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八十章 又見帝君   
  
第一百八十章 又見帝君

蘇云翎似笑非笑:"王小姐說這話,我聽不懂呢.憑什麼?不就是因為這事需要龍虛先生給個評判嗎?這麼多雙眼睛,定不會冤枉了一個好人,也不會放走一個鬧事的壞人."

王凝霜被她犀利的眼神看得一愣,想要反擊兩句,不知道為什麼忽然一下子心虛起來.

她剛想諷刺蘇云翎是什麼身份,定不可能見到鼎鼎大名的盧云書院的龍虛先生.但是剛才看那兩個中年書生竟然對蘇云翎行這麼大的禮,這下連她都不確定了拗.

蘇云翎剛才翻出來的是什麼法寶?所有圍觀的人都心中掠過這個疑慮.

可是剛才蘇云翎的手多快啊,這麼一翻壓根連一根寒毛都沒看見.更不知道那兩個中年先生到底是為什麼跪蹠.

鬧事的已經不鬧事了,但是一大波的人還在山腳下好奇等著.

蘇云翎更是氣定神閑.

果然過了一會,一朵白云從長長石階盡頭"飄"了下來.眾人看去,有的認出那人,頓時驚了:"是龍虛先生!真的是龍虛先生!"

蘇云翎眯著眼看去,只見一位穿著寬大白衣儒士服的俊雅書生輕快地從石階盡頭而來.他大約三十多歲,面白微須,一張清俊的臉上帶著書生特有的清華氣質,令人看不出他就是學富五車的書院院長.

四周響起此起彼伏的驚呼聲.

龍虛先生的名號整個秦國都知道,但是能親眼見過的也就是盧云書院的一干學生而已.他也從未在這麼多人面前出現過.

蘇云翎倒是愣了下.她沒想到這麼有名又這麼曆史悠久的書院竟然是有這麼一位年輕的書院院長.

龍虛先生走到蘇云翎跟前,含笑施禮:"原來是蘇小姐."

蘇云翎這時才發現他年紀已不小了,眼角有細微皺紋.不過因為他清瘦反而看不出年紀多少,反而有種歲月浸潤下來的溫潤的感覺,令人十分願意親近.

蘇云翎回禮:"龍虛先生."

龍虛先生掃了一眼四周,含笑道:"方才的事我已聽了梓旭和陳束兩位先生說了下,蘇小姐受驚了."

蘇云翎微微一笑:"龍虛先生言重了.只是小女好友楚嫣然性子急躁,誤傷了王凝霜小姐,還請龍虛先生原諒了她這一次."

楚嫣然一聽要辯解.蘇云翎已經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說話.而那邊王凝霜果斷不干了.

她怒道:"蘇云翎,什麼是誤傷!你說清楚點!分明是你們打傷了本小姐!"

楚嫣然一聽怎麼能忍,站出去罵道:"打傷?!我打傷你又怎麼了?你仗著你爹是相國想要仗勢欺人,不讓別人上山報名,這事還沒找你算賬呢!"

王凝霜一聽氣勢頓時減弱.不過她還在嘴硬:"她是罪臣之女,憑什麼可以上山報名.我……我可是為了書院的名聲!"

蘇云翎心中冷冷一笑.這王凝霜平日不是沒腦子的人,相反她還是多少有些魄力的.今天她看似這麼大膽魯莽非要和自己死磕是算准了自己沒權沒勢.

只可惜,今日王凝霜算錯了.

果然龍虛先生面色一冷,淡淡道:"王小姐的心意,龍某代表書院心領了.只是書院想要招收哪位學子是書院自己的事,至于什麼罪臣之後.龍某只知道慕名而來的都是誠心做學問的人."

王凝霜被他幾句堵住所有的話.她怒視蘇云翎和滿臉都是挑釁意味的楚嫣然,悻悻在一旁不說話了.

龍虛先生看向蘇云翎,溫和道:"蘇大人最近身體如何?"

蘇云翎含笑:"已經好了一大半,相信不日就能痊愈."

龍虛先生眼中帶著惋惜道:"時隔一年,物是人非,龍某很想念當年和令尊把酒吟詩的日子."

蘇云翎眼中有感動.她的爺爺朝中門生遍天下,可是蘇家一旦獲罪倒台,能記起蘇老爺的好的沒有幾個.龍虛先生與她父親蘇玉書交往並不多,但是這個時候能額外詢問,好言相待已經是不錯了.

她甯願相信龍虛先生不是因為她剛才亮出的那個東西才這麼關心的.

她含笑:"相信有這麼一天的."

兩人邊走邊聊旁若無人地緩緩向著書院走去.底下一干看熱鬧的人都傻了了眼,一個個嘴巴張大得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蘇家二小姐亮出一個什麼東西,然後鼎鼎大名的龍虛先生就下來了.再然後,龍虛先生還替她出頭,譏諷了王相國的千金……

再再然後沒有然後了,人家親自來接蘇家二小姐上了書院報名了……

王凝霜臉色一沉,眼神沉沉地看著台階上的兩道遠去背影.

楚嫣然笑著湊過去,抬著下巴:"王大小姐,算盤打空了吧?"

說實在的她還有點小佩服王凝霜,剛才要不是她聞訊趕來,又或者是蘇云翎沒有那個底牌.現在的結果就是截然相反了.蘇云翎還真的有可能被王凝霜坑死在山腳下,連書院的門都摸不到.

王凝霜這個時候早就沒有了方才刁蠻大小姐的模樣.她云淡風輕哼了一聲:"若我沒有猜錯,剛才她手中拿著的可是傳說中的那個東西?"

楚嫣然也不是個傻瓜,她怎麼可能輕易告訴王凝霜真相?她眨了眨眼:"你猜?!"說完,揚長而去.

王凝霜一愣之後頓時怒了.

人都走了還猜!猜,猜泥煤啊猜!要不是那個東西,蘇云翎憑什麼都沒有就能輕易上了山上?

"蘇云翎,倒是小看了你!簡直跟蘇清翎一樣狡猾!"王凝霜怒哼了一聲,扭頭也上了山.

……

書院一處雅室中,香爐香煙繚繞.蘇云翎填完入書院的冊子.她將冊子交給面前含笑的龍虛先生.

雅室中清幽,地上鋪著席子,龍虛先生就坐在蒲團上.他接過看了一眼,贊道:"蘇姑娘寫的一手好字,娟秀中有風骨,和蘇大人有幾分相似."

蘇云翎含笑道謝.

龍虛先生上下打量了她,歎道:"總是覺得眼前就是清翎小姐."

蘇云翎詫異:"龍虛先生見過……我家姐?"為什麼她沒有一點印象?

龍虛先生點了點頭:"也不過是一面之緣罷了."

蘇云翎了然.龍虛和她父親蘇玉書有交情,見到她也不算是奇怪.

龍虛先生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忽然問道:"蘇姑娘手中的事物事關重大,怎麼會在這個當口拿出來?為何不在去年蘇家一案中拿出來?"

蘇云翎心中苦笑.當時她嫁入靜王府,才剛拜堂就聽聞君玉亭的驚天秘密,而後一直被囚禁在密室之中飽受折磨,根本不知蘇家經受了怎麼樣翻天覆地的劇變.

如今可以知道的是,性子耿直的父親蘇玉書一直堅信蘇家無罪,自己無罪,所以遲遲不肯用這禦令金牌,直到最後蘇家一門入了天牢,母親悲憤之中冤死獄中……

也許因為這樣,所以當她母親蕭蘭珍在獄中自盡的消息傳來,蘇玉書不敢相信,而後巨大的愧疚感擊潰了他,讓他得了失心瘋.

龍虛先生擅長察言觀色,見蘇云翎欲言又止的樣子便知道心中猜測的對了大半.

他長袖一拂,歎道:"蘇大人果然是太耿直了."不過他隨即笑著看著蘇云翎:"往事不提.如今蘇姑娘可選好了要學什麼了嗎?是要考醫女,棋女,還是書女等?"

蘇云翎想了想,問道:"能都考嗎?"

龍虛先生身後候著的兩個奉茶小童忽然"噗嗤"笑了出來.龍虛看了他們一眼.奉茶小童趕緊低頭,面上卻不以為然.

全部都考?

這蘇家的二小姐是瘋了嗎?

琴棋書畫醫,五種,她學得過來嗎?在盧云學院這麼多年中,也沒有見過哪個天才能六藝精通的.能讀好書,考個秀才舉人狀元的就算是厲害了.

就她這種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能比男子還厲害不成?奉茶小童在心中暗暗嘲笑.

這些小動作自然沒有逃過蘇云翎的眼睛.她微微一笑並不辯解.她要考上女官,自然不是普普通通考個普通的低級女官.她自信有能力出類拔萃,傲視群芳.

經過前一世血的教訓後,她深刻明白,人要站得高才能望得遠,才有更多的資源和能力和強大的敵人對抗.

而這一世仇未報,而她最最需要的是保命.只有她站上那萬眾矚目的制高點,君玉亭想要對她做什麼都會有幾分忌憚.

她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而將來的反擊才有可能從此開始.對此,她勢在必得!

"全部考嗎?"龍虛先生斟酌字句:"這恐怕有些難."

他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清麗靈動的少女.

他所見的世家閨秀也不少,可謂閱人無數.可是沒有一個有眼前這少女靈氣的十分之一,也沒有一個有這般的自信得令人無法質疑.連趙玉瑤都沒有令他如此有這麼特殊的感覺.

蘇云翎自信笑道:"龍虛先生放心,小女自然有分寸."

龍虛先生點頭,眼中掠過激賞:"那既然蘇姑娘有信心,我去安排吧."

蘇云翎見終于辦妥了書院報名一事,心中十分高興.她正道謝.此時門外走來書院看門人.

他恭恭敬敬稟報道:"龍虛先生,蘇二老爺差人來接蘇二小姐."

"哦?"蘇云翎隨意問道:"是不是催我回去?你讓他們先等等,我和龍虛先生聊聊再走."

她還有不少事情想要請教龍虛先生.

那下人猶豫了下,道:"那個……來人好像是說請蘇二小姐去宮中."

"啊?"蘇云翎詫異了.

下人道:"蘇二小姐還是趕緊去吧."

蘇云翎雖然滿腹疑惑但是卻也知道此事重大.她匆匆起身,告別了龍虛先生離開了盧云學院.

雅室中龍虛先生帶著笑意看著她背影離開,過了一會兒,身後一道身影悄悄探出.

"怎麼樣?此女如何?"身後的男子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龍虛先生頭也不回,淡淡道:"很難說.令人覺得她的自信太過盲目,但是那勝券在握的感覺又不像是裝出來的.總之,她有種令人覺得是謎的感覺."

"那禦令金牌呢?可看清楚了?"身後面目模糊的男子繼續不慌不忙地問道.

"是真的."龍虛先生點頭,眼中若有所思:"這個時候這個東西出世,是巧合?還是命中注定?"

"誰知道呢."那男子淡淡道,"總之,拭目以待吧."

……

蘇云翎回到了家中,很快就被曹氏帶著幾個嬤嬤拉進了屋子里,不顧她反對幾下就將她打扮妥當塞進了轎子中.從頭到尾竟然不過半個時辰.

蘇云翎在轎子上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了皇宮.

"這到底什麼事啊?"蘇云翎看著自己一身精心准備的宮裝,哭笑不得.

烏木珠一本正經:"謝恩啊!小姐你忘了嗎?我們進京城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謝恩的.要不是皇上前幾日接待西域貴賓,我們早就應該進宮的.要謝謝皇上賜封二老爺為三品皇商."

蘇云翎輕笑:"謝恩還要這麼鄭重其事,不就是在禦書房外磕幾個頭就走嗎?連皇上的面都見不到."

烏木珠卻是搖頭:"小姐你這麼想就不對了,萬一皇上剛好心情好見了二老爺和小姐呢?這是極有可能的."

蘇云翎腦中忽然浮起那雙靜水流深似的眼,心中一跳.她垂下眼簾掩飾:"見了就見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烏木珠見她似乎興致不高,探手在她額上摸了下:"小姐你怎麼了?是不是今日被王家那小姐氣到了?還是生病了?"

蘇云翎笑了笑,拂開她的手:"你家小姐我怎麼會被無聊的人氣到了?更何況你沒看見你家小姐我最後還比王凝霜早報了名.王大小姐估計還在山下人擠人呢."

烏木珠一聽咯咯笑了,頓時就放心了.

蘇云翎笑完,眼底的神色卻慢慢複雜起來.

是啊,自己是怎麼了?明明好不容易進京了也重新回了蘇府.一切都欣欣向榮,可是為什麼心中還是空落落的,心底有一個莫名的聲音輕輕說著什麼,似乎在歎息也似乎在壓抑著什麼.

趙玉瑤那張傲然的臉在眼前晃,而那一日她被她激起了藏在靈魂中天生的傲氣.

她說,有我蘇云翎在,你永無出頭之日.

是這樣嗎?若她要和趙玉瑤爭,那必須得和趙玉瑤走上同一片戰場.可是她能嗎?這是她所願嗎?

……

罷了,不想了.

蘇云翎在心中搖了搖頭,把雜念清除出去.眼前朱紅色的宏偉宮門次第而開.無論她來了多少次,無論見過了多少次宮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都無法不受這屬于皇家,屬于這個世間最誘人的權力震撼.

她輕輕吐出一口氣,眸光悠悠看著那遠在云端時隱時現的那一道金光.

……

入宮的禮節是繁瑣的,特別是這種走過場一樣的謝恩更是繁瑣得令人覺得是在舉行一個什麼神秘的膜拜儀式.

蘇玉煥走在前面認認真真地隨著隨行內侍的吩咐慢慢走過去.蘇云翎就有些百無聊奈地跟著,而且她還要低著頭,用最正統最正規的官家小姐的細碎步子跟著.

她忽然有些想念那一日手持禦令金牌就這麼大大方方沖進宮門中.

"到了!"內侍尖細的聲音傳來.

蘇云翎抬頭,果然看見偌大的禦書房宮殿就在眼前.

"跪下,謝恩!"內侍細著嗓子道.

三跪九叩.蘇玉煥和蘇云翎在內侍的監督下認認真真地做.

磕頭完.內侍道:"蘇大人且去偏殿等著,聖上處理完朝政,也許會見見蘇大人."

"多謝公公."蘇玉煥適時悄悄遞上一方印折得方方正正的銀票.

內侍看了一眼,不動聲色地收入懷中.不過明顯是得了好處的熱情.他將兩人帶入禦書房一處小小的偏殿中.在這里已經有不少排隊等著見皇帝的人.

蘇云翎看了一眼尋了個空當悄悄離開.

她才沒那麼傻在這麼悶的屋中去傻傻等皇上召見.這個時辰皇上一定是在禦書房中批改奏折,或是幾位大臣求見.等皇帝都處理好了估計晚膳時辰就到了.等皇帝用完晚膳,那些眼巴巴等著的人都得離開皇宮.

這是宮中的規矩.天黑了宮門就要落匙.她不覺得蘇玉煥使了這麼多銀子就能見到了皇帝.那個人向來不會在這種小事上特地召見人.而且她也知道蘇玉煥想要見皇帝是為了什麼事.

那個人在沒有萬全的把握之前是不會再次把蘇家推到了風口浪尖上.要問為什麼她這麼了解,蘇云翎暗暗歎了一口氣,眼底多了幾分黯然.

不得不承認,從上次出宮後,她心底越發有了一個人的影子,怎麼都抹不去……

蘇云翎熟練地在皇宮中穿行,一邊認著路,一邊把腦中的雜念摒除.她要趁著好不容易進宮一趟,她得去找個人,問一件舊事.

幸好今日蘇云翎穿著的是宮裝,雖然和宮女的衣服不一樣,但是遠遠看去就像是有品級的尚宮,沒人注意.再加上她走得不緊不慢,一點都看不出不熟悉之感.

蘇云翎走了一會就到了後宮中,後宮比前庭更加精致優雅.花樹錯落,宮殿精美,看著就像是世外仙境.她感歎了一下,辨認了一個方向所在悄悄走了過去.

……

"沒這人?"蘇云翎站在景玉宮跟前詫異地瞪大眼.

眼前的小內侍白了她一眼,似乎對她的大驚小怪不滿:"你是哪宮的啊?沒有安常這個名字的嬤嬤.你該不會是走錯宮了吧?"

"這樣啊."蘇云翎按下心中的疑惑,陪笑道:"那也許是真的走錯了."

"走吧.下次問清楚點再來."小內侍不耐煩地趕人.

蘇云翎心事重重地回頭.說不喪氣是假的.她好不容易可以借機進宮一趟,想找個舊人都找不到.才一年而已,難道那嬤嬤就告老還鄉了?還是到了別宮做事?

……

"翎兒,若是你碰到什麼難解的事,你可以進景玉宮中去找一位叫做安常嬤嬤的人,告訴她你是誰.她自然會幫助你."

"母親,什麼才是難解的事?"

記憶中母親的臉上浮起複雜之色.她長歎了一聲:"總之你記住吧.這一位嬤嬤是母親的好友.她會幫你的.只要她有能力的話."

……

蘇云翎如今想起這都覺得有些莫名.安常嬤嬤,這麼普通的名字,隨便看一眼都有可能轉瞬忘記.可是為什麼直覺告訴她,這位嬤嬤一定會知道什麼呢?

她皺起秀眉.今日她來找這位安常嬤嬤完全是一時間興起.因為在這一年中,她隱隱覺得當初君玉

亭選擇對付她蘇家一定是有什麼她所不知道的秘密,而這個秘密絕對是不可告人的.至于蘇家是不是因為這個秘密被連累,她一點頭緒都沒有.

君玉亭這麼城府極深的人為什麼一定要選擇蘇家下手呢?……

蘇云翎一邊走一邊想,等她回過神來這才發現糟糕.她已經走到了一處極偏僻的所在了.她正要回頭找路.忽然身後傳來細碎的聲響.

"就她了!"

下一刻,蘇云翎只覺得身後勁風撲來,腦後劇痛隨之傳來.她一下子天旋地轉,失去了知覺.

……

不知過了多久,蘇云翎悠悠轉醒.後腦劇痛傳來,她忍不住輕嘶一聲.不過下一刻她立刻驚起.

她被人打昏了!然後呢?!

她猛地起身"咚"的一聲,她的額頭重重撞上了頭頂的箱子.這下她撞得很重很重,眼前金星亂冒.

"安靜點!等會會讓你表演的!哈哈……"箱子外來聲調古怪的話.

蘇云翎這下徹底清醒過來了.她驚得全身都要僵住了.她被人劫持,還關在了木箱中!這是要做什麼?人販子嗎?

不可能的!她是在皇宮中!皇宮中也有歹人嗎?

蘇云翎腦中亂哄哄的,她想要發出聲音但是不知為什麼張大口卻一句聲音都發不出來.她腦中一下子如遭重擊.

她被人下了啞藥了!

她整個人呆住了.可還沒等她回神,她就聽見外面一陣喧鬧聲,箱子打開,一只粗壯的手把她拉出,刺眼的燭火光撲面而來.她還沒站穩就被人狠狠一推,推進了一個敞開的鐵籠子.

而同時一道生硬的漢話隨之得意洋洋響起:"皇帝陛下,下一個節目就是我們西域特有的,美女馴野獸!"

蘇云翎渾身一激靈,猛地抬起頭來.

她看見了,在喧鬧的酒席之上,一道明黃的俊雅的身影高高端坐其上.他俊雅的臉上帶著明如春水似的笑意,一雙漆黑的眸中卻深沉而平靜.他那麼尊貴,尊貴得不似凡間的人,世間嘈雜都不能進他身邊一分.

他正側頭和下首一位粗獷的西域大漢說著什麼.可是等他一回頭,淡漠的眸子對上蘇云翎的眼睛時,那雙比黑曜石更漆黑的眼瞳猛地一縮.

四目相對,蘇云翎終于明白了自己身處何種境地.她瞪大眸子,定定看著他.

******************

不好意思,更晚了.今天精神不好,白天沒寫.所以晚上多寫一千字補償大家!麼麼噠!

上篇:第一百七十九章 神轉折    下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美女馴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