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七十七章 故人相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故人相逢

"你……"君云晟再看時,蘇云翎已經頭一低沉沉睡著了.

帳中,他看著懷中睡得正香的蘇云翎,慢慢伸出手再一次抵住了她的後心.源源不斷的純陽內力流過她的四肢百骸,五髒六腑.

他眸色深深,將她摟入懷中.

…蹠…

第二天蘇云翎早早就睜開眼.經過一天一夜休息她精神出奇的好.她猛地起身,身上衣服已經換成了尋常內衫.

她一愣.

烏木珠此時推門進來見她醒來,笑眯眯地道:"二小姐終于醒來了."

蘇云翎只覺得莫名:"宸親王呢?"

"早走了!"烏木珠眼中帶著調笑:"小姐睡糊塗了.難不成殿下還留下來嗎?昨天殿下說二小姐太過勞累,讓奴婢不要叫醒小姐,還親自去和老爺和二老爺說了.務必要讓二小姐多歇兩日.諸事不要操心."

蘇云翎聽完結結實實一怔.

那個冷冰冰的木頭有這麼細心的一面?

她還在發呆出神,烏木珠湊上前來,小聲笑著道:"二小姐,奴婢看那宸親王對小姐很特別呢."

蘇云翎愣了下,隨即呵斥:"別胡說!"

烏木珠只道她是害羞,笑嘻嘻道:"奴婢才沒有胡說呢.奴婢看那宸親王對小姐可緊張了,抱著小姐入府中,誰都不假手.還陪了小姐一個下午."

蘇云翎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這事不許說出去."

"知道.奴婢才不會亂嚼舌根壞了小姐的名聲呢."烏木珠咯咯笑,眼中都是捉狹:"奴婢等著小姐哪一天嫁給宸親王當王妃呢!"

"你!……"蘇云翎滿腹心事被她一攪合,頓時哭笑不得.

半晌,她才正色道:"以後這些玩笑不許再開了.你家小姐我,這輩子不會嫁人的."

烏木珠自然是不信,不過見她這麼嚴肅不敢再開玩笑.

蘇云翎看著天光明媚,輕輕一歎:"小烏鴉,替我准備准備,我要出門一趟."

烏木珠連忙問:"小姐要去哪兒?"

蘇云翎低頭沉默半晌:"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

京城郊外,風輕云淡,放眼望去一片金黃.蘇云翎一身雪白素服,久久站在一處墓前.一向活潑的烏木珠此時也默默站在她的身後.

蘇云翎看著墓碑上的幾個鮮紅字跡,眼中通紅.

許久,她才低聲道:"娘,翎兒來看你了."語未畢,淚已落下.

這是她母親蕭蘭珍的墓.當日蘇家劇變,蕭蘭珍自盡在獄中以全清白.蘇家一案因此震驚秦國.老皇帝迫于壓力,下旨貶蘇家為庶民,逐出京城去往濟州.

蕭蘭珍的尸首便草草埋在京城郊外.蘇云翎從空明谷回來後一直沒有機會前來墓前祭拜.如今回京一得了空她第一件事便是過來灑掃祭拜.

蘇云翎站在墓前良久,直到秋日濃烈這才吩咐烏木珠收拾酒水祭品回家.

主仆兩人正離了蕭氏的墓地不遠,忽然前面小路上車馬喧嘩,一大批家丁護衛圍著幾輛馬車朝這邊疾馳而來.

"小姐,看樣子是什麼官家公子小姐們出門游玩呢."烏木珠手搭涼棚仔細看了看,道.

蘇云翎心情不好,自然不願意多理會.她道:"別管了,我們回去就是."

"恩!"烏木珠應道,扶著她往蘇家的馬車停靠處走去.

那一批官家子弟們逐鷹走馬,熱熱鬧鬧,不一會已經到了近前.蘇云翎隨意掃了一眼,看見他們身上一個個鮮衣怒馬,後面還有一輛車上裝著一籠獵犬.一行近百人,聲勢浩大地朝著不遠處的草場疾馳而去.

果然是京城世家子弟出游.蘇云翎先前在京中也參加過幾次此類活動,並不稀奇.

她看了幾眼就自顧自走了.忽然那隊人中有人驚呼一聲:"停下!"

這出聲的是女子.蘇云翎只覺得耳熟,卻不知是在叫誰.她依舊往前走.

過了一會,身後傳來又一聲呼喚:"喂喂,前面的,讓你停下!沒聽見?"

蘇云翎這時才意識到那聲音是在喚自己.她回頭,只見一騎火紅像是一團紅云轟轟烈烈地朝著自己疾馳而來.

來人是誰?她愣了下.

那紅衣女騎手策馬到了她跟前,馬還沒挺穩,她一個漂亮下馬,穩穩站在了蘇云翎跟前.

等蘇云翎看清楚眼前的人時,不由愣了下.

那紅衣女騎手也瞪著眼睛定定看著她.

"你……"

"你!……"

兩人同時開口卻不知要說什麼.站在蘇云翎跟前的是一位極美豔火辣的少女.她一張鵝蛋臉,五官美豔俏臉,眉眼間卻英氣十足.再加上一身如火的騎士服,更是將她玲瓏的身段襯托得婀娜有致.

那紅衣女騎手終于先開口:"你到底是蘇清翎還是蘇云翎?"

蘇云翎立刻收起心中激動,回答道:"小女蘇云翎,不知這位姐姐怎麼稱呼."

那紅衣女騎手一回頭,對著身後那一堆莫名其妙的騎手們喝道:"都下來!這位是蘇清翎的妹妹,蘇云翎!你們快來看!"

過了一會,幾個穿著勁裝的少女和幾位年輕的公子走了過來.

蘇云翎此時心中激動自是不必說.眼前一張張熟悉的臉對她來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她萬萬沒想到竟然在這里碰見了他們.

其中一位穿著藍色勁裝的矮個子少女瞪大眼睛看著蘇云翎.

"翎姐姐?!你你……你是翎姐姐吧?"

"是啊,太像了!"

"就是啊.還好嫣兒姐看見了,不然我們都沒瞧見."

其中一位紫衣勁裝少女更是激動一步上前抓住蘇云翎的手:"翎姐姐,你是……是翎姐姐吧?你不認得我們了嗎?"

蘇云翎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垂下眼簾道:"我……我是蘇云翎.家姐蘇清翎."

她不能承認自己是蘇清翎.那個善良到蠢的蘇清翎早就死了.她只能裝作不認得這些貴公子貴小姐是誰.其實他們就是她的朋友,也是眼前這位紅衣少女的死黨.

那紅衣少女惡狠狠擦了眼睛,罵道:"該死的,看著就是太像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蘇清翎那個笨蛋又活過來了."

她瞪著蘇云翎:"你不認識我嗎?我是你姐的好姐妹.楚嫣然."

蘇云翎此時激動卻不能表露出來.她點頭:"嫣然姐,我聽家姐提過你."

楚嫣然上上下下又打量了她,開門見山問道:"聽說你二叔被封了三品皇商得以進京了.那你便也是跟著進京了嗎?"

蘇云翎抑制住心中激動,道:"蘇家得皇上開恩,准許入京,我是進京去盧云書院讀書."

楚嫣然忽然瞪著杏眼盯著她:"啊,你別告訴我,你是為了進宮參選什麼秀女才去盧云書院讀書的."

"啊?"蘇云翎被她這麼一問,忽然心中湧起一股熟悉感.許久不見,這楚嫣然當真性子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大大咧咧,直白簡單.

這楚嫣然是秦京中的將門世家楚家的嫡女千金小姐.她身後的這些貴公子和貴小姐們也多多少少家中是與軍中有些關系.

京城世家的世家二代們也有自己的圈子的.像趙玉瑤這般孤冷清高的是少數.多數的則是依著世家與世家的利益關系而形成特有的圈子.

比如蘇云翎前幾日到宮中,正逢上官皇後請了秀女進宮.那幾位秀女便是京城中有名的七大世家的七千金.她們以陳凌玉陳家為首,平日走得最近.

而今日這幾位,則是以楚嫣然為首.他們平日呼朋喚友,飛鷹逐兔,渾然就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

蘇清翎當年與人為善.在一個巧合下和楚嫣然相遇,而後欣賞結交為異姓姐妹.這才與這群小霸王們都交上了朋友.不然的話以這群小霸王的脾氣,哪怕蘇清翎是天仙,只要脾氣不對都不能和他們玩一塊.

楚嫣然今日見了蘇云翎,打獵的心思都沒有了.她往後一招手,對身後的一撥人道:"都散去玩吧.我和蘇家的小妹妹說兩句話."

有人哈哈笑道:"嫣然姐,你該不會是想唆使蘇家的妹妹去打殺那個甯家的小賤人吧?"

楚嫣然一

聽這話立刻柳眉倒豎:"這不用你們提.哪天我爹去打仗了,我就帶了一伙子人去揍甯家那不要臉的小賤人!"

那些人嘻嘻哈哈地笑:"到時候嫣然姐記得叫上我們啊!打虎親兄弟."

"是啊是啊!那甯家的不要臉的賤人天天縮在靜王府,若不是做賊心虛又是什麼."

"不過也不用擔心了,靜王不過是玩玩她而已,聽說靜王那個花心蘿蔔,早就去追那個趙玉瑤了."

"追得到嗎?趙家那朵白蓮花,人家可是一心想要嫁給皇上呢!哈哈……"

他們八卦著.

楚嫣然沉著臉聽著,冷冷道:"早晚我要親手宰了這對狗男女替翎妹妹報仇!"

蘇云翎心中都是滿滿感動.她一拉楚嫣然:"嫣然姐,我們去別處說話."

她說著勾著楚嫣然手中的鞭子.這是個從前她時常做的一個小動作,總喜歡去勾楚嫣然那條鑲著各色寶石的鞭子.花里呼哨的,可偏偏張揚得令人討厭不起來.

楚嫣然一愣,等回過神來道:"也好,我有事要問你呢."

兩人于是尋了一塊清淨的地方.蘇云翎也不等楚嫣然問,三言兩語把蘇家的近況都和盤托出.她知道楚嫣然的為人,自然知道她是可以信賴的.

楚嫣然聽後一會咬牙切齒罵:"甯家全家都是狼心狗肺的.我就說甯家那幾個庶出的小賤人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偏偏你姐聽都聽不進去.說什麼蘇家人丁單薄,甯家是親戚.那幾個小賤人是姐妹.這下好了吧.清翎那個傻瓜,被甯家的小賤人們一個個背後捅了刀子!"

蘇云翎心中慚愧.當年她盲信甯如玉等,引狼入室,最後才造成如今的後果.當時楚嫣然就不喜甯如玉,甯如楚.她以為是楚嫣然性子和甯如玉等不和.

沒想到自己當局者迷,竟然不如大大咧咧的楚嫣然看得清楚明白.

蘇云翎黯然慚愧:"嫣然教訓得是.我姐姐……她眼不盲,心盲了."

楚嫣然看著蘇云翎,心頭的熟悉感總是揮之不去.她幾次錯眼差點就要把蘇云翎當做蘇清翎了.不過轉念一想,蘇清翎和蘇云翎同胞雙生,像也是正常.再說自己早就把蘇清翎當做好姐妹,她的妹妹自然是自己的妹妹,不必再保留什麼.

楚嫣然見她黯然,憤然道:"別難過了.總有一天君玉亭那個人渣不得好死的.如今他和龐妃狼狽為奸,我父親說新皇帝英明,早晚會收拾料理他們.所以早晚有一天,壞人會得報應.你姐九泉之下也會含笑了."

她說完想起蘇清翎,又忍不住落淚.蘇云翎感動非常.這楚嫣然的性子她最是了解.她出身將門世家,上頭幾個哥哥,一個個勇猛非常,從小她又被楚父當做男孩子養,性子爭強好勝,從不服輸,更不會輕易落淚.

可是今日才見了一面,她已數度為蘇清翎流淚.這已是難得的友誼.

楚嫣然抹完眼淚,呸呸幾聲道:"說好不哭的卻又忍不住.都是這個傻瓜蘇清翎害的!"

她說完看向蘇云翎,忽然問道:"你說你讀盧云書院?"

"是."蘇云翎點頭.

"哎呦,不好!"楚嫣然忽然叫了一聲.

蘇云翎被她嚇了一跳:"什麼不好?"

楚嫣然惱火哼了一聲:"你去讀什麼書啊?難不成你想去進宮去當皇帝的女人?做什麼妃子?"

蘇云翎心中苦笑.她怎麼知道現在去讀女子書院竟然變了味道?

先前讓女子讀書不過是讓寒門少女多一條路,選賢選才,做秦國女子表率.可是如今女子讀書竟然多了一份特殊意義--為了選秀女多幾分資本.

蘇云翎搖頭:"不是,我是為了蘇家.若是當了女官,也許可以為蘇家出一份力."

楚嫣然"呵呵呵呵"干笑了幾聲,不屑道:"什麼出力啊!你蘇家那案子一看就是被冤枉的.我爹說了,等君玉亭和龐妃那人渣倒台,你蘇家的案子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蘇云翎心中一震.她以為蘇家被君玉亭暗中反手一整,謀逆罪名蓋下來,京中世家們定是對她蘇家各種落井下石.沒想到還有一批世家心如明鏡,只是忌憚君玉亭和龐妃的勢力沒有明面上說出來罷了.

楚嫣然拍了拍她的肩:"你放寬心.有我嫣然

在,別人再也欺負不了你.你姐和我是好姐妹.如今她去了,你便是我的妹妹.誰想要欺負我妹妹,我便與他勢不兩立!"

蘇云翎心中感動,謝道:"多謝嫣然姐."

楚嫣然又問:"對了,你當真要去盧云書院讀書?"

蘇云翎點頭,目光明澈:"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別的出路.當女官才是我心中所願."

楚嫣然贊許點頭,大力拍了拍她的肩頭:"有出息.對了,你可知道如今書院讀書的有哪些人?"

"如今看來,去書院讀書的少女肯定多許多了."蘇云翎歎息.

自從上官皇後有意向從書院中選拔優秀女官入宮為妃的傳言後,估計去書院讀書的肯定更多.那一開始就不屑和寒門少女一起讀書的世家小姐們,肯定一個個擠破頭搶著進去.

楚嫣然開始板著指頭數:"我知道的就有趙玉瑤,陳凌玉,殷春玲,許玉蓮……"她一個個數,蘇云翎越聽越是心中歎息.

這些個少女不就是先前她在宮中看見的那幾個秀女嗎?原本她們入選了秀女就不必去讀什麼書.現在可好了,一個個不管不顧地往書院擠,那目的不是很明顯嗎?

楚嫣然數完似笑非笑地道:"別的不說,那趙玉瑤是一大勁敵啊.你可想清楚了沒?你進書院可是要和這群女人爭個頭破血流哦."

蘇云翎輕笑:"那也沒法子.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不能落了人後.她們要入宮,我要做女官.她們不犯我,我又不會犯她們.井水不犯河水."

楚嫣然眨巴杏眼一笑:"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

"幫?怎麼幫?"蘇云翎莫名.

"別問了.好了,回去吧.今日也沒什麼興致打獵了.聽說你二叔做了好茶,帶我去看看."楚嫣然拖了蘇云翎的手就往回走.

蘇云翎知道她說風就是雨的性子.吩咐馬車掉頭往京城中去.這一日她陪了楚嫣然逛了蘇玉煥開在京城中的茶葉鋪子.然後送了楚嫣然一大包的云霧松針.

倆人本就是好姐妹,如今一見如故,更是迅速又成為了死黨.

蘇云翎送走楚嫣然,回了蘇府中見過父親蘇玉書和二叔蘇玉煥.蘇玉書回到了京城精神好了許多,很多地方他都走走看看,似乎也不是那麼迷糊了.

蘇玉煥見蘇云翎祭掃歸來,歎道:"等挑個好日子,把你娘移入我們蘇家祖墳旁,也算是落葉歸根."

蘇云翎哽咽:"是.這事就麻煩二叔做主了."

如今蘇玉書和蘇玉煥兩房又合為一家,在府中住在了一起更是親近.蘇玉煥因看重蘇云翎的才干,時不時拿生意上的事和她商量.曹氏和善,對蘇云翎猶如己出.

一家人其樂融融,看起來竟比以前蘇家更是熱鬧.

到了晚間,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用晚膳.正吃到一半,下人匆匆前來:"二老爺,鄭姨娘要生了!"

蘇玉煥一愣,立刻丟下筷子:"走走,去看看!"

下人趕緊領著他去.座上的曹氏的臉上掠過不自然,不過旋即就恢複正常.她吩咐了下人去請產婆,奶娘等.一番忙碌連飯都沒再繼續用.

蘇云翎見蘇筱月臉色不好看,拉了她到了自己的閨房中說話.

蘇筱月見無人,這才抱怨:"真不知道我娘怎麼想的.那女人要生就讓她生去好了,還得替她操心!操心還不落個好!鄭姨娘要是生了兒子,將來肯定爬上我娘的頭上作威作福."

蘇云翎心中歎氣:"行了,生出來的也是你爹的種.名份上還是你弟弟或妹妹呢."

蘇筱月氣哼哼:"誰和他們兄弟姐妹啊!一個個都巴望著我娘死呢."

蘇云翎聽到了"死"字,心中一動.她問道:"先前濟州那個給你娘下毒的人呢?招供了沒?"

"沒!聽說進了衙門就說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聽說發往北疆去當軍婦去了,活該一輩子洗衣做飯去!"蘇筱月恨恨道.

蘇云翎皺眉,看那朝云的樣子不像是嘴硬的人.難道她背後的人使了什麼法子嗎?

她想著,便有一搭沒一搭和蘇筱月聊天.過了半個時辰,忽然前邊傳來聲音:"鄭姨娘生了!生了!"



"這麼快!"蘇筱月吃驚,連忙問:"是男是女?"

"是女兒."前來報訊的人道.

蘇筱月松了一大口氣:"阿彌陀佛,是個女兒就好!"

蘇云翎笑了:"好了,放心了吧?回去睡吧."

蘇筱月露出笑容,笑嘻嘻地道:"好,回去睡覺.對了,翎姐姐,後天便是書院報名,我和你一起去啊."

"知道了."蘇云翎笑道.

……

到了書院報名的那一日,蘇云翎和蘇筱月一早起床,打扮妥當便乘了馬車優哉游哉地向盧云書院而去.盧云書院在京郊的盧云山腰中.

這書院是秦國有名的的書院之一,秦國立國以來人才輩出.如今女子也能讀書,這盧云書院儼然成了秦國最炙手可熱的書院.

要知道在這里讀書的人非富即貴,多少世家子弟們都來這里讀書,考取功名.

蘇云翎和蘇筱月一早過來,才到了山下頓時都驚呆了.只見山道上密密麻麻停滿了馬車,而那條通往盧云書院唯一的千級石階上排滿了人.

"天啊!這是什麼日子啊!"蘇筱月驚呆了.脫口而出.

蘇云翎啞然.

看這個從山頂排到山腳的架勢,她們得到日落才能報上名吧?

蘇筱月驚得喃喃道:"翎姐姐,我覺得我們……還是來得太晚了"

蘇云翎看著擠都擠不上的人潮,歎了一口氣:"認命吧.慢慢排吧,總會排到我們的."

正在這時,身後傳來馬蹄聲,一輛裝飾十分華美的馬車駛來.

"讓開!讓開!"馬車上的車夫叫到:"別擋著,我們家小姐要上山報名!"

******************************************************************

啊啊啊,好不容易更了!!!!

上篇:第一百七十六章 嘴硬心軟    下篇:第一百七十八章 單挑還是群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