一個沖過去看.

蘇云翎輕笑:"是啊,這個辦法我怎麼沒想到呢?"

"所以,你蠢,活該!"白衣人下了結論.

蘇云翎痛得冷汗直冒,打斷他的話:"閣下說完了沒有?說完了幫我一把.我中箭了,不知道這箭上有沒有毒."

白衣人冷冷站在懸崖前,看著不遠處只差一點就要掉下山崖的蘇云翎,一動都不動.

他白衣傲雪,身姿挺拔,雖然看不到他的面目,但是光從背影就已經讓人足夠遐想了.

玉香公主見兩人一問一答,說得恍若身邊無人.她終于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是誰?!你竟然殺了我的侍衛!--"

她還沒說完,忽然喉嚨一緊,整個人竟然凌空.

等她回過神來,不由嚇得魂飛魄散,只見自己跟前站著一位帶著半面銀質面具的男人.

他目光冰冷,看著她像是在看一具尸體.

"咳咳……放開我……"玉香公主只覺得自己幾乎無法呼吸,喉嚨間的鉗制越來越重,越來越冰冷個無情.

一旁的女官們早就嚇得簌簌發抖,一個個雙眼一翻昏死過去.

蘇云翎歎了一口氣:"那個……你放了她吧."

銀面男子冷冷道:"為何?"

蘇云翎慢吞吞地道:"她是皇上未來的……皇後."

"哦?"銀面男子一挑長眉,笑得意味深長:"這麼說,她是君云瀾的妻子?"

玉香公主此時已經完全說不出話來.她的臉已經漲成豬肝色,舌頭也因為窒息難看地吐了出來.

而眼前的銀面男子就如同英俊的魔鬼,不帶一點感情,也不帶一點憐憫地看著她,甚至饒有興致地看著她痛苦的樣子.

蘇云翎點頭:"是.你殺了她.齊國和秦國邦交就完了."

"哦?這麼說,你方才並不想殺她?"銀面男子繼續問,"所以你並沒有用我的法子去脫身?"

蘇云翎苦笑:"我殺了她有什麼好處?秦國和齊國開戰,得利的只是有心人."

---題外話---頭疼,只更了六千,明天有空補上這一千字.下面會更精彩哦.

上篇: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襲(一)    下篇: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惡人和偽君子(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