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八十一章 美女馴獸   
  
第一百八十一章 美女馴獸

蘇云翎只覺得四周的一切都安靜下來了.她的眼中只呆呆和那一雙深邃的眼眸對視.

"嘩啦!"身後一聲巨響打斷了她的恍惚.

她猛地回頭,大驚失色.只見自己置身在一個巨大的鐵籠之中.而身上……她低頭一看,頓時腦子嗡的一聲血紛紛往上湧去蹠.

她的身上不知什麼時候被換上了西域舞娘的暴露衣服,露出雪白的胳膊,纖細的腰肢,身上那薄如蟬翼的霓裳舞裙,還有她臉上蒙著的舞娘面紗…拗…

天啊!

她到底是被怎麼了?

蘇云翎想要喊,可是出口而出的都是沙啞的呼氣聲.她猛地撲過去要去打開鐵籠,可是外面的西域大漢早就把鐵籠給從外面扣住.

"放開!放開我!……"蘇云翎在心中大喊.

額上,背後的冷汗涔涔而出.她真的是冷靜不下來.她兩世為人,清清白白的千金大小姐怎麼會突然被人打昏劫了去當什麼西域歌舞伎?!

而且是在皇宮中?!

皇宮!蘇云翎猛地回過神來,立刻打量四周.可是等看清楚後她立刻又愣住了.

這的確是皇宮沒錯!而且高高坐在禦座上的不正是君云瀾嗎?此時他盯著自己看,是不是認出自己來呢?還有這場面,正是宮中宴席的場面啊……

怎麼會?怎麼會?……蘇云翎腦中亂哄哄的,一刻都安靜不下來.

正在這時,一道粗狂聲音的聲音哈哈大笑,打破了眼前莫名冷場的氣氛.

一位穿著華貴,身上掛了十幾條寶石項鏈的粗狂大漢從自己的席上站了起來.

他端了一杯酒,傲然目視禦座上神祗一樣的男人:"皇帝陛下,這幾日承蒙你們大秦國招待.今日這宴席的小小余興節目便是給皇帝陛下准備的,還望笑納."

蘇云翎屏住呼吸,露在面巾外的一雙眸子緊緊盯著君云瀾.

她不知道他到底認出了自己了沒有,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莫名其妙的被抓進鐵籠中,還有這些絲毫不認識的人到底想要她在君云瀾面前做什麼……她統統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現在情況糟糕得不能再糟糕,而唯一能救她的,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男人.

四周安靜下來.連剛才殿中的笙簫鼓樂都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

君云瀾垂著眼眸,殿中明亮的燭火在他的臉上映著,泛起珠光寶華似的光彩,可是不知為何卻看不清他臉上的神色.只能看見他明晰如畫的側臉,和略顯清瘦的下頜.

四周的氣氛漸漸冷凝.他不回答,只隨意看著手中的酒杯,面上帶著一抹笑,只是那笑意似乎漸漸冰冷下來.

冷.

殿中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冷嗖嗖的,可是分明才剛剛入秋不久而已.所有的人面面相覷,都紛紛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殿中無人敢喧嘩.方才還得意洋洋的西域大漢臉上的笑意開始僵硬,拿著酒的手也開始不穩.此時他能感覺道到來自無處不在的凌冽寒意.

帝王之怒,流血飄櫓.

他似乎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但是卻不知道最錯在哪里.于此同時,一道像是看死人一樣的目光從皇帝身側射來.

西域大漢抬頭看去,一位胖胖圓圓的平庸老太監正盯著他.那原本應該年老渾濁的目光此時卻分外銳利如毒刀.

"嘩啦",他一驚,手中的酒杯一個不穩竟然掉在了地上.

這時,就像是一個信號,剛才還被這莫名氣壓震懾的宴席似乎活動了下.終于,君云瀾抬起頭,一雙深眸平靜深邃,似乎剛才那一點點陰沉的怒意不過是旁人的幻覺.

他淡淡道:"哦,珂雷王公的心意朕心領了.朕久聞西域有美女馴野獸之法,不知怎麼個馴法."

那壯碩的西域大漢便是從烏茲國而來的使者--珂雷王公.他們來秦國是來出使覲見秦國皇帝,一則恭賀秦國新君登基,二來是來商討聯盟事宜.

秦國西邊毗鄰狄戎國等諸國,邊境一直不是很太平.

這一年,秦國玉狄戎交惡,狄戎人能征善戰,幾次***擾秦國邊界.而在狄戎國邊緊挨著的是實力並不弱小的烏茲國.

秦國有意聯合烏茲國制衡狄戎.但是又聽聞烏茲國中有些部族投靠第戎國.所以這一次烏茲國朝見便變得十分敏感.珂雷王公是烏茲國中一位實力不容小覷的部落頭領,由他率領使團入秦國京城,便可以看出這一次烏茲國對兩國結盟協議也是十分重視的.

所以秦國宮廷鄭重其事,設下隆重宴席宴請他們.只是這珂雷王公性情似乎並不是所想的那麼溫順謙卑.反而是在入秦之後一直咄咄逼人.對協議的盟約條款也諸多挑剔.

今日這一次宮宴上,原本是想再此緩和下氣氛,沒想到此事似乎離預期越來越遠了……

珂雷王公眼中在剛才那一驚之後再看時,那圓圓胖胖的老太監似乎一動沒有動過,眉眼低垂著,剛才那一眼如毒刀一樣的殺氣就像是他的幻覺而已.

不過是虛驚一場.珂雷王公在心中冷冷一哼.他呵呵一笑,口氣中都是傲然:"皇帝陛下,西域物產豐富,戰士勇猛,美女多多.我們烏茲國的美女也能空手馴獸.所以這次帶來這個節目,也是為了給皇帝陛下開開眼吶."

"放肆!吾皇博覽群書,能知天下事.還需要你們蠻荒國的人給吾皇開什麼眼?"宴席上有個老臣再也受不了珂雷王公的傲慢語氣,出聲呵斥.

珂雷王公聽了,哈哈大笑:"是是,在下不會說話唐突了皇帝陛下,恕罪!恕罪!不過我們烏茲國的平時宴飲可和大秦國不一樣.我們不彈那種軟綿綿的小曲,也不吟什麼詩.我們就喜歡看點實在的表演."

那老臣哼了一聲:"蠻子就是蠻子."

君云瀾掃了一眼鐵籠.鐵籠有一人多高,三四人寬.每根鐵棍粗如孩童手臂大小.而那身穿異族服裝的少女正縮在鐵籠深處.

她身上衣衫薄如蟬翼,似乎是故意設計的,那衣服處處露出雪白的肌膚.胸前戴著寶石鏈子,一大片雪白的春光外泄.長長的裙擺開衩到了大腿上,露出里面比玉雕還白膩的肌膚.她明顯驚慌失措你,只是不知為何一聲不吭,只用那一雙大而明澈的美眸緊緊盯著他.

他垂下眼簾,抿了一口酒水,淡淡道:"那朕是不是要多謝珂雷王公了?這麼個烏茲國美女馴服野獸,萬一沒有馴成,那豈不是可惜了?"

蘇云翎聽了大急,身上冷汗熱汗全部冒了出來.她再也顧不得撲到了鐵籠前伸出手向他揮去.可是君云瀾像是沒看見似的,目光只靜靜地落在鐵籠上.

珂雷王公得意洋洋:"不可惜.這美女可是我們烏茲國的勇猛女戰士.就算是馴服失敗,她能在皇帝陛下面前表演,也是死而無憾啊,哈哈哈……"

他說著眼底射出惡毒的光,盯著高高在上的君云瀾.

這次美女馴野獸表演是他留給秦國宮廷的"豪禮"啊!所以這"美女"不是他烏茲國的美女,而是他命人隨便從秦宮中抓來的宮女.

試想一下,秦國的宮女在秦國皇帝和大臣面前被別國當做娛樂,用野獸撕成碎片取樂,還有什麼樣的羞辱能比這個更大?

而且這宮女蒙著面紗,身上穿著他們烏茲國的衣服.恐怕在表演時,秦國皇帝和大臣們還以為這真的是烏茲國准備的節目,說不定還看得津津有味.等到事後他珂雷回國,秦國才會發現這女人身份.到時候羞辱可是雙倍的.

一想到自己精心准備"禮物"能達到這個效果,珂雷興奮得眼睛都紅了.

讓他們烏茲國和秦國結盟?呵呵!笑話!

狄戎國兵強馬壯,他們烏茲國這幾年也風調雨順,國力大增.他們對這富饒的中原地方早就虎視眈眈.只不過他們烏茲國一向是對秦國稱臣,自稱屬國.

秦國要和他們結盟攻打狄戎國,他們若是不服從恐怕出師無理.所以在秦京這幾天他對聯盟條約百般挑剔,甚至想出了這個惡毒的侮辱計策.

只要秦國忍不住和他們烏茲國斷交,他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和狄戎聯盟了.若是秦國忍下來,將來他們也可以尋機揭穿,用這件事來打擊秦國的士氣.

總之,珂雷覺得自己簡直是天才.

君云瀾對珂雷王公話中驕橫不以為意.他笑了笑,看向鐵籠:"可惜朕怎麼覺得這位美女並不是女戰士呢?"

一旁的珂雷順著君云瀾的目光看到了鐵籠中的少女.他只看了一眼,就覺得血脈賁張.

媽的!虧了!

他恨不得把辦事的人揪出來狠狠抽一

頓鞭子.他讓人隨便綁個宮女,但是絕對不是這種絕色***啊!

這少女雖然蒙著面紗,可是那身段絕對可以秒殺他這輩子所見過的美女!而這樣的美女他根本來不及享用,一會就要被野獸撕扯成碎片了.

珂雷想著這個場面,心都覺得痛了.他惡狠狠盯著鐵籠旁的幾個人.那幾個西域大漢頓時一縮.他們一瞬間就讀懂了主子的眼神.

他們心中也叫苦.誰知道在秦宮中隨便綁一個宮女都這麼漂亮.他們是伺機了好久才逮到一個落單的.當時壓根就沒看過這少女的臉,而且換衣服什麼也不是經過他們的手.是隨便讓伺候珂雷的兩個侍妾換的.

只不過是一個美女而已.將來和狄戎奪了中原,還怕沒有美女嗎?珂雷深吸一口氣,臉色已經恢複正常.

他哈哈一笑,化解尷尬:"皇帝陛下不信那就拭目以待.來人,放獅子."

說著,早有准備的烏茲大漢抬上另一個用布蓋著的鐵籠,鐵籠里面有呼哧呼哧的聲音.宴席上的眾人都驚了.在大鐵籠中的蘇云嶺更是驚得連連後退,背後緊緊抵著冰冷的鐵籠.

她絕望了.剛才在這麼一小片刻的時候,她徹底明白了自己身處在什麼樣的境地.

自己絕對是被這烏茲國的人誤抓當做取樂的工具.而至于為什麼他們會抓一個秦國宮女,答案不言而明.而擺在自己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摘下面紗,向君云瀾呼救.二是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在野獸爪下,死在秦宮中.

第一個方法等于當面揭穿珂雷的狼子野心.而且很有可能根本就沒用.因為在這種場合之下,為了某些政治目的,在宴席上的所有的人都會選擇做睜眼瞎.在多事之秋,秦國不可能再多樹一個敵人讓自己腹背受敵.

她是秦國人,還是烏茲美女,早就不是她說的算.

第二個方法,死.

她心如墜冰窖,緩緩地坐在了地上.她絕望看向那九級玉階上的像神一樣的男子.他會怎麼做,怎麼選擇,她根本不知道.

她的命重要,還是大局重要?

君云瀾眸色深得像是兩泓深不見底的古井.他像是在看著她,又像是在透過她看著不知明的所在.宴席上兩旁敏感點的大臣也注意到了詭異處.

他們紛紛看著那籠中的少女.那少女渾身都在發抖,美則美矣,可是怎麼看怎麼都不像是烏茲國的美女,難道……

有的人忽然醒悟過來,紛紛怒視站在堂中洋洋得意的珂雷.

而此時裝著野獸的籠子已經靠近了鐵籠.兩個西域大漢伸手一拉,拉開柵門.只見一頭渾身姜黃,體型碩大的獅子躥進了鐵籠中.

"吼--"地一聲,鐵籠中腥風四起,一只威風凜凜的獅子仰頭咆哮.

蘇云翎一動不動,看著近在咫尺的獅子.此時她腦中一片空白,眼中只剩下那一雙深邃漆黑的眸子.

她絕望了.

她不重要,兩國體面和大局才是最重要的.

面紗下,她露出一絲慘笑.蒼天真的是弄人.她這麼辛苦才浴火重生,甚至不惜折了壽元也要回京報仇.可是仇還沒報,就這麼稀里糊塗地慘死.

天不公!天道不公!

她明澈的雙眼中寫滿了憤怒,絕望,不甘.宴席中越來越多的大臣們忽然明白了什麼,一個個緊緊盯著她面上的面紗,恍然大悟.

她是秦人!根本不是烏茲國人!要不是剛才一直談笑風生,如沐春風的帝王異樣的舉動,還真的沒有人能去查看這個小細節.

此時哪怕再遲鈍的大臣們都意識到了什麼,憤怒屈辱的目光怒視著珂雷.可偏偏沒有人敢揭穿.

因為一揭穿,兩國不要說聯盟了,立刻成為死敵!而此時狄戎國三十萬大軍在邊境虎視眈眈,烏茲國再來插手,難保局面更加惡化.

所以再怎麼樣都不能在這個時候翻臉.而明顯珂雷也明白了這個道理,所以有恃無恐地把黑說成白,指鹿為馬,將這樣的羞辱加在了他們的頭上.

蘇云翎最後看了他一眼,慢慢地扯下了頭上銳利的金簪子.

如果今日她要死,她也不要死得這麼屈辱.她也不要死在野獸下.看著野獸一下下把自己的身體撕扯成碎片,這從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獅子在籠中走來走去,不斷地對外面的人咆哮,狂躁不安.可是它卻不去看蘇云翎.所有的人心都提了起來,不少人已經不忍再看,紛紛別過頭去.

這獅子後肢立起來有一人多高,體重好幾百斤.它一個巴掌下來,那少女絕對成了肉餅.

蘇云翎慢慢捏緊了簪子.

馴獸?!

這分明是以美女被野獸撕扯造成的血腥刺激讓達官貴人取樂罷了.她不想死,可是若是要死,也不能這麼沒用地死去.

獅子在走動,可是卻像是沒有看見角落處的蘇云翎一樣,不斷地向籠子外眾人咆哮.忽然,它掉轉頭,碩大的獸目盯著蘇云翎.

所有人的心頓時都提了了上來.偌大殿中,針落可聞.

蘇云翎腦中一片空白.她甚至連金簪刺入手心都不覺得痛.眼前是山一樣的野獸,它盯著她,然後一步步走近.

所有的人都不敢看了.除了……

忽然,獅子停下腳步,對著蘇云翎又看了一眼,轉身離開,繼續在籠子中走來走去,不停地朝著外面嘶吼.

撲通.

蘇云翎能感覺到自己的心髒在微弱的跳動.

她竟然沒事?!怎麼可能?!

殿中的眾人開始嘩然,議論紛紛.他們還從沒有看見過這樣的情形.

一頭饑餓的獅子和一個妙齡少女同關在籠子中,獅子竟然不攻擊她?!

為什麼?

珂雷臉色鐵青,怒視自己的手下.手下也急了,這獅子是怎麼了?明明餓了兩三天了,怎麼見了生人不撲過去呢?

蘇云翎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她也不明白這獅子為什麼不攻擊她,反而是對著外面嘶吼著.她順著獅子的敵視的目光看去,頓時一愣.

只見獅子對著嘶吼的目標竟然是君云瀾?!

那不遠處隨意坐著的男人?而此時君云瀾正看著這頭憤怒的獅子,眼中若有所思.

珂雷急了,向手下一使眼色.手下狠狠一甩鞭子.

"啪"的一聲,獅子吃了一記鞭子,更加震怒.它猛地撲上鐵籠.巨大的推力震得鐵籠幾乎都要倒下來.

"畜.生!咬她!"手下急了,再抽一記.

獅子的注意力終于被轉移,它對著抽來的鞭子狠狠一咬."啊!--"一聲慘叫響起.剛才揮鞭子的人手臂被獅子狠狠咬斷.

"咔嚓咔嚓"饑餓的獅子咬到了目標,立刻開始大嚼.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頓時充斥了整個鐵籠.蘇云翎只覺得腹中翻江倒海,頓時在一旁哇地吐了出來.

宴席上人人掩鼻,可是所有的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氣.

太奇怪了.為什麼獅子不去攻擊近在咫尺的少女,反而頻頻對外嘶吼?難道這少女真的會馴獸?一道道疑惑的目光頓時射向了那鐵籠中的蘇云翎.

蘇云翎嘔吐完虛脫一樣跌坐在地上.在她不遠處,那頭獅子還在啃著手臂.而那倒黴被咬的珂雷手下早就被臉色鐵青的珂雷命人抬了下去.

上篇:第一百八十章 又見帝君    下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忍直視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