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三十四章 南山會獵(九)   
  
第三百三十四章 南山會獵(九)

她說著當先一夾馬腹向前而去.

玉香公主眼中的神色冷了下來,漸漸變得陰沉.

"公主,准備好了."有個侍衛悄悄湊過來在她耳邊低語鱟.

玉香公主看了他一眼,使了個眼色,轉身追著蘇云翎的方向而去襤.

……

齊國的戰馬和秦國的不一樣.秦國的戰馬耐力見長,而齊國的戰馬卻是一匹匹高大威猛神駿,速度奇快.

蘇云翎已經挑了一匹看起來十分溫順的,卻還是騎著有些駕馭不住的感覺.

草原的風烈烈而過,她開始整理這兩天混亂的思緒.

秦國和齊國的結盟和聯姻看來是勢在必行的,不然的話,玉香公主為何要屈尊前來南山會獵?這等于是送貨上門的意思了.齊國做到這個份上,君云瀾已不能再拒絕,除非發生了什麼天災*,無法挽回.

而眼前這樣子,恐怕發生這種事的幾率幾乎是沒有的,那也就是說,南山會獵後,君云瀾不但招攬到了鎮西王應龍軒,也將為秦國迎來一位新的女主人……

她被風一吹,心中卻越發亂紛紛的.

傷心?還是失望?

似乎都沒有,只是心中空落落的難受,無法說清楚到底是什麼多一點.

這一條路是她選擇的,也是她決心走下去的,只是如今一步步走來,才發現原來竟然是一條荊棘之路.

每多走一步,都發現足下鮮血淋漓,無法回頭.

"嗖"的一聲,一道凌厲的羽箭射來,釘在她不遠處.而不遠處的一頭小鹿應聲倒下.

蘇云翎回頭.

只見玉香公主伸手搭弓,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她身邊穿著騎裝,帶著兵器的女官們歡呼一聲前去撿起獵物.

小鹿已經死絕.蘇云翎看了它一眼,眸色一縮:"公主竟然用毒?"

小鹿的傷口處一圈烏黑,自然是劇毒無疑.不然的話一箭下去的話,不可能立刻就死,起碼要掙紮幾下.

玉香公主微微一笑,容色絕美又傲然:"那是自然,不用毒的話,它會掙脫逃跑."

蘇云翎忍不住道:"可是用毒的話,這鹿肉就不能吃了."

"誰說我們家公主要吃這鹿肉了?"一旁的女官們嗤笑,"我家公主從不吃這些外面的野物."

蘇云翎沉默下來.

當她知道玉香公主喜歡豢養一些美麗又危險的毒物當做玩寵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天之驕女一定是驕傲又心腸硬的人.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只是為了取樂在箭上射殺獵物而不食用.

玉香公主騎著馬走到了她身邊,笑道:"蘇女官怎麼了?"

蘇云翎掩下眼底的神色,淡淡道:"沒什麼,公主的箭法果然厲害."

"本公主聽說,蘇女官曾經在女官大比中風光一時無二,秦國許多大家閨秀都輸給了你.本公主很好奇,要不趁著這個時候,本公主和你比試比試?"

玉香公主朝著她笑,一口貝齒雪白整齊得像是一只危險的母獸.

蘇云翎生平第一次感覺到了危險.

那是來自同類敵意的姿態,哪怕眼前的玉香公主什麼都沒有做.

"公主抱歉了,小女不敢和公主比試."她低頭.

玉香公主挑了挑柳眉:"是不敢還是不願意?"

蘇云翎垂下眼簾,淡淡道:"自然是不敢.公主千金之軀,地位尊崇,贏了小女是應該,贏不了小女那豈不是活該?"

"你!--"

"大膽!--"

"豈有此理!"

玉香公主的四周女官紛紛怒叱.蘇云翎坐在馬上一動不動,面色鎮定.

她看著眼中泛起殺意的絕美人兒,微微一笑:"公主,難道不是這個理?"

她是天之驕女,而她是罪臣之女.一個天,一個地.玉香公主不用比就已經贏定,非要比個高下,就是拉低自己的身份.萬一輸了,更是沒有面子.

玉香公主眼神沉沉.她一揮手,冷然道:"都給本公主閉嘴!沒有聽見蘇女官只是在和本公主開!玩!笑!嗎?"

蘇云翎一笑,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玉香公主眼神沉沉,眼底不知在湧動著什麼.

"公主!這蘇云翎太可惡了!怎麼可以這麼侮辱公主?!"憤憤不平的女官們紛紛上前進言.

"都閉嘴!"玉香公主冷笑:"都忘了是誰出的餿主意嗎?讓本公主在她跟前丟人現眼?!你們還好意思說?!"

見公主發怒,女官們一個個噤若寒蟬.

玉香公主冷笑一聲:"伶牙俐齒!我看你等會還會怎麼說!"

……

樹林到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高大樹木組成了一大片森林,當中還可以看見不少鳥獸出沒.

這時節正是會獵的好季節.

四周的參天大樹令人看起來從心底打起寒顫.蘇云翎騎著馬,緊不慢地轉悠.

她不擅長騎射,射箭更是不行,往往看見獵物想要搭弓引箭的時候,一旁玉香公主的女官們的箭羽就射來,搶了先.

她們似乎用這個辦法來向她耀武揚威,等著她發怒,失態.

可是等了半天卻發現,那個本該發怒的人卻一點自覺都沒有,依舊騎著馬到處轉悠,反而是她們為了顯擺射箭技藝,一個個疲憊不堪.

這一切玉香公主看在眼中.她一夾馬腹走到了蘇云翎身邊.

"蘇女官所獲不多呢."她笑.

蘇云翎微微一笑:"小女射箭技藝不精,自然比不上公主的收獲."

玉香公主一回頭,果然自己的手下馬車上一堆的獵物.可是這話聽起來怎麼這麼刺耳.難道蘇云翎是在諷刺自己不是憑借真本事打到獵物,而是靠著底下下人多才打的多嗎?

她看了蘇云翎一眼,似笑非笑道:"蘇女官,這樣行獵很沒有意思.你不覺嗎?"

蘇云翎一笑:"行獵最大的樂趣是在打獵上,公主獵物不少,難道還不滿足嗎?"

玉香公主眼中浮現若有所思的笑意,道:"蘇女官說錯了.行獵最大的樂趣是在于比輸贏."她歎了一聲:"只可惜今日本公主的對手似乎對這不感興趣."

蘇云翎了然.這是在責怪她不給力呢!讓這本該充滿樂趣的行獵一點都沒有意思.

她點頭:"那好吧.為了讓公主盡興.公主說說要怎麼個行獵法?我依計就是."

"當真?"玉香公主見她答應得爽快反而不相信.

蘇云翎點頭,神情無比真摯:"自然是真的!"

"難道你不怕我會害了你?"玉香公主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在這里森山老林中,我一箭就可以結果你的性命,而且還無人能知."

她說著把玩著手中的弓箭,箭尖若有若無地對准著蘇云翎.箭頭上藍光閃閃,是射死那只小鹿的毒箭.

她的神情帶著玩笑,又像是在認真.一時令人分不清楚.

蘇云翎忽然笑了,眉眼彎彎,分外天真的樣子:"公主真會開玩笑."

玉香公主也笑了,眼底的閃著細碎的寒光:"是啊,本公主就喜歡開玩笑."

兩人對視一眼,像是知交閨蜜一樣笑個不停.

蘇云翎笑完,臉上的笑容漸漸換成肅冷,慢慢道:"不管公主信不信,這小小的樹林還真的困不住我."

玉香公主挑眉:"原來你早有依仗.是什麼?能給本公主看看嗎?"

蘇云翎笑了笑,柔聲道:"公主既然知道是小女的依仗,小女怎麼可能給公主看呢?"

玉香公主臉色一沉,正要發作.蘇云翎已催促:"公主說吧,接下來要怎麼個行獵法?"

玉香公主看了她一眼,道:"我的下人說這山中有一頭極其狡猾的白色雪狐出沒.你騎射不精,我也不強求.若是你發現這雪狐,發射信號即可.便算你贏了,反之,則是我贏了.如何?"

蘇云翎點頭:"這的確很簡單."

玉香公主遞給她幾支造型

奇怪的箭.對她道:"在箭中充了火藥,對天射出去能讓人知道你在何處.在森林周圍的士兵便能趕到."

蘇云翎接過,笑道:"小女射箭不行,但是對著天上射還是懂得.公主想得真周到.多謝多謝!"

玉香公主聽了又覺得這話似乎含著幾分譏諷,再看時,蘇云翎神色若無其事,不像是諷刺的意思.

"贏了有什麼好處?"蘇云翎忽然問道.

"贏了有什麼好處?"一旁一直不插嘴的女官們終于忍不住了.

蘇云翎滿臉奇怪看著玉香公主:"難道玉香公主沒有設一個什麼彩頭嗎?小女記得行獵中通常都有設一個彩頭的.難道是小女記錯了?"

一旁的女官們臉色也開始莫名起來.

行獵中通常以打獵多少來定勝負.贏者有什麼樣的彩頭,都會事先說清楚.然後各自去憑著本事贏取.

可是現在……似乎有點說得通,又有點怪異.

竟然有人對玉香公主提出彩頭提議?難道這秦國的蘇女官已經篤定了自己能贏?明明是四體不勤五谷不分,騎馬都嫌跟不上大部隊的人嬌弱小姐而已!

玉香公主眉頭跳了跳,半晌她道:"好吧.誰贏了就賞金一萬兩."

蘇云翎笑而不語.

可是這種笑容在玉香公主看來就是不屑和不滿意.

她冷哼一聲:"好吧,在加彩頭.你若能贏了,本公主有個新近得來的寶貝……"

"公主!--"女官們紛紛叫道.

玉香公主聽而不聞:"這東西是傳說中能解百毒的玉蟾."

蘇云翎眼中終于閃過有興趣的亮光.她點頭:"好吧."

"等等!"一旁的女官忽然出聲;"我家公主出了這麼重的彩頭,那蘇女官你呢?你若輸了怎麼辦?"

蘇云翎道:"那就讓玉香公主說吧.只要我有的,就可以設做彩頭."

女官冷笑:"呵呵……我們公主什麼沒有?還需要你的什麼東西嗎?"

蘇云翎側頭一想也是.堂堂一國的公主,什麼會沒有呢?連那稀奇的玩寵丟失都不心疼,提都不提的人是不稀罕她的東西的.

"那公主想要什麼呢?"她問.

玉香公主還沒開口,身邊的女官就已經沖口而出:"若是蘇女官輸了,就出宮回家吧."

此話一出,四周的氣氛似乎一下子就冷凝下來.蘇云翎看了看四周,這才發現她們一個個都目露敵意看著自己.

玉香公主呵斥:"竟然敢對蘇女官如此無禮!還不趕緊退下!"

她說完對蘇云翎道:"這是我禦下不嚴,回去我會好好懲她們."

蘇云翎一笑道:"公主不必了.既然這位女官提出這個條件,那就按著這個彩頭來比吧."

玉香公主沒想到她竟然干脆應下來,心中松了一口氣之余卻又升起疑慮.

難道蘇云翎有必勝的把握?還是她壓根就不在乎留在宮中,留在皇帝身邊?……玉香公主還在想的時候,蘇云翎整理下已經轉身向森林深處走去了.

她皺眉.

"公主,這蘇云翎是不是傻子?還是自信過了頭了?竟然一個人敢進去山林中?"一旁的心腹女官再也忍不住道.

"是啊!在這里孤身一人就等于踏入死地.到時候出了什麼事,秦皇陛下也不可能怪罪公主的."

"就是!只是一個小小的女官罷了."

玉香公主冷冷皺眉:"別說了.繼續依計行事吧!"

……

蘇云翎一人騎著馬慢慢向山林深處走去,懷中一動,探出一個小小雪白的腦袋.

她微微一笑,把雪兒掏出來:"去吧!憋了大半天憋壞了吧?不過記得不要跑遠了,要回來哦!"

雪兒仿佛聽懂了人話,吱吱兩聲躥入了山林中.

蘇云翎含笑看著它跑了,這才慢條斯理地從懷中掏出一副小小的羅盤.她看了看方位,失笑:"真是有夠可笑的,在森山老林中會有雪狐嗎?騙小孩呢!"

她說著熟練看了看方位,向著遠處白了山頭的雪山走去.

路上草木漸漸稀疏,風也漸漸有了寒氣.她知道靠近雪山山腳了.于是她在山腳尋了個舒適平坦的地方停下來歇息.

等時辰差不多了,她從背後拿出玉香公主給箭,對著天空射了出去.

"啪"一聲脆響,在天空中劃過一道彩色的痕跡.果然是信號箭,只是不知道這信號引來的是人還是什麼……

她靜靜地等.

過了好一會兒,忽然不遠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蘇云翎慢慢躲在了一株樹後看去,窸窸窣窣的聲音越來越大,一只花斑老虎嗷嗚地一聲從樹叢中躥了出來.

樹木被虎帶起的風搖晃得簌簌落下葉子.

蘇云翎倒吸一口冷氣,臉色微微一變.她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只花斑大虎.

不等她反應,那只老虎對著空氣一嗅,嗷嗚一聲猛地向著她藏身的方向奔來.

糟糕!

蘇云翎饒是鎮定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危險給嚇得後退一步.

"雪兒!"她呼和一聲.

"唰"的一聲,一道白影閃電一般朝著撲來的猛虎射去. 第一傲世皇後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南山會獵(九)

上篇:第三百三十三章 南山會獵(八)    下篇:第三百三十五章 南山會獵(十)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