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七十四章 深入虎穴   
  
第一百七十四章 深入虎穴

"蘇蘇小姐……這個這個……跟我沒有關系!"王友臣嚇得夠嗆:"蘇小姐,你要是冤魂不散,你要找找她,不要找我!"

光天化日真是他媽的見鬼了!

早就死了一年的蘇清翎竟然活生生站在他面前,那簡直驚悚得可怕拗.

"你你你……你不是死了嗎?蘇清翎……你不要找我!我可和你無仇無怨!"王凝霜臉色白得像是塗了一層粉.

一看到眼前這惟妙惟肖,跟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蘇云翎,她嚇得魂都要沒了蹠!

什麼蘇云翎!

騙人呢!

這樣子分明就是蘇清翎……咦……不對!

王氏兄妹兩人終于回過魂來.他們仔細看著蘇云翎,終于發現了不同.眼前的蘇云翎和蘇清翎雖然長得一個樣,但是眼前的少女明顯看著年紀小,身量雖然差不多,但是瘦弱了許多.

王凝霜狐疑問:"蘇云翎?沒聽過蘇清翎有個什麼妹妹啊?"

王友臣卻十分八卦:"我想起來了,蘇家有個雙生姐妹!你就是蘇清翎的同胞妹妹!"

蘇云翎含笑:"正是."

王氏兄妹兩人這下終于相信了.不過一恢複神色,王凝霜立刻從鼻孔中冷哼一聲:"原來是蘇家的二小姐,裝神弄鬼好玩嗎?"

蘇云翎笑了笑:"挺好玩的.王大小姐不是被嚇得夠嗆嗎?"

王凝霜美豔的眸子噴出火氣:"果然有什麼樣的大姐就有什麼樣的妹妹.你和蘇清翎還真的是一模一樣地令人討厭!"

"多謝王大小姐誇獎!"蘇云翎一點都不惱,笑吟吟的:"王小姐也是跟從前一樣,一模一樣地囂張跋扈."

王凝霜見蘇云翎油鹽不進,氣得說不出話來.她沒想到自己和蘇清翎從前是死對頭,現在怎麼和蘇云翎一見面也這麼杠上了?難不成姐姐死了,妹妹還能遺傳姐姐的?

果然她和蘇家的人都是犯沖的!

王凝霜秀眉皺起:"不和你廢話.我們要上馬車,你們讓開!"

她指著跟前並不夠寬闊的車道,扯高氣昂的命令.

蘇云翎皺眉看了一眼,蘇府的馬車還有好幾輛等著裝行李呢.要是被這王氏兄妹趕走,那不知道還要拖延多久.

"先來後到.王大小姐還是改不了急脾氣啊."蘇云翎笑眯眯地站在馬車前,寸步不讓.

王凝霜氣得語塞,手指著蘇云翎:"你你你……你……你敢這麼和我說話?你也不看看你蘇家如今……"

"如今怎麼樣了?"蘇云翎淡定得很.

王凝霜恨恨瞪了她一眼.怎麼看蘇云翎都不順眼.不過說來也奇怪,她心中嘀咕,怎麼自己和這蘇云翎一見面就掐起來呢?分明才是第一次見面而已.

這兩人之間的熟悉感怎麼會這麼強?

想著王凝霜狐疑地上下打量蘇云翎.可是怎麼看蘇云翎跟印象中的蘇清翎不一樣啊……

這邊王凝霜正在尋思.那邊王友臣忽然很激動:"妹妹,妹妹,你看那邊!那邊!"

王凝霜不耐煩循聲望去,口中還道:"看什麼看,什麼稀奇的……"

她還沒說完眼立刻瞪圓了:"靜王!"

她脫口而出.蘇云翎心中一怔,猛地回頭.

果然,在天光下,一身華貴錦衣的君玉亭翩翩而來.他手中執著一只紙扇,俊美邪肆的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在他身邊侍衛人高馬大,緊緊護衛在他身邊.

他走在嘈雜的碼頭邊,就跟在自家庭院中閑庭信步似的優雅清閑.

蘇云翎厭惡地移開視線.

來京城的高興和感慨一瞬間降至了谷底.甚至她想洗洗眼,因為看見了這個衣冠禽獸的人渣!

"是!是靜王殿下!"王凝霜美豔的臉上飛起兩朵紅暈:"沒想到靜王殿下親自來接我們!這……這怎麼敢當呢!"

王友臣更是高興,趕緊迎上前:"靜王殿下,您怎麼來了?"

他話雖然是這麼問的,但是那臉上的笑意已經明顯告訴別人:看,他們兄妹來這里,靜王殿下都來迎接!

君玉亭掃過兩人,目光卻停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蘇云翎身上.

幾個月不見,這少女似乎不一樣了.不再是從前那麼營養不良,蒼白瘦弱,反而面若春花,透著一股青澀的嫵媚.再配上那與蘇清翎一模一樣的絕色容貌……

君玉亭黑漆漆的眼底猛地騰起了兩團明豔的火焰.他掃了一眼含羞帶怯的王凝霜,和殷殷期盼的王友臣.

忽然他面向蘇云翎,柔柔道:"兩位誤會了,本王是來接蘇家二小姐的.畢竟,本王是她的親姐夫."

君玉亭話音剛落.除了他外,在場三個人都愣住了.

蘇云翎回過神來,心中湧起一股股惡心.

惡心!除了惡心還是惡心!

她都要吐了!

姐夫?!

君玉亭這個人渣竟然有臉在她面前自稱姐夫?!

蘇云翎冷冷看了君玉亭一眼:"靜王殿下親自來接,小女實在不敢當."

君玉亭笑得溫柔似水,眉眼間是寵溺死人的憐惜:"翎兒說的這是什麼話?雖然你姐姐遺憾早早過世,但是你是她的親妹妹,而且還是唯一的妹妹.本王有責任要照顧你."

一旁的王氏兄妹大大討了個沒趣.他們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王凝霜扯著手帕,一雙杏眼氣鼓鼓地瞪著蘇云翎.

都是她!害自己剛才丟臉丟到了姥姥家,還以為靜王是來迎接她的!因為她回京的日子也有意無意地透露給京城中的千金小姐圈們.還特地吩咐了自己的哥哥寫了信去說說.

結果,竟然沒有一個人來接她!

蘇云翎此時早就忘了王氏兄妹剛才的搗亂.她現在一心只想趕緊回去,離君玉亭越遠越好.對于此人,她就恨得心都要滴血.

"靜王殿下言重了.小女很好,不勞靜王殿下照顧.告辭了!"蘇云翎看也不看他一眼,轉身就走.

君玉亭眼中掠過陰沉.

好一個倔強的少女!竟然對他不理不睬.

"哦,說起來本王還沒拜見過岳父大人呢.這大半年,岳父大人的病怎麼樣了?小婿甚是想念."

蘇云翎身後傳來君玉亭慵懶的聲音.她背後一僵,腳步猛地一頓.

君玉亭慢條斯理地走上前,看著她冷清得像是雪蓮花一樣的臉色,似笑非笑:"二小姐,幫本王去引見引見吧."

蘇云翎一個激靈.她猛地轉身,一雙明眸直盯君玉亭那張俊臉:"靜王殿下到底想要做什麼?"

君玉亭瀟灑地搖著手中的折扇,只是笑得冰冷:"本王沒想做什麼.只是看望下岳父大人,想必清翎病逝,岳父大人一定很傷心很傷心.小婿只不過是想去安慰安慰下老丈人."

蘇云翎明眸中兩團火焰猛地燃燒起來.

無恥!卑鄙!狠毒!……用盡所有的詞都無法形容眼前此人渣的萬分之一!

君玉亭搖著扇子,似笑非笑地盯著蘇云翎的眼睛.此時,他的眼眸中也燃燒起火焰.只不過這火焰不是憤怒,而是從未有過的浴火!

眼前這少女太像蘇清翎,而且她那眼神太過明亮,就像是曆經重重涅槃後的明銳.令他太想一一折斷!

"翎兒妹妹,怎麼了?難道本王不能看望老丈人嗎?"君玉亭靠近她,輕輕地問.

他靠得很近,放大的俊臉幾乎湊近在她面前.

蘇云翎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她忽然笑了,笑得似明媚的春水,那麼柔和.

"姐夫說什麼呢?當然能看.只是……我爹還病著,再加上今日舟車勞頓,所以改日可好?"

君玉亭微微一笑,眼中越發明亮:"好.翎兒妹妹說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他說完一招手,一輛奢華的四匹馬車就呼嘯而至.

他優雅一抬手,笑得十分風流:"翎兒妹妹,請上車吧."

蘇云翎正要拒絕,忽然看到了他眼中的神色.她抿了抿粉唇,笑了笑,提起裙擺從容上了馬車.

"那就勞煩姐夫送我回蘇府吧."

蘇云翎笑著道,落落大方的姿態再加上傾城容色,令四周人看得一呆.

"那是自然.不過送翎兒妹妹回府之前,本王有東西要送給翎兒妹妹."君玉亭神秘地說.

蘇云翎聽了,漫不經心:"好啊.那就多謝姐夫了."

"聽見翎兒妹妹終于肯叫本王姐夫,本王真是高興."君玉亭在她耳邊說.

有熱氣從她耳邊拂過,蘇云翎笑得更冷了.

一旁的王氏兄妹徹底被無視.王凝霜酸溜溜地看著坐在馬車中的蘇云翎,嫉妒之火在心中不停得冒著.

有靜王專門來接,還有這麼大的馬車,這簡直是太可惡了!

"哥哥,我們走!"王凝霜怒道.

王友臣看著遠去的馬車,忽然撓頭道:"好奇怪啊."

"有什麼好奇怪的?"王凝霜氣都不順.

王友臣努嘴:"我說不出來,總覺得靜王和蘇家二小姐之間好怪."

王凝霜聽岔了意思.她若有所思:"難道說……姐姐死了,妹妹肖想要嫁給靜王?天啊,這不要臉的蘇云翎,真是小賤人啊!一家死在靜王手中還不知教訓.活該!"

……

馬車搖搖晃晃.

蘇云翎端坐著,看似隨意,粉唇邊還含著絲絲淺笑.君玉亭則在一旁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美.

當真是美得很.

粉面櫻唇,身若拂柳,纖細的腰肢,再加上清瘦的身子.她就像是一支從山谷中折下的蘭花,干乾淨淨,渾身上下散發著沁人的芬芳.

都說美人如隔云端,要遠遠看著才美好.可是如今這美人就在身邊,一碰就到手……

半空中,那只伸出去修長的手忽然定住.

只見蘇云翎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姐夫,你要帶翎兒去哪兒呢?"

君玉亭伸出的手收回.他眯了眯眼,笑了笑:"帶翎兒去一個地方看看."

"哦?"蘇云翎面上浮現為難:"可是我剛到京城,怎麼的也得先回家一趟."

君玉亭不以為意,斜斜支著下頜,懶洋洋笑著:"你回府也不過是看著那些丫鬟嬤嬤們打掃,沒趣.本王帶你去靜王府玩玩."

"哦?"蘇云翎垂下眼簾,遮住了眼底的冷光.

真沒想到一到京城就能到靜王府啊.

那個她一輩子甯可自斷雙足,都不想踏進去的地方!

……

靜王府中一處院子中傳來"嘩啦"一聲巨響.

隨後一道難聽的咒罵傳來:"竟然給本王妃吃這種東西,你們活得不耐煩了嗎?"

院中不一會幾個丫鬟狼狽地從屋中被趕了出來.

只見一位長相十分美豔的少婦怒氣沖沖地走出來,杏眼中噴火:"你們活膩了!竟然給本王妃吃冰糖銀耳,燕窩呢!是不是被你們偷吃了!"

她說著,手中的東西不斷地往丫鬟身上砸.幾個小丫鬟被整治得嗷嗷亂叫.

"王妃饒命!王妃饒命!這是……這是廚房拿來的!"小丫鬟趕緊求饒,"廚房說,王府中的燕窩……他們說……說燕窩……"

"廚房說什麼了?"那少婦沖上去,手中的簪子拼命往小丫鬟身上戳.

她眼中有癲狂的戾氣:"你再不說,本王妃戳爛你這張臉!"

"啊,王妃饒命啊!王妃饒命啊!廚房說……說王妃……王妃這個月的燕窩份兒吃完了,不能再吃了.所以……"小丫鬟拼命哭求.

沒想到這一句說完,剛才還形同潑婦的少婦忽然冷靜下來.

"哦?呵呵……竟然說本王妃這個月的燕窩吃完了."她此時臉上冷冰冰的,眼底有陰沉沉的怒火.

她不罵也不鬧了,可是這個時候看起來卻更加恐怖.小丫鬟們一個個縮在角落里面,低聲抽泣著,壓根不敢看她.

她們口中的王妃便是生完孩子不久的甯如玉.生完孩子後,她的脾氣更加古怪了.一不如意就打就罵,時常將下人們打

得體無完膚,有時候則是像現在這樣,陰沉沉的,非常可怕.

如果要問為什麼她還在靜王府中,則是因為她這次給靜王誕下了一位小世子.

母憑子貴,所以君玉亭終于賞了她側王妃的身份,只不過小世子則又專門的嬤嬤抱到了另外的院子精心養育.

甯如玉冷冷一笑:"奇怪了,本王妃怎麼從未聽過,燕窩還有份額的?"

"奴婢……奴婢不知!"小丫鬟們嚇得魂都要沒了.

"不知道?"甯如玉咯咯笑了,拿著尖銳的簪子一步步走向縮成一團的小丫鬟們.

"不知道你們不會去問麼?還要本王妃這麼大失儀態地和你們這些小賤人斤斤計較?"甯如玉聲音輕柔,可是眼底閃爍的惡毒卻令人膽寒.

"去吧,去問問.為什麼本王妃的燕窩沒有送來."甯如玉挑起一個小丫鬟的下巴,看著她渾身顫抖的樣子,柔柔道:"要是沒問清楚,本王妃也留你不得了."

"王妃饒命啊!王妃饒命!"小丫鬟驚得魂都飛了.

甯如玉擦了擦手,像是在擦去剛才手上不小心碰上的汙穢.正在這時,忽然一個下人匆匆過來,在甯如玉耳邊說了幾句.

甯如玉的眸子瞬間布滿了陰狠:"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王妃!絕對千真萬確!那個……那個殿下又領來了一個極美的女子!"下人看見甯如玉的臉色,趕緊不敢隱瞞.

甯如玉豔麗的臉上一下子猙獰無比.

"又來一個!"

……

蘇云翎站在靜王府門前,像是在欣賞著牌匾上的那一筆一畫.

"翎兒妹妹,怎麼不進來?"君玉亭的聲音從前邊傳來,端的說不出的優雅悅耳.

蘇云翎微微一笑:"哦,來了."

她看了看眼前高高的門檻,唇邊暗暗浮起一抹譏諷的笑,跨了過去.君玉亭很滿意地看著順從的倩影.

他看著眼前清麗絕倫的少女,眼中神色沉沉的,冷冷的.

蘇清翎……蘇云翎……同胞姐妹……

有趣……

"姐夫要帶翎兒看什麼呢?"蘇云翎站在一處非常漂亮的閣樓前,回頭問道.

雖然她前世嫁給君玉亭時曾經來過靜王府,可是沒想到靜王府比她曾經粗粗看見過的更大,更奢華.眼前的閣樓看著有七八層,簡直可以比肩皇宮中的樓閣.

這……難道不僭越了嗎?

她心中雖如此想著,可是面上一點多余表情都沒有.

"本王想要給翎兒看的東西就在樓上."君玉亭站在她身邊,若有如無的靠近她.

蘇云翎不動聲色地避開他的碰觸,似笑非笑:"姐夫真的是會故弄玄虛.這一路翎兒的胃口都被吊起來了.是什麼樣的稀世珍寶值得姐夫這麼妥帖收藏著?"

君玉亭只是笑,那笑意看得她渾身寒毛豎起.

她只覺得自己周身冷冰冰的,就像是墜入了深淵一樣,而深淵中還有一群餓狼,等著她什麼時候咽下最後一口氣才沖過來啃噬她的尸體.

蘇云翎看著樓閣陰森森的門,忽然想起了那二十多天生不如死的日子.

沉沉的,沒有一點光亮,沒有一點希望.她被囚禁著,掙紮著,可是除了令人要發瘋的痛楚再也沒有別的……

"怎麼?怕了?"耳邊傳來惡魔一樣的聲音,"你是怕本王吃了你?"

他吃吃地笑,蘇云翎一動不動,背後似乎有一只泛著死氣的手在碰著她纖細的腰.

"蘇清翎,你這麼怕本王.本王很榮幸呢!"

*********************

更完了,六千字....好瑞………………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對頭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恨如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