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一十六章 聯盟(六千)   
  
第三百一十六章 聯盟(六千)

不過想來也是.他是皇帝.而皇帝沒有一點雷厲風行的手段怎麼能立在萬人之上.

終究是自己太過天真了.

蘇云翎裹著被子,心寒如雪讎.

甘露殿中靜得針落可聞.良久,她忽然聽見背後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她忍不住一回頭卻見陰影落下.他牢牢將她摟入懷中緊.

"你!--"她氣急,使勁去推.可是紋絲未動.

"睡覺,朕累了."他淡淡地道.

蘇云翎雙眼通紅,一雙明眸怒視著他,卻見他眼中波瀾不驚,沉靜得令她覺得可恨.

怎麼不可恨?!

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毒聖門人被血戮而死,也不知南宮琴笙到底會怎麼樣.從來民不與官斗,因為官代表著強悍的實力,和無窮無盡的財力和資源.

曆朝曆代,只要朝廷說要剿滅那就是天海海角都要被追殺的份兒.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毒聖門今夜過後恐怕真的要銷聲匿跡,永無翻身之日.

她越想越是心寒.

南宮琴笙是她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強有力的助力,而如今卻是成了君云瀾的眼中釘,肉中刺,除之而後快.

她眼中怒火熊熊,不甘,委屈,恨意……一一從眼底流過.

君云瀾仔細看著她,忽然一低頭吻住了她的唇.蘇云翎在盛怒中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做,一時竟呆住了.

他攫取她的粉唇,帶著一股說不清的氣勢穩穩地把她困在臂膀間.他的吻比平日更不同,霸道,不容置疑.

蘇云翎被吻得喘不過氣來.

等她回過神來,胸前一涼,衣衫已落.他修長的手探入她身上溫暖之處,微涼的觸感令她渾身打起冷顫.

她大驚:"不……"

可是還沒等她說出,唇又一次被覆上,冷冷碾過.

她仿佛是沉浮在一大片柔軟的海洋上,風雨過來,起起伏伏,身不由己.手上的傷被他很好地避開,兩具微涼的身體碰觸在一起,卻奇異產生熾熱.

她所有的抗議和不甘都統統被他的口鎖住.她氣得渾身發抖,幾次想要掙脫他的禁錮,卻一次次被他堅決地拉回繼續.

"別動."他終于忍不住冷冷盯著她漲紅的臉:"若是你再動,朕會傷了你."

她吃吃地笑:"皇上已經傷了我!"

君云瀾眸色更深沉了:"你此時再後悔都來不及了.是你自願站在朕的身邊.所以,翎兒,認命吧."

他說完深深地繼續這個吻,延綿,延綿……

夜,很漫長,停了幾日的雪忽然開始飄飄灑灑地下了起來,天地之間一片雪白……

……

第二天,蘇云翎起身的時候,身邊的位置早就沒了人.

她躺在龍床上,一語不發地沉默著.

過了一會,陳公公帶著楚香等宮女悄悄進來.

陳公公看了一眼,不由縮了目光.在那一眼,他看見了她肩頭細密的青紅.昨夜看來很是……

"咳咳."陳公公忍不住咳了兩聲.

蘇云翎一動不動.

陳公公見她睜著眼盯著床帷上方,目光茫然渙散.他心中咯噔一聲,揮退宮人上前小聲問道:"蘇女官,該起身梳洗了."

蘇云翎眼珠子動了動.

陳公公以為她沒聽見,繼續道:"蘇女官……"

他還沒說完,蘇云翎一雙冰雪似的明眸忽然直直盯著他.陳公公被嚇了一跳.

"蘇女官?……"

蘇云翎猛地直挺挺坐起身,冷冷看著陳公公:"昨夜神機營戰果如何了?"

陳公公眉頭一跳,半天才道:"老奴不知."

蘇云翎神色不變,只是眼中多了幾分濃濃的譏諷:"事情已經做了,此時告訴我又有什麼關系?難道怕我知道後替南宮琴笙報仇?"

陳公公神色複雜地看著她:"蘇女官非知不可?"

"非知不可."蘇云翎斬釘截鐵.

陳公公良久才道:"昨夜神機營出動,連挑一十四處毒聖門秘密堂口,殺四十七人.神機營折損二十五名.這便是老奴知道的情況."

殺四十七人,無傷者,那就證明,一旦落入神機營中,無論怎麼樣都沒有活口了.但是這四十七人應該沒有南宮琴笙.

不然的話,陳公公不會說得這麼保守.

蘇云翎捏著被衾,半天才道:"我明白了."

陳公公見她臉色鐵青得可怕.他輕歎一聲:"所謂牽一發動全身.要不是陳皇後衣冠塚的事被人重新提起,皇上也不會有這麼大的怒氣.毒聖門名聲不佳,又和前朝之事有牽連.皇上拿它動第一刀,情有可原."

蘇云翎冷淡道:"我明白.殺雞儆猴.龐妃之流就不敢再輕舉妄動去觸碰皇上的逆鱗.只是你們可曾想過,也許這一切只不過是君玉亭的借刀殺人之計?"

她明眸請冷得像是天山冰雪,一字一頓地道:"前腳南宮琴笙才和君玉亭翻臉,後腳龐妃就慫恿幾位大臣去提議遷陳皇後的衣冠塚.皇上大怒,自然會想找個辦法打擊龐妃.正好這時南宮琴笙落入皇上的眼前."

陳公公擰眉:"蘇女官知道太多了."

蘇云翎冷笑.這個時候的她沒了往日的溫婉和慧黠,而是隱隱充斥著戾氣.可偏偏這樣的她,美得驚人.

她冷笑:"陳公公,當我獻出無名山的堪輿圖的時候.皇上就應該知道我身負秘密和血仇.關于君玉亭的一切事,我能知道的,自然會想辦法知道."

"皇上若是不喜歡這樣的女子,早早將我驅逐出宮,何必讓我入宮?若是想要用我,卻又想讓我像別的女子一樣只會風花雪夜,承歡邀寵,那皇上找錯人了!"

陳公公看了她半天,忽然笑了.

他回頭對侯在外面的宮女們道:"都進來吧.蘇女官要更衣梳洗了.一個個都伺候好了.蘇女官少了一根寒毛,咱家讓皇上治你們的罪!"

他說完若無其事,笑眯眯地走了.'

蘇云翎見他如此,冷著臉讓宮女們伺候.等梳洗罷了,由楚香扶著去往翰林院的書庫.

在那邊,她還有一屋子的女則女誡要審閱.

……

蘇云翎到了翰林院的書庫中,早就有幾位女官已經坐下來一箱箱抽查.她們見蘇云翎來了,連忙上前見禮.

蕭雨樓規規矩矩上前:"啟稟蘇女官,卑職們已經查閱了一共五十三箱,還剩下一百零二箱."

另一位女官姓周,殷勤道:"蘇女官有傷在身,還前來書庫查閱.卑職們慚愧."

其余的幾位女官聽了紛紛附和.蘇云翎看著她們殷勤的樣子,唇邊浮起似笑非笑.

當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她昨夜睡在甘露殿的消息,恐怕這些女官一個個都知道了.所以今日一早這麼殷勤,跟往日大大不同.

她淡淡道:"好了,我只是手傷了,並無大礙.還剩下這幾箱的女則女誡,查閱完了就可以下發給各大書院女部.皇上的差使很快就完成了."

其余的女官紛紛附和.

正在這時,書庫外走來一位清瘦的身影.蘇云翎看了一眼,是趙玉瑤.

趙玉瑤帶著丫鬟青蓮走了進來.她正要坐下.那姓周的女官忽然吭聲:"趙明女,蘇女官在此你怎麼不行禮?"

這一句問得趙玉瑤正要坐下的動作在半空中頓了頓.

她看了一眼周女官,冷笑一聲,聽而不聞地繼續坐下.

這下書庫中的目光都盯在那姓周的女官身上.蘇云翎認得這女官.她是書女,尚女都不是,家世尚可.但是卻是絕不能和趙家相提並論的.

趙玉瑤那一聲冷笑,顯然是對這周書女的蔑視.

周書女被大家盯著看,臉皮上掛不住.她忍不住對著趙玉瑤繼續發難:"趙明女,你只是明女而已,蘇女官是雅樂女官第一.從三品,你對她不敬,就是對皇上的旨意不敬!"

趙玉瑤臉色一沉,一雙清冷陰沉的目光直視周書女.

此時她身邊的青蓮丫頭忍不住了:"你又是

誰敢這麼說我家小姐!我家小姐為何要給那女人行禮?!"

這句話出口,書庫中在座的幾位女官都嘩然了.

她們都知道趙玉瑤生性高傲,沒想到身邊的丫鬟都這麼目中無人.什麼那個女人.她口中的那個女人,可是從千萬閨秀中過五關,斬六將,被皇上親封的五榜的雅樂第一女官!

而且還是從三品.一介奴婢,身份都不及草民,竟然這麼說話.

蘇云翎在心中歎息.趙玉瑤才情不錯,可是卻不夠聰明,有其仆便有其主,這麼愚蠢又不會說話的仆人要之何用?

果然,青蓮一說完,趙玉瑤都忍不住呵斥:"給本小姐閉嘴!"

青蓮被她呵斥,委屈地閉了嘴.

趙玉瑤呵斥完丫鬟,目光不定地看著蘇云翎.可是蘇云翎面色淡淡的,看不出喜怒.她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什麼話來圓這個場.

這時,外面傳來一聲冷笑:"哎,如今這個世道,丫鬟都比主子還牛了."

"是啊,不知是這下人狂妄呢,還是這沒教養是某人府中的傳統."另一個聲音附和.

趙玉瑤一聽,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蘇云翎看去,只見打扮一新的王芝蘭和謝余姚兩人手挽手進來了.

她們前兩日不知為了什麼事告假回家,今日才剛回宮.正正巧在朝華殿聽說女官們都領了旨意在翰林院書庫中做事.

兩位千金閨秀無事可做,相攜而來.也是湊巧,剛剛青蓮那不知死活的話被她們兩人聽了個正著.

她們一唱一和把趙玉瑤主仆兩人奚落得徹底.

趙玉瑤臉色變了幾變,幾乎恨恨咬碎了銀牙.王謝兩女卻似乎沒有看見,婷婷嫋嫋上前給蘇云翎行了禮.

蘇云翎微微一笑,柔柔道:"兩位妹妹今日進宮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好讓人提前告知兩位妹妹,今日是在翰林院當值,兩位就不會空跑一趟朝華殿了."

她稱呼兩人為"妹妹",王謝兩女一聽眼中頓時亮了起來.

王芝蘭笑得豔若桃李:"蘇姐姐這麼說就見外了."

謝余姚亦是十分親熱:"我就說,蘇姐姐還是心疼我們的."

三人在上面姐姐妹妹說得熱鬧,硬生生把趙玉瑤給冷落在一旁.

趙玉瑤再也坐不住.她冷哼一聲拂袖離座,青蓮見自家小姐要走立刻跟上.

"慢著."王芝蘭忽然回了頭,似笑非笑:"趙明女這就要走了?"

趙玉瑤面上浮起冷傲之色.她冷笑:"怎麼?王女官有何賜教?"

王芝蘭見她這麼硬氣,忽然側頭對謝余姚笑道:"謝姐姐,你說這奇不奇怪.這沒教養能傳染的不成?仆從沒教養就算了,這當主子的也沒有教養."

謝余姚抿嘴笑:"王妹妹有所不知,這叫做家風.有什麼必有什麼的.比如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母必有其女……"

"住嘴!"趙玉瑤臉色劇變,氣得渾身發抖:"你們……你們……"

蘇云翎在一旁靜靜聽著她們斗嘴.她心如明鏡.這王謝兩女回了一趟家後想必是理清楚利害關系.

而且王謝兩大世家中的世家,在後宮中怎麼沒有眼線?如意夫人夜間幾次進出甘露殿,已經引起了各大世家的注意和不滿.

所以才有今日王謝兩女聯手諷刺針對趙玉瑤.而自己,則是她們最終選擇投靠的同盟.

蘇云翎心中長長舒了一口氣.有王謝兩家站在自己身邊,自己的底氣和籌碼又多了一重.

趙玉瑤氣得說不出話來.那個"有其母必有其女"戳中了她的死穴.

她"你們……你們"說了半天都無法說出完整的一句話.

王芝蘭見她這樣,卻不打算就此放過她.

她站起身來,走到了趙玉瑤跟前,看了看她,然後再看了看青蓮.

忽然,她一伸手"啪"地一聲,狠狠扇了青蓮一個巴掌.

青蓮被打得倒在地上,一聲都不敢吭.

"你做什麼?"趙玉瑤大怒.

"我不做什麼.既然趙明女不懂教訓自己的下人.我就勉為其難代勞了."王芝蘭說.

世家少女刁蠻和驕橫,顯露無疑.

趙玉瑤定定看著她,一把拉起青蓮,含恨離開.

蘇云翎把這一場鬧劇從頭到尾都看在眼中.

蘇云翎把這一場鬧劇從頭到尾都看在眼中.她一句話都沒說,一個手勢都沒有做過.趙玉瑤和她張狂的丫鬟就被收拾了.

王芝蘭含笑上前:"蘇姐姐,我父親說,等年後必上門拜訪蘇伯父."

謝余姚也道:"是啊,蘇伯父身體如何了?我父親也掛念得很."

蘇云翎笑了笑:"諸位妹妹有心了.我一定會代父親多謝兩位伯父的問候."

……

一天很快過去了.查驗女則女戒的差使已經完成得差不多了,還剩下最後十箱,幾位女官都是千嬌百媚的閨秀,說什麼都不肯再繼續往下查驗了.

一個個都說明日再看.

蘇云翎算了算日子,還算充裕.于是便允了.

諸位女官紛紛告辭.蘇云翎卻留了下來.前來上鎖的內侍見她不走,好奇問道:"蘇女官不走嗎?"

蘇云翎笑道:"我想起方才看見幾本好書,想翻翻."

內侍立刻欽佩:"蘇女官果然好學."

他于是很慷慨地把鑰匙給了蘇云翎讓她看完書,代為鎖門,這才告辭走了.

蘇云翎見他走了,便獨自留在書庫中,隨便找了一盞夜明燈,邊看書邊等著.

不知過了多久,天漸漸黑了,寒風也開始呼嘯起來.書庫中只有她一人,越發顯得陰森可怕.

蘇云翎翻了一本書後忍不住揉了揉幾乎要凍僵的手臂.

正當她幾乎要失去耐心的時候,一道窸窸窣窣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她猛地回頭.果不其然對上了一只毛茸茸的小臉.

她笑:"果然又是你!"

她從懷中掏出手帕,一層層打開,手帕中放著一塊小小的桂花糕.

"來吧,給你吃."她招呼.

小東西慢慢靠近.它先是用大大烏黑的雙眼看了蘇云翎一會,這才上前嗅嗅,然後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

蘇云翎含笑看著它吃東西.

"你被雪兒咬傷,還喂它吃東西.你不怕它最後恩將仇報,咬死你?"熟悉又傲慢的聲音從陰影處響起.

蘇云翎頭也不回:"它只是一只什麼都不懂的小雪貂.它的毒可解.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毒的,莫過于人的心.那才是真正的無藥可解."

從陰影中緩緩走出銀面男子.

外面下著小雪,而他身上卻片雪不沾身,飄逸依舊.真不知道這是如何維持的.

他走到了她身邊,盤膝坐下,問:"你好像很有感慨."

"是."蘇云翎淡淡道:"就在今日,一位我的宿敵對我無禮.可是不用我吭聲動手,自然會有人幫我將她奚落得落荒而逃.這些人趨利避害.若是我真的要整治我的宿敵,我大可再加油添醋幾句,那她今日就無法全身而退了.你說,這人心不是比什麼都毒嗎?"

"殺人不見血."

她說完,帶著笑轉身面對銀面男子.

銀面男子看了她一會,忽然笑了:"有意思!有意思!"

他一連說了兩個有意思,不知是說蘇云翎的話有意思,還是說她的人有意思.

蘇云翎看著他,含笑:"若是我沒猜錯.閣下和南宮琴笙一定認識.所以,今日我故意留下來見閣下.不知閣下能否行個方便."

"什麼方便?"銀面男子問.

"帶我去見南宮琴笙."蘇云翎平靜道.

上篇:第三百一十五章 他,太冷(六千)    下篇:第三百一十七章 侍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