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六十六章 禦園宮宴(五)   
  
第二百六十六章 禦園宮宴(五)



    君云瀾這麼做,蘇云翎反而無話可說.

    不過這下犯難了.她面前有兩個酒杯,全部都是皇帝喝過的.

    難不成她要沾他的口水?

    蘇云翎郁悶地看了他一眼.君云瀾像是看破了她的心思,微笑:"不喜用朕用過的杯子?朕還以為你不會介意,畢竟……琺"

    蘇云翎沒等他說完頓時大窘,連忙假裝沒有聽見他說的話.

    君云瀾見她吃癟的樣子,不由輕笑出聲.

    皇帝的一舉一動都有人關心.底下傳來一道聲音:"皇上可是聽了什麼好笑的笑話?"

    蘇云翎看向那出聲的人.是趙玉瑤.

    此時她面上帶著恰到好處的笑意,不熱絡卻也不令人覺得疏遠,與在書院中冰山似的美人判若兩人.

    她心中暗笑,這趙玉瑤當真是坐得住,不學著那些世家小姐們過來敬酒,坐到了現在才吭聲.

    趙玉瑤發問,文清太妃也若有所指地問道:"是啊,皇上,有什麼好笑的樂子千萬不要藏著."

    她說完眼含銳利瞪了蘇云翎一眼.

    蘇云翎假裝沒看見,仔細看著眼前的菜肴,好像面前的菜上開出了一朵花.

    君云瀾一側身,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把她擋住.

    他微笑:"也沒什麼.只是與尚醫女說起甘露殿中的一只貓.那只貓兒很厲害,抓了一窩小老鼠.朕想封它個什麼威武大將軍."

    "噗!"一聲不禮貌的響聲從他身後傳來.

    文清太妃和趙玉瑤兩人臉色古怪扭曲起來.

    一只貓?!

    文清太妃氣得肺都要炸了.可偏偏皇帝說一本正經,煞有其事.她真想破口大罵.可是皇帝說出的話就是金口玉言,就是真的.

    誰敢說皇帝你說的都是屁話?甘露殿蒼蠅都不見一只,哪有什麼貓和老鼠?

    她額上青筋跳動,半天擠出一句話:"哦,原來如此."

    而君云瀾這話聽在趙玉瑤耳中卻是另外一層意思.

    甘露殿?!那不是皇上的寢殿了嗎?

    原來傳言是真的.這蘇云翎已經是長住甘露殿中,儼然是皇帝貼身的女人了?兩人都一起在晚上無聊得一起蹲著看貓捉老鼠了!

    趙玉瑤臉色煞白,晃了晃,半天才擠出笑容:"哦.那定是很厲害的一只貓了."

    蘇云翎已經笑得肚中腸子都打結了.這個時候再聽得趙玉瑤這麼說,那簡直是再也不能忍.她噗嗤一笑聲出來.

    文清太妃和趙玉瑤兩人齊刷刷看了過去.這一聲簡直是火上澆油.

    趙玉瑤眼底的恨意越發濃了.

    蘇云翎不知,一旁不遠處一雙陰沉沉的眼把這一切都納入了眼中.她笑得越美越開懷,他眼中的陰郁越來越濃,如烏云壓城,看一眼都令人膽寒.

    他抿了一口酒水,手中一緊金樽竟變了形.

    一道冷而媚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倒是小瞧了那小賤人."

    君玉亭回頭.龐太妃正撚著手中的玉杯:"沒想到這蘇家竟然還有一個女人能比那死了的蘇清翎更勝一籌."

    君玉亭慢慢道:"不但更勝一籌,還長得一模一樣.像得兒臣都以為那死了的蘇清翎活了過來."

    他眼中的陰郁很好地藏起來,面上陰柔俊美,氣質風度翩翩,又是人人豔羨的尊貴王爺.

    "那女人自然不可能還活著."龐太妃道.

    她的聲音沉冷:"不過就算如此,也不可能讓這蘇家東山再起.今日,是個好機會!"

    君玉亭眼瞳猛地一縮:"母妃的意思是?"

    龐太妃笑嫣嫣地夾了一筷子的菜,狀似親密地放在他的碗碟.她俯身,用極低極細的聲音道:"你應該明白本宮的意思."

    君玉亭眼中掠過猶豫.

    "怎麼?舍不得?"龐太妃笑得燦如春花:"舍不得也要舍得.等大業一成,你要多少個如她這麼美的女人,本宮都替你弄來!"

    君玉亭抿了一口酒水:"

    tang知道了.兒臣只是覺得沒有親手弄死她,甚是遺憾."

    他眼底有冷酷之極的笑意,像是獸.

    龐太妃滿意地拍了拍他的肩頭,像是為他整理衣衫:"就是要快刀斬亂麻.你沒瞧見嗎?這女人已經得了皇帝的心."

    君玉亭看去.只見君云瀾正看著身側的絕色少女,的笑意.

    君云瀾!這三個字就是他的噩夢.

    從小到大都是.每次他自以為是皇子中最出類拔萃的一個時,總是有人會不經意地提起這先皇後唯一的皇子.

    他年紀比他大了近十歲,他的才能也是他的近十倍百倍.他所做過的事是他永遠也無法超越的存在.

    甚至他被他和母親龐妃設計逐出京城去往封地時,他都能從從容容,一點也不介懷的樣子.簡直令他懷疑,是不是去往封地正中他下懷,而自己不過是幫忙推了一把手而已.

    最後,當他自以為大權在握,能榮登九五至尊實現自己野心時.近十年默默無聞的他又忽然回京,一夜之間,他和母親龐妃經營十幾年的一切差點毀于一旦.

    想著,君玉亭眼底的冷意越發冷如冰錐.他飲了最後一口酒:"知道了,母親."

    龐太妃滿地笑了笑.

    可正當她一抬頭的時候,一道清冷的目光轉來.龐太妃臉上的笑意瞬間凝結.

    "賤人!"她咬牙心中暗道.

    而被她稱為賤人的女人,柔柔朝著她舉了舉酒杯,一舉一動都是風華萬千,說不出的媚入骨髓.而這一切變成了龐太妃眼中無法饒恕的挑釁.

    涼棚中歡笑聲陣陣,蘇云翎心中明白,這面上的熱鬧只是表象,實則明爭暗斗洶湧非常.

    能到這里的人哪個是善于之輩?

    她想著,一回頭卻頭大.只見剛才埋頭吃點心的敏懿郡主這個時候干脆喝得醉醺醺的.

    她正靠在惠賢老太妃的身上,嘟噥著什麼.惠賢太妃一臉無奈.

    蘇云翎再也坐不住.

    她連忙起身到了敏懿郡主身邊,扶起她:"太妃娘娘,小女帶敏懿郡主下去醒醒酒."

    惠賢太妃呵呵一笑:"好啊,剛好我這老太婆坐得渾身都痛,跟你下去散散."

    于是三人便離了涼棚,往旁邊休憩用的偏殿而去.

    到了偏殿自然有宮女前來伺候.敏懿郡主喝得醉醺醺的,口中道:"我沒醉!都下去下去!"

    蘇云翎看她的樣子,連忙把她安頓好了.

    惠賢太妃坐在偏殿的暖室中,見她忙完了,招手:"這里清淨多了,過來和我這老太婆說說話吧."

    蘇云翎見她似有話說,連忙跪坐在她身邊.她笑道:"小女入宮後還未拜見惠賢太妃,實在是失禮."

    惠賢太妃不以為意,笑呵呵道:"這有什麼的?要怪就怪皇帝不舍得放人."

    提起君云瀾,蘇云翎臉微微一紅.

    惠賢太妃上下打量了她,含笑道:"果然是秀外慧中,充滿靈氣的女人.難怪皇帝喜歡."

    她道:"我見過你母親,是個很和氣的女人."

    提起母親,蘇云翎黯然了下.

    惠賢太妃又問道:"你們入京後可曾與你外太公見過?"

    蘇云翎搖頭:"外太公受蘇家牽連,如今正在齊州.恐怕……"

    她想起外太公蕭老就有些心中不安.外太公身為名門大儒,為人嚴厲,但是卻最疼母親.如今白發人送黑發人.他不知該怎麼傷心.

    可是她因為父親蘇玉書病情未完全好,不敢輕易離開.所以去拜見外太公蕭家一事就一直擱置下來了.如今惠賢太妃提起她才想起.

    她心中暗暗下了決定,等大比過後就去齊州拜見外太公.

    惠賢太妃點了點頭:"等得了空一定要去拜見你外太公.是時候該請他進京了.他若不進京,你拉也要拉著這個老頭進京."

    蘇云翎渾身一震,明眸中若有所思:"太妃娘娘的意思是……"

    **********************

    冰白天趕飛機的時候,在飛機上其實就寫好了這兩張了,但是因為到了上海就開始談事,一直到現在才更.親們給點個贊吧!投個月票給冰鼓勵獎勵!o(n.n)o~

    

    

上篇:第二百六十五章 禦園宮宴(四)    下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禦園宮宴(六)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