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七十二章 禦園宮宴(十一)   
  
第二百七十二章 禦園宮宴(十一)

底下眾人聽了都倒吸一口冷氣.

這叫做阿曉的少女還真的什麼都敢說.

蘇云翎可是如今宮中唯一被皇上寵幸的女人.自上官皇後過世後,除了她還從未有女人入了皇帝的眼斛.

不過,若是阿曉沒有這個脾氣,也不可能在今天有這麼出格的舉動餐.

想來這也是個野性子的少女.

這下可好看了.天雷要踩地火,眾人都樂于親眼看看到底誰勝誰贏.

眾人的目光都看向台上的悠然停手的絕***.

蘇云翎明眸直視阿曉,忽而輕笑:"我怎麼可能侮辱阿曉姑娘呢?這曲子叫做,風.不信你去翻翻,里面是有這麼一段的."

阿曉想了想,臉色頓時變了.

這曲子……果然是《風》!可是怎麼會……除非有人只能用一個辦法可以將這一段彈成.

她想著聲音都變了:"這首我自然知道,可是根本不是這麼彈的!"

蘇云翎微笑:"是,我只是兩手並作一手彈了.你沒聽出來嗎?"

底下眾人終于驚了.

兩手並作一手彈.那等于兩行的譜子要一只手完成,一只手完成的結果便是有些抑揚頓挫都沒有了.那自然是彈得如剛才一樣風卷殘云.

可這風卷殘云也不是這麼好彈的,因為沒有人能能如她一氣呵成彈下來.

阿曉定定看著蘇云翎,那眼神就跟看怪物一樣.

"你你你……你……"她說不出話來.

蘇云翎起身,淡淡道:"你說我取巧也好,說我亂彈也好.總之我能彈成自然有我的功底在.你若能像我一樣彈成它,我便算你贏過我."

阿曉呆呆看著面前的琴,瞬間眼神如死灰.

蘇云翎下了舞榭歌台,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君云瀾看著她,忽而皺眉:"彈那個做什麼?"

蘇云翎愣了下.

他在責怪她?

蘇云翎正要說話.君云瀾皺起悠遠的眉:"把手給朕看看."

蘇云翎伸出手,只見纖細雪白如蔥管的手指尖上紅彤彤一片.他握住,眼中都是不贊同:"以後不許這麼彈琴了.手都紅了."

他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手.眾目睽睽下,他回頭對陳公公道:"去拿涼玉膏來."

蘇云翎見眾人都盯著自己看,急忙掙開他的手.

君云瀾見她縮回去,眉心緊鎖,聲音嚴厲:"伸過來!"

蘇云翎見他臉色不好看,不敢倔強,將手伸了過去.

此時涼玉膏拿來,他沾了一些為她塗上.冰冰涼涼的藥.膏瞬間將手上的紅腫消退不少.

君云瀾做完這些事,一回頭,黝黑的眸子沉沉看著底下愣神的阿曉.

阿曉看見他的眼睛,渾身一震,不知不覺撲通跪下,渾身戰戰.那楚楚動人人的樣子令人心生憐惜.

空氣中彌漫著一絲詭異的感覺.

眾人忽然覺著四周好像一下子冷了幾分.

君云瀾見她跪下,面上冷色不減.他淡淡問道:"你既然在宮中,可知道尚醫女手臂受傷?"

阿曉渾身一顫,急忙伏地:"奴婢……奴婢不知."

君云瀾目光冰冷,直視她:"當真不知?這事宮中上下都知.你卻不知?你可知欺君之罪該當何如何?"

阿曉渾身打顫,不敢再接話.

蘇云翎見她這麼害怕,心中搖頭.

君云瀾生氣了.在今日的宴席上,一而二再,再而三的有人向她挑釁.

如意夫人身份特殊,他只是略加言語斥責她的無禮而已.可是這阿曉身為小小的樂伎竟然這麼大膽,這不能不讓人深思了.

君云瀾見阿曉不回答,問道:"教樂坊的樂師何在?"

不一會,幾位教樂坊的樂師們急忙前來.他們臉上一個個都是大禍臨頭的死灰色.



只要他們不瞎不傻都知道,皇帝龍顏大怒了.

君云瀾看著他們,冷冷問道:"這位阿曉說你們無人可以教導她.可有此事?"

幾位樂師戰戰兢兢不知該說什麼.

君云瀾的目光越發嚴厲:"在朕面前,怎麼不敢說出來嗎?"

終于有一位年長的樂師顫抖伏地:"回皇上的話,樂姬阿曉的確是天資聰慧.宮中的琴師已經教不了她了."

君云瀾眼中一沉,冷冷道:"朕只知道學無止境,一個人哪怕天資聰慧學完了所有的琴技,可是後天不勤修領悟,琴藝也只是如此而已.再說,教樂坊中難道真的沒有人能教她嗎?"

他不等底下驚恐的眾樂師回答,回頭對陳公公道:"朕記得教樂坊中有位大師.陳公公把他請過來彈一曲."

陳公公應下.果然過了一會兒,帶來一位老邁的老內侍.

他已經十分老邁了,雙眼迷茫,看樣子連眼都已經半盲.他由陳公公領著到了舞榭台上.

陳公公道:"周老,皇上讓你彈一曲."

那老內侍呵呵笑了兩聲:"老奴好幾年不彈琴啦!皇帝怎麼今日這麼好興致要聽老奴彈琴?"

陳公公笑道:"教樂坊中有一位樂伎說,教樂坊中無人可教她."

那老內侍干笑兩聲:"是叫做阿曉的小姑娘嗎?那姑娘倒是天資還不錯.就是……可惜……可惜啊!"

他連著說了兩個可惜.誰也不知道他說的可惜是什麼意思.

不過陳公公似乎明白大家心中所想,問道:"可惜什麼?"

"可惜這小姑娘心性太傲,野心太大.不能成為琴藝名家啊!"那老內侍絮絮叨叨地說:"老奴平日灑掃的時候曾經提點過她,可惜啊,在世人眼中……老奴就是個要入土的老太監啦."

眾人聞言看去,那阿曉雙目淚水盈盈,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君云瀾淡淡道:"彈吧.朕幾年前曾經偶然聽過周老彈過一曲,已是大家風范.想必這麼多年沒有彈依舊是風采不減當年."

老內侍也不多話,隨手在琴面上一撥.眾人只聽見一陣縹緲的琴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這琴音太縹緲,眾人忍不住側耳傾聽,可是再聽的時候似乎什麼都沒有.可就在似有沒有之間,又是一聲傳來.

這琴音太過柔和,如春風拂過.眾人聽不出這是什麼曲子,可是聽了後卻熏熏然.

琴聲縹緲難尋,捉摸不透,可是聽了卻異常舒服.

許久,老內侍的手停下.眾人才如夢初醒.

這首曲子根本不知是什麼曲子,也不知道有什麼意義,但是卻隱隱有種道理在其中.那老內侍彈著,似乎在告訴世人他在深宮中沉沉浮浮,漫長而孤寂的一生.

這已是真正的大家風范.隨手彈的曲子早就融了人生感悟.

琴隨心轉,如臻化境.

阿曉跌坐在地上.她臉上的紗巾不知什麼時候落下,露出一張清秀可人的臉.

君云瀾冷淡看著她:"無人為師,其實處處可師.只是你不想而已.說吧,是誰指使你來為難尚醫女的?"

阿曉猛地抬頭,失聲:"皇上!……"

這下不僅是她驚了,蘇云翎也愣住了.底下眾人更是竊竊私語.

君云瀾淡淡道:"你不過是小小的一介樂伎,如何有膽子壞了宮中的規矩,逼受傷的尚醫女和你比試?這背後若無人指使,朕不相信."

阿曉花容失色,拼命磕頭:"皇上,奴婢沒有人指使!絕對沒有人指使奴婢!"

君云瀾臉色依舊冰冷:"那這麼說,就是你自己破壞宮規,藐視禦前了?"

阿曉驚得說不出話來.

藐視禦前?這是死罪啊!

君云瀾目光淡淡掃過底下各懷心思的眾人面上.他淡淡道:"諸位說說,若不是藐視禦前,為何有人要在朕面前挑釁尚醫女呢?"

****************************

回來了.不過這個月,還是要以劇本為主.

我會盡量更新的.

上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禦園宮宴(十)    下篇:第二百七十三章 禦園宮宴(十二)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