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夜行刺(二)   
  
第二百七十八章 暗夜行刺(二)

南宮琴笙臉上浮起詭異的藍色.他在蘇云翎的叫聲中又連連吐了兩口血.

蘇云翎大驚失色,當下立刻扶好他坐在地上,掏出金針立刻往他周身大穴上刺去.她下手又快又准.迅速封住了他胸口的幾個大穴.

南宮琴笙唇邊都被染成了藍色.詭異的毒看得她渾身毛骨悚然斛.

這是什麼毒?竟然連身為毒聖門主的南宮琴笙都無法招架餐?

蘇云翎封住他身上穴道之後,立刻查看他的傷勢.

他背上的三枚泛著幽藍的銀針在月光下看起來分外妖冶詭異.蘇云翎饒是鎮定卻也看得頭皮發麻.

可想而知,今夜如果不是南宮琴笙趕來,她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領也會被毒殺在閣中.

君玉亭!

她心中恨得幾乎要擰起來.一股陰郁的血緩緩流過心間,在仇恨之心上又厚厚蒙上了一層.

借刀殺人.君玉亭這次借的是怎麼一把好刀?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你忍著點!"蘇云翎咬牙:"我要為你驅毒!"

南宮琴笙盤坐在地上已不能說話.他此時也在不斷地運用內力護住心脈.

此時此刻兩人都凶險無比.

南宮琴笙此時已無暇顧及蘇云翎.而蘇云翎此時既要為他博上一把驅毒,又要防著再有刺客前來.

她額上冒出點點汗珠.

這麼寒冷的寒月夜,以她這麼虛弱的體質竟然能流汗,可想而知眼下情形已經危急到了什麼樣的關頭.

蘇云翎拿了帕子包住手然後伸手去拔銀針.

"小心."南宮琴笙沙啞地道.

蘇云翎心中一暖.此時拔針風險很大.誰知道血氣逆流又會是怎麼樣.他倒是先提醒她自己小心.

"南宮琴笙,你不會死的.我也一定會把你眼睛治好!"蘇云翎說了一句,像是給自己承諾又像是為他做的保證.

南宮琴笙盤坐著一動不動,可是一雙籠在長袖中的手卻悄悄握緊.

蘇云翎深吸一口氣,手忽然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拔去三根銀針.銀針一落地,她手中金芒閃閃,幾乎是同時三根金針立刻落在他傷口附近的穴道.

三根金針落下,她手中一翻,一把銀刀立刻劃破他背後衣衫,然後精准無比又毫不猶豫得劃開他腫脹的傷口.

三道暗藍色的血緩緩從傷口中流出.

她一眨不眨地盯著,連呼吸都屏住.

終于,三道傷口慢慢流出暗紅的血.她猛地松了一口氣.從懷中拿出幾顆丹藥放入口中,嚼碎了敷上了他的傷口.

"幸好!"她長舒一口氣後,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剛才做這一切的時候,她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煞是好看.可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從拔針,封穴,敷藥的時機,無一不是她頂尖的手力和眼力.換任何一個人來都不可能有她這份功力.

而她剛才嚼碎的那幾顆丹藥不是別的,正是從毒聖顧南豐那邊得來的萬毒金丹.

萬毒金丹一顆價值千金,而此時她也顧不得了,統統就當解毒膏藥用在了南宮琴笙的身上.

南宮琴笙又運功了好一會,這才緩緩睜開眼睛.

"怎麼樣?"她急忙問道.

南宮琴笙面上的毒氣消了些許,不過臉色還是蒼白難看.

"孔雀藍."他吐出這三個字.

蘇云翎心中一窒.孔雀藍,最剛猛霸道的毒藥!雖然沒有被列為當世四大劇毒,但是因為它的發作極快,毒發詭異霸道,也幾乎是無藥可救的毒藥.

她這時才真正驚訝南宮琴笙的實力.在中了毒針之後,他竟然還能帶著她飛奔逃命這麼久,這簡直是神跡!

"現在你怎麼樣?"蘇云翎急忙問.

她看了看四周,兩人這個時候在皇宮的某處偏僻之地.她也不知道南宮琴笙到底是怎麼走的.不過這一路上竟然沒有遇見巡夜的侍衛還真的是兩人運氣好.

"勉強

還能走."南宮琴笙道.

蘇云翎著急看了看四周,此時天還沒亮,四周黑漆漆的.得盡快把南宮琴笙帶出宮外去.

"我扶你走."她下了決定,"帶你出宮!"

南宮琴笙肩頭微微一動,少頃,他淡淡道:"你先回去吧.我自然有辦法出去."

"我回去?我怎麼回去?"蘇云翎惱火.

"你放心,追殺你的是夜蝠,它們一次只能發動一到兩次攻擊.所以現在你是安全的."南宮琴笙道.

沒想到蘇云翎聽了更惱火:"你的意思是我可以自顧自逃命去了,把你丟在這里?我是這種人嗎?"

她氣得恨不得拿出金針在南宮琴笙的腦門上戳上幾個血洞,給他好好放放血.

她蘇云翎難道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女人嗎?!

"你帶著我怎麼走?"南宮琴笙卻異常冷靜,"這是在宮中."

蘇云翎也冷靜下來:"我會找到辦法的."

她說著遞給他一瓶萬毒金丹:"好好在這里等著,要是撐不住就用幾顆.還有不要隨便亂走,你體內毒若是擴散了,我就是大羅金仙也救你不得了."

她說著轉身離開.

南宮琴笙一側頭,耳邊聽得腳步聲窸窣,她已經遠去.

他捏著手中的丹瓶,冰冷的臉上終于裂開了一絲絲表情裂縫.

……

蘇云翎匆匆回到了閣中.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只覺得這矗立在黑暗中的閣子詭異得很.

她心生警戒,不敢再往前靠近.

南宮琴笙說襲擊她的是叫做"夜蝠"的東西.這種不知是妖物還是什麼的東西襲擊了她一次就不會再來.可是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她的閣子旁邊為何沒有人來?

難道說,在閣子里面還有人守著?

她忽然想起君玉亭那雙陰沉無情的眼睛,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她猶豫了一會,毅然轉身離開.

她一路辨認著路,匆匆到了甘露殿前.

甘露殿中燭火微弱,她一時也看不出君云瀾到底是睡了還是沒有.

她在甘露殿外不遠處躊躇.她不敢輕易靠近,再靠近巡夜的侍衛就會發現她,然後君云瀾一定知道.

而她現在還不知道要不要找他說明此事.

正在她猶豫間,忽然一道紅影悄悄出了甘露殿.

蘇云翎看見那抹熟悉的影子,心中頓時一震.她幾乎是下意識躲在一旁的樹後.

等她再看的時候,那紅影已經在宮女的伺候下披上披風,然後慢慢地消失在夜色中.

她等那紅影離開許久後,這才從樹後轉出來.

那紅影,是如意夫人!

夜這麼深了,如意夫人不出宮反而出現在甘露殿中,到底是為何?

她忽然想起今日白天宴席上,如意夫人那風情萬種的一瞥.

……

"皇上恕罪,臣妾竟然忘了皇上也愛飲這西域美酒."

"如意夫人說朕喜歡喝西域美酒,想必是記錯了."

……

她忽然心灰意冷.她抬頭看去,暗藍的夜空上星星點點,銀漢璀璨,月明星繁,真是個不錯的寒夜.

可是心中為何有如此無能為力的感覺.

一入宮門深似海.

如今,她才算是真正明白.

她輕輕歎了一口氣,看了甘露殿一眼,悄悄順著來路離去.

……

天明破曉時分,一輛馬車悄悄離開宮門,直奔京郊而去.

而此時金光耀眼,照耀在宮中金色殿頂之上.大秦新的一天又開始了,一切的黑暗和不可見光的秘密都埋在了昨日的黑夜中.

"決定了?"南宮琴笙歪歪斜斜地靠在馬車中,中了孔雀藍的他精神萎靡不振.

"恩."蘇云翎輕聲應道,目光清澈明淨:"大比之時再來.我相信,到那個時候一切就會不一樣了."

南宮琴笙輕哼了一聲,似乎並不相信.他緩緩靠在軟墊上,忽然淡淡說了一句:"總算你不失約.不然的話……"

上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暗夜行刺(一)    下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外有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