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山會獵(一)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山會獵(一)

c.t;這個傳說沒有任何根據,可是偏偏有很多愚民相信.[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于是當年秦國的開國皇帝始祖登基即位,更顯得順應民.心.

蘇云翎身為秦國人自然自小就有聽到這個傳說.可是傳說只是傳說而已.這種傳說很多時候都是上位者用來神化自己,教化萬民順服的手段之一.

有點頭腦的人根本不會當真瞬.

可是如今有人卻告訴她,這個傳說是真的,確有其事的.這實在是令她久久無法回答魷.

敏懿郡主見她的臉色,歎了一口氣:"你也不相信是嗎?原本我也是不信的,只是當我越深入其中,越發現此事之複雜,之詭異,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預料的."

"你能想象嗎?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已經算是很聰明,可是當他看到千百年前不知從哪里流傳下來的神鼎圖中看出後世一些端倪的時候,你會不會開始懷疑自己?"

敏懿郡主說著,把蘇云翎手中的似玉非玉的東西放在羊皮卷子上比劃.

蘇云翎看去,微微一怔:"是一個字!"

只見透過這一小片猶如玉佩的薄薄事物的鏤空處看去,那鼎上的圖案似乎被分割成一個字.

"是的.是一個字."敏懿郡主臉色凝重:"是一個秦字."

她再變換角度:"你看這個字是什麼字?"

蘇云翎看了一會,一驚:"乾.似乎是這個字."

"對!秦,乾,……再加上天干地支,你算算看這是什麼?"敏懿郡主的臉色越發凝重.

蘇云翎跟師父徐青山學過陣法,對這天干地支熟得不能再熟.她稍微算了下,臉色一變:"秦乾聖元年,秦始祖登基為皇."

她說完久久不能相信自己的發現.

"是的."敏懿郡主臉色煞白煞白:"我原本也不相信.可是我算了無數遍,都是這個結論.而且這一片似玉佩的東西,在這神鼎圖上別的地方,也能看出一些字,有的不是字,是畫,那些畫我先前看不懂,後來有一天我才明白,那些畫……畫的是諸國大事!"

"不可能!"蘇云翎想也不想,立刻反駁:"小小的鼎上的圖怎麼可能畫出一個大事?"

敏懿郡主見她不相信,也不辯解,拿起那事物放在鼎的西邊.蘇云翎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那鏤空處畫著一個婦人抱著一個孩子.婦人很模糊似乎坐在高位上,孩子只是個嬰孩,不認真根本看看不清楚reads;.

"不……不可能."她難以置信.

敏懿郡主苦笑:"我也不信的.可是你別忘了,按著天干地支算,這一年西戎老可汗死去.他的妻嚓吉氏抱著不足滿歲的皇子即可汗位.那一年,正是五十年前.而且我按著這圖反我們秦國的氣運,你看……"

她移動手中的玉佩,鏤空處到了神鼎下方,蘇云翎正好看見一個"武".

"這一年,是我們先皇太祖改國號為武德,這一年西戎和我們秦國開戰,七年後才結束."敏懿郡主面無表情地說.

閣中死寂一片.

蘇云翎久久無語地看著眼前這一卷羊皮卷.羊皮卷上畫的烏神鼎只有一面,可是在這一面上竟然有這麼多神奇的發現.

她並非不信鬼神,相反,她相信鬼神,也相信冥冥之中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操控著這世間所有人的命運.

可是堪破天命的人,以她這兩世為人的經曆所知,只有她的師父徐青山有這個本事.可是師父徐青山是一個方士.

他能逆天改命已是極勉強,若要他堪破天下大事,那根本不可能.

可面前卻有個這世間最大最神秘的秘密擺在她面前.

信?不信?

她現在已經說不清楚心中是什麼樣的感覺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閣中兩人的面目也漸漸模糊.

敏懿郡主小心翼翼地把羊皮卷卷好,放入一個楠木盒中,遞給她:"這個秘密便是龐妃一直想要尋找的東西.我不知道這東西怎麼到了惠賢太妃娘娘手中,但是她卻是為了這個秘密不落入惡人手中堅守了一輩子.現在這個東西交給你."

蘇云翎默默收入懷中:"這麼說,敏懿郡主你為了這個秘密,耽誤了青春?"

"是的."敏懿郡主苦笑:"你聽過一句話嗎?堪破天機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惠賢太妃拿到這卷圖的時候,她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女兒."

"而我……"她輕笑:"那一年當我解開這個秘密一小部分的時候,我母親病重過世."

"這也許是巧合!"蘇云翎忍不住道.

敏懿郡主聳了聳肩:"也許是吧.可是誰能說得清呢?當我覺得我離這個秘密越來越近的時候,我總是能感覺到自己氣運的衰落.你也許不知,其實我還有一個弟弟的."

"啊!"蘇云翎一驚.

敏懿郡主苦笑:"可是他夭折了.他也和惠賢太妃的女兒一模一樣.就這麼莫名高燒了幾日,吐血而死."

蘇云翎震驚.

"弟弟才三歲,死後連族中的祖墳都不能入.因為夭折的孩子是不能算是應氏子孫的."敏懿郡主苦澀道.

良久,蘇云翎才道:"那既然這東西是不祥之物,為何還要追尋這個秘密?"

敏懿郡主苦笑:"人啊就是如此.明明知道天機不可堪破,還是想要知道.哪怕知道堪破它將帶來厄運.龐妃不知從何處知道有這東西存在,所以這十幾年她一直苦苦追尋.她野心十足,想必她想知道她和她的兒子能不能繼承秦國大統吧."

"或者是,他們癡心妄想,想要知道這烏神鼎的下落,逆天改命."蘇云翎道.

"是."敏懿郡主點頭,"這個是很有可能的."

"不是很有可能,是一定會的."蘇云翎沉聲道:"我太了解他們了."

"所以,這東西只能深埋地底,永遠不能讓他們找到,也不能讓有心人找到!"敏懿郡主長籲一口氣,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擔,笑道:"我這些年拼著罵名不嫁,裝瘋賣傻,都是假的.實在是不放心這東西."

蘇云翎看她的眼神多了幾分敬佩.

能夠信守故人的承諾,犧牲自己的一生幸福,這樣的人已經不多見了.

"好了,東西給你我就放心了."敏懿郡主微笑:"不管怎麼樣,你比我聰明.你應該能想到處置這東西的辦法.再說,你有皇叔保護你.龐妃之流還不敢怎麼對你."

蘇云翎笑了笑,心中卻實在是無法輕松起來.

"走吧.天色已暗了.送走太妃娘娘,我要去好好喝一場."敏懿郡主忽高興起來.

她說著拉著蘇云翎往外走:"快些吧.過些日子我就要隨父王離京了!想要再聚卻是機會越來越少了."

蘇云翎一愣,不由跟著她快步走了出去,心中卻不由傷感,又一個朋友要離開了.

……

鎮西王應龍軒來京朝覲,君云瀾盛情款待.南山會獵也如期舉行.那一日,京城人山人海,整個城的百姓都沸騰了.

時辰一到,宮門大開,威武的皇家儀仗逶迤而出,直奔南山而去.

車駕一搖一晃,蘇云翎穿著女官厚重繁複的宮裝,坐在自己的車駕上卻是忍不住一下下地打著瞌睡.

為了這次南山會獵,她可是忙得覺都沒睡好.

因後宮沒有皇後和妃嬪,很多事務都要由她定奪.她儼然成了後宮之主.這番忙碌若是知情的人看見還好,不知道的便有許多閑言碎語.

更何況從那一日後她便一直由聖旨召入甘露殿,每日都是從那張大大的龍床上醒來.

她是無所謂了.破罐子破摔,名聲早就不清白了.可是這種"不清白"在別人眼中卻是一種"殊榮".畢竟被皇上寵幸,就算暫時沒有名分,也是早晚的事.

于是,她便在宮中一邊當著雅樂女官,一邊奇怪地領著後宮事務在運轉著.

"咔"的一聲,馬車不知撞上了什麼石頭,她不堤防,一下子撞到了車廂上.

"哎……"她醒來,忍痛捂著頭.

...

上篇:第三百二十五章 久遠的傳說    下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南山會獵(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