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五十八章 解局之人   
  
第二百五十八章 解局之人

亭中氣氛窒息.外面的大好冬日景色都沉冷了幾分.

那雪影過了良久才道:"那按著你這麼說,這蘇清翎不知怎麼的逃過靜王的耳目,又不知怎麼的活了過來.是這個意思嗎?"

"正是!"殷紫菡斷然道躪.

亭中兩人又沉入死一樣的寂靜崾.

蘇清翎是個必死之人?是的.

沒有能質疑君玉亭能力,也沒有人能覺得在當時當地的情況下蘇清翎還能活著.可是眼前卻有一個人斷然說,那蘇云翎就是蘇清翎.

這太過匪夷所思……

"可是……靜王不可能放過她."那雪影忍不住道:"而且當時我們也親眼所見,蘇清翎中了流觴劇毒.這毒無藥可解.當時她中毒入肺腑,就算是有解藥,就算是有大羅金仙都難救.不可能再活過來."

"呵呵!"殷紫菡冷笑:"你忘了麼?那一位中了魅生也無事!而且還照樣皇帝位坐的好好的?這個世上事無絕對.這教訓你又不是沒領教過."

那雪影頓時沉默.

那一位,自然是君云瀾.

在郁南城郊的山谷中,他中了埋伏被追殺,還中了當世四大劇毒之一魅生,令背後之人一場算盤盡數都打了空,還白白賠上二三十名一等一的刺客.

更沉重的打擊還遠不止這個.背後之人費盡心思布置的大局,經過這一次失敗被君云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拔除一大半,實力大損.

所以事後,他們才幡然醒悟.郁南城郊的行刺,是被君云瀾故意以身犯險設計了.

兩派人實力角力往往不會放在明面上,而對手也不會有什麼婦人之仁.不過一朝一夕間,背後之人算錯一步便被君云瀾設計,連連敗退,差點全盤皆輸.

經此一事,背後之人更加小心謹慎.

可是扭轉這一次的關鍵,無疑在君云瀾中了魅生劇毒為何不死的疑點上.

所以方才殷紫菡才說,事無絕對.

殷紫菡冷笑:"世人都覺得魅生劇毒是世上無藥可解的劇毒之一,可是偏偏有人中了還能安然無恙.既然魅生可解,那流觴劇毒也能解.就算流觴劇毒不能解,這個世上也有無數稀奇古怪的法子可以讓人不死."

那雪影沉默一會,問道:"君云瀾能解魅生,也許是因為他從前身邊有一位女神醫,聶菁菁.聽說十年前,聶菁菁產子而死.我覺得,也許十年前,聶菁菁是為了制出解出四大劇毒解藥而死的.不然她為何會耗盡心力?為何麒麟王十年不進京,不見他?"

殷紫菡道:"這推測也有道理."

那雪影又皺眉道:"君云瀾能在魅生劇毒之下活著是因為有解藥.而蘇清翎這事,我依舊百思不得其解.為何靜王對這蘇云翎一點懷疑也無?"

這問題拋出來令殷紫菡也不得不沉思.

不過她隨即冷笑:"你如何不知靜王沒有懷疑過?他肯定有試探過,只是他是親眼看見蘇清翎'死’的.比起相信那些死而複生的無稽之談,他更相信自己眼睛所見."

的確,親眼看著一個人必死無疑,事隔許久再發現那必死之人又活過來,那一定是絕對不相信的.跟更何況君玉亭這麼冷酷又自負的人.

亭中又瞬間沉寂下來.

過了許久,那雪影咯咯笑了起來.她的笑聲漸漸大起來,然後便停不下來.似乎她想到了一個很好笑的笑話.

殷紫菡冷眼看著同伴的笑,一語不發.

終于那雪影笑完,這才擦著笑出的眼淚,眸光如雪:"好玩!這下越來越好玩了.沒想到連靜王這麼聰明狠毒的男人都被這小丫頭給騙過了.一想起這個,我就覺得這事越來越好玩了."

殷紫菡像是早就知道了同伴的脾氣,冷冷道:"好了.我今日所見已經告訴你了.信不信由你.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蘇云翎就是蘇清翎,不管她用什麼法子再世為人.她絕對是來複仇的."

那雪影眉眼一下子冰冷如霜雪,周身氣勢一下子詭異起來:"複仇?!不過是一個小丫頭而已.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千金大小姐,她也頂多魅惑下君王,打擊一下靜王而已.根本無法阻止我們的大業."

殷紫菡冷笑:"忘了郁南城郊的失敗嗎?萬無一失的計

劃,只因為多了一個人,多了一點變數就拜得無法挽回."

那雪影皺眉:"你的意思是……這蘇云翎,不,應該是死而複生的蘇清翎應該除去?"

"我們之前在蘇府中埋的暗樁.你可記得?那個給蘇二夫人曹氏暗中下慢性毒藥的丫頭是怎麼被拔除的?"殷紫菡反問.

那雪影眉心皺得更深了:"那丫頭不是下手除去了嗎?任人怎麼查都查不到我們身上.不過你倒是提醒了我.這蘇云翎的確是早就該死了."

"不,蘇清翎暫時動不得."殷紫菡面無表看著同伴:"不但動不得,還千千萬萬不能去碰."

"為何?"那雪影被她一會一個樣的主意給弄得不知所謂.

殷紫菡那雙犀利的丹鳳眼泛出寒光:"我擔心,這又是一場郁南城郊之事的伎倆."

那雪影臉色頓時凝重:"你的意思是……"

殷紫菡冷笑:"我擔心,這蘇云翎是君云瀾擺在明面上的餌.自從上官皇後死了以後,他肯定察覺到了在他身邊已經有不少我們的人.你忘了上官皇後是怎麼死的嗎?還有那秋石散又是誰給的?"

"君云瀾何其聰明.一能想透十的人.秋石散是宮中禁.藥,卻又怎麼到了以賢後為名的皇後的手上?他難道不會想明白?你別忘了,他的城府和胸襟比那個靜王好上幾百倍,不然老皇帝也不可能把皇位傳給他.讓靜王和龐妃多年的布置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

"所以,這蘇云翎暫時不能動.不但不能動,還不能接觸.不能讓君云瀾察覺."殷紫菡冷冷道.

她說完拿了茶壺一口氣都喝了.

那雪影贊賞看著她:"含香郡主果然是天下間最聰慧的女子.難怪主上時常稱你為女軍師.世人不知,還道你是那嬌蠻傲嬌的千金小姐呢."

面對恭維,殷紫菡面上一點都沒有高興的神氣.

她淡淡道:"我這算什麼聰明?事後諸葛亮永遠只是小聰明而已.記住一點,能布局的人才是智慧之人,解局的人永遠不是."

她說完,問道:"你想好了怎麼對付這不是蘇云翎的蘇清翎了嗎?"

那雪影咯咯一笑:"這點小事還不勞動主上.你好好看戲就好了."

殷紫菡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殷紫菡就從來路迅速走了.

那雪影依舊悠然立在亭中.

過了半個時辰,遠遠走來一位長袍寬袖的俊美男子.

他看見那雪影,眼中掠過勢在必得的光.

他上前.那雪影回頭看見來人,嫣然一笑拜下:"見過靜王殿下."

……

蘇云翎送走了敏懿郡主,開始百般無聊.她有心要再找楚香打聽宮中消息,但是楚香卻因事被內務府喚走,找不到人.

蘇云翎手上有傷,用單手彈了一會的琴,把自己習過的琴曲都彈了一遍,但是卻沒有一首可以敵得上"落英".

琴有了,曲卻沒有.

而且更糟糕的是,以趙玉瑤的性子怕是早就抄錄了琴譜,這才當著她的面把琴譜給燒了.

怎麼辦?

蘇云翎想了一會兒,看看時辰,咬了咬牙起身出了閣子,向禦書房走去.

一回生,二回熟.蘇云翎很快到了禦書房旁邊的小殿中,找到了先前領著她去禦書房的黃副總管.

黃副總管見是蘇云翎自然百般討好:"尚醫女又來借書了啊?尚醫女果然是個勤奮好學的,難怪皇上如此看重,嘿嘿……"

蘇云翎竭力忽視掉他過分諂媚的神色,問道:"皇上還在禦書房中嗎?"

**********

今天要更八千字,還有五千字.

上篇:第二百五十七章 被人識破身份    下篇:第二百五十九章 灰頭土臉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