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七十三章 禦園宮宴(十二)   
  
第二百七十三章 禦園宮宴(十二)



    底下眾人噤若寒蟬.

    皇帝雖然嘴上說得挺客氣的,說著諸位說說這事是如何如何的.可是這是讓人隨便說的嗎?

    這藐視禦前已是皇帝心中定了的罪名,誰人敢翻琺?

    皇帝說完,底下針落可聞祧.

    蘇云翎看去,只見阿曉已經跪坐在地上,神情呆呆傻傻,一點都沒有了先前的靈動秀氣.

    蘇云翎心中一歎,這阿曉從剛才隨手一彈就可見她的天資不錯.只可惜她心性高傲,眼看著就要出師為樂伎.可是她不甘心這個卑賤的身份,想要在這宴席上放手一搏.

    沒想到這一搏反而全盤皆輸,看著連命都要賠上了.

    阿曉終于回過神來,雙目淚水漣漣:"皇上,奴婢錯了!奴婢錯了!皇上饒了奴婢這一回吧!"

    她說著連連磕頭,不一會額頭上已經紅腫一片.

    君云瀾不語,一雙玄眸沉沉看著她.

    阿曉絕望了,急忙膝行到了幾位樂師跟前,哀求.

    "陳師父,林師父……求求你們幫幫阿曉說說,阿曉當真沒有……沒有藐視皇上……"

    她一個人哭求得可憐兮兮.可是那些樂師們怎麼敢為她說一個字?此時此刻他們見皇帝臉色冰冷,恨不得不認識這阿曉,怎麼可能替她出頭?

    涼棚中只聽得阿曉嚶嚶地哭.蘇云翎于心不忍:"皇上……"

    可她還沒說完,君云瀾便淡淡打斷道:"朕一向不過問教樂坊之事.看來竟是松懈了,想來幾位樂師年紀大了,精力不濟,治下不嚴.既然如此,朕就准你們就此告老還鄉吧."

    幾位樂師一聽臉如死灰.在宮中教樂坊為樂師其實俸祿不低的,再加上帶帶徒弟,一年收獲頗豐.現在告老還鄉等于掐去了他們的來源.

    樂師們一個個猶如吃了黃蓮般苦澀,可皇帝旨意已下,不得不遵從.

    他們個個只能伏地謝恩,垂頭喪氣地走了.

    君云瀾目光看向阿曉,淡淡道:"來人,把她押下去.死罪可免,活罪難饒.讓宮正司審一審,到底是誰讓她如此膽大."

    "是!"幾個內侍應了,趕緊把阿曉拖了出去.

    阿曉嚇得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來.

    一場鬧劇就這樣收場.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

    宴席因此中斷了,氣氛難以繼續.

    君云瀾看了一眼,起身冷冷離開.皇帝一離開,宴席的氣氛一下子到了冰點.在座諸位坐立難安.

    蘇云翎看了一眼,悄悄跟了出去.

    出了棚子,一陣冷風吹過,云霧遮來.蘇云翎看了看時辰已經快傍晚了.君云瀾走在前面,一行宮人亦步亦趨地跟著.

    她想了想趕緊跟上.

    君云瀾到了一處偏殿中.他才剛坐下就看見在殿外猶豫不決的蘇云翎.

    他微微一笑:"進來吧."

    蘇云翎見他臉色不是那麼難看,輕手輕腳地走了進來,跪下道:"拜見皇上."

    君云瀾一揮手,左右宮人退去.他含笑:"怎麼跟進來了?"

    他說著向她伸手:"過來跟朕坐一會兒.這麼疏遠做什麼?"

    蘇云翎看他不是那麼生氣,低了頭坐在了他身邊.

    她正想要說話,腰間一緊,君云瀾已松松摟住了她的纖腰.

    蘇云翎窘.這麼久了她還是不習慣他的親昵碰觸.而且這一碰把她剛才想說的話都給弄沒了.

    君云瀾看著她微微漲紅的臉,含笑:"要與朕說什麼?"

    蘇云翎想了好一會,歎道:"皇上,那阿曉怪可憐的."

    送入宮正司審一審,那她大好的青春都會被磨損光了.誰知道宮正司中的人會怎麼審問呢?傳說中那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君云瀾淡淡看著她:"這麼說,朕的懲罰太重了?"

    蘇云翎不知道要從何說起.阿曉這樣的女子怎麼會少?自覺地身有才華,不甘人後,想要搏一把的人太多太多了.

    tangp>只不過成功與否看運氣罷了.阿曉的不幸在于她的運氣不好罷了.

    她心中歎氣.忽然一只溫潤的手輕輕撫過她的眉心.

    蘇云翎詫異看去,正對上君云瀾那雙沉靜如水的眼睛.他淡淡道:"朕不是在懲罰她,朕是在懲罰那些心有不軌的人.他們無法對付朕,卻來為難你.朕不能容忍."

    "翎兒知道."蘇云翎心有戚戚焉,"阿曉我也不喜歡.但是看著花兒枯萎,總是覺得黯然."

    君云瀾看了她好一會,問道:"你是不是心中有什麼心事?"

    蘇云翎一怔,矢口否認:"沒有."

    君云瀾靜靜看著她,目光深邃得令她覺得幾乎可以把身體洞穿.她急忙垂下眼睛:"當真沒有!"

    "那你為何不答應朕,在朕的身邊呢?"他慢慢問道.

    蘇云翎低頭不語,手悄悄抓緊了長袖.

    "今日的宴席朕身邊空空無人.所以朕才讓你坐在朕的身邊."他慢慢道,"很是奇怪.梓潼在世的時候,朕從未想過自己身邊會坐著什麼樣的人.可是今日朕才真的明白,她是真的走了."

    蘇云翎心中重重一慟.

    鴛鴦失伴飛,總歸是人生中最慘痛的一件事.

    "皇上懷念皇後是應該的."她低聲道:"皇上節哀."

    "懷念?人人都不讓朕懷念她.生怕一想起她,朕就會無力朝政,整個秦國就要亡了似的."他苦笑.

    蘇云翎想起最近宮中的風向,頓時也陪著他苦笑.

    這便是當皇帝的難處.

    悲歡喜樂都要被天下人議論,哪怕對結伴十幾年的皇後表示下懷念之情都會讓大臣們緊張.

    "人言可畏.梓潼就是死在無形的人言和教條中.所以朕身邊的人便不能如她一般,陪朕走不到最後."他慢慢道.

    蘇云翎心中砰砰直跳.這是皇帝的心里話,不是誰都可以聽的.

    而他為什麼會對自己說這些話?她腦中有些發懵.

    君云瀾看著她,忽然一抬她的下頜,目光直視她:"所以告訴朕,為何不願在朕的身邊?"

    蘇云翎渾身一顫,下意識她猛地甩開他的手,連連退後.

    "翎兒,不夠資格."她匆匆說完這一句頭也不回地跑了.

    君云瀾皺眉看著她匆忙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

    蘇云翎逃出君云瀾休息的偏殿,一口氣跑出好遠,這才停下來大口大口喘息.

    君恩深重.她這個時候才體會到這一句是什麼意思.

    "呵,竟然在此.讓本王好找."身後傳來一道邪魅之極的聲音.

    蘇云翎背後猛地一僵.她緩緩回頭.

    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著一道身影.他一雙邪肆的眸子盯著她,笑了:"君王一怒為紅顏.蘇二小姐,果然好手段."

    是君玉亭.

    蘇云翎面上恢複神色.她微微一笑:"靜王殿下說的,小女不懂."

    君玉亭走來,斜長的眼中帶著點點譏諷:"聽不懂?蘇二小姐還不至于笨到這個地步.恐怕過些日子就要恭喜你風光入宮了."

    蘇云翎嫣然一笑,剪眸卻如冰雪沒有一點笑意.

    她笑:"靜王殿下這麼說,小女多謝了.過些日子小女是要入宮的."

    此入宮非彼入宮.她可是要打算以女官第一的名頭,雅樂女官的身份入宮.

    兩人相視而立,君玉亭一雙眼銳利如毒針,盯著她的眼睛.蘇云翎毫不示弱,冷冷回應.

    忽然君玉亭輕笑:"蘇二小姐,不……應該叫你翎兒妹妹.算起來本王可是你的姐夫呢.可不要一入宮這就生分了.本王可是會十分傷心的."

    "是啊,應該叫靜王殿下姐夫的……"她含笑道:"今日姐夫在此有什麼指教?是不是因為上次翎兒去了靜王府惹了殿下不快,所以來這里興師問罪的?"

    蘇云翎面上是笑著的,心中卻已經要吐上百八遍.

    君玉亭聽著她話中有話,面色不變,眼神越發陰沉可怕.他似笑非笑看著她,一步步走近.

    "指教不必了.本王今日來是來和翎兒妹妹合作的."--42637+d045-->

    

    

上篇:第二百七十二章 禦園宮宴(十一)    下篇:第二百七十四章 落水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