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二百二十八章 燈下看美男   
  
第二百二十八章 燈下看美男

蘇云翎一愣.手心傳來酥麻的感覺.她抬頭看去,一雙霧蒙蒙的妖孽俊眸盯著自己的臉.

她抽回手,雖然心中夠鎮定,但是在燭光下被這麼一雙妖孽的男人盯著看,著實是想淡定都淡定不下來.

氣氛一下子古怪起來.

她干笑解圍:"到底好點了沒有?不然的話我下次下針可就心里沒底了.踺"

"你不是說你可以為我治好眼睛嗎?"南宮琴笙道.

蘇云翎正色道:"我是說過,不過要等我練到了第六重,而且還要經過很複雜的一個坎才可以為你徹底治好眼睛."

"什麼坎?"南宮琴笙問.

"這個先不告訴你."蘇云翎起身.

南宮琴笙聽她的口氣知道她不會再說什麼了.他頓了頓,忽然道:"你在薛記賭莊大贏了一把銀子是好玩還是想要做什麼?

蘇云翎心中一緊.這南宮琴笙果然厲害.她今天去賭莊贏了十幾萬銀子,他一下子就猜出她別有目的了.

她要做的事十分機密,做好的話可以斷了君玉亭的某條路.做不好也就是浪費一大筆錢而已.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南宮琴笙現在的立場到底是怎麼樣的.

先前她以治眼和他達成了某種心照不宣的默契:那就是他會暫時保她性命,起碼君玉亭那邊,南宮琴笙肯定是一點消息都不會透露給他的.

可是這並不代表著他就是完完全全舍棄君玉亭這麼大的一個靠山,和她在一起對付君玉亭.

所以她要做的這事,到底可不可以告訴南宮琴笙?

"回答不出來?"南宮琴笙冷哼了一聲,一雙幽幽的眸子盯著她.

雖然知道他的眼睛壓根沒辦法很清楚看清她臉上的神情,但是被江湖第一用毒高手,還是毒門聖主盯著的感覺絕對不會好受.

蘇云翎只覺得自己像是被獵人盯住的獵物.她佯裝鎮定:"當然是為了錢.不然是為了什麼."

"說謊!"南宮琴笙冷笑,毫不留情地揭穿她的不入流偽裝功夫.

蘇云翎輕笑:"是啊!我要做的事目前不能告訴你."

"哦--"南宮琴笙拉長聲音,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蘇云翎看著他的神情,忽然渾身毛骨悚然.果然下一刻,眼前暗紅的影子一閃,她整個人便已經在他的掌下.

他的手正放在她背後的大穴處,欺近眯著眼睛盯著她:"那你想告訴哪個人?君云晟,還是皇帝?"

蘇云翎與他相距不過一寸,呼吸可聞.而且這姿態曖昧得可以令人遐想.

可是她面色不改,淡淡道:"我不可能告訴皇上.雖然皇上最後肯定也要對付君玉亭,但是他目前絕對不會明面上上對付他的.所以我要扳倒君玉亭目前肯定不會找皇上."

"哦."南宮琴笙似笑非笑:"你果然了解皇上,猜得八.九不離十了."

"至于君云晟……"蘇云翎眼前忽然掠過那一張與君玉亭極其相似的臉,心中頓時浮起一股很怪的感覺.

君云晟已經消失很久了.先前頻繁出現在她的眼前,現在招呼都不打,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難道是因為自己的拒婚?

一想到這個理由,她臉上浮起怪異的感覺.這個理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君云晟,我找不到."她聳肩,"所以我不可能告訴他們兩人."

南宮琴笙微微眯眼:"你倒是很誠實."

他放開她,淡淡道:"君云晟不見了.他消失得很高明,連我手底下最好的探子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兒.不過我猜測,他一定是奉皇上的命令去做什麼事了."

"所以這兩人你都沒辦法依靠,何不告訴我你要做什麼?"南宮琴笙忽然開口.

蘇云翎一愣,隨即狐疑地看著他:"你兜了一大圈就是要告訴我,你肯幫我?"

南宮琴笙回頭朝著她魅惑一笑:"是啊.女人,你可以感動得跪地痛哭流涕了."

蘇云翎呆呆看著他,半天才擠出一句話:"夜深了,南宮聖主可以回去了.我也要好生歇息了."

她說完拿起醫書轉身出了書房.

"君玉亭目前我動不了.不過你確定今天遇見的那幾個人渣不用我出手替你解決嗎?"身後傳來南宮琴笙的聲音.

"不用了!"蘇云翎頭也不回地丟下這一句,立刻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到了房中,蘇云翎才大大松了一口氣.

今天贏十幾萬兩銀子不刺激,在街上遇見人渣地痞也不刺激.可是今夜南宮琴笙那說話的意思簡直把她刺激得差點要失態了.

她美眸中興奮得目光熠熠發光.

她不知道南宮琴笙是怎麼想的,看著他剛才的意思,難道是要從中立的態度一下子轉到了她的一方,幫著她對付君玉亭了?

她勢單力薄,要是有了南宮琴笙的這一大助力,要報仇容易多了!

可是這是真的嗎?南宮琴笙的目的何在?

她知道南宮琴笙和君玉亭一直以來是各取所需,不算合作愉快,但是也算是比較堅固的盟友了.

可是就是這樣的人也被她挖到了!是她人品太好了?還是南宮琴笙別有所圖?

可是他圖什麼呢?她現在除了蘇家過去的名聲外,一點什麼好處都沒有.

難道因為她會治他的眼睛?可是也不像啊!南宮琴笙心機深沉,一雙眼睛而已,對他現在來說看得見和看不見也沒有太大的分別.

……蘇云翎想來想去都想不到南宮琴笙為何突然要幫她.可是她又不能輕易就這麼相信了他,所以只能先把這激動心情給壓下,這才洗漱了下睡去了.

……

第二天一早,蘇云翎早早起身.烏木珠一邊給她梳妝打扮,一邊心有余悸地道:"小姐,昨天太險了.要不是小姐讓我趕緊回府找人幫忙,也許那些賊子就動手了呢."

蘇云翎笑著道:"那老伯是我爹以前的好朋友,你以後要是看見了他就多替我多謝他吧."

"嗯!"烏木珠一點都不懷疑,"小姐,你說那些人是什麼人啊?將來我們要是上街還會不會碰見他們?"

蘇云翎看著銅鏡中打扮整齊的自己,微微一笑:"不會了.以後那些人渣壓根就不敢出現在我們面前."

被毒聖顧南豐拿住了,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這種壓根就不用她憂慮.

不過那幕後指使的人嘛……

蘇云翎眼底掠過一絲冷光.

……

蘇云翎用過早膳,就在花園中坐著散心.今日不用去學堂,她樂得逍遙自在.過了一會,花園那一頭搖搖晃晃出現一個人.

蘇云翎笑了笑起身,慢慢迎了上去.

等那人看見蘇云翎時,頓時臉色劇變:"你你你……你怎麼在這里?"

蘇云翎嫣然一笑:"哎,這不是玉郎表哥嗎?今日真巧碰見了.一大早的,你去哪兒呢?"

對面那人就是陳玉郎.他吞了吞唾沫,看了一眼太陽,太陽已經日照三竿了,哪里來的一大早.而這花園無人,還"真巧"?

他忽然心中發虛,腿也開始發軟.

說來簡直要笑死人.光天化日之下,他一個大老爺們看見一個妙齡少女堵著他的去路,竟然有種害怕的感覺.

蘇云翎笑吟吟地看著他.陳玉郎的表情都被她全部收入眼中.

果然是他!

蘇云翎笑了笑:"玉郎表哥,你抖得這麼厲害,是不是天冷了衣服穿少了啊?"

"是是是……不不不是!"陳玉郎回過神來急忙道:"啊,我突然想起還有事.翎兒妹妹,我走了啊!"

他說完趕緊腳底抹油地跑了.蘇云翎這才收起笑容,似笑非笑地看了他背影一眼,婷婷嫋嫋地走了.

**********************

麼麼噠~~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弱智的對手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副神秘的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