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一十七章 侍君   
  
第三百一十七章 侍君

銀面男子笑了笑,轉而冷冷道:"不行."

蘇云翎一愣:"為何不行?"

銀面男子看了她一眼:"不行自然是不行.你還嫌給他惹的災禍還不夠多?"

蘇云翎諷刺:"原來閣下是怕我出宮被皇上知道.魷"

銀面男子不為所動,冷笑:"你不必激怒我.這世間能激怒本座的人還不曾存在."

"哦?皇上也不能嗎?"蘇云翎忽然道.

銀面男子猛地看向她,一雙利目冷冷盯著她.蘇云翎一下子被看得愣住.

這是怎麼一雙眼睛?

深褐色的眼如上好的玄石,精光內斂,精芒深藏,給人一種錯覺,覺得他的眼神銳利如世上最好的寶劍,一出鞘就能毀滅蒼生.

蘇云翎饒是鎮定非常也被他的眼神駭住.

"你知道什麼?"銀面男子冷冷走來,一步一步都帶著無窮無盡的殺氣.

蘇云翎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不是自己的,僵硬得無法退後一步.

她笑了笑,卻覺得自己的笑容這麼勉強:"方才不是說這個世上沒有人能激怒閣下嗎?"

銀面男子在她面前一步停住腳步,強大的氣勢令她有種一下刻就被碾壓的錯覺.她的呼吸被屏住了.

銀面男子居高臨下冷冷看著她:"的確沒有.但是若是你知道一些事,和激怒我,這完全不同的."

他的話剛說完,蘇云翎就覺得自己一動也不能動.她心中大驚.不是沒想過這迎面男子的危險,只是她總覺得他應該不屑殺自己,但是卻沒想到他的心思變化得這麼快.

怎麼辦?!

她渾身冒出了冷汗.

正在這時,地上的雪貂"吱"的一聲,立刻跳上了蘇云翎的身上,乖巧地蹲在了她的肩頭.

蘇云翎一愣,銀面男子亦是皺了皺眉:"雪兒?!"

雪貂用濕漉漉的鼻子拱了拱蘇云翎的脖子,然後一下子躥到了她的腦袋上.這下蘇云翎幾乎忘了害怕,哭笑不得地感覺著自己頭頂著一只小小的雪貂.

這個樣子……簡直是……

銀面男子眉頭皺得更深了:"雪兒,你在為她求情?讓開!"

雪貂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自己的主人.蘇云翎也不知道這個小東西能不能起作用,但是漸漸地,面前的銀面男子面上的緊繃漸漸緩和.

"好吧.本座不和你計較."銀面男子冷冷道.

他說得雖然冷淡,但是這一句話剛落,蘇云翎便覺得鎖定身上的可怕氣息一下子散開,而自己周身血液一下子活絡了許多.

她長籲一口氣.她知道自己又一次逃過一劫了.

雪貂似乎也感覺到了自己主人情緒的改變.它高興地吱吱叫了兩聲,爬到了蘇云翎的胸前,爪子抓著她的衣服,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眼巴巴地看著她.

蘇云翎被它逗樂,一把將它抱起.然後拿出桂花糕遞給它.雪貂似乎很享受這意外的甜品,高興地在她手心就吃了起來.

本來挺肅冷的氣氛被這小東西一攪和,頓時有點不倫不類.

銀面男子看了她一眼,忽然他"咦"了一聲.蘇云翎只覺得手腕上一緊,銀面男子兩根手指已經牢牢搭在了她的手腕上.

"你干什麼?"蘇云翎羞惱,想要甩開他的手指.可是銀面男子的手指就像是黏在了她的手腕上一樣.

"奇怪……"他若有所思.

蘇云翎掙不開他的手指,惱火道:"什麼奇怪的!你放開我!"

她說著更使勁地要掙脫他的手指.銀面男子不耐煩,一指過去,蘇云翎定定不能動.

"你放開我!"蘇云翎氣得滿臉通紅.

銀面男子抓著她的手腕細細把脈起來.過了好一會,銀面男子搖頭:"不可能!不可能."

"什麼不可能?"蘇云翎心中一跳,問道.

銀面男子一雙利目看向她,像是要刺穿她的身體,看入她的身體深處.

"你的奇經八脈都極虛弱,是早夭之相,為何能

活到今天?"他忽然問道.

蘇云翎一震,半天才冷笑:"這與你何干?"

"這明顯違背天道,事反必成妖.你是不是被人施了秘法?"他狐疑盯著她.

蘇云翎心中震動不已.能看出她身體有異常的只有他和南宮琴笙兩人,君云晟勉強算一個.可君云晟,南宮琴笙也只能看出她身體和常人不同而已.

而這銀面男子沒想到一下子切到了根本上.

她正要解釋.忽然地上正吃完桂花糕的雪貂猛地豎起雙耳,一下子跳到了銀面男子的身上.

銀面男子一頓立刻一把抓起蘇云翎,飛快向陰影處飛掠而去.

"干什麼……"蘇云翎只覺得自己騰云駕霧,正要出聲問,嘴巴就被他牢牢用手捂住.

"別吵,有人!"他冷冷道,"有三個."

蘇云翎渾身僵住.

果然過了一會,庫門邊傳來腳步聲.

緊接著,有人悄悄問:"當真是這里?"

"是的,親眼看見她來了.還沒出去."

"我使過銀子問了,聽說喜來公公把鑰匙給了那個蘇女官."

……

庫門外的聲音很小,但是因為寂靜,還是隱隱約約地傳了進來.蘇云翎猛地瞪大雙眼.喜來,不就是那個管庫房的太監嗎?還有人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這些人難道是沖著自己來的?

她心口忽然砰砰直跳起來.

庫房外的人沉寂了一會兒,又開始說了.

"這事……萬一被皇上知道了,我們連命都保不住了."有人哆哆嗦嗦地說.

另一個人罵道:"皇上怎麼會知道?你這個烏鴉嘴!呸呸!"

第三人陰沉沉地開口:"這個時候說這些都晚了.開始干活吧.趁著這個時候沒人.再晚一點等那個人出來,我們就再也做不成了!"

"快點!……"

庫門外的三人趕緊行動了起來.蘇云翎被銀面男子捂著嘴,立在陰影處.從她的位置看去,外面三個人的人影影影憧憧,看起來像是鬼影子.

過了一會,她隱約聞到了一股火油的刺鼻氣味.

她大驚失色:有人要燒死她!

銀面男子想必也知道了外面的三人在做什麼.他唇邊微勾,一道聲音極束成音落入她的耳中.

"看來,有人要殺你."

蘇云翎苦于口不能言,只能拼命朝著他使眼色.

銀面男子微微一笑:"想要我幫你?"

蘇云翎見他意態閑暇,氣得一雙眸中皆是怒火.這人,有病吧?要是被外面三個毛賊堵著門口燒死在書庫中,他也逃不了好嗎?

書庫中都是容易著火的書冊,四面是用堅硬的土石建成,火勢一旦從外面燒起來,里面的人沖不出去,熏都會被熏死.

她怒視著銀面男子.

銀面男子忽然呵呵輕笑,一聲呼哨,肩上的雪貂如一道白色的閃電沖了出去.

蘇云翎只聽見外面"啊啊……"幾聲慘叫響起.片刻過後,外面寂靜無聲.

蘇云翎有些發愣.

這事就這麼解決了?

從剛開始發現有人要干壞事,到後面"啊啊"幾聲就解決了?

銀面男子已經放開她,當先冷然走了出去.他打開庫房的門,果然外面橫七豎八躺著好三具穿著內侍服色的尸體.而每一具尸體上面孔烏黑,七竅流血,一身雪白的雪貂心滿意足地這個吸血,那個吸血.

不一會,雪貂的小肚子已經漲得圓鼓鼓的.

蘇云翎無語地看著眼前的情景.一堆的火油倒在地上,旁邊還有火折子什麼的.可想而知,要是這三人真的要放火,這庫房絕對化為灰燼.

"只不過是三個毛賊而已."銀面男子不以為意,一腳一個踢了踢他們.

蘇云翎指著三具尸體,問:"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他反問.

"尸體啊!"蘇云翎頭看著死相十分難看的三具尸體.這三具尸體要是被宮里的人發現,也會平地起了波瀾.

銀面男子問:"你的意思是讓本座干這種收尸的活?"

蘇云翎語塞.

這一位單單只站著就氣勢萬千,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怎麼可能讓他做這種肮髒的事?

"天色已晚,走吧."銀面男子看了看天色,忽然道.

"走?去哪里?"蘇云翎警惕問道.她下意識還往後縮了縮.

銀面男子看了她一眼,忽然手中一翻,雪貂穩穩地跳在他的掌心.

"本座有要事要出宮幾日,既然雪兒喜歡你,你就收著替本座照顧它幾日."他道.

他說完,手中的雪貂就像是聽懂了似的,一下子跳到了她的身上.蘇云翎一想到它剛才那迅捷殺了三個人頓時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了.

銀面男子看著她眼底害怕的樣子,勾唇一笑:"你放心,雪兒通人性,若是沒人想要傷你,它是不會攻擊人的."

蘇云翎一愣.

銀面男子看了看遍地的月色,忽然清笑一聲,人已沒入了茫茫的夜色中.

蘇云翎看見他人若巨大的白鵬,幾個起落就已經在延綿的宮闕重樓中消失不見了.

真是個怪人.

蘇云翎心中腹誹.

"吱吱",耳邊傳來雪貂的聲音.蘇云翎捧著它,歎氣:"可是怎麼養你呢?小東西.總不能天天給你吃桂花糕吧?吃多了你會撐壞的."

雪貂睜著大大的眼睛,忽然"倏忽"一下鑽入了她的懷中.

蘇云翎被它一撥弄,不由發笑.可是等她看見身邊三具尸體時,頓時打了個寒顫,急忙匆匆沒入了夜色中……

……

禦書房中,燭火明亮.

君云瀾看著手中的奏折,身邊忽然傳來一陣極其清淡的清香.

他正要回頭,一雙如玉琢的素手款款伸來,為他斟滿了杯中的茶水.

他抬頭看去,不由眼中眯了眯.

"是你."他淡淡道.

身邊是穿著明女服色的趙玉瑤.她見君云瀾發現了自己,低頭施禮:"拜見皇上."

君云瀾把目光移到了奏折上,又翻了一頁,淡淡問道:"今夜是你當值嗎?"

趙玉瑤低著頭,慢慢的,耳根子紅了.

"不是."她低聲道.

君云瀾看了她一眼:"既然不是,你跪安吧."

"皇上……"趙玉瑤臉色一白,身子搖搖欲墜.

她瞪大明眸,楚楚可憐地看著君云瀾.她不相信今夜自己前來,他會不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他頭也不回抬地就趕自己走.

君云瀾看著奏折,淡淡問道:"還有什麼事要稟報嗎?"

"小女……"趙玉瑤支支吾吾,忽然她咬牙,猛地撲通一聲跪下,泣道:"請皇上垂憐!"

君云瀾只看著奏折,半天,他放下手中的奏折,目光平靜而深邃地看著眼前跪地不起的少女.

"你想讓朕今夜寵幸你?"他緩緩問道.

趙玉瑤的臉猛地漲得通紅.可是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了.她點了點頭.

君云瀾忽而一笑,可是眼中沒有一點笑意.

"讓朕寵幸你,與你有什麼好處?"他忽然問道.

趙玉瑤一下子愣住了.

"什麼……小女不懂……"她心底開始慌亂起來.

不對,皇上怎麼會問這些話呢?

"讓朕寵幸你.你名節就會被毀了.因你不是朕的後妃,若無朕的旨意,你不可能入住後宮.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呢?"君云瀾慢慢問.

趙玉瑤一下子愣住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說吧,你想要什麼?"君云瀾平靜地問.

趙玉瑤愣了好一會,才失色道:"不!小女不想要什麼……小女只是仰慕皇上!皇上……"

君云瀾皺眉:"仰慕?你為何要仰慕朕?"

"我……"趙玉瑤更加迷茫了.

君云瀾搖頭:"你退下吧.今夜就當朕沒有見過你.你也沒有來禦書房.不然的話,朕保不住會降罪與你."

降罪兩個字像是打醒了趙玉瑤.

她猛地問道:"皇上為何要降罪小女?小女沒有做錯什麼."

她一說完就開始後悔了.

她是看似沒有做錯什麼,可是皇上說她錯了,她就是錯了.更何況她偷偷來禦書房伺候筆墨,事前就已是錯了.

"你沒有錯?"君云瀾忽然清清冷冷笑了一聲,"的確,你與你的母親一樣,明明做了這麼多的錯事,從來不覺得自己是錯的."

趙玉瑤一聽,如遭電擊.

她生平最恨就是和母親牽扯在一起.若不是她是如意所生,她早就恨不得和那個女人離得遠遠的,沒有一點關系才好.

"皇上,小女與母親是不一樣的."趙玉瑤不知哪來的勇氣,一字一頓地咬牙道.

說這話的時候,她臉部表情都猙獰了.

她的母親!那個女人!原來都是那個女人擋了自己的前路!

上篇:第三百一十六章 聯盟(六千)    下篇:第三百一十八章 年夜(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