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三百零六章 最終大比(十三)   
  
第三百零六章 最終大比(十三)

c.t;蘇云翎看著他俊雅的身影離去,過了一會才默默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土.[求書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你這又是何必?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惹惱皇上."身後傳來君云晟的聲音.

蘇云翎看了他一眼:"這和宸親王無關."

君云晟見她要走,腳步一錯攔在她的跟前:"惹惱皇上對你沒有好處.齪"

蘇云翎冷聲:"君云晟,你管太多了."

她說著就要推開他.可是手腕一緊,君云晟已一把牢牢抓住她.

"你干什麼?"蘇云翎惱了,"這個時候宸親王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君云晟定定看著她:"你到底想要什麼?"

"報仇!"蘇云翎再也忍不住,一雙冰雪似的眸子直視他:"除了向君玉亭報仇外,我不會再分心!"

沒想到君云晟忽然放開她:"好."

蘇云翎發作過後,人也冷靜了下來.見他一雙冷眸盯著自己像是要把自己心底最深處的秘密看透.她抿了抿嘴,轉身向禦花園而去.

……

棋藝比試的小小插曲已經結束.兩輪決出勝負來的分別是蘇云翎,蕭雨樓,趙玉瑤,謝余姚,王芝蘭.

只有五位,原本應該有六位,不過因為殷紫菡的意外昏倒而缺席一位.而心高氣傲的李云璐因為被蘇云翎一激和蕭雨樓比試失敗,徹底放棄了這次棋藝比試,止步在尚棋女的位置上.

第三局開始,五位閨秀面前是五方玉質的棋盤reads;.而面前便是皇帝親自鑒定這五位閨秀的棋力.

皇帝執黑子,閨秀們執黑子.場面寂靜無聲,針落可聞.

五人對一人,其實並不公平.不過這是皇帝,皇帝喜歡下棋,又棋力頗深,自然有能力一人對五女.

時辰慢慢流逝.

蘇云翎看著面前的棋盤有些出神.君云瀾下得很快,從左到右,一位閨秀面前他只停留一息時間,而在這一息時間里面,他出手也不過是一刹那.

可是漸漸的,開始有人呼吸凌亂了.

蘇云翎看去,只見謝余姚臉色漲紅,額上冷汗涔涔,看樣子她的棋力支持不住了.君云瀾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卻不下.

不是下不了,而是方才那一步,謝余姚想不出應對路數.

"小女……小女認輸."謝余姚委屈萬分地站起來道.

君云瀾面色平靜:"一城之失你看得太重,這就是執念太重,所以你會輸."

謝余姚有些茫然,可還未等她回過神來,君云瀾已經走到下一位閨秀面前.王謝兩家是世交,王芝蘭見謝余姚落敗,也不由有些心虛.

很快,王芝蘭也垂頭喪氣地認輸.不過這一次君云瀾卻未點評,只是點了點頭,示意她下去休息.

場上剩下三人.君云瀾看了一眼天色,淡淡道:"棋藝只選三人為首.你們三人都通過了."

這話一出,三人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氣.蕭雨樓激動不已,她憑借著出色的棋藝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她的心願已經了了.

她立刻出列跪下道:"小女多謝皇上.小女領了皇上恩旨後,不再爭奪雅樂女官."

這下君云瀾聽了微微詫異:"你的意思是你只止步在明棋女上?"

蕭雨樓道:"是的.因為小女才能也只能到此為止,再爭下去無濟于事是."

她只精通棋藝和畫藝,可是棋卻不如蘇云翎,畫也沒辦法如她這麼有出彩的地方.也可以說是蘇云翎這樣對手的出現,讓她改變了想法.

君云瀾眼中露出贊賞:"那朕成全你.來人,重重有賞."

很快蕭雨樓被帶了下去.她量力而行,心滿意足而去,既不會爭得難看,便是大圓滿.在場的人唏噓感歎.

有時候,有些人的選擇更顯得睿智.

少了一人,就意味著爭奪雅樂女官的人又少了一個競爭對手.眾閨秀心情又輕松了一分.最新章節全文

君云瀾若有若無地看了她們一眼:"止步第二局的已是尚棋女.和朕對弈的第三局,已經是明棋女.再上,便是雅樂女官.你們兩位是要堅持到最後嗎?"

他問的是蘇云翎和趙玉瑤.

底下眾閨秀一下子緊張起來了.幾乎每個人的腦中開始高速轉動起來.

皇帝為什麼這麼問?難道雅樂女官的人選,皇帝已經心中有底了?可是還剩下最後一項琴藝沒有比.這提前詢問到底是做什麼呢?

亭子中安靜得針落可聞.所有的人都看著皇帝面前的趙玉瑤和蘇云翎.

正在這時趙玉瑤跪下道:"小女願意一試.能跟隨在皇上身邊,伺候皇上筆墨,是小女這一生的心願."

她說得十分誠懇,一雙眼中燃燒著毫不掩飾的光芒.

底下閨秀們一個個嫉妒地看著趙玉瑤,心中都打翻了五味瓶.她們沒想到趙玉瑤平時看著清冷孤傲,關鍵時刻這麼大膽.

君云瀾垂眸看著跪在腳邊的趙玉瑤,眼中若有所指:"你的意思是,一定要爭取到底是嗎?"

趙玉瑤堅決道:"是的!小女不才,卻甯願為皇上獻出所有."

底下的閨秀們聽了頓時嗡嗡議論聲起reads;.

誰說的大家閨秀是矜持的!

誰說女子不能大膽的?!

眼前趙玉瑤這樣子分明是豁出去了.若是她沒有當選雅樂女官,這些說出去的話將來勢必成為別人嘲笑的把柄.

人們會說:看吧,你要為皇上獻出所有,可是皇上不稀罕.

對于趙玉瑤大膽的表白,君云瀾只是點了點頭,不置可否.

他忽然看向蘇云翎,問道:"蘇二小姐如何想?"

底下的眾閨秀一個個屏息凝神,眼神都注視著蘇云翎,心中不由幸災樂禍.

方才趙玉瑤這麼說不但是斷了自己的退路,更是給別的閨秀出了難題.

面前已經有人表忠心了,後來問話的人還敢不表?

蘇云翎跪下道:"小女不才,定竭盡所能."

君云瀾眼中浮起一絲絲的沉暗,一揮手:"都不必多禮.琴藝考校完,朕自有決斷."

其余閨秀聽得蘇云翎這麼回答,一個個松了一口氣.對她的敵意也少了很多.不過這麼看來,這趙玉瑤倒是真的很有信心的樣子.

閨秀們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

人就是這麼奇怪.自己沒把握贏得的東西,也不想有人能拿到.可是當有人表現出這個能耐的時候,嫉妒油然而生.

她們明知自己的才能也許不能走到最後,但是對手少一個心中就松活一分.

趙玉瑤這般咄咄逼人的架勢反而令她們心中十分不適.倒是蘇云翎干巴巴的回答,令她們覺得也許她也沒有什麼把握.

一個個看蘇云翎的目光和善許多.蘇云翎暗自松了一口氣站起身來.她倒不是故意低調,而是讓她說出"小女甯願為皇上獻出所有"這樣的話,她做不到.

"這樣有意思嗎?"忽然身邊傳來趙玉瑤冷冰冰的聲音.

蘇云翎看了她一眼,神色冷淡:"我不明白趙小姐的意思."

"是誰對我說過,只要有她在,我趙玉瑤定無出頭之日."趙玉瑤眼中的諷刺濃得抹不開:"怎麼現在一點斗志都沒有?"

蘇云翎輕笑:"是啊.這話是我說的."

"那你方才為什麼這麼說?"趙玉瑤再也忍不住,冷笑:"想要藏起你的鋒芒嗎?還是不屑和我一比?"

蘇云翎失笑,一字一頓地道:"從前說過的話,我不會否認.而現在依然有效!這次雅樂女官,我一定會贏過你."

趙玉瑤臉色一變.蘇云翎不等她說,冷冷道:"只是我無法像你那樣對皇上說出無法兌現的諾言."

"你!--"趙玉瑤忍不住惱火:"你憑什麼這麼說?"

"獻出所有?"蘇云翎眼底閃著細芒:"你所謂的所有是什麼?是你的美色還是你的青春?還是你的生命?還是你家族的一切?"

趙玉瑤愣住.

"無法兌現的承諾說出去,只是諂媚之詞.而我不會這麼說,我也不會這麼做."蘇云翎深深看著她,那樣清澈銳利的目光竟然令她無法直視.



"我的所有不單單是我一個人的.所以我無法像你一樣對皇上說出這樣不負責任的話.但是當我可以這樣對皇上說的時候,那便是我可以做到的那一刻."

她說完,拂袖離去.

……

天色已漸漸晚了,寒冬的天氣更快暗下來.

不得不說,這次女官大比吸引了秦國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注意.特別是這次殿試,一有什麼風吹草動,立刻有消息飛出朝華殿,飛出禦花園,飛向秦京各個角落.

從一百名閨秀第一個人領著賜封為女官的恩旨出宮門,到這二十五位閨秀到了最後只剩下二十三位為止,每個一點動靜都在悄無聲息中迅速傳開.

每個京城中,甚至是秦國上上下下有分量的大世族都在密切關注著.

每一個龐大世家的家族,嫡系,旁支,門生,故舊……等等等等,都看著這一場女官大比要出現怎麼樣一個結果.

……

盧云書院,茶室.

龍虛先生端坐在蒲團上靜靜看著眼前的茶鼎中茶葉翻滾,再沉下.他年過四旬,卻猶如三十出頭,儒雅翩翩,當真是一道養眼的風景.

"結果出來了嗎?"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龍虛眼前人影一晃,一道灰色身影已經端坐在他的面前.

這灰衣人看起來普普通通,可是坐下後,盤膝挺身,立刻有種傲氣從內而外散發出來.仿佛他隨意一坐,這小小的茶室竟容納不下.

"大概半個時辰前,二十五位閨秀中只剩下五人琴藝過了明女這一關."龍虛頭也不抬,為來客斟滿了一盞茶.

灰衣人皺眉:"真慢."

他像是在抱怨什麼.眉心一皺,眼底精光閃爍.

龍虛一笑:"已經不慢了.一天能考核四藝.而且都是由皇帝一個主考,這不算慢了."

"才三藝!"灰衣人冷冷糾正.

龍虛失笑.是三藝,醫術不考,書藝又按著先前庭選的結果,剩下的自然剩下琴棋畫.

龍虛似笑非笑:"怎麼?你這麼緊張?"

灰衣人抿了一口茶水,冷冷道:"我只是想知道,這個皇帝到底想要做什麼."

龍虛輕笑:"還能做什麼?打破秦國幾百年來由世家統治政權的格局.皇上的心,很大."

灰衣人渾身一震.

小小的女官比試而已,竟然里面有這麼深的文章?秦國幾百年來一直是由無數大小世族構成的一個等級分明的皇朝.世族世家在開國初期支持秦國先祖奠定偉業,而如今,無數大小世族把持著秦國命脈和政局,已經尾大不掉.

這幾百年形成的局面,這剛登基不到一年的皇帝竟然想一下子打破?

這是要破而後立?還是借此鏟除異己,特別是針對龐妃和君玉亭為首的老舊世族大家?!……

灰衣人往深里一想,頓時覺得震驚得不敢置信.

不過他回過神來立刻不屑嗤笑:"不可能!那些女官的人選都是從世族世家中脫穎而出.皇帝怎麼選都無法跳出這個框框."

寒門的少女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當上雅樂女官!殘酷的現實讓她們根本沒有這個機會得到培養.

龍虛微微一笑:"當真不可能?"

他這一問,灰衣人反而猶豫了.

龍虛搖頭:"今年不可能,還有明年,明年不可能,還有後年.甚至大後年,大大後年.只有這一條路還為寒門敞開,就有源源不斷的人可以通過這一條路擠占原本屬于世家世族的位置.不但女官,科舉呢?還有武舉呢?還有軍中選拔將軍呢?甚至皇帝的近衛軍,禦林軍……等等……"

"你不要小看皇帝,這女官選拔,只是他的一個開始.將來他還有源源不斷的招數可以春風化雨,悄無聲息地打破這在秦國幾百年來的頑固症結."

龍虛深深看著灰衣人:"這樣的皇帝,比秦國曆朝曆代的皇帝更加有魄力.而你們都低估了他."

灰衣人沉默了許久.

茶室中一片寂靜.忽然,他抬頭,晦暗的眸色閃了閃:"你的意思是…

…這位皇帝,可信?"

龍虛看著他的面色,輕聲道:"我不知道他可不可相信.前車之鑒,後事之師.秦國開國先祖也可謂是一介大英雄,大梟雄.可是最後追隨他的功臣下場都不怎麼樣.你讓我去揣度一位皇帝可不可信,我真的不知道."

灰衣人良久才道:"可是你說他的心很大."

"是的."龍虛面不改色:"他的心很大.我甚至覺得龐妃和君玉亭在他眼中也不過是浮云.他不動他們,不過是他覺得他們不值得花費這麼多的精力去分心."

灰衣人眼中終于有了一絲動容.

龐妃和四皇子君玉亭在秦國中勢力根深蒂固,加上暗中支持他們的世族世家,絕不是那種隨手就可以除去的小小人物.

可是龍虛竟然說他們在君云瀾眼中不過是浮云?!

"好吧.我會把你的判斷告訴族中."灰衣人垂下眼簾,又是一副普通人的模樣和氣質.一點都看不出剛才的狷狂和張揚.

龍虛點了點頭,眼中多了一點熱度:"回去替我告訴族中長老們,再隱忍一兩年.等秦國局勢一定下來,我會立刻行動."

灰衣人鄭重點頭:"我明白."

龍虛感歎:"我們族已經等了三百多年.這三百年,我們的族人已經流離失所了三百年,經營了三百年……"

他說著眼中竟隱隱有了淚光.

灰衣人冷冷道:"血仇未報,哪怕等上三千年都必須等下去."

灰衣人說著一股熱血隱隱從心頭泛起,他猛地呼出一口氣,壓低聲音緩緩唱起了一首歌.這歌聲很低,音調很怪異,甚至歌詞都不是中原話.

可是他唱得十分認真十分熱血.

龍虛聽著,忍不住跟著哼唱.兩人壓抑著聲音,都不敢出聲.灰衣人唱到了最後,忽然一口血吐了出來.

龍虛見狀,眼中含淚.他知道灰衣人因為心緒太過激動才會吐血.

這一首歌就是他們三百年來滅族後傳下來的歌曲.里面的苦難也只有他們才會明白.

三百年啊,翹首期盼了三百年的血仇,他們時時刻刻不敢或忘.失去的一切,他們還會用熱血換回來.

只是這三百年中,有多少族人在複仇的路上一個個獻出自己的生命和一切.他們埋骨他鄉隱姓埋名,他們鍥而不舍,直至今日……

"哈哈……"灰衣人一抹唇邊血跡,狂笑道:"好!好!"

他說完看向龍虛:"成與敗,一切看你了.左使!"

他說完如鬼魅一般離開了茶室.

龍虛看著眼前那茶杯前的一灘血跡,血跡慢慢變了顏色,最後變成了一灘碧綠.

他一揮手,茶鼎翻落,滾燙的茶水將這一切都給沖得干乾淨淨.

……

琴聲悠悠,蘇云翎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前擺著的是麒麟王送她的琴.琴不俗,引來了一旁王芝蘭的目光.

前面正在彈琴的是謝余姚.而接下來一個,便是她王芝蘭.

王謝兩家的閨秀一路過關斬將,四平八穩地闖到了最後一關.不是說她們有多出挑,而是她們從小到大,都被族中寄托了很深很重的期望.

她們身邊所圍繞的都是最好的夫子,所學的都是最精妙的.這樣的環境培養下的她們,若是走不到最後一關,實在是貽笑大方.

可是如今王芝蘭卻開始有些動搖.

謝余姚還在台上彈琴,彈的十分悅耳動聽.可是在王芝蘭的耳中聽來卻似乎少了什麼.

一直很有自信的她,這個時候忽然慌了.

因為她左邊和右邊的兩個人,氣勢穩穩地將她壓制住了.

...

上篇:第三百零五章 最終大比(十二)    下篇:第三百零七章 女官大比(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