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山會獵(三)   
  
第三百二十八章 ,南山會獵(三)

殷紫菡走了進了帳中.因為她身份尊貴,眾女官紛紛向她行禮.蘇云翎端坐不動.她自然不必向殷紫菡行禮.

按著女官品級,殷紫菡還必須向她行禮.

殷紫菡看了她一眼,坐在了她左手邊第一位.

蘇云翎打量了她一下,似笑非笑道:"含香郡主的身子一定是大好了,今日看來臉色紅潤,氣色不錯.魷"

殷紫菡臉色掠過不自然:"那是自然,畢竟歇息了這麼久."

蘇云翎明眸一閃,問道:"方才含香郡主似乎知道皇上要請什麼貴客來?可否與大家說說?"

殷紫菡笑道:"這個我怎麼知道呢?只是有些風聞罷了."

蘇云翎見她故作神秘便不再問.倒是底下幾位女官們好奇不已,紛紛詢問.殷紫菡吊足了大家的胃口,卻是半點口風也露.

幾位女官們見真的問不出什麼來,一個個也很快失去了興趣.

她們又把這次的注意力放在了新近幾位前來隨行禦駕的貴公子們身上.

"聽說這次薛家的少東家薛公子也來了."有個女官眼中發光,神往道:"聽說這薛公子精明能干,深得皇上的寵信."

"是呢!我聽我爹爹說,皇上不少差使都讓薛公子去辦."有人添油加醋.

"你們聽說了沒有?琴越公子這次也來了."有人女官臉色發紅,"我方才看見了.果真是秦國四公子之一,果然風流倜儻,儒雅斯文."

"當真?……"

"……"

蘇云翎一邊喝茶一邊聽著底下女官們的閑聊八卦.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一帳篷的女人聚集起來儼然是一場熱鬧的大戲.聊的內容都是這世家的公子,那世家的少年.話題永遠都是男人.

不過也難怪,對于女人來說,擇一門好親事就是這一生最重要的事嗎?這些女官們進宮又有幾個是真心為了當這女官呢?

眼看著皇帝沒有一點意思從女官中挑選嬪妃,這些女官們一個個便把注意力都放在別的世家公子身上了.

她忽然想起前來時君云瀾那一句忽然而至的話.

後宮無主,國體不全.

心緒忽然就這樣莫名複雜起來.口中的清茶也似乎苦澀起來.

"蘇女官似乎對這些公子們並不感興趣呢."身邊傳來殷紫菡漫不經心的聲音.

蘇云翎回過神來,看了她一眼,不動聲色:"含香郡主似乎也沒有什麼興趣呢."

殷紫菡微笑:"是啊.有些人志向一向比凡人更高,不是有一句老話:燕雀安知鴻鵠之志?比起這些庸俗的志向,做一番必須拼上一生所有,站上萬人之上的事更令人熱血沸騰."

蘇云翎看著若有深意的笑容,不知為何心中浮起一股難以言說的不安.

殷紫菡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其實蘇女官和我是同樣的人,不是嗎?"

她說完,笑了笑告辭離開了.

蘇云翎捏著茶盞,皺眉看著她的背影,久久不語.她想了很久才明白為什麼這殷紫菡會給她一種不安的感覺.

她的眼中藏著一種叫做野心的東西.

只是個一個郡主而已,還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同齡的少女,為什麼會給她這種感覺?她不明白.

……

會獵開始了.

秦國所謂的會獵比皇家狩獵更加嚴肅隆重.一般會獵是招待貴客,光各種儀式就要舉行三日.來參加的幾乎都是京城傾城而出的世家們家眷和公子閨秀們,可謂空前盛大.

蘇云翎見到了薛玉絡.

許久不見,薛玉絡英氣依舊,瀟灑從容.不知是不是因為這一年多都在君云瀾身邊辦事,顧盼間多了許多懾人的神采.

蘇云翎心中暗道.薛玉絡年少有為,才二十幾歲就能撐起整個薛家,還深得皇上信任.光憑這兩點就足以讓世家閨秀們瘋狂了.

比起虛無縹緲的入宮為妃的期望,明顯實實在在嫁給如薛玉絡這樣有能力又富可敵國的世家少年才是最好的選擇啊.

"蘇女官?您怎麼了?身子不適?"薛玉絡喚道.

蘇云翎猛地回神,看到薛玉絡疑惑的目光頓覺不好意思.

她是怎麼了?最近是不是和那些春.心萌動的女官們相處太久了,竟然時不時就想到這些.

"沒什麼."蘇云翎連忙道.

薛玉絡笑道:"皇上這些日子是忙了點,畢竟這是新皇登基後第一次的會獵.過些日子也會有貴客前來."

"什麼貴客?"蘇云翎心中一動,問道.

薛玉絡笑道:"這次來的是齊國的成王,成王和皇上是莫逆之交.這次會獵,皇上也邀他前來."

蘇云翎不知為何松了一口氣,笑道:"原來是成王."

薛玉絡有深意地道:"齊國和我們秦國向來交好,這次會獵肯前來對皇上多有助力."

蘇云翎忽然想起敏懿郡主莫名說的那一句"天要變了".她心底忍不住沸騰了.

沒想到君云瀾走的是這一步棋!

龐妃和君玉亭所依仗的就是手中的兵權,而且他們的勢力盤踞在東南一隅,接壤齊國.有傳言說靜王君玉亭暗自和齊國的宇城王有交情.

而據說宇城王雖然年輕,但是生性暴戾凶殘,我行我素,占據著一大塊封地,厲兵秣馬,有不臣之心.

也許是因為忌憚這一層關系,所以君云瀾不輕易對龐妃和君玉亭出手.

如今齊國成王前來,也許是一種訊號……

蘇云翎想得出神.

薛玉絡忽然道:"薛某有一事相求."

"什麼事?"蘇云翎問道.

薛玉絡為難:"這次會獵,琴越非要跟著來,但是他眼睛不好,我擔心他不自量力而受傷.所以到時候我會讓他跟著蘇女官."

他看見她為難的臉色,連忙道:"蘇女官放心,這事我會向皇上請示的.絕對不會讓人誤會什麼."

提起這茬,蘇云翎忽然想起還未有消息的南宮琴笙,心中一動:"那琴越公子在哪里?我略懂醫術,要不我去為琴越公子看看眼睛?"

薛玉絡高興:"那就有勞了!"

蘇云翎問明了琴越公子的帳篷,拿了藥箱匆匆前去.

到了琴越公子的帳子,門口站著一個青衣小厮.經過一番通稟,里面傳來不情願的聲音:"蘇女官,請進……"

蘇云翎聽著這聲音,心頭莫名一跳.

她走了進去,帳中昏暗,一道模糊的身影斜斜靠在榻上,似乎在閉目養神.

蘇云翎正要說什麼.身後的青衣小厮忽然道:"我家公子最近身子不適,不喜太亮,所以蘇女官見諒."

蘇云翎心中一動,對他道:"這天氣還有些濕寒,你家公子恐怕身子弱,你去燒點姜水,喝一點可以活血驅寒."

那青衣小厮猶豫了一會這才出去.

蘇云翎過去,坐在床榻邊,看向面朝里的琴越公子試探問道:"琴越公子?薛公子讓我過來為你看眼睛."

琴越肩頭一動,冷淡道:"看什麼看,一雙招子早就壞了,偏偏有人還不讓我安生!"

蘇云翎失笑:"琴越公子是在怪薛公子多管閑事嗎?有這樣的朋友,算是公子的三生有幸了."

琴越慢慢回頭,一雙眸子晶亮地盯著她,似笑非笑:"也是.不知為什麼,我這般瞎眼廢人偏偏有人惦念著,實在是三生有幸."

蘇云翎一愣,定定看著他,看了許久.

琴越薄唇一勾,慢慢彎起.他忽然執起她的手,放在臉龐上輕輕摩挲,一雙眼只是含著無盡的笑意看著她.

蘇云翎又驚又喜,幾乎是同時他手一動,一把將她拉了過來.

"我好著呢,沒死."他在她耳邊低低道.

"琴笙!是你!"蘇云翎高興得臉上發紅,渾然忘了兩人還身在秦國營地中,而四面八方都是君云瀾身邊的神機營暗衛.

南宮琴笙深深看著她,眸光湧動:"是我.我沒事."

蘇云翎心中一塊大石總算落了下來.她一直苦于無法出宮,也因為心中一直相信

南宮琴笙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神機營追殺得手,所以一直在隱忍中.

可是擔心畢竟有的.這些日子她每每想起君云瀾不動聲色的嚴酷手段都覺得心底發寒.

這便是身為皇帝的果決和冷酷之處.他可以平日溫文爾雅,笑若春風,可是一旦碰觸到底線便雷厲風行,不留一點余地.

幸好,南宮琴笙本領通天,竟然可以安然脫身.這便是不幸中的萬幸.

南宮琴笙看著她喜笑顏開的容色,忽然道:"阿翎,你在擔心我?"

蘇云翎含笑道:"那是自然.別忘了你的眼睛可是我親手治好的."

"單單只是如此?"南宮琴笙低頭,捏著她細長的手指.

這是一雙很美的手,細長纖美.捏著銀針金針,針落精准.

蘇云翎一愣,這時她才發現兩人十指相扣.他的手微涼,點點涼意滲入她的掌心,有種莫名乾淨的曖.昧.

她面上忽然浮起一抹紅暈.這時她才發現,兩人靠得太近……

南宮琴笙抬頭,魔魅妖冶的眸深深看入她的眼底.

"阿翎,單單只是如此嗎?"他追問.

蘇云翎心縮了縮,忍不住避開他的眼睛:"什麼?……我們是朋友."

"阿翎……"他忽然一笑,邪魅的笑容像是一下子點燃了整個昏暗的帳子.她能感覺到他的鼻息一點點的靠近.

"阿翎,你治好我的眼睛,為什麼呢……明明你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是琴越.……"他在她耳邊輕歎:"阿翎阿翎,這幾日你心中也一定很著急我是嗎?"

他的氣息癢癢的撩撥在耳邊.

蘇云翎看著近在咫尺的俊顏,忽而眼前一片模糊.

是啊,為何會想著幫他呢?明明一開始就知道他不是琴笙,也許是當他跌在自己的身前,抬起那一張茫然的臉,還是她看見了那深藏在毫無光彩的雙眸中那一股不屈的戾氣?

"琴笙……"她想說什麼,卻是說不出來.

南宮琴笙一雙眼猶如有魔力似地鎖著她的眼睛,低低道:"阿翎,那一夜看見的煙花是我這輩子看見最美的風景."

他說著慢慢低下頭,對著那一雙粉色的唇悄然印了下去.

"砰!"地一聲巨響.

幾乎是同時,蘇云翎猶如受了驚嚇似地往後一縮.

"阿翎!"南宮琴笙眼中掠過一抹深深的受傷.

蘇云翎七手八腳地從地上爬起,不自然道:"外面不是在做什麼,聲音好大.……我們去看看."

她說著趕緊往帳外走去.

南宮琴笙皺眉看著她落荒而逃的倩影,終是不悅哼了一聲追上.

蘇云翎跑出帳子,果然看見不少人一起向著營帳口湧了過去.

"出了什麼事?"蘇云翎拉住一人問道.

"聽說齊國成王來了!皇上禦駕前去迎接呢!如今要放十六響炮仗迎接呢!"那人興奮地道.

話音剛落,又是"砰"的一聲巨響,果然是炮仗的聲音.

蘇云翎看去,只見遠處烏壓壓的一大片身穿青色戰袍,銀色鎧甲的精騎兵領著浩浩蕩蕩的儀仗隊逶迤而來.

那時她不知,這一日齊國不但成王遠道而來,來的還有名揚諸國中,豔傾天下玉香公主……

……

古語有云: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

熱情好客的主人必定是要美食美酒,歌舞招待這遠方的來客.更何況是如齊國成王這般位高權重的貴賓.

這一夜,南山營地沸騰,歌舞喧囂,美酒佳肴如流水似地呈上,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紅光,都是一派高興神色.

蘇云翎坐在遠遠的末座,看著那幾乎看不清面目的貴賓席,心思早就飄遠了.

她只能看見君云瀾端坐主位,左手邊是成王,兩人相談甚歡,而右手邊則靜靜坐著一位帶著綴滿了各色珍珠美玉的絕色美人.

為何說是美人?

一是因為她的美名遠

播,二是因為,雖然所有的人都看不清她的面容,但是單單她只坐在那邊,便自成一方天地,似乎沒有人能輕易打破這一份屬于她的沉靜氣息.

蘇云翎低眉看著手中的酒杯,神色莫名.

"唉……"身邊傳來一聲歎息,"聽說,齊國皇帝驚聞吾皇痛失皇後,特地遣成王前來秦國,為秦齊兩國的將來,永結秦晉之好."

蘇云翎手中的酒杯忽然晃了晃,酒水灑出,滴在了衣衫上.

她慢慢抿了一口酒,忽而輕笑:"含香郡主似乎知道很多呢."

殷紫菡把玩手中的象牙筷子,笑:"我當然知道很多.因為我是郡主,而蘇女官不是呢.有時候人與人就是相差這麼大的一段距離."

她用手指比了一個誇張的距離.

蘇云翎似笑非笑地看著她的動作:"含香郡主的意思是,我與你是云泥之別?"

"不,我是說,你與沉香公主的距離,就是這麼地……云泥之別."

她笑得分外開懷.

上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南山會獵(二)    下篇:第三百二十九章 南山會獵(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