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六十五章 禦園宮宴(四)   
  
第二百六十五章 禦園宮宴(四)



    君玉亭本以為她定會躲閃害怕.沒想到蘇云翎反而對他熟視無睹.

    他臉色沉了下來.

    蘇云翎看了君玉亭再也不理會躪.

    宴會熱熱鬧鬧的,有歌姬和舞姬輪番到了舞榭歌台上吹拉彈唱,十分熱鬧.可眾人的目光並不在那美豔的舞榭歌姬身上崾.

    反而是輪番注視著今日來的一些世家小姐們身上.

    要知道,這些世家小姐雖然一個個未婚,身上也沒有什麼禦賜身份.但是她們身後代表著可是一個個龐大,枝繁葉茂的家族.

    誰娶了她們就等于和她們背後的家族聯姻.

    雖然這些小姐們的首要目標就是能進宮,成為皇帝身邊的妃子,但是也有存在一種可能--要是她們沒辦法進宮呢?

    那就不是剩下來了嘛?!

    "剩下來"的世家大小姐終歸是要嫁人的.

    上了年紀的達官貴婦們一個個都是人精,紛紛把目光都盯著這些世家小姐們.心中迅速盤算著族中有什麼樣的子弟可以匹配的.

    不過這些世家小姐們吸引來的目光雖多,卻不如端坐在皇帝身邊那安安靜靜的少女--蘇云翎,來的多.

    因為,誰也沒料到今日皇帝竟然堂而皇之地將她帶在身邊.

    這無異于在滾燙的油鍋中滴入一滴水.炸開的不僅僅是一鍋油,而是整個秦國的最重要的權力中心.

    皇帝為何會看上蘇家?

    皇帝為何要選這名不經傳的蘇云翎?

    將來,皇後之位是不是就這不足雙十年華的小丫頭占據?

    將來的將來,是不是皇帝還是像從前對待上官皇後一樣,空置六宮只有一後?

    ……

    一個個問題就跟揮之不去的咒語一樣圍繞在在場每個人的心頭,除了皇帝和蘇云翎外,每個人都想從皇帝的臉上和她的臉上得到答案.

    但是很可惜,至今還未有人能從皇帝的臉色得知他心中所想.

    他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神祗,誰都莫不清,看不透.就如很多人不知為何明明龐妃和君玉亭勝券在握,卻最後登上九五至尊的卻是他一樣.

    禦花園外的歌聲咿咿呀呀,舞姿花團錦簇,美麗的歌舞伎們竭力展開歌喉,舞姿,期盼能得到貴人們的歡喜.

    可是舞榭歌台上是一番情景,底下卻是另一番暗濤洶湧.

    蘇云翎眼觀鼻,鼻觀心.她知道自己身上有許許多多的目光在盯著.一個行差踏錯也許將來就是被放大無數倍的原罪.

    這是他身邊最近的位置,卻也是全天下最難站穩腳跟的位置.

    她忽然明白了那一夜,她跪在他跟前時,他眼中的憂慮與沉怒.

    他的怒不是為了她的不知好歹,他的怒是因為他知道她並不愛惜自己.不愛惜自己的名聲,更不愛惜一個女子心中對幸福的追尋.

    她如願以償站在了他的身邊,才剛剛露出頭就感覺到無處不在的風刀霜劍.

    可是,這是她選擇的路,再無退路.

    想著,蘇云翎的面上多了幾分微笑.清清淡淡的,從容不迫,由內而外的自信迸發出來,方才眉眼清淡得甚至有些肅冷的稚嫩面孔上煥發出光彩來.

    底下不少有心人的眼中看到這一變化,頓時疑惑.

    正好這個時候一曲終了.眾人鼓起掌來.

    君云瀾回頭對她一笑,問道:"覺得那歌舞如何?"

    蘇云翎含笑:"回皇上的話,挺好看的."

    君云瀾見她笑意融融,一笑,淡淡對執禮的宮人道:"賞--"

    執禮的內侍愣了下,連忙道:"皇上有旨,賞--"

    一時間,流水似的賞賜搬了下去.那歌台上的歌舞伎們一個個驚喜莫名,紛紛跪下謝恩.

    眾人眼中更加驚疑不定.這是怎麼個狀況?皇帝賞不賞,竟然只聽蘇云翎一個人的?!

    涼棚中,氣氛古怪起來.

    趙玉瑤臉色煞白,晃了晃.

    文清太妃一雙銳利的目光射向皇帝.可是後者怎麼可能給她任何回應?

    文清太妃眼中厲色閃過.她對一筷未動的趙玉瑤冷冷道:"不過是一個以色侍人的下賤女子而已.看把你給急的.多學學你的母親!"

    她說著目光轉過去.如意夫人正愜意地看著歌舞,一眼都沒有往這上首瞧.仿佛這邊發生的任何事都與她無關.

    可偏偏這樣,在她身上總是縈繞著一種超脫世外的美態來.

    果然是一個驚豔秦宮的***啊.文清太妃眼中浮起複雜的神色.

    沒想到趙玉瑤聽到最後一句,臉色更加難看.她幾乎是咬牙:"姑奶奶,不要在這個時候提我的母親."

    沒想到文清太妃卻是呵呵笑了起來:"你母親才是這個世上最聰明也是最厲害的女人.當年那一位差點被她弄得全盤皆輸."

    她說著看向左手席上坐著的龐太妃.

    一看到這斗了一輩子的老對手依舊這麼風光,文清太妃眼中浮起冰冷的恨意.

    趙玉瑤顯然是知道一些從前的舊事.她不屑冷笑道:"姑奶奶說的好像當了真似的.若是我母親這麼厲害,為何現在那一位還如此權傾後宮.連姑奶奶也吃了她不少苦頭?"

    趙玉瑤說完,像是發泄似的厭惡看了自己母親如意夫人一眼.

    若是有人在這里旁聽了這對話,一定心中奇怪的很.為何女兒對母親這麼不屑,反而隱隱有贊美對手的嫌疑.

    文清太妃卻不以為意:"誰讓那個姓龐的狐狸精這麼能生呢.一生還生了兩個皇子.一個雖然廢了卻被先皇後疼惜,另外一個卻得了先帝的疼愛."

    她說著眼中的陳年恩怨又浮上來.

    趙玉瑤便不說話了.這種話題她已經和這位在宮中浸淫幾十年的老婦人討論過很多次了.每次都是這個論調.

    那就是:龐太妃這個狐狸精能生,能魅惑先皇,除此之外,一無是處!

    可是天下間再能生的女子,能走到這一步也就龐太妃一個人而已.這其中原因又是為什麼?恐怕文清太妃年老糊塗再也不想去想,也不願意去承認自己的失敗是因為她不如"狐狸精".

    這邊文清太妃和趙玉瑤的對話並沒有被人聽見.那邊,有一位世家小姐卻已婷婷嫋嫋地端著酒杯到了皇帝跟前.

    她羞澀跪下:"小女以此水酒敬皇上,祝皇上龍體安康,萬福金安."

    她說著悄悄抬頭偷看了君云瀾一眼.

    君云瀾微微一笑,舉起酒杯抿了一口.他道:"這位是?"

    那少女連忙道:"小女是陳家小姐,陳凌玉."

    君云瀾含笑:"果然秀外慧中."

    陳凌玉得了他的贊美,臉上嬌羞連連,滿意退了下去.

    "賤人!"有人罵道.

    "就是!狐狸精!"有人不甘心地哼了一聲.

    可是這就像是開了個頭,不少世家小姐心中罵著陳凌玉狐狸精,賤人的,也紛紛效仿,前去給君云瀾敬酒.

    君云瀾一連喝了好杯.可是看了這眼前絡繹不絕向著自己拋媚眼的妙齡少女不但沒有少,還有漸多的趨勢.

    他忽然拿過蘇云翎面前的酒杯,神不知鬼對換了下.

    蘇云翎一愣,下意識問:"皇上,這是小女的酒杯!"

    君云瀾朝著她一笑:"朕知道."

    他說著面不改色地和又一位前來敬酒的少女對飲.

    蘇云翎明白過來,頓時哭笑不得.她面前的酒杯是果酒,而皇帝用的是上好的梨花白.果酒喝多少都不會醉.可是梨花白後勁最是厲害.

    這皇帝,是拿了她的酒杯來躲酒了.

    蘇云翎為難地看著空蕩蕩的面前.君云瀾把她的酒杯拿走了,那她總不能把他的酒杯拿過來斟酒喝吧?

    那酒杯上可是被他喝過的.

    她不滿:"皇上不厚道."

    君云瀾正應付了一個少女下去.聽到她抱怨,把酒杯還給了她,眼中帶著淺淺笑意:"朕沒見過你這麼小氣的人,

    酒杯還你便是."

    ****************

    nozuonodie!!!!

    手生啊,更六千字都生疏了.明天還要飛去上海.希望這是最後一次出差.阿彌陀佛!!!

    

    

上篇:第二百六十四章 禦園宮宴(三)    下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禦園宮宴(五)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