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九十八章 玉梳斷,生離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玉梳斷,生離別

云霧中一個吹笛男子時隱時現,不知為何他的臉漸漸化成了熟悉的一張臉.她正高興要上前,忽然那男子猛地一回頭.

半張猙獰的鬼臉撲天蓋地而來.

"嘩啦"蘇云翎的手一顫,手中的玉梳猛地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兩半.她怔了怔,呆呆地看著玉梳,心口砰砰直跳妗.

不詳跬!

她師從方士徐青山,雖然沒有學過那麼玄妙的八卦算命,只學了奇門遁甲和醫術煉丹,但是耳聞目染之下對這神奇的卜卦也有知一點.

玉梳斷,大不詳.生死離別,這是生離的預兆……

她正想著,烏木珠已經哼著小曲兒走了進屋中來.她手中捧著兩套素淨的衣衫,笑眯眯道:"二小姐起來了啊?這是二夫人給二小姐做去書院的衣衫,都按著規制做好了.二小姐試試."

蘇云翎按了按心口,回了神笑道:"我看看."

烏木珠立刻為她穿衣.不一會銅鏡中出現一位清麗脫俗的少女.她一頭青絲紮成半鬟髻,其余頭發垂下,直到了腰間.身上裙裳白如雪,上面還繡著點點飛花,當真是人若驚鴻仙子,說不出的風姿無雙.

烏木珠歎道:"二小姐越來越美了!同樣的衣衫,筱月小姐穿了就和二小姐一點都不一樣."

蘇云翎打量銅鏡中的自己.明眸皓齒,臉上也有了血色,一笑,臉頰上帶著兩抹紅暈.她看著自己忽然恍惚.銅鏡中的少女明明就是一年前的蘇清翎,除了眉眼間那一點點稚嫩外.

這身體果然按著南宮琴笙所願,正在用丹藥悄悄改變著自己的外貌年齡.

她看著忽然按上了心口,手下一顆心緩緩的跳著.氣息……她趕緊為自己把脈,不由眼露失望.自己的脈搏和心跳都比常人低了許多.這副身體果然太過孱弱了.

烏木珠看見她奇怪的舉動,連忙問道:"二小姐怎麼了?"

蘇云翎勉強笑了笑:"沒什麼."

烏木珠也不追問,徑直下去拿早膳.蘇云翎坐在銅鏡前,眼神卻是掩不住的黯然.

果然換魂過的身體就是不行.這些日子她用了南宮琴笙為她做的丹藥,雖然催發了身體的生長,可是她的根基太差,身體是生長了,可是本源魂魄天生就弱.

師父徐青山說的是真的.她,注定了壽元不長.

她忽然又想起了宮中那一夜在獅籠中的凶險.她不由苦笑,那獅子為何不攻擊她,答案其實一點都不難解.她在這猛獸眼前壓根就是個尸體.說白了壓根就是她身上死氣太重了.

要知道她這副身體是用千年寒冰封住好幾年的尸體啊!

難道剛才的不祥之兆是應驗在她的身上?……

蘇云翎胡思亂想著.房門打開,烏木珠拿了早膳進來.蘇云翎正用到了一半,曹氏從外面匆匆而來.

蘇云翎詫異:"二嬸,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每日都是她用完早膳再去找曹氏一同處理府中事務,沒想到今日曹氏反而是來找她了.

曹氏進來,歎氣坐下:"我來是宮里有個消息傳來了."

宮里?

蘇云翎心中一動,問道:"宮中怎麼了?"

曹氏唉聲歎氣:"宮中皇後病重,皇上下旨了,今年秋選取消了."

"啊?"蘇云翎愣住.一旁的烏木珠心直口快,嚷道:"這……這不是三年後才能再次選秀女?"

曹氏道:"可不是!秀女三年一選.今年新皇登基時是春末,早就錯過了春季了.皇後娘娘賢明,把選秀女定在秋季,便是秋選.可是真是不巧如今皇後病重.內務府准備了的一半選秀一下子說不選了就不選了."

蘇云翎心中頓時浮起一股異樣.

她的腦中浮現那一張尊貴而俊雅的面容.她問,皇上已經找到了一生所愛的人了嗎?

他微微一笑,是.

……

唉……蘇云翎垂下眼眸,眼中惋惜.他為了上官皇後當真是不肯再納新人.明明可以廣納後宮,美人三千,可他卻獨獨只取那一瓢飲.

當真是一個固執的男人呢.可明明看著他溫和如春水,眉眼帶著笑意,不像有這麼頑固的性子.

曹氏在說著什麼,蘇云翎卻是再也沒有聽進去.

忽然曹氏道:"聽說,這次皇後病得很重,也許……"

"不會的!"蘇云翎猛地驚醒,斷然道:"不可能.老天怎麼會怎麼殘忍?"

曹氏愣了下,奇怪看了她一眼.蘇云翎頓時尷尬,連忙道:"皇後娘娘如此賢明怎麼會……會生不可治的重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說著她心中也覺得怪怪的,是什麼卻說不出來.

曹氏搖頭:"不可能的.宮中的消息都滿天飛.皇後得的是肺癆."

這下蘇云翎也震驚了.

肺癆!那可真真是不治之症.再毒的劇毒也許還有克制的良方,比如魅生,比如流觴,甚至比如長生……可是一旦人得了肺癆,那真的是無藥可醫.幾千年來還未有神醫能找到克制這病的良方.

蘇云翎忽而又想起了早起那一柄斷了的梳子.

玉梳斷,生離別.難道是應驗在他身上?可是這與她又有何干?……

"當真是肺癆嗎?"蘇云翎神色複雜.

"可不是.聽說整個中宮都有禦林軍圍起來了.除了皇上和太醫,不得任何人進出."曹氏眼中不忍,"可憐上官皇後才剛入主中宮不到一年,皇上春秋正盛,大皇子也才剛剛懂事,就這麼走了太可惜了.……"

蘇云翎眼中黯然.她忽然明白了上官皇後為何要這麼著急地為君云瀾尋找適齡的秀女.還有在花園中她那略顯逼人的問話.

還有什麼能讓一位妻子急著去為自己夫君挑選別的女人?只有一個理由,她明知自己已命不久矣,與其看著自己百年後夫君另娶別人,還不如自己去挑選中意的女子現在就代替自己.

曹氏又道:"如今秋選不行了,京城中一大批已經登記在冊的秀女們空怕空歡喜一場了."

烏木珠插嘴道:"可不是,一大批的秀女如今都不能進宮.估計聽了這個消息都要傷心死了."

蘇云翎瞪了她一眼:"皇後病重,皇上不秋選也是對的.現在皇上哪有這個心情.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她想著心中忽地隱痛.宮中情形如何她一點都不知道.可是不知為何她忽然很想見見他,哪怕不能安慰,也想看看他.這個感覺太過奇怪了,她一顆心忽地雜亂地跳了跳.

曹氏卻不贊同:"皇上若是深明大義,應該秋選如期.不然三年太長了.後宮空置,這可是不好."

蘇云翎悵然若失:"空置六宮,只為一人.這便是帝王之愛了."

曹氏聽不懂她的話,忽然眼中一亮:"啊!對了!如今秋選取消了,這是大大的好事啊!"

蘇云翎被她一驚一乍嚇了一跳.

曹氏眼中都是亮光:"二姑娘,這回真是好事.秋選取消了,適齡女子能入宮的唯一法子便是考上女官啊!"

蘇云翎一愣.

……

人潮洶湧.

蘇云翎站在盧云書院第一百次歎氣.這要是說是菜市場都有人信.眼前擁擠的山道上都是車馬,都是穿著幾乎一模一樣衣服的書院女學子們.

烏木珠拿了食盒,氣喘籲籲的埋怨:"真是的,這一路上擠死了.是不是以後每天都這麼擠啊."

蘇云翎無語看著才剛升起的太陽,道:"明兒我們早點來."

"還早啊!"烏木珠哀嚎.

蘇云翎也歎氣,提起裙擺彙入了茫茫的書院人群中.

……

盧云書院的女子書院在另外西邊並不和男子同為一邊.蘇云翎到了那邊,只見庭院中濟濟一堂都是或熟悉或不熟悉的少女面孔.

她看了一眼,還是覺得蠻新鮮的.烏木珠早就麻利地去打探消息了.他們跟著來的下人自有去處.書院中幾位管事模樣的人站在門口正一一說明.

蘇云翎掃了一圈,忽然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翎兒妹妹!早啊!"

蘇云翎回頭,只見一身清爽的楚嫣然正和幾位少女走來.蘇云翎笑道:"嫣然姐也這麼早."

"恩.怎麼不早啊.再不早點來,好位置都被搶光了."楚嫣然打了個哈欠說道.

她大大咧咧走到蘇云翎跟前,上下一打量,贊道:"果然是蘇家的美人,這一身土不拉幾的衣衫穿著就是和別人不一樣."

"就是!好看!"

"還長得跟清翎姐一樣."

"……"

她們幾個是楚嫣然的死黨,自然是十分捧場,一個個圍著蘇云翎恭維.蘇云翎淡淡含笑.

忽然一道聲音傳來:"呵呵……自吹自擂,也不知道羞."

蘇云翎看去,只見王凝霜臉色不好看地站在身後.

楚嫣然眉一挑,呵呵冷笑:"是王大小姐啊."

王凝霜瞪了楚嫣然一眼,然後面有不善地盯著蘇云翎,冷冷道:"蘇云翎,別以為你家和龍虛先生有交情我就怕了你!下一次你敢在龍虛先生面前說我壞話,我絕不饒你!"

蘇云翎一大早莫名就被王凝霜敵視,心中也不爽.她冷笑:"王大小姐放心,龍虛先生若是三言兩語就能被我說動,那就徒有虛名了.還請王大小姐自律一些,可別再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王凝霜臉色黑黑,忽然她想起了什麼,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對了,忘了告訴你了.蘇云翎,在書院中你可別想出什麼風頭了.有的是人對付你."

蘇云翎還沒吭聲.楚嫣然就不干了.

她上前一步站在了王凝霜跟前,臉色不善:"王凝霜,別以為你有個當大官的爹很了不起.你想欺負人也要看看人家你欺負得起嗎?"

"什麼意思?!"王凝霜不甘示弱,冷笑.

楚嫣然伸出一根指頭,直直戳向王凝霜的肩頭,似笑非笑:"別狗眼看人低.當年蘇家還是開國首輔大臣的時候,你們王家在哪里都不知道呢!囂張什麼啊!"

王凝霜臉色一變,不由看向一旁不動聲色的蘇云翎.

功臣之後--蘇家.她怎麼忘了呢!

當年開國時有五大功臣襄助秦國皇帝,開創了秦國基業,先祖感念五大功臣輔命之功,特地制了五塊禦令金牌,而這傳說中的禦令金牌當中還含著一個從開國以來就的秘密.

蘇家的先祖--蘇卿就是那五大功臣之首啊!傳說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文能治國,武學上亦是造詣深厚.這樣一位驚才絕豔的男子,輔助先祖皇帝開疆辟土,成就了一翻豐功偉業.

********************************

累死......求月票.下一章,進宮....

上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半張鬼臉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宮中來人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